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54章:订婚还是散伙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54章订婚还是散伙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。

申文皓是无话可说,而郑心悠本来是有很多话想说的,但一来她没有头绪,二来他不开口,她也不敢说话。

终于,当车子停在了郑心悠的家门口,申文皓出声了。

他先是叫了一声她的名字:“心悠...”

省去了听起来显得陌生的姓氏,让她心中微微一颤。

然而接下来,他却是问她:“你到底要怎么样才罢休?”

她一怔,目光缓缓的落在他眼中,她问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她真的不明白他的意思吗?

她只是不愿意相信,他送她回来,是因为特意的想要问这个问题。

“我也不愿意相信我的猜测是真的!”

申文皓的语气渐渐冷硬:“我没有想到,你的行为会如此幼稚!”

“幼稚?”她反问。

“难道不是?”他转头来看着她。

虽然灯光模糊,她依旧能感觉到他炯然的眼神,像是在拷问着她的内心深处。

她不敢与之对视,将目光撇开了,却逃不开他的逼问。

“你做这一切,是想让对宝宝的生活造成困扰,还是想要把牧思远抢过来?”

闻言,她的脸色瞬间苍白。

统统被他看透,被他一针见血的指出来。

她的行为就是这样的幼稚!

但是,只有当她做着这一切的时候,她才能感觉自己距离他的生活没有太远!

让她什么都不做,就这样让自己的生命与他的生活越来越远,直至毫无交集,又让她如何才能做到?!

“文皓!”

心沉到了谷底,反而让她有了勇气。

她抬起头,与他的目光相对:“你是在指责我吗?你想让我怎么做?”

“我是在指责你!”

申文皓回答,“因为你的行为是错误的,任何人都可以指责你!至于你该怎么做,还需要我教你吗?”

“我需要!”

她提高了声音,脸上浮现一丝自嘲,“我需要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得到你?怎么才能忘记你!只有做到了这其中任何一个,这一切才算完!”

说完,她恨恨的甩头,推门下车。

这时,一个佣人匆忙从大门里跑出来,一边说着:“哎呀,小姐,你回来就好了,你快去看看吧,老爷和夫人在楼上吵得不可开交!”

“慌什么!”

郑心悠怒喝了一声,佣人才发现还有旁人在,立即闭嘴了。

郑心悠瞪了佣人一眼,才大步往家里走去。

看着她的身影走入了大门,佣人才轻轻一叹,摇着头继续往里走。

“等等!”

忽地,却听到刚才和小姐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叫她。

她转身,礼貌的说道:“先生,你好。”

申文皓压低了声音,问道:“家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

见她面露犹豫,思量着该不该说,他又道:“我之前问过你家小姐了,多少也知道一点。我只想知道,现在先生和夫人又在吵什么?”

他是小姐的朋友,佣人对他的话自然深信不疑。

微微叹了一口气,她才道:“不就是为了公司的那件事吗?夫人想要申请破产,老爷硬是不让,两个人就吵起来了。”

申请破产?!

虽然耳闻郑家的公司出现了危机,倒没想到这么严重!

思索间,却见已走入花园的郑心悠忽然又折回来。

可能是听到了他和佣人的对话,她的脸色显得异常的愤恨。

“申文皓,刚才你听清楚了吧!”

她冲走到他的车前,唇边泛着冷笑,眼底深处却是无尽的伤凉:“她什么都得到了,我什么都失去了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你告诉我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
“申文皓,我有伤害过她吗?我有伤害过任何人吗?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为什么?”

她说出一连串的问题,却不是在问他,而是一种自我发泄。

申文皓微微一怔。

继而冷笑:“这就是你的理由?你的生活一团糟,跟宝宝有什么关系?难道你做这些只是为了追求心理平衡吗?”

是吗?好像又不是。

不是吗?好像又是。

或许她根本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

得不到她想要得到的,她便失去了所有的人生方向。

她只知道,若要看到顾宝宝那么幸福,若要看到顾宝宝这个什么都不如她的人那样幸福,她就吃不下,也睡不着!

“郑心悠!”

申文皓愤怒又怜悯的看着她:“你口口声声说爱我,想跟我在一起,你有没有问过你自己,你真的爱我吗?为什么我一点都感觉不到?”

“或许,你爱的人只是你自己而已,不要再误会了。我们总是同学一场,我不希望看到你继续深陷。”

闻言,郑心悠只是呆呆的看着他,说不出一个字。

他微微一叹,摇下车窗离开了。

她怔怔的看着他远去的车影,直至不见,她还呆呆的站在路灯下。

“小姐!”

终于,佣人都站累了,硬着头皮提醒道:“我们进去吧。”

她才渐渐回过神来,一言不发的转身往花园走去。

她走入客厅,只见妈妈正坐在沙发上抹着眼泪。

她正想着自己可以说些什么,却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爸爸猛地将书房门关上了,还大吼着:“这事到了现在,谁也没有办法,你别再管我想怎么样!”

闻言,郑妈没有再说话,眼泪只是淌得更凶。

“妈妈!”

她在妈妈身边坐下,劝道:“你别这样,气坏了身子有什么好?”

“悠儿回来了。”

郑妈看了她一眼,又摇摇头:“我不能不劝你爸,他现在已经像是疯了一样。”

“别说了,”她拍拍妈妈的手:“随爸爸去吧。他如果想做什么你不让,他会记恨你的。”

这句话虽然有道理,却太生疏和客气了些,郑妈不由抬头仔细的看看她。

“悠儿你怎么了?”

她一眼就看出了女儿的不对劲: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?”

眼见着旁边的佣人似要说话,郑心悠赶紧暗中瞪了她一眼,才道:“妈妈,我没事。你还是跟我说说,公司现在已经到了什么情况了?”

闻言,郑妈亦摇头:“悠儿,你不要管这些,你好好的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。你放心,无论如何,爸爸和妈妈还是为你准备着那份嫁妆的。”

嫁妆?!

多么美好的一个词,却像坚冰一般划过了她的心。

但是,在妈妈面前,她还是逼着自己淡淡一笑:“妈妈,你说得太远了。”

说完她起身,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郑妈也无意再说,只道:“你早点去休息吧。”

看着女儿上楼,她也站起来,往书房走去。

郑心悠走进房间换下了外衣,想了想,她还是不能不管自己家里的事呀!

于是她又走下楼来,还没来得及疑惑妈妈去了哪里,书房里又传来爸爸咆哮的声音。

“我说了你不懂,你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!”

郑妈丝毫不示弱,回道:“我不管?我不管的话,公司的账面怎么能平?清算组如果真派人来,你要怎么应付?”

她一直管理公司的财务工作,对这些当然最为熟悉。

这句话似打中了他的要害,他的语气顿转:“那你说,该怎么办?”

郑妈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们不要再等了,主动申请破产!”

这是目前他们能选择的最好的办法!

但却被他立即否决:“不可能!”

郑妈也生气了:“不可能?难道你要等清算组把当初的问题查出来了,立即封存我们所有的财产?你有没有想过,悠儿怎么办?”

她的话字字切中要害,郑爸半晌无语。

他心里也是知道如今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,但要他舍弃这一辈子的心血,他又怎么甘心?

突地,他长叹一声,悲呛道:“难道公司真的没救了吗?”

他痛苦的摇着头:“我不信,不信啊…”

郑妈知道他心里又有让牧思远帮忙的想法,她立即果断的说道:“你自己也明白,公司到了这个地步,任何人再出资都是没有用的,明天我安排一下,过两天我们就去递交申请!”

过两天上午!

后天晚上就是他们的订婚宴!

郑心悠一愣。

她转身缓缓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。

良久良久,她就这样站着,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。

直到佣人走进来,打断了她的思绪:“小姐,牧小姐在外面,说要见你!”

其实不用佣人特地来说,她已经听到牧初寒的声音在花园里响起了。

“牧初寒,你最好跟我说清楚!”

听声音便知她的火气很大。

郑心悠微微冷笑,快步走了出去。“初寒,你这么晚来找我?”

她很快就走到了牧初寒面前,虽然是疑问的语气,却没有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。

“我正好饿了,我们一起去吃宵夜吧!”

说完,她快速扯过了她的胳膊,将她推进了车内。

牧初寒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她居然已经坐上了驾驶位,将车发动了。

“喂,”一直到了花园外,牧初寒才回过神来,问道: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她没有回答,面色却阴沉了下来。

忽然,她猛地一踩刹车,将车骤然停在了路边。

“啊!”

牧初寒犹防未及,头被重重的磕了一下,“你干什么?”她痛得大叫!

“这句话应该我问你!”

郑心悠冷冷的回过来:“你这么晚到我家里来闹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还问我?”

牧初寒愤怒的瞪大了双眼,“我问你,你为什么让文皓哥送你?你让我帮你做那么多事,不就为了赶走顾宝宝,接近我哥吗?为什么不让我哥送你?”

“你真是幼稚!”

郑心悠在心底发笑,“你以为上了谁了车又能改变什么吗?”

牧初寒答不上她这种高深的问题,她只是感觉到了,此刻的郑心悠好像有些异常。

难道她又有什么办法?

“你…”她试探着问道:“你又想到了什么好主意?”

却见她勾唇冷笑:“我有一个绝妙的办法,这一次我要让后天的订婚宴变成散伙宴!你愿意帮忙吗?”

这还用问?

牧初寒迫不及待的点头: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!你说吧,你有什么计划!”

郑心悠微微点头:“我之后给你打电话,再告诉你该怎么做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这是岁岁第八次来到警局了,只是这一次,她依旧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。

她失望的从楼梯走下,远远的,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从大门口走来。

牧初寒?!

她来警局做什么?

她放缓脚步,仔细的观察着牧初寒的一举一动。

只见她走得很快,像是有什么急事,而双臂则紧紧搂着一个档案袋。

岁岁灵机一动,挨着墙角低头慢慢走着。

待牧初寒走过她身边,说时迟那时快,便猛地伸出脚尖,成功的绊到了她的脚!

“哎呀!”

牧初寒顿失平衡,尖叫着朝前扑去。

手中的档案袋“啪”的打落在地。

岁岁赶紧将档案袋捡起,档案袋没封口!

这个发现让她心中一喜,毫不犹豫的将里面的东西抽出来一看!

短短的几行字,却是一个重大的公司机密,看得她心惊肉跳!

“喂!你什么人!”

牧初寒好歹扶住墙站稳了身子,转头却见一个女孩正捡起她的东西在看,不由大怒。

“把东西拿来!”

她命令着,一边走上前要把东西抢走。

岁岁灵活的闪开,问道:“恒美广告公司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她挥了挥手中的档案袋,“他们有人挪用公款,轮得到你来报警吗?”

牧初寒一愣!

她万万没有想到,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而已,这个陌生女孩居然就知道了她将要做的事情!

没错,恒美广告公司是郑心悠家里的,跟她确实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而这份材料也是郑心悠给她的,她不过是按照郑心悠的吩咐过来报警而已!

“你快拿来!”

听牧初寒咆哮着,岁岁不禁皱眉。

她这么吵,一定会把警察吵来的。

眼珠一转,她冲牧初寒挑衅的一笑:“想拿回去吗?那就过来拿啊!”

说着,她快速转身,居然朝外跑去。

牧初寒性子急躁,且无大脑。

分明是在警察局被人抢了东西,她也没想到要立即报警,而是追着岁岁跑出去了!

岁岁一个劲的往前跑,她也一个劲的在后面追。

只是岁岁穿了平跟鞋,比踩了高跟鞋的她自然要快得多。

眼看着她跑入了一旁的小公园,牧初寒着急了,索性脱下了鞋子,才继续往前追去。

然而,又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当她跑上公园的小拱桥时,却见岁岁正坐在桥头等着她!

“喂!你到底是谁?”

她大喊:“快把我的东西拿来!”

岁岁一脸的笑,扬手挥舞着档案袋。

她的手是那样的纤细,仿佛只要一个不小心,档案袋就会飘入河水之中。

牧初寒大急,“喂,你小心点!否则我要你好看!”

心悠可是跟她说过的,这次能不能成功,直接关系她有没有机会跟文皓哥在一起,她可绝不能把事情办砸了!

岁岁扬眉笑道:“想拿回去也可以,但你先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拿这个去报警?”

“你管得着吗?”牧初寒跺脚道。

岁岁抓起档案袋的一角,悠闲的扇扇风:“是跟我无关哦!可是,这个档案袋要不要掉到河里,好像跟我很有关系!”

说着,她故意慢慢的松开了手。

眼看着档案袋就要掉下去,牧初寒赶紧道:“你敢,你敢!好了,我告诉你就是了!”

反正她跟这件事又没关系,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?

岁岁满意的一笑,下颚扬起,示意她快说。

她只好说:“恒美广告公司是我朋友家的,她让我拿这个材料来报警!”

闻言,岁岁张大了嘴巴,“自己举报自己?够狠!”

说着,她凭空竖起了一个大拇指。

牧初寒还真以为她是在夸人呢,得意的一笑:“我们这些大人做的事,你这个黄毛丫头懂什么!”

岁岁在心里猛笑一阵,才继续说道:“那她自己为什么不来大义灭亲,而是让你来?来举报这个是不是有很多奖励金?”

牧初寒一愣。

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想过。

只是郑心悠让她来,她就来了。

“没有什么奖励金,”她大喊:“你快把东西拿过来!”

岁岁看了她的表情,就知道她口中的“那个朋友”没那么简单了。

想起昨天晚上在酒吧门外看到她和另一个女人闹矛盾,难道她口中的朋友就是那个女的?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订婚那一天(求荷包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