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57章:吵架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57章吵架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那么这些记者是谁叫来的?!

牧思远正拿出电话想让人去查一下,牧风铭看看时间,催促道:“先别管这些了,反正这里他们也进不来。”

他推了一把牧思远:“你快去招呼一下你的表叔们!”

那些表叔从法国赶过来参加他的订婚宴,也算是给足了面子。

牧思远只好先将电话放入口袋,朝他们走去。

“老爷,”这时,公司的会计走过来请示礼金的事情,牧风铭忙着跟他商量,酒店外那些记者的事情,便暂时丢去了一边。

顾宝宝走入休息室,只见牧初寒正坐在沙发上,乐乐是不理她的,只有欢欢出于礼貌,跟她说着话。

但一看到她进来,两个小孩就顾不上其他了,齐齐朝她扑来。

“妈咪!”

顾宝宝牵过他们,再四下里一看,不由奇怪:“外公外婆呢?”

欢欢回答:“外婆说他们要跟爷爷一起在门口迎接宾客,我和乐乐就待在这儿!”

说着,他又看了一下牧初寒,补充道:“和初寒姑姑一起。”

闻言,顾宝宝想起之前的事情,心中不免害怕。

阿爸阿妈不知道,所以放心他们和初寒在一起,她可是一分一秒都不愿意的。

然而,欢欢又说:“初寒姑姑刚才教我唱英语歌,可好听了!”

乐乐不以为然的撇嘴,“坏人唱的,难听!”

“小鬼,你...!”

牧初寒瞪了他一眼,乐乐才不怕,也睁大眼睛瞪了她一眼。

眼看着牧初寒就要起身骂人,顾宝宝赶紧牵过他们,朗声道:“妈咪带你们出去见叔叔阿姨好吗?”

她无意与牧初寒起争执,特别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。

只是,牧初寒今天好像也不想跟她多说,见他们要出去,她便重新在沙发坐下了。

这样最好!

顾宝宝心里松了一口气,正伸手去拉门,门却被轻轻推开。

岁岁美丽可爱的脸出现在门口,略微讶异的看着她:“你出去做什么,现在还没到你出去的时候!”

说着,她一边走进来,一边把顾宝宝往里拉。

“岁岁,我...”话没说完,岁岁和牧初寒已经看到了彼此。

牧初寒腾的站起,冲岁岁怒道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岁岁环抱双手,傲然一笑:“我们有赌约在,今天我当然来看我怎么赢的喽!”

打赌?

顾宝宝不明白,难道岁岁和初寒是认识的?

岁岁看出她的疑惑,也为了不让牧初寒继续喳喳乱叫,便冲顾宝宝道:“跟你一样,我跟她也才认识一天!”

说完,她坐上了椅子,冲牧初寒的方向闲适的摇着腿:“别着急,能赢的就不会输!你现在已经阵脚大乱,难道你已知道你会输?”

“你...!”

牧初寒被气得脸色涨红,无奈自己又实在找不到可以反驳她的话,只能气呼呼的甩手而去。

“啪!”随着一声摔门声,乐乐冲门口做了一个鬼脸,“坏人,走了好!”

顾宝宝无奈的摸摸他的小脑袋,带着他们在沙发坐下。

“岁岁,”她还是不放心,“你们...打了什么赌啊?”

她怎么认识初寒?两人看上去好像很仇视对方的样子。

岁岁一笑,“像她那样的人,你管那么多做什么?”

说着,她起身走到沙发边,打开随身包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化妆盒,“还是让我给你补一下妆吧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

岁岁给她补好了妆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
既然是订婚,就有个仪式,当她和牧思远走到宴会厅,只见阿爸阿妈和牧叔叔跟牧阿姨已经分别坐在了宴会厅的前端。

几百桌的宾客几千人,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,顾宝宝还是有些紧张的。

只是还好,还好有他温暖的大掌相握,她才可以稳稳的走到了长辈们的面前。

站定身子一看,欢欢和乐乐正站在阿妈身边冲她挤眼睛呢!

她一笑,紧张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
接着,一旁的司仪说话了。

大喜的日子她当然先说了几句喜庆话,然后便请牧风铭说两句。

这是事先商量和安排好的,场内有几个特约记者,这一段主要是供他们回去写出有利于牧氏的正面新闻。

接下来,当司仪说:“请媳妇奉茶”的时候,才是属于顾宝宝的时间。

顾宝宝先跪,服务员才端上了两杯茶悬在了牧风铭和牧夫人面前。

虽然这些阿妈都教过,真正面对着她未来的公婆,她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。

还好,茶不是很烫,她尽力稳稳的端着递到了牧风铭面前,然后她应该说--爸爸,请喝茶--。

她应该说的,可是她的心绪偏偏在此时那样的混乱。

这么多年的酸甜苦辣齐齐涌上心头,泪水在她眼里打转。

她张张嘴,徒劳的说不出一句话,只是呆呆的手中茶这样举着。

一秒、二秒...

宴会厅里有些安静下来,大家渐渐的都发现异样了。

这时,只见牧思远也跪了下来,微微转头,他柔声道:“宝宝,别怕!”

春风般温暖的声音浸润了她的心田。

她抬头,望进这双柔软的眼。

她突然意识到这一切的真实,而她就如此真实的置身其中。

这不是梦!

她抿唇一笑,声音终于冲喉而出:“爸爸,请喝茶!”

牧思远松了一口气,牧风铭也松了一口气,继而乐呵呵的接过茶碗:“好,好!”

说着,他将准备好的红包放入了服务员端着的茶盘中。

接下来再敬初寒妈她就不那么紧张了,只是牧夫人多少有些爱理不理。

她只当没看见,举着茶碗对她说:“妈妈,请喝茶!”

听她叫得这么顺口,初寒妈浑身不由一颤。

她真没指望过顾宝宝以后会叫她妈妈,毕竟牧思远从来都没叫过一次。

但现在听着这两个字,听着顾宝宝乖顺的语气,她竟然会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做了婆婆。

是了,在家里从来没有晚辈用这样柔顺的语气叫过她。

思远是不用奢望的,她的亲生女儿初寒,从来也都是大呼小叫,十五岁以后再也没听过她的话。

想到这些,她不由的说:“嗯,你乖了!”

说完自己也愣了一愣,带着几分自嘲,她接过茶碗,也将准备好的红包递到了茶盘上。

没想到这么顺利,顾宝宝心中高兴,感激的说道:“谢谢妈妈!”

一句、二句“妈妈”叫得初寒妈心里发暖,不自觉的笑了笑。

气氛一下变得温暖起来,司仪又道“现在请喝女婿茶。”

牧思远让顾宝宝站起来,自己则再次跪倒了顾爸顾妈面前,拿过了茶盘里的茶。

“爸爸,”他朗声叫着,将茶递到了顾爸的面前,“请喝茶。”

然后又递了一碗茶到顾妈的面前:“妈妈,请喝茶。”

好多年没叫这两个字了,多少有点生疏。

他松了一口气,还好面对顾婶,他没有迟疑。

“乖啦!”

顾妈高兴的笑着,将红包摆在了茶盘里,这个仪式就算结束了。

接着,就剩他们俩交换戒指了。

这个不比结婚,照规矩男女双方将戒指戴入对方的中指就好。

顾宝宝怕他又不守规矩,让这么多宾客看了笑话,趁着交换戒指时,赶紧低声说道:“思远哥哥,等下不用接吻的...你记得了!”

话说完,她的脸已经红通成了一片。

若不是在这样的场合,她才不要说这样的话呢!

牧思远勾唇一笑,看着她将戒指套入了他的中指。

“放心,宝宝,”他微微倾身,薄唇凑近她的耳畔,“我会等到晚上...”

闻言,她刚松了一口气,突然眼前却是人影一闪,红唇已被他深深吻住。

她无从挣扎,也不能挣扎,只能由着他。

顿时,宴会厅响起掌声一片,大家祝福的笑声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“你怎么这样?”

等他放开,她立即小声责备。

他挑眉,还那样不以为然的说:“现在只是甜点,晚上我才要吃大餐!”

哪有这样的人啊!居然在这样的场合跟她说这个?!

她的脸红透的像一只番茄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他便伸臂将她抱住了。

“放开我呀!”她轻声求饶,他说:“不放!”

说着,他搂过她往一旁走,一边道:“我们还要去敬酒呢,你让我放开你,要去哪儿?”

讨厌!她娇嗔着瞪了他一眼,时刻都不忘记欺负她!

远远的,看着她娇羞幸福的笑容,岁岁也笑了。

公孙烨,这下你该放心了!

看来牧思远对她,真的是很好很好呢!

“思远!”顾爸顾妈已经入席,牧风铭走过来,说道:“你们先去给宝宝家里的长辈敬酒。”

“谢谢爸爸。”顾宝宝冲他感激的一笑。

她知道这是牧叔叔在给她面子。

牧思远轻哼了一声,“我本来就是先要去那边的!”

说完,他便示意端酒的服务员跟着他们往顾家人坐的地方走去。

顾宝宝无奈,他还真像个小孩子,时刻不忘跟爸爸斗气。

顾家只有二十来桌,他们一一敬过来倒也很快,不多时便敬过了十桌子。

这时,牧思远的助手忽然来到身边,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。

只见他眉头紧皱,低声道:“真的?”

“怎么了?”顾宝宝赶紧问道。

牧思远摇头:“没什么!”

这时,顾宝宝的三叔站了起来,手里端着酒杯冲牧思远道:“来,侄女婿,上次在我家没喝够,今天这大喜日子,来跟三叔喝几杯!”

闻言,牧思远笑着点头,示意服务员将酒杯倒满了。

看着两人喝酒,顾宝宝悄悄走到助手身边,轻声问:“到底出了什么事,你跟我说!”

助手看看她,心想她现在已经是少爷的未婚妻,牧家的少奶奶,也就是他的半个上司。

既然她问起,他总不能不回答吧!

于是他也小声回答:“郑心悠小姐家里出事了。有人举报郑家公司做假账伪造资产,警方现正在郑家要带郑老爷走。郑小姐打电话来希望牧总能出面帮忙!”

这么严重的事!

顾宝宝心中慌了,赶紧走到牧思远身边,小声道:“那你先过去看看吧!”

牧思远皱眉,说了句“没事的!”,接着他先把跟三叔碰过杯的酒喝完了。

“好!好样的!”

三叔兴致很高,又拉起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,冲牧思远道:“来,侄女婿,这是宝宝的表叔,现在也是你的表叔了,来,让表叔和你干一杯!”

“好!表叔来!”

他让服务员又把酒倒满,一边对助手说:“你先过去,看能不能解决!”

助手为难的皱眉,不过这样的场合他不能多说什么,点点头便走了。

顾宝宝担忧的看着他的背影,不由道:“他去可以吗?”

毕竟是这么严重的事情!

“没事的!”他亲昵的捏捏她的脸颊,“别想那么多了。”

说完,他又转过身去,跟一桌子的叔叔们喝起酒来。

岁岁早就意识到了不对,她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,起身走到了牧初寒的身边。

“牧大小姐!”她抓过她的肩头:“咱们去看看谁输谁赢吧!”

去就去,谁怕谁!

牧初寒嚯的起身,跟着她走到了牧思远和顾宝宝的身边。

“怎么了?”看她们过来,顾宝宝笑着问道,以为她们有什么事找她。

却听岁岁问道:“宝宝姐,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?”

她还真细心,这都被她察觉到了。

顾宝宝感激的一笑:“没事的,岁岁你别为我担心,快去吃东西吧。”

岁岁才不走,她看了看牧初寒,才道:“是不是郑心悠家里出事了?”

闻言,牧初寒暗中捏紧了拳头。

说实话,她的一颗心真的已经悬到了半空中。

当看到顾宝宝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,她的心也陡然落地。

当听到顾宝宝说:“岁岁,你怎么知道?”

她顿时震住了。

“岁岁,”顾宝宝看看热闹的宾客,赶紧道:“思远已经让人去解决了,我们不要说了,以免影响了其他宾客!”

岁岁点头,不说就不说,不过她可要在他们身边看紧了!

她走上前接过了服务员手中的托盘,现在起就由她来为他们端酒斟酒吧!

顾宝宝一愣,“岁岁,你...”

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,却见她调皮一笑:“这样你就不用害怕了,有我在你身边!”

话说间,牧思远正将杯子递过来示意倒酒。

抬头,却见倒酒的人换成了岁岁!

“你来干什么?”他又惊又奇。

岁岁一笑,相信通过顾宝宝,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,索性开门见山的说:“牧思远,你才过了两关,如果我发现你对宝宝不好,我一定会把她带去美国的!”

“你敢!”他怒道。

岁岁挑眉,“你要是做得不好,看我敢不敢!”

说完,她冲旁边努努嘴,示意他该跟叔叔们碰杯了!

这一桌的叔叔们太多,逐一的敬过酒,已花去了半个小时。

而接下来这一桌,坐着都是舅舅们,牧思远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敬酒。

大约一个小时后,助手回来了。

看着他神色匆匆的模样,顾宝宝就知道事情一定没有办好!

果然,她听到助手对他说:“牧总,我们出面根本没用...”

话还没说完呢,牧思远的电话就响起来了。

他拿出来一看,顾宝宝和岁岁也看到了,打来电话的是--郑心悠--!

“牧总,”助手在一旁道:“郑先生已经被警方带走了!郑夫人是公司的总会计师,这件事也脱不了干系!”

闻言,顾宝宝赶紧推了他一把:“思远哥哥,你快接电话啊!”

总要先弄清事情到底是什么样才行!

牧思远点点头,跟舅舅们先说了一声,才拿起电话往宴会厅的通道走去。

“喂,你干嘛让他接郑心悠的电话?”岁岁着急的说着,一把抓过她也朝宴会厅的通道走去。

这样的场合,顾宝宝不能挣扎,只好跟着她往前走。

刚走到通道进口,便听到他的声音:“心悠,你别着急,我会想办法!”

“你别担心,这不是什么大事,可以摆平的!”

“我现在不能过来,我...我看看吧,看能不能过来!”

岁岁听不下去了,冲上前去大声道:“牧思远,今天是什么日子?你能离开吗?”

说着,她一把抢过了他的电话,狠狠往墙角一摔。

这样虽然有点过分,却是最干脆的做法!

“你...?”

牧思远一呆,他长这么大,可还没有人敢摔他的电话。

岁岁才不怕他,冲他瞪眼道:“你什么玩意儿,那个女人是你什么人,需要你这样去关心?”

“你...!”牧思远一时怒气,扬手便要往她脸上打下去。

“你来啊,你敢!”岁岁索性将脸凑上。

见状,顾宝宝赶紧跑上前,抓过他的手臂,“你们俩别吵了!”

这算是什么事啊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陷入阴谋(求荷包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