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58章:陷入阴谋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58章陷入阴谋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这时,申文皓发现不对,也悄悄过来了。

几人转头,只见牧初寒也远远的跟来,正站在通道的入口处。

“没什么的!”

顾宝宝赶紧笑着说道:“只是有点小误会!我们都快点回宴会厅去吧。”

这么多宾客在这里,总不能闹出什么笑话吧!

“宝宝姐!”

岁岁真是恨铁不成钢,她可不顾牧思远的什么面子,直话直说:“别说郑心悠今天家里破产了,就算更严重的事情又怎么样?今天可是你的好日子,凭什么她要打电话来,我看她根本就是存心的!”

闻言,申文皓面色一沉,“宝宝,这是真的吗?”

顾宝宝没有回答,只道:“大家都去吃饭吧,真的没什么事。”

她看着岁岁的目光带着哀求的意味,岁岁皱眉,“宝宝姐,你的心太软了,迟早会后悔的!”

说完,她赌气似的往回走。

走到牧初寒身边,她瞪起双眼:“你还看什么看?现在你输了,答应我的事可别忘记了!”

牧初寒一愣,抬眼看了看牧思远,转身快速离开了。

说不出口?

看着她的背影,岁岁冷冷一笑,那你就等着那个坏女人再给你摆一道吧!

她们既然都走了,可能宝宝还有什么话想要单独跟牧思远说吧,申文皓略微沉吟,也转身出去了。

“思远哥哥,”这时,顾宝宝才转睛看着他:“让助手们去,解决不了问题吗?”

牧思远看着她,淡淡笑道:“当然可以解决,这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说着,他揽过她的腰:“我们出去吧,舅舅们还等着我喝酒呢!”

她跟着他往外走,没有再说话。

然而不经意的抬头,看到的,却是他紧皱的眉头。

郑心悠在电话里对他说了什么?

今天这个日子很重要不是吗?

还是,只有她一个人觉得很重要而已!

是的,她不能不承认,虽然她嘴上说着让他去没有关系。

可是他如果真的去了,她真的,不知道自己该去如何面对。

敬酒依旧在继续着,岁岁将他的手机给摔了,吵人的铃声没有再响起。

她的心却久久无法平静,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,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就会结束。

果然,给顾家所有的宾客敬过酒之后,助手又走了过来,“牧总,郑小姐的电话,郑夫人被送进医院了!”

郑先生被警察带走,郑夫人又被送进了医院,郑心悠已经落入孤立无援的境地。

牧思远半晌没出声,眼底的焦急却泄露了他的担心。

岁岁在一旁冷笑,“牧思远,如果你再不去,估计等会传来的就是郑心悠的消息了!”

她冷哼着:“郑心悠真出事了倒好,就没人给你打电话来了!”

“你闭嘴!”

牧思远低喝了一声,从她手中夺过酒壶,“宝宝!”

他叫着,努力定下了自己的心神,“我们去给法国来的那些人敬酒吧!”

顾宝宝不语,跟着他往前走。

每走一步,她竟觉得自己都像踩在尖刀上一般,被扎得生疼。

她心里,有迷惘、无助、彷徨、失望、伤心、不忍,太多太多,绞得她无法说出一句话来。

终于,她顿住脚步,匆匆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,便转身往洗手间走去。

“宝宝姐!”

牧思远居然没发现,直到听到了岁岁在耳边的惊呼,才转身一看,而顾宝宝已经消失在了通道的入口。

他赶紧追上去。好在宾客们正在吃饭,宴会厅里一片热闹,对于他们俩都跑去洗手间的事,也没人感到奇怪。

岁岁也要跟着去的,被申文皓暗中抓住了胳膊。

“你别去,”他低声道:“让他们自己说清楚。”

岁岁着急:“怎么说清楚?宝宝姐太软弱了!”

闻言,他淡淡一笑:“小女孩,你以为这是打架吗?牧思远要做什么决定,并不在于宝宝是否软弱。你明白吗?”

岁岁甩开他的手。

她明白的,只是顾宝宝如果不强硬一点,又怎么能让郑心悠害怕?!

“说来说去,”她不禁骂道,“都是那个郑心悠太坏了!”

申文皓目光转开,看着顾宝宝身影消失的地方,抿唇不语。

还好忍不住眼泪,顾宝宝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,还好妆没有弄花。

毕竟宴席才进行到一半呢!

她扯过纸巾擦了手,正准备出去,门却被推开,牧思远走了进来。

“思远哥哥...”

她多少有些尴尬,赶紧往外走:“我们...我们继续去敬酒吧。”

他没有理会她的话,只是伸臂抱住她的腰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没怎么,我...”

话到一半,被他的目光瞪住。

她深吸一口气,说了实话:“今天这样的日子,我不想你中途离开。”

闻言,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被她摇头阻断了。

“但我也知道,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“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,对郑小姐来说,一时之间一定是难以承受的。她需要人陪伴和支持,如果她希望那个人是你...”

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很艰难,但她知道自己必须要说。

她这样说并不是她很伟大,而是她不愿意,用未婚妻的身份将他强留在这里。

在她心里,她好似很怕失去他,但如果真的失去,她好像又已经有了心里准备。

或许是因为她曾失去他太久,至今还无法完全相信,自己可以拥有他。

“如果你也想去,”她继续说:“那你就去吧。”

闻言,牧思远怔怔的看了她一眼,“你生气了?”

她也奇怪自己还能笑出来,还能笑着说:“没有,没有生气。”

但也不想再多说:“我们出去吧。消失太久,会让爸妈担心的。”

说着,她便往外走。

好像感觉他伸手拉了一下她的胳膊。

但她没有理会,他也没有坚持,让她一个人先走到了宴会厅。

他则走在后面,看着两个助手迎上来。

其中一个说道:“牧总,郑小姐又打了几个电话来,她的情绪很激动。”

话说间,他的电话又响起。

他赶紧拿起一看,示意牧思远又是郑心悠的电话,要不要亲自接听?

牧思远皱眉,摇了摇头。

待他接过电话,牧思远才问:“查到是什么人去举报的?”

助手摇头,又道:“但这件事很严重,如果不早点去将郑先生保释出来的话,之后就更加麻烦。”

另一个助手接着道:“律师已经去过了。他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,因为你是恒美广告的债权人,如果有您的担保,就可以马上把郑先生先保释出来。但这个必须您亲自出面。”

亲自出面!

牧思远心中沉沉一叹。

想起她刚才对他说的话,她将决定权交给他,那么她的选择又是什么?

如果他真的去了,她会怎么做?

可是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又怎能对心悠不管不问?

他们认识了这么多年,她对欢欢曾经付出了那么多,现在只需他出面就可以先保住她的父亲,难道他都不去吗?!

“都准备好了吗?”沉思半晌,他问。

助手马上反应过来,“都准备好了。我们已经安排了秘密通道,不会让记者发现!”

他点头:“你们等我一下。”

说完,他便朝宴会厅走去。

只见她正坐在老头的身边,她一个人,是不可能去敬酒的。

见他走过来,牧风铭沉着脸问道:“你去哪里了?事情还没做完!”

牧思远没有理他,俯头凑在她的耳边,轻声道:“我出去一下,把心悠的爸爸保释出来后,马上就回来!”

一句话,沉沉的打在她的心尖。

她陡然愣住了。

原来有心理准备是一回事,当他真的决定要去,又是一回事。

但她能怎么样?

这样的场合,这样的时间,在他已经做了决定之后。

她只能微笑着,点点头。

“等我回来。”他又说。

说完,薄唇在她脸上轻轻一吻,便转身离开了。

牧风铭一愣,赶紧问顾宝宝:“宝宝,思远这是干什么?他要去哪儿?”

她看着牧风铭,张了张嘴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

片刻,她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“爸爸,突然有点急事,他...他出去一下,一会儿就回来!”

牧风铭又惊又奇的看了她一眼,似明白了什么。

他立即拿出电话,发了一条信息出去。

秘密通道直通停车场,各处都有助手看着,让牧思远坐上了另一辆车,才成功避开了记者的视线。

车子开到停车场门口,他往酒店大门看去。

奇怪的,门口依然聚集着很多记者,他们一个个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他不禁皱起眉头,刚才忘了交待,这时才吩咐道:“去查一查为什么有这么多记者?”

助手赶紧点头。

车子用最快的速度开到了警局,秘书主任已经按照吩咐拿着文件在等了。

几人匆匆走进警局,他原本以为有律师早就做好一切法律程序,只等他过来,事应该情办得很快。

没想到进行到一半,办理保释的人发现恒美与牧思远的借贷关系还牵涉到郑心悠,所以需要她来做一份证词。

这时候他已经出来一个小时了。

“快去把心悠接来!”他吩咐助手。

助手匆匆离去了,他们就只能坐在这里干等。

时间走得飞快,又过去一个小时,已经是晚上七点半,宴席应该已经结束了。

他拿过秘书主任的手机给她打过去,手机是响着的,可就是没人接。

他想起来了,她今天穿了礼服,手机应该是放在休息室里的!

“牧总,您别着急!”秘书主任只好劝慰他,“刚跟助手通过电话,马上就到了!”

说是马上就到了,但时间又这样,走过了半个小时...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岁岁忽然一拍桌子,大声问道。

偌大的宴会厅里,只剩下了顾宝宝、岁岁和申文皓三个人。

宴席结束后,记者却还奇怪的依旧守在门口。

她知道,如果她出去,一个人单独离开酒店的照片一定会成为明天八卦的头版头条。

为了不让记者发现异样,顾宝宝让牧思远的爸妈先离开,然后又让阿爸阿妈带着欢欢乐乐离开。

她自己则留下来等着他。

欢欢那么聪明又敏感,开始怎么也不肯走,一定要留下来陪着妈咪。

可是她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?而这两个小人儿可是要八点半准时睡觉的。

“宝贝儿,你乖啦。”她只好哄着他们,“你们先回去乖乖睡觉,爹地和妈咪这里有点事还没处理好,等会就回去。”

欢欢不愿意,可是也不想妈咪为难,只好点点头:“那妈咪,你回来之后,一定要去房间里抱抱我哦!”

她暖心一笑,“知道啦!”

他们这才肯跟着外公外婆先走了。

闻言,顾宝宝抱歉的说:“岁岁,你不要陪我了,早点回去休息吧,真的不好意思。”

岁岁一叹,“宝宝姐,我在这儿陪你有什么关系?我气愤的是牧思远,不是说去一会儿,把郑心悠的爸爸保释出来就回来的吗?保释到底要多久?他为什么还不回来?”

说着,她拿出手机,“你把他助手的号码告诉我,我倒要问问他看!”“岁岁!”

顾宝宝赶紧阻止她,“别打电话,他事情办好了,自然就会回来。如果事情没办好,打电话他也不会回来。”

这是什么逻辑?

岁岁一呆,申文皓听着,只觉心口有些闷痛。

难道她虽然跟牧思远在一起了,在他们的关系里,她却还是处在如此被动的境地吗?

“宝宝姐,你这样想不对。”

岁岁摇头,“牧思远是你的未婚夫,你自己应该牢牢的抓住他啊!”

她想,换做是别的一个哪怕稍微强硬一点的女人,今天这样的事情应该就不会发生吧。

牢牢的抓住他?

顾宝宝失神一笑。

她哪里有这个本事?

她不是没有抓过,只是她抓不到。

看着她令人心碎的笑容,岁岁突地起身,“宝宝姐,我问你,如果今天他不回来,你怎么办?”

她一愣。

从来没有想到这样的问题。

“不,”她摇头,“他会回来的,他答应我的,就会回来的。”

“就算今天回来了又怎么样?”

岁岁忍不住了,“只要郑心悠还在,他就有再次离开的时候!”

闻言,申文皓不禁问:“小女孩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们难道还不明白?”

岁岁回答:“事情为什么会这么凑巧?还有,保释是很着急的事情吗?为什么要逼着牧思远这么匆忙的离开?这不分明有人在背后搞鬼嘛!”

真的有这样的事吗?

那这个操控一切的人又是谁?

是郑心悠?

顾宝宝皱紧眉头,却不愿相信。

“岁岁,”她淡淡一笑,“你别说了,怎么会?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。”

申文皓却没有说话,他若有所思的起身,朝洗手间走去。

确定她们听不到他的说话声之后,他才拿出电话,拨下了郑心悠的电话。

电话响了很久。

他直觉并不是她没有听到,她只是在犹豫要不要接这个电话而已。

最后,她还是决定接起了电话。

“郑心悠,你在哪里?”

听着他的问题,郑心悠冷声道:“这跟你没有关系。你有事吗?”

申文皓想了想,又道:“我听说你家里出了点事,所以打电话来问问。”

郑心悠冷冷一笑:“我家里是出了点事,不过跟你也没有关系。再见!”

说完她便似要挂电话了,申文皓还想说些什么,但还没有出声,却听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郑小姐,快走吧,牧总在警局等得很着急呀!

声音在他的喉间梗住。

他陡然明白了什么,匆匆挂断了电话!

“你吵什么!神经病!”

郑心悠惶急着大骂。

低头赶紧去看手机屏幕,还好显示的是对方已挂断!

助手为她的态度一愣。

他在牧思远身边也有四五年了,和郑心悠打的交道并不少,他还从来没听过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骂人!

怔忪间,郑心悠已不耐的起身往外走去:“走就走呗,吵什么吵!”

助手皱眉,但既然她终于愿意去警局了,他便赶紧跟上去开车,否则牧总真要着急到把他的头给拧下来了!

原来岁岁的猜测是真的!

本来他还有些怀疑,以为她至少不会坏到这个程度,没想到,到了这一刻,她还在拖延牧思远的时间!

为了就是让宝宝伤心吗?

申文皓不由紧握住了双拳,心里终于暗自打定了主意!

然后,他将手机放入口袋,大步朝宴会厅走去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我会守护你(求荷包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