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59章:我会守护你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59章我会守护你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刚走到通道的入口,却见牧初寒从宴会厅的正门走进来。

她慢慢的走到顾宝宝身边,冷冷说道:“还在这里等什么?也不怕丢了我们牧家的面子!”

“牧大小姐,你说什么呢!”

岁岁好笑的看着她,“你是被郑心悠吓疯了吗?跑到这儿来撒泼?”

牧初寒说不过她,只当作没听见。

继续对顾宝宝说道:“顾宝宝,我真的不明白,你纠缠着我哥不放有什么好?你自己也看到了,现在你和我哥都订婚了,心悠有事,他还是会过去,难道你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吗?”

这个问题问得多么好,完全不像牧初寒会说出的问题。

顾宝宝不禁起身看着她:“初寒,你怎么了?”

从今天来到这里到现在,她都觉得她有些异常的安静。

牧初寒并不领受她的关心,“我怎么了不关你的事,我只问你,你还要继续等下去吗?”

顾宝宝点头:“你哥离开的时候,说让我等他。我当然会等他回来。”

“如果他改变主意,不回来了呢?”

她的逼问让顾宝宝一怔。

她还来不及说话,一旁的岁岁忽然跳下桌子,说道:“我看不回来更好!”

她抓过顾宝宝的手:“宝宝姐,干脆你也走吧。你跟我去美国,公孙烨那个傻男人还等着你呢!”

说着,她又冲牧初寒道:“告诉你家牧思远,我们宝宝不是没人要非巴着他不可!他今天做出这样的事情,宝宝无法原谅他。他爱跟郑心悠李心悠什么的就去吧,我们也走了!”

她一边说着,一边拉着顾宝宝真的往外走。

也不知道她年纪小小的哪儿来这么大的力气,居然把顾宝宝往外拖了好几步!

“岁岁!”

顾宝宝轻轻挣开她的手,“你别这样!”

她冲岁岁一笑:“我知道你担心我,关心我,但这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!”

“你还有更好的办法?”

岁岁看着眼前这个傻女人,“牧思远都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了,我看你还有什么好办法!”

顾宝宝重回桌边坐下,淡淡的说道:“他们认识有十多年了,无论如何,她曾经是他想要结婚的对象,现在她家里发生那么严重的事情,他怎么能不闻不问?”

她好像是解释,其实只是给自己找一个理由。

“而且,我不在这里的那几年,”

顿了顿,她又说:“她曾那样尽心尽力的照顾欢欢,我心里真的很感激她。”

“得了吧,顾宝宝!”

牧初寒打断她的话,“现在我哥不在这里,你做戏要给谁看?你敢说你心里真的有感激过心悠吗?”

“初寒,”

她望住她的目光,“如果我不感谢她的话,你觉得今天以我的身份,能不能留住你哥,让他哪儿都不能去?”

闻言,牧初寒微微一怔,一时无语。

岁岁苦口婆心的说:“宝宝姐啊,人是会变的啊,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郑心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了吗?”

她都提醒过那么多次了。

为什么顾宝宝就是不相信这件事完全是郑心悠的阴谋?!

听了这话,她居然还是只淡淡一笑。

看着牧初寒继续问:“初寒,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,今天你可不可以回答我?”

牧初寒不语,她就当她是答应了,便道:“我们一起从小长大的,我只是喜欢思远而已,自问从来没有伤害过你,为什么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呢?”

“因为...”

牧初寒深吸一口气,“我觉得你很烦,那么缠着一个男生,很丢脸!”

很烦,很丢脸!

闻言,顾宝宝低垂目光,喃喃道:“原来是这样...”

眼泪便这样滚落下来。

难道她没有感觉到吗?

不是的。

每一次他不耐的拒绝她,找很多借口推辞她的时候,她都有很受伤。

只是她以为,爱一个人就要不计付出,不计回报。

爱一个人就要全心全意,毫无保留的付出。

没想到,她做的这一切会让身边人有这样的感觉!

“初寒!”

她抹去眼角的泪,轻声道:“我从来不知道我对思远做的一切,会造成你的困扰。真的很对不起,我只是...只是想要一心一意的爱一个人罢了。我...对不起...”

泪水滚落得更加汹涌。

她真的很难过,很伤心。

或许是因为想起了往事,或许是因为今天,他已经去了那么久,却还没有回来。

“宝宝!别哭!”

申文皓走上前在她面前蹲下来,抬手为她擦去了眼角的泪:“你根本没有错,不要哭,也不要说对不起。”

“文皓...”

她摇摇头,心里似有很多很多话想说,却又说不出一个字。

“相信我,你没有错。”

他微笑着拍拍她的脸颊,“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、最善良的女孩,你一定会得到你想要的,你一定会幸福的!”

“真的吗?”

她笑问。

却见他坚定的点头:“一定会。至少我会守护着你,永远永远都守护着你!虽然我可能不再你身边,但你永远会得到我的祝福!”

说完,他忽然起身,伸臂将她搂入了怀中。

他贪恋的温暖,渴望的气息,容许他借此机会永远铭刻在心中!

接着,他俯头在她耳边说了一声:“宝宝,保重!”

然后他放开了她,大步走了出去。

“文皓!”

她奇怪的朝他看去。

直觉告诉她事情不是这么简单!

“文皓,你去哪儿?”

她又叫了一声,他才回头来,却只对她微微一笑。

又转身,匆匆消失在了宴会厅的正门!

看着申文皓走出去,牧初寒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,也转身朝外走。

“牧初寒,你站住!”

岁岁大叫。

可不能让她跑了,她打赌输了,答应了的事可还没做呢!

“宝宝姐,你一个人在这里待会儿,我马上回来!”

说完,她便匆匆追出去了。

顾宝宝担忧又疑惑的看了她一眼。

想追上去看看,又怕牧思远回来看不到她,只好作罢。

抬头看看墙上的电子显示屏,已经九点多了。

距离宴席结束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,为什么你还不回来?

会不会像初寒所说,你改变了主意,我们的订婚已经不算?

而你不会再回来?

她第一次思考这样的问题,奇怪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感觉到恐慌。

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分别,早已经成为她生活里的常态。

只是如果这一次,他还是选择放手,她或许真的没有心力再等待一次。

有的人有缘无分,有的人有份无缘,还有的人无缘无份,说的是不是就是他们?!

心有些刺痛,眼泪却掉不下来了。

“在想什么?”

突地,熟悉的温暖袭来,整个人落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。

她转头,看到了他的俊脸。

“思远哥哥...”

她起身,看着空空大厅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怎么她都毫无察觉?

他笑着:“不知道我的未婚妻在想什么入了神,这么个大活人走进来都不知道?”

她在想什么?

她在想...

她淡淡一笑:“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“没事了,”

他回答:“郑先生已经保释出来了,现在他和心悠去医院陪郑夫人了。”

事情既然已经解决,她应该松口气的,然而听到“医院”二字,她的心实在轻松不下来。

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,她明白。

“那我们回去吧。”

这样想着,她的神色间泛起了阵阵疲惫,“欢欢和乐乐还等着我呢!”

说完,她便朝休息室走去。

她在生气?

牧思远皱起眉头,正准备追上去,口袋里的电话响了。

“思远!”

才按下接听键,牧风铭的声音就怒气冲冲的传过来。

“什么事?”

他不耐的问,目光随着她走入了休息室。

“我问你,你今天在宴席上中途离开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?”

“我...”

他一愣,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对牧风铭解释,便道:“没什么事,都处理好了,你不用问了。”

“你这什么态度?”

牧风铭非常生气,“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办什么事了。你自己好好想想,这件事真的非你出面不可吗?心悠的事情你处理好了,那宝宝的呢?你能处理好吗?思远,你可别忘了这婚事你是怎么求来的!我可没有第二张老脸再去顾家一次!”

说完,他便将电话挂断了。

牧思远一怔。

他想起在警局把时候办好后,他在走廊遇到了一个相熟的警官。

那个警官跟他说:“牧总,有什么事你打电话来不就可以了?干嘛还亲自来?”

他当时着急赶回来,并没有在意。

现在想想,这件事好像真的有很多...蹊跷的地方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因为是两个在一起,所以不怕记者乱写,他们从正门坐上了车。

一路上两人说了些许无关紧要的话。

他一直在等着她发问的,可是她一直没有问什么。

回到家,她先去洗了澡,然后去儿童房待了一会儿。

欢欢睡觉比较警醒,妈咪走进来,他立即就醒过来。

“妈咪!”

他甜声叫着,冲顾宝宝伸出了小手。

顾宝宝抱住他,柔声道:“对不起,妈咪吵醒你了。”

他摇摇头,眨着聪明的大眼睛说:“我正做梦梦到妈咪,妈咪就从梦里走出来了。”

说着,他伸出小手抱着她的腰,“妈咪,你不要走,陪着欢欢好不好?”

得到妈咪的应允,他高兴极了,孩子气的说:“以前心悠阿姨也抱着我,可是那感觉一点也不像妈咪。原来妈咪是有专属气味的!”

顾宝宝一怔。

郑心悠!

她该恨还是该感激?

欢欢说完童言童语,渐渐的又睡着了。

她将他放回被子,深吸一口气,走出了儿童房。

逃避有什么用?

她知道他有话要说,那么她就去听听他会说什么吧!

走进卧室,他已经坐在床上了。

还很正经的换上了睡衣。

像是在告诉她,今天的夜晚不会因为他们订婚而显得不同。

她没说什么,坐上床在他身边躺下。

“宝宝!”

他也躺下来,将她搂入怀中,问道: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她该怎么说呢?

说实话还是客套话?

“我知道你生气了。”

不用了,他已代替她回答。

顾宝宝挤出一丝笑意:“很晚了,我们不说这些,睡觉了好不好?”

他放开她,翻身平躺在床上,“宝宝,你让我对她不闻不问,我真的…做不到!但是…”

“我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,我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说完,他便伸手将灯关了。

卧室里顿时陷入黑暗与沉静。

顾宝宝想着他这两句话,是解释还是承诺?

都显得这么简单。

他为什么不多说一点儿?

那样她的心里至少会好受一些。

还是他觉得,根本没有对她多说的必要?

他们今天才订婚而已,难道这样就算他们这一辈子生活的开端?

--就算今天回来了又怎么样?只要郑心悠还在,他就有再次离开的时候!--

岁岁的话陡然浮现脑海。

她只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抓住了,不能呼吸,闷得生疼。

泪水在不知不觉中就浸湿了枕巾。

“宝宝?宝宝?”

她太安静了,让他有些惶然。

他以为自己解释得够好,但大掌触到她的脸,却是一片濡湿。

“宝宝!”

他的心阵阵发疼,伸臂搂住她,连声说着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”

她推开他,她不要他的对不起。

“思远…”

她抬手抹去了眼泪,借着花园里透进来的光望住他:“思远哥哥,你是我求来的没错,但就算是求来的,我也不要跟人分享…”

她哽咽着,艰难的开口:“如果你…你要我也要她的话,我…走好了!”

“你说什么!”

他死命的抱住她,“你闭嘴,不准再说这样的话!听到没有,听到没有?”

她只是流泪不回答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,还会这样说出来。

明明她都劝过自己、说服过自己,用他刚才说的那个理由,好像也把自己给说服了。

可能她只是………

太伤心了。

太伤心的人,往往就会胡思乱想不是吗?

“宝宝,你说话呀!”

他放开她,抓着她的肩头:“你听到没有?听到没有?嗯?不准再说这样的话!”

她含泪看着他。

他这是在着急吗?

着急她会离开吗?

心底划过一丝暖意,倔强的小性子忽然涌了上来。

她翻了个身,故意不搭理他。

“宝宝!”

他从后拥着她,“好了,好了,你不喜欢的话,我再也不去见她了。”

跟她说甜言蜜语吗?

她反问:“你说过的,你不可能对她不闻不问。”

牧思远无奈,“以后如果有事,”

他强调,“就算是天大的事,我也只让助手出面,这样好不好?”

顾宝宝不语。

听着他的话,虽然心里顺畅了,但她却是不敢相信的。

他能这样哄着她,她或许不应该再要求太多了。

“到底好不好?你说话呀?”

他着急的问。

她拿开他搂在她腰上的手,“你做到了,那就好。如果你做不到,答应了我不是也空头支票吗?”

闻言,牧思远被噎了一下。

她太久没这样对他说话了。

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精明能干的顾宝宝!

他不禁一笑,心里放松下来,被拿开的手又去抚摸她的发丝:“老婆,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,你就给我一个下马威吗?”

他也知道这是订婚的日子!

她的心里有些凉凉的,问:“那我这个下马威有用吗?”

“有!”

说着,他又摇头:“又没有!如果还给我一样东西才够!”

她一愣:“什么?”

他却翻身上来,不由分说将她压在了身下。

欲.望的热气喷在她的脸,“老婆,我可以开始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了吗?”

“不行!”

她赶紧说,“今天是订婚,不是结…”

剩余的话被他统统吞入了唇中。

他熟悉她所有的弱点,轻而易举的便攻占了她的所有。

夜更深了。

她在他令人窒息的气息中睁开迷蒙的双眼,往外看去,初夏的星空闪烁着明朗的光泽。

每一颗星星,似乎都在冲她微笑。

微笑?

她真的有值得高兴的什么事情吗?

收回目光,立即感受到他剧烈狂猛的抽dong,灼热的暖流在小腹泛延开来。

她听到他趴在她的耳边,呢喃着:“宝宝,不准离开我!”

泪水从眼角滑落,却不知是喜是忧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推荐本人完本作品:

《斩婚:逃跑娇妻晚点名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94243/

《五年:错惹腹黑总裁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23713/

推荐【宝宝系列文】

不打瞌睡的虫:《霸道总裁,不许和我抢妈咪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376/

玉馑:《邪魅宝宝:爹地,你老了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376/

卜影:《单身妈咪:1个宝宝2个爹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017/

落茶花:《契约:恶魔宝宝小妈咪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44551/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她的位置(加更求荷包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