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60章:她的位置(加更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60章她的位置(加更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别哭了!”

他低头啜去她的泪。

紧紧的将她拥住,他柔声道:“以前我是很想娶心悠。以前我一直认为,她是一个做妻子的好人选。我关心她,爱护她,都是因为这个理由。”

那时候,他并不认为他的婚姻需要爱情。

他需要的,不过是一个达到标准的女人,跟他结婚生子,共同生活。

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这些,顾宝宝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听着。

“不知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,还是这世界上的事情太复杂。我没想到她的心里,其实早已经有了别的男人。”

说起来,那个申文皓好像对他的老婆也有点暧.昧。

别以为他没看到,每次申文皓见到宝宝的时候,目光就像染了浇水,粘着宝宝就不放了!

这让他心里非常不爽!

不过,现在不是说申文皓的时候,还是让他先把郑心悠解释清楚吧!

“我以前一直不知道,她也没跟我说。”

“或许也是我太主观了,我跟她说了那么多次结婚的话题,她不是笑着撇开了,就是明白的拒绝,我居然都看不出她的心思!”

“现在想想,我根本也没真正用心在她身上,否则怎么可能连这都看不出来?”

“所以,当她告诉我她想嫁的另有其人时,我的感觉不是伤心,也不是痛苦。我只是觉得有些错愕和遗憾而已。”

说道这里,他稍稍顿住。

他以为她应该会说些什么,问些什么的,可是她却不发一言。

他心里又着急起来,不禁猜测自己是否说的不得要领,否则她怎么可能一个字都不想说?

“宝宝,”他捧住她的小脸,“你说话呀,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她看着他的眼睛:“你需要我说吗?”

只见他着急的点头,示意他很需要,很需要。

他很需要她的在乎与回应。

她微微一笑,也伸手捧住他的脸:“那我问你,现在你对她,心里是什么感觉?”

他皱眉,可能是在思索。

她又说:“我只是想要知道,你把她放在什么样的位置,可以让你在她需要依靠的时候,那样匆忙的不顾一切的就赶过去?”

“我没有不顾一切!”

他申辩着,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,“律师明明说只要我露面就行,没想到到了那儿又说必须要心悠的证词,我让助手去接她,才耽误了这么久!”

说着,说着,他就像个小孩开始耍赖,“我有打电话给你,你都不接!我在那儿也很着急的。”

他之后说了什么,顾宝宝没有太在意。

她的心思都停在了—到了那儿又说必须要心悠的证词,我让助手去接她,才耽误了这么久!--这一句话上。

想起之前几次见面,郑心悠对她表现出来的敌意,她心里隐约明白了什么。

“宝宝!”

她又走神!

他捏捏她的脸颊,让她回过神来,“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”

“我在听。”

她点头,“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,我在等着你回答呢!”

他也点头,“毕竟我跟她认识了那么多年,她也帮过我很多,我跟她虽然没有爱情,但还是有兄妹情分在的。”

“如果你要问我把她放在什么位置的话,我告诉你,我把她当亲人!”

亲人!

顾宝宝心中一叹。

试问自己,如果阿烨真的有什么事,她是否又能做到袖手旁观,冷眼相待?

阿烨对她来说,也是亲人!

虽然她不确定郑心悠是否真的故意这样做。

但他若只是求个心安,她为什么要刻意去破坏?

他刚才说过的,他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。

他把她放在妻子的位置,她是不是就应该相信他?

这么多年,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分合,终于走到了一起。

婚姻对他们来说,又是一个新的开端,她怎么可以对他没有信心呢?

“宝宝!”

怎么又走神?

他张嘴在她脖子上又啃又咬,惹得她咯咯发笑。

“好了,别闹了,思远哥哥…”

他一把抱住她,高兴的说:“叫我思远哥哥了,就是代表不生气了!”

“好了,不生你气了!”

她无奈的捏着他的脸,“很晚了,我们睡觉了好不好?”

“谨遵老婆大人命!”

他调皮的说着,翻身下来,手脚并用的将她圈在了怀里。

她叫着:“我快不能呼吸了!”

他的手才稍稍松开。

片刻,估计她吸够了氧气,他又将她圈紧了。

她好笑又好气:“干嘛这样?怕我跑的话,就把门给锁上,这样你不嫌累啊?”

“门锁上了还有窗户!”

他却认真的回答:“只有这样我才最放心!”

说着,他俯头轻吻了她的脸颊。

“宝宝,”他柔声道:“以后不准说要离开我的话,想也不能想,开玩笑也不准!”

刚才真的把他给急坏了!

顾宝宝一笑,没有出声。

他也不需要她的回答,因为,这是命令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着天空渐渐发白,牧初寒烦恼的坐起来。

昨晚上她失眠了。

一会儿想到顾宝宝,一会儿想到心悠,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。

真烦!

她恼怒的掀开被子,起身推开窗户。

“砰!”

不知什么东西,立即砸中了她的额头。

她一看,居然是一只松果壳!

“牧大小姐!”

突地,岁岁那让她心惊的声音从窗外传来。

她惶然回头。

只见窗户外那颗参天古树上,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身影正悠闲无比的坐着,脸上满布嘲讽的笑意!

“你是野人还是小偷,居然坐在树上!”

她狠狠骂道。

岁岁才不在意,“你管我坐在哪儿?”

说着,她指了指树下,“你看清楚了,这可是在你牧家别墅的围栏外,根本不关你的事!”

“是不关我的事!”

牧初寒被她抢白一顿,气得要摔窗户,“你爱坐多久就坐多久吧,本小姐没空陪你!”

“慢!”

说时迟那时快。

在她即将关上窗户的那一刹那,随着岁岁的一声喊,又一个松果壳被抢飞了进来,再次打中她的额头!

“黄毛丫头!”

牧初寒抓狂了,她随手抓起桌上的花瓶,便要朝岁岁扔去。

“慢!”

却听她又叫了一声,手里忽然举起一个小型的录音机。

牧初寒一愣,怒问:“那是什么?”

岁岁笑着:“为了防止你牧大小姐说话不算数,那天我特地把我们说的话给录了下来,你要不要听听!”

“你说什么!”

牧初寒被吓住了,只见她按下了其中的一个键,声音立即传来:“我输了任你处置,但如果你输了,我有两个条件…”

说道这里,就被“咔”的关上,她得意的笑着:“怎么样,牧大小姐,你还敢赖账,我就把这段录音发出去!”

还真是她们当天打赌时说过的话!

牧初寒心中着急,当然看不到岁岁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。

“牧初寒!”

见她有些犹豫动摇了,岁岁继续对她施加压力,“你自己可想明白了,我把这段录音发出去,所有人不但会怀疑郑心悠,也会知道你就是她的同伙儿,但如果你只是悄悄的去,把郑心悠让你做的事情告诉你哥的话,事情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!”

这...

她说的真有几分道理。

牧初寒不禁左右为难。

从心底深处来说,她是不愿意去哥哥面前“揭发”郑心悠的。

毕竟她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啊!

“牧初寒,郑心悠有把你当朋友吗?”

岁岁知道她在想什么,立即打断她的思绪。“她让你去举报自己父母的公司,为的仅仅是破坏你哥和宝宝的订婚仪式,你觉得她这样做,还有一点人性吗?”

她不停的说着,她必须逼着牧初寒去戳穿郑心悠的真面目,这样宝宝才不会再一次受伤害!

“你把她当朋友,她却只是利用你为她做事,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”

“你别说了!”

猛地,牧初寒喝住她,心中有了决定,“我去,我愿赌服输,我去跟哥哥说明一切!”

说完,她立即转身换了衣服。

车子开出花园大门,岁岁又在大门口等她了。

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那么高的树上来去自如的!

牧初寒心里其实是有些惧怕她的,见她用脚踢车门,便赶紧将车门打开了。

岁岁坐上来,左右摇晃了一下:“牧大小姐,你这车还不错!”

牧初寒没理她,只顾开车。

她的目光一转,又看到了她的方向盘上,贴满了大头贴纸。

她仔细一看,只见上面除了和父母的合照外,其余大都是她跟牧思远的合照。

“哟!”

她不禁笑起来,“看不出牧大小姐还有恋兄情节啊!”

“怎么,很稀奇吗?”

牧初寒想遮起来,可是整个方向盘她怎么遮得了?

只能红着脸瞪她:“你坐车就坐车,哪儿来这么多废话!”

岁岁一笑,不禁多看了她几眼。

看来这个牧小姐没有她想象中那么无情嘛!

至少她的车里没有贴什么明星帅哥的照片,而是贴了跟家人的合照。

看她这么喜欢自己的这个哥哥,她讨厌顾宝宝也能找到理由了吧。

其实,她虽然年纪比自己大,却依旧还是个孩子啊。

一直沉浸被人抢了自己心爱东西的恨意中!

车子开入牧思远的别墅,已经快十点了。

看着牧初寒和岁岁下车,顾宝宝奇怪的走下台阶,问道:“岁岁,初寒,你们...来找思远吗?”

有初寒在,她们应该不是来找她的。

果然,牧初寒斜睨了她一眼,不耐的问道:“我哥在不在?我要见他!”

说完,也不等顾宝宝回答,她便径直往别墅里面走去。

“初寒,”

顾宝宝赶紧叫住她:“思远去公司上班了。”

“公司上班?”

闻言,岁岁挑眉:“宝宝姐,这个混蛋牧思远他又骗你,我们刚从公司过来没见到他!打他手机也是关机的!”

手机关机?

顾宝宝一愣,他一般是不会关机的呀!

试着拿出电话,她也拨了他的号码过去,居然真的处在关机状态!

见状,牧初寒已经想到了哥哥可能是去了医院看望心悠。

不仅是她,顾宝宝和岁岁应该也想到了!

她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把顾宝宝狠狠嘲笑和羞辱一番的。

可不知道为什么,她张张嘴,居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。

“混蛋牧思远!”

岁岁又骂道,“看我不去医院骂醒他!”

说着,她又冲牧初寒叫道:“还不快上车?”

看着她们匆匆上车,顾宝宝茫然的站了一会儿,才回过神来。

跑到车边:“岁岁,你别这样,他跟我说去公司了,他不会骗我的!”

不会骗你?

骗了你你还不知道!

岁岁撇嘴,摇下车窗冲她道:“宝宝姐,我也只是猜他在医院,我和初寒有急事找他,所以我们先去看看,你别担心啊!”

说完,牧初寒已发动车子,开出了花园。

“喂...!”

顾宝宝追到门口,心乱如麻。

他真的去医院了?

昨天晚上,他不是还对她说,只要她不喜欢,他就不再去见她,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助手的吗?

难道天一亮,他就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?

不,不会的。

她摇摇头,觉得自己应该相信他。

可是,让她相信他,他为什么要关掉手机?

她在花坛边坐下,一时心绪混乱,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。

“嘟嘟...”

忽地,花园外却又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。

她一呆,抬起头来,却意外的看到了牧思远的车。

“思远哥哥!”

她赶紧跑上前,急急的打开车门,发现真的是他,苍白的脸色才恢复了血色。

“宝宝!你怎么了?”

他立即发现了她的异样,担忧的问道。

她摇摇头,又点点头,脸上带着高兴的笑意:“我就知道...就知道你不会骗我的,你不会的...”

“没头没尾的说什么呢?”

他宠溺的捏捏她的脸颊,一边跳下车来。

将一个尚有温度的纸袋递入她手中:“给你。”

“什么?”

她疑惑的打开,阵阵香味顿时扑鼻而来,是她最喜欢吃的老字号蒸饺!

“你...”

她愕然,“你说去公司,原来是排队去了?”

“对啊!”

他故作可怜状的敲着腿,“站得我腰酸背痛,你得好好给我揉揉。”

思远哥哥!

她心里好高兴,好高兴,猛地扑进了他怀里。

她高兴他没有骗她,高兴他记得关于她的这些小事。

“乖乖,你还没吃早餐呢,就这么重了,以后都不敢抱你了!”

他笑着抱怨,双臂却将她搂得紧紧的,不肯放开。

“思远哥哥,”

她从他怀里探出小脸,“那你怎么不开电话?刚才初寒到这儿找你!”

“死丫头找我做什么?”

他拿出电话。

这是昨晚助手给他配的新电话,他还没有时间研究怎么用。

加上他一直在排队,便把开机的事情也忘记了。

“你给她打个电话去吧!”

她抿唇,“她来这里找不到你,以为你去医院看郑小姐了,所以她也去医院找你了!”

“去医院了?”

牧思远略微思索,然后抬眼看着她:“宝宝,郑先生和郑夫人也都在医院,我也想去看看...”

看她的小嘴儿渐渐嘟起,他笑起来:“你也跟我一起去好不好?以牧夫人的身份!”

说什么呢!

“我可还没有嫁给你!”

她拿手拍他,被他一把抓住:“你不嫁给我要嫁给谁?”

他的脸沉下来,“如果你不嫁给我,我就把你给绑起来,关在我的卧室里!”

为什么要关在卧室?

她一愣,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,小脸儿顿时通红。

“坏人!”

岁岁骂得没错,他还是个:“混蛋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两人走了另外一条路到医院,速度比牧初寒快一点。

所以四人正好在医院门口碰上了。

看到岁岁,顾宝宝好高兴的说:“岁岁,他没有骗我,他是去给我买早餐了!”

岁岁看着她眼角洋溢的幸福,心里有些羡慕,又有些明了。

原来她这么容易就开心了,就感觉幸福了。

难怪这几个男人都这么喜欢她!

简直就是没心没肺嘛!

她冲顾宝宝笑笑,立即示意牧初寒:“喂,你哥在这里,我们也不用进去了,你要说什么就快点!”

闻言,顾宝宝和牧思远都好奇的转身,看着牧初寒。

只见她浑身都有些紧张,嘴巴张了张。

半晌却没说出一个字。

“你要说什么?丫头?”

很少看到她这样,难道是很重要的事情?

牧思远不禁放柔了声音。

听到哥哥用小时候亲昵的称呼叫她,牧初寒紧张的情绪顿消,眼泪却哗啦啦的滚落出来。

“哥哥!”

她走上前,“我说了,你会不会骂我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推荐本人完本作品:

《斩婚:逃跑娇妻晚点名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94243/

《五年:错惹腹黑总裁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23713/

推荐【宝宝系列文】

不打瞌睡的虫:《霸道总裁,不许和我抢妈咪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376/

玉馑:《邪魅宝宝:爹地,你老了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376/

卜影:《单身妈咪:1个宝宝2个爹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017/

落茶花:《契约:恶魔宝宝小妈咪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44551/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似是而非(求荷包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