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61章:似是而非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61章似是而非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思远挑眉:“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?”

说着,他还是伸手拉过她的胳膊,将她拉到身边,问道:“别哭了,有话就快说!”

牧初寒点点头,她决定要说出来了。

忽然,却感觉另一只胳膊被什么人使劲扯了一下。

她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,郑心悠的声音已然在耳边响起。

“初寒!”

她的声音带着哭诉和指责:“你怎么能这样?”

牧初寒一呆。

其余的人也是一呆,纷纷看着郑心悠。

只见她哭喊道:“初寒,我把你当做朋友,你怎么能出卖我?”

出卖?!

她疑惑的转身看着郑心悠,“心悠,你说什么?”

没有人知道她在说什么。

顾宝宝和牧思远对视了一眼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而岁岁则退在一边,双手环抱在胸前,不发一言。

“初寒,”

郑心悠声泪俱下的看着牧初寒,“你做了什么还要问我吗?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这么做你很开心吗?”

“心悠...?”

牧初寒越听越糊涂,牧思远不由出声:“心悠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别着急,好好说!”

“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郑心悠抹了一把眼泪,“初寒,我那么信任你,把家里的事情告诉你,以为你可以帮我想办法,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去警局举报?”

闻言,几人都愣住了。

牧思远和顾宝宝是不敢相信。

岁岁则露出冷笑,狐狸尾巴终于出来了吧!

牧初寒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她怎么也想不到,郑心悠会这么说!

先别说她根本没有去举报,就算真的去了,那也是按照她的吩咐呀!

“心悠...你怎么...”

她太过震惊,几乎语无伦次,“你搞错了吧...你...”

“我也希望是我搞错了!”

郑心悠打断了她的话:“但除了你没有别人知道,难道去举报的人是我,是我的爸妈吗?”

牧初寒使劲的摇头,“我不知道是谁,但不是我,不是我...”

“初寒!”

牧思远皱眉:“你刚才要跟我坦白的事情,就是这个吗?”

闻言,牧初寒打了个寒颤。

她怔怔的看着牧思远,“哥哥,不是我去举报的,不是我!”

她大声分辨着,却又在他眼里找到了不信任!

“哥哥,你不相信我?”

她问。

牧思远不语。

不是他不相信她,而是她以前针对顾宝宝做过那么多事,让他难以相信。

这时,顾宝宝暗中扯了他一下。

他低头,只见她轻轻的冲他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要这么快下结论。

他明白的,抬头说道:“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,这件事...”

“初寒,”

然而,他的话却被郑心悠打断,“你要是敢做却不敢承认,我也没有办法。反正我家现在也变成这样了,说什么也没用。”

说着,她慢慢往后退,“你们都回去吧,我爸妈什么人也不想见。”

听着她的话,牧初寒渐渐回过神来。

她看着岁岁脸上那一抹冷笑,陡然明白了她说过的话

--她让你去举报自己父母的公司,为的仅仅是破坏你哥和宝宝的订婚仪式,你觉得她这样做,还有一点人性吗?--

想起以前发生的一切,她听了郑心悠的话做这做那,在哥哥面前做尽了坏人。

而她郑心悠呢?

却永远都还是哥哥眼里的公主!

“郑心悠!”

在她真正决定说出一切,她的勇气也涌上来了,“你站住,我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呢!”

郑心悠看着她凝重的表情,心头一颤。

刚才她正好在楼上的窗户边看到了他们。

起先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起来?

但片刻,她见牧初寒哭着在跟思远说话,心里便明白了八九分。

她怎么能让牧初寒有机会说出一切?

她怎么能让自己的阴谋败露?

对顾宝宝的好戏,根本才刚刚开始呢!

于是,她快步冲了下来,上演了这一场先声夺人的戏码!

她知道牧思远会相信她的。

因为在他眼里,她一直都是个好人不是吗?

但现在,看牧初寒这模样,像是要釜底抽薪,把她们俩以前做的事都要和盘托出呢!

初寒,既然你要这样做,就不要怪我心狠了!

“你还要对我说什么?”

她挑眉冷笑:“是不是还要说说文皓的事情?”

她没有给牧初寒任何说话的机会,她一直抢占着话头:“初寒,我真的对你很失望,很伤心。”

说着说着,她的眼泪又滚落了下来,

“你说你想要跟文皓在一起,让我一起帮你把顾宝宝赶走,我虽然没帮你什么,但至少也在文皓面前说了你不少的好话,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我?你是在生气我没有帮你吗?”

她抹着眼泪,显得那样的伤心:

“初寒,我对你说过的啊,文皓一直喜欢顾宝宝,这种事怎么能勉强,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?”

牧初寒呆呆的看着她,看着她逼真的表演,情绪已经膨胀到了顶点:“郑心悠,你...”

她指着她,手指颤抖到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一旁,牧思远的脸色已经铁青。

“行了!”

他喝住牧初寒:“还嫌不够丢人吗?马上给我回去!”

闻声,牧初寒转睛来看着他。

愤怒、伤心、失望、悔恨的眸光随着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。

“哥哥,所有的一切她都有份!你信我还是信她?”

牧思远不语,摆明了是不相信她!

牧初寒怒极反笑,

“好!郑心悠,我等着看你的谎话能说到什么时候!”

说完,她倔强的抹去了眼角的泪,转身飞快的跑了。

“初寒!”

顾宝宝担心的叫了一声。

她的个性从来那么好强的,现在情绪又这么激动。

她真害怕她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。

“别管她!”

牧思远拉住她的胳膊,“我们回去!”

“怎么能不管啊!”

她的心智几乎还是个孩子!

顾宝宝推开他,“我去看看!”

说完,便快步朝牧初寒追去。

牧初寒在路上使劲的跑着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儿。

她只是想要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。

那么多年的朋友,她一心一意相信的朋友,怎么能这样对她?

第一次,她觉得是自己太蠢。

那么多次心甘情愿的被利用,却毫无知觉。

泪水模糊了双眼。

一个不小心,她碰到了路边的护栏。

疼痛立即从小腿传来,她的胳膊也被人拉住。

一个女声在她耳边喊着:

“初寒,你别跑了,你的腿都受伤了!”

她回头一看,追来的人居然是顾宝宝!

“你滚开!”

她恶狠狠的说着,“我不要你管!”

“我不管你,”

顾宝宝大声道:“你把伤口处理一下,你想跑多远就跑多远,我绝对不管你!”

“我不要处理伤口!你滚开!”

但她就是这么烦人的不放,还那么凶恶的骂她:“初寒,你的血是你自己的啊,难道要为别人流吗?你先止血,别的事情以后再说!”

说着,她大力的将她往一旁拉。

她看到了,不远处就有一个小诊所。

牧初寒瞧着,忍不住又掉下眼泪,“谁要你关心?想要显示你的伟大吗?你这点小恩,别想我从此就喜欢你。”

顾宝宝一笑:“我可没想那么多,就算在路上遇到受伤的小狗,我也会救的!”

“你…!”

牧初寒语塞。

总算把这个大小姐拖进了诊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还好伤口不深,医生稍稍处理了一下,便止住了血。

顾宝宝问道:“现在你要不要回家?我给你叫出租车。”

“你干嘛对我这么好?”

牧初寒恨恨的问,“你不怪我昨天举报了郑家,让你的订婚宴进行得不顺畅吗?”

“初寒!”

顾宝宝在她身边坐下来,“以前我在公司的时候,发生的那些事情是不是你,我也不知道。但昨天的事情,我相信不是你做的!”

“你为什么相信?”

牧初寒冷冷的看着她,不解。

她淡淡一笑:“直觉。我相信我的直觉。”

说完,她拍拍牧初寒的手:“好了,别多想了。回家去休息吧!”

“说了不用你管!”

她推开顾宝宝的手,自己站了起来,往外走去。

看她伤口并不严重,顾宝宝也没有追上去再烦她,而是起身等着她先走出诊所去。

只见她走到了路边,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

车门打开,她终究还是回头看了顾宝宝一眼,但什么也没有说,便上车离开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着顾宝宝追牧初寒而去,郑心悠心中冷冷一笑。

转过身,她也想离开了。

“你别走!”

岁岁愤怒的叫住她。

她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郑心悠疑惑的看了她一眼。

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她应该根本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少女。

对上她疑惑的眼神,岁岁也是冷笑:“你别看了,你不认识我,但是我认识你!”

牧思远皱眉。

他不想管这些,迈开步子,他想要去追上宝宝。

初寒的情绪太激动,素来又与宝宝不合,他担心她会伤了宝宝。

“牧思远,你也别走!”

熟料岁岁居然将他拉住了。

“放开我!”

他可不想留在这里陪她玩小孩游戏。

岁岁不放。

她一眼冷睨着郑心悠,一眼斜着牧思远,“郑心悠,你以为你做的事情,真的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吗?”

闻言,郑心悠心头一震。

冷冷的眸光顿在岁岁脸上,她努力的在脑海中搜寻着关于这个少女的记忆。

还是没有!

她确定自己跟这个少女没有任何关联,心神便稳住了:“你是谁?为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?”

“我是谁并不重要!”

岁岁看着她:“重要的是你确定昨天去举报你们郑家的人,真的是别人?”

她的话直切重点,牧思远不禁喝道:“岁岁,你别胡说!”

她话里的意思这么明显,是说举报郑家的人他们自己家的吗?

他实在不敢相信。

岁岁不理她,只瞪着郑心悠:“郑小姐,你自己说说看!”

郑心悠的脸色已经发白,但牧思远也在这里。

她还是咬牙强忍着:“我没空陪你胡说八道!”

说完,她便转身要走。

“心虚了,想逃了?”

岁岁大声道:“郑小姐,我真佩服你大义灭亲的勇气,我只想要问问你,你去举报你自己家的公司,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

能得到什么好处?

牧思远不解,低声喝问道:“岁岁,你这么笃定,有什么证据?”

“证据?”

岁岁冷笑:“刚才郑小姐,那么着急的想要嫁祸给牧初寒,难道不是证据?”

说着,她松开牧思远,走上前来到郑心悠身边,“郑小姐,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,牧初寒没有照你的吩咐去举报你家的公司。”

闻言,郑心悠抬起头来,狠狠的瞪着她。

瞪着她又怎么样?

瞪着她她还是要说:“你给牧初寒的材料,在警察局门口就被我撕了,你说她拿什么去举报?”

牧思远不敢相信,但岁岁为什么又能说出这么多的细节?

他走上前,认真严肃的看着郑心悠。

先不说她有没有“大义灭亲”,自己去举报,他想问的是:“心悠,她说的都是真的?你为什么要让初寒去举报?”

闻言,郑心悠转睛看着他:“你相信她?不相信我?”

“他为什么要相信你?”

岁岁接过她的话:“因为你的举报,你爸被抓入警局,你正好借机让他从订婚宴上离开,郑心悠,你还真有面子。”

她轻轻一笑,“现在更好,你.妈也住院了,你有了更多的借口和理由,随时随地把他从顾宝宝身边调开,你是不是…觉得这样很爽?很好玩?”

牧思远摇摇头,难以置信的看着她:“心悠,她说的都是真的?”

郑心悠不语。

越是到这样的关头,她就愈发的告诉自己要冷静,否则怎能转败为胜?

片刻,她抬眼看着岁岁,脸上浮现一丝笑意:“你的想象力真丰富,不如你再来说说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她自信这个问题可以让岁岁语塞,同时推翻她之前说的一切。

然而,岁岁还来不及回答,一个男声忽然从一旁传来。

“你就告诉我,你有没有这样做!”

闻声,郑心悠一张脸骤然发白。

牧思远和岁岁转头。

只见一个中年男人冲走了上来,是郑爸!

此刻,他脸上怒红一片,青筋暴起,瞪视着女儿。

他万万没有想到。

他只是好奇来看看他们在说什么而已,居然听到了他们这样的对话。

“爸…爸爸…”

郑心悠赶紧分辨,“不是的,她在诬陷我,她…”

“诬陷你?”

闻言,岁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“不如我们找牧初寒来一起对质。反正你也已经和她撕破了脸,你以为她还会帮着你?你做梦吧!”

对质!

她一愣。

这个少女到底是谁?

为什么她总是紧咬着她不放?!

然而,只是这片刻的迟疑,已经让郑爸明白了一切。

“悠儿啊悠儿…”

他痛心的叫着,“爸爸有什么对不起你的,你要这样做?”

说完,他的脸色陡然一僵,手臂捂着心口挣扎了几下,便往地上倒去。

“郑叔叔!”

牧思远赶紧扶住他,一边叫道:“心悠,快点叫医生,快点!”

郑爸心脏一直不好,耽误不得!

郑心悠慌乱的点点头,赶紧转身往里面跑。

岁岁也帮着去扶郑爸。

但这时,另一双有力的臂膀却伸过来,和牧思远一起将郑爸抬了起来。

看清来人,牧思远不由地一愣,“你…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岁岁也觉得奇怪,这不是申文皓吗?

他来这里做什么?

申文皓淡淡一笑:“我不能来吗?”

说完,护士们也推着急救床来了。

两人赶紧将郑爸抬上去,也顾不得说太多。

郑爸被送进了急救室。

郑心悠一直站在急救室的门口,她也看到了申文皓,但并没有主动说一句话。

或许她认为,他只是来找顾宝宝的。

然而,这一次,申文皓却走到了她身边,轻声道:“别胡思乱想了,郑叔叔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他的声音将牧思远的目光也吸引了过去,只见郑心悠听了他的话之后,多少有些局促不安。

半晌,她才让自己发出了声音:“我没事的,你走吧。刚才谢谢你!”

申文皓没有走,而是道:“我陪陪你,你该不会拒绝我吧!”

闻言,郑心悠奇怪的抬头,看着这张熟悉的俊脸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===大家的留言某影都看到了,对于宝宝毫无底线一事,某影只想振臂高呼:大家继续往后看吧~~~某影码字去了,今天还有更~~~\(o)/~===

推荐【宝宝系列文】

不打瞌睡的虫:《霸道总裁,不许和我抢妈咪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376/

玉馑:《邪魅宝宝:爹地,你老了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376/

卜影:《单身妈咪:1个宝宝2个爹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017/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真领悟(求荷包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