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62章:真领悟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62章真领悟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岁岁看着他们怪怪的。

那个申文皓不是说喜欢宝宝姐的吗?

这会儿又来跟郑心悠这个坏女人示什么好?

不过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她自顾走出去了。

走到门口,却见顾宝宝又往医院走来。

她一笑,欢快的跑上前拉住顾宝宝的手:“宝宝姐,你刚才没来看哟,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哦!”

看着她调皮的笑容,顾宝宝也不由地一笑:“你说什么?什么狐狸尾巴?”

岁岁哼了一声,“不但狐狸尾巴露出来了,她自己呀还把自己的爸爸给气倒了!”

说着,她便将刚才发生的事仔细的对顾宝宝说了一遍。

真的有这样的事?

顾宝宝错愕。

想不到郑心悠真的会这么做!

话说间,两人已走到通往急救室的走廊。

顾宝宝看清了站在郑心悠身边的人,也是一愣:“文皓?”

他怎么会在这里?

申文皓冲她淡淡一笑,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走过来跟她说话。

以前的他,无论在哪里遇到她,都会走到她面前跟她随便说些什么的。

也许,今天他是看到思远也在这儿吧。

顾宝宝也冲他一笑,走到牧思远身边坐下,小声道:“初寒应该回家去了,等会你去看看她吧。”

牧思远点点头没说话,抓过她的手握进了他的大掌。

她也没有再说什么,陪他等着急救室的消息。

只是,岁岁刚才的话一直在脑海翻滚。

如果说郑心悠做出那样的事,只为了让思远在订婚宴上中途离开,让她伤心难过的话,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?

她是不是还有着什么别的目的?

这个想法让她担心,伤害到她她其实并不害怕,她唯恐别人伤到欢欢和乐乐。

她担忧的抬头,不意间却瞧见牧思远低垂紧皱的眉头。

他也在烦恼着什么吗?

如果岁岁说的话都是真的,几乎是完全将他心中的那个郑心悠推翻,他是不是...

有点难过?

这时,急救室的灯灭了,看着医生推门走出来,几人赶紧迎上去。

“还好抢救及时,”

医生微微一叹,“但是病人再不可受刺激了,你们要多加注意!”

说完,他又看着郑心悠:“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,有些事我要特别交代你。”

郑心悠点头,跟着医生到办公室去了。

申文皓走上前来,对牧思远说:“你和宝宝先回去吧,这里有我就可以了。”

岁岁不解,“申文皓,你怎么回事?你跟郑心悠很熟吗?”

申文皓冲她一笑:“是很熟呀。我跟她在法国是大学同学!”

大学同学?

岁岁撇嘴,我看是大学情人才对!

不过这不关她的事,她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岁岁都感到奇怪了,牧思远和顾宝宝心里当然更加疑惑。

不过这是在医院,郑心悠可能随时从办公室出来,他们便谁也没有问。

“那好吧,”

牧思远拍拍他的肩:“这里就交给你了,有什么急事的话,随时给我电话。”

闻言,申文皓眯起双眼,不置可否的勾起了嘴唇。

这时,护士推着郑爸出来了。

他尚在麻醉中,所以还是昏睡不醒的状态。

牧思远看了一眼,便拉着顾宝宝往外走去。

心中有疑问,顾宝宝总是不放心的,不由地回过头来看。

却见申文皓也正看着她。

目光相对,他才露出浅浅的笑容,那表情似在叫她--放心--!

---我会守护着你,永远永远都守护着你!虽然我可能不再你身边,但你永远会得到我的祝福!---

那晚他离开宴会厅之前说过的话陡然浮现脑海。

她似明白了什么,终究还是不相信的摇摇头,跟着牧思远的脚步,走出了医院。

坐上车,她以为他刚才答应了,那么现在就会去牧家别墅看看初寒的。

然而,他却将车开回了他们住的别墅。

“爹地,妈咪!”

刚下车,两个小人儿就扑了上来。

牧思远蹲下来抱了抱他们,然后说道:“今天爹地要在书房里工作,你们俩不要调皮来打扰爹地好不好?”

闻言,顾宝宝一愣:“思远哥哥...”

他转过身来,冲她微微一笑:“等会吃午饭叫我。”

说完,他便先走上了台阶。

乐乐嘟起小嘴儿,看着妈咪:“爹地,不开心!”

欢欢也在一旁点头:“爹地说今天是周末,要陪我们玩的,都给忘记啦!”

“没有啦,”

顾宝宝赶紧说,“爹地看到你们两个,不知有多开心。可是他今天很忙,所以妈咪陪你们玩好不好?”

有妈咪陪很不错哦!

欢欢乐乐立即非常满足。

“走,妈咪。”

乐乐拉过她往花园里走。

只见花园一角,牧思远吩咐佣人做出来的微型足球场已经可以使用了。

乐乐率先跑上前,一个飞脚,将小足球踢得老高!

“不是这样的啦!”

欢欢立即上前纠正他,“你踢得这么高,怎么能踢到门里去?”

乐乐抓抓小耳朵,主动将小足球捡过来放到了哥哥脚下,然后又非常谦虚的说:“哥哥,示范!”

看着他那好学的小模样,顾宝宝不由地一笑。

眉心里却还是积聚着担心。

他真的是忙工作去了吗?

还是心情不好,想要一个人静一静?

她抬头,往书房的位置看去,心中沉沉一叹。

踢了一上午的足球,两个小人儿都变成了汗人儿。

顾宝宝给他们洗了澡。

正准备让欢欢去叫爹地下楼来吃午饭,佣人却来告诉她:“少奶奶,小姐来了!”

初寒?!

她的脚不是受伤了吗?

为什么还过来?

她赶紧走去客厅,乐乐也跟着她,一看到初寒,立即叫道:“坏人,又来欺负我妈咪!”

他赶紧跑到顾宝宝前面,拍着小xiōng部道:“先打过我再说!”

牧初寒看着小小的他,没说话。

“乐乐!”

顾宝宝疼爱又无奈的抱住他:“这是初寒姑姑,你要有礼貌哦!”

“坏人,没有礼貌!”

乐乐争辩。

顾宝宝不跟他较劲儿,只道:“那你帮妈咪去看看哥哥有没有把衣服穿好,好吗?妈咪跟初寒姑姑说一会儿话,我们就一起吃午饭!”

那好吧!

乐乐可是个乖孩子哦,妈咪有吩咐,他当然照办!

看着他的小身影消失在客厅的拐角处,顾宝宝才将目光收回,落在牧初寒身上:“小孩子说话有口无心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牧初寒没有接她这句话,而是说:“这么小的孩子,居然知道要保护你。”

语气中带有若有若无的羡慕。

顾宝宝开心一笑:“初寒,他们就是我人生的全部了。这种感觉你明白吗?”

说出口,她才觉得自己的话可笑。

初寒还没做妈妈,还不能明白呢!

她马上改口:“以后你做妈咪了,你就会明白了!”

牧初寒看着她,“顾宝宝,他们是你人生的全部,那我哥呢?”

顾宝宝一愣,倒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。

继而,她淡淡一笑:“初寒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我以前怎么粘着思远,你也都看到了。曾经,我把跟他在一起当作我的人生目标,但是孩子生下来之后,我的想法就发生了变化。”

不是因为她迟迟得不到他的爱,也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这个目标可能无法实现,而是没有理由的,就这样发生了变化。

“我珍惜现在我拥有的一切,但如果让我用孩子来交换什么,我绝对不会动答应的。”

看着她眼里的真诚,牧初寒的心里有些慌乱。

面对顾宝宝的坦诚,她反而像个故作小人的人!

“谁要听你说这些!”

她赶紧起身,“我来是要见我哥哥!”

闻言,顾宝宝不由地皱眉,“初寒啊,你哥哥他…他好像有点心情不好!你现在去…”

“没事!”

她怕什么呢?

反正她也是来跟他把一切都说清楚的!

说完,她便上楼去了。

“妈咪,”

这时,两个小人儿走过来了,欢欢问道:“初寒姑姑找爹地有什么事呀?爹地不是说不让人打扰的吗?”

“可能有点工作上的事!”

她赶紧回答,不让他们觉得受到了区别待遇。

而且他们不知道要说多久的话,她牵过他们:“让妈咪先陪你们吃饭好吗?”

“好!”

欢欢点头。

乐乐转着大眼睛:“我们陪妈咪…吃饭!”

小人精!最会讨她欢心!

她捏捏乐乐的脸,笑了出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初寒走进书房,只见牧思远正站在窗前,手里轻摇着一杯酒。

“哥哥,你不下去跟欢欢乐乐吃饭,反而在这儿喝闷酒?”

这还真不像她以前的那个哥哥!

对于她的突然到来,牧思远并不惊讶。

他转过身来,那表情像是知道她要来,而一直在等着她一般。

“要跟我说什么?”

开门见山。

牧初寒坐下来,“要说的很多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!”

牧思远没有出声,让她自己仔细想想。

片刻,她换了个坐姿,才道:“从那天郑心悠让我去举报恒美公司开始吧!”

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,她才把该说的事情都说完了。

对于她来说,这真的是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直到刚才从诊所出来,打车回到家里时,她都还没有勇气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她回到家里,小腿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,她只好呆坐在房间的沙发上。

不经意间,她的目光落在了沙发边的茶几上。

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茶几,上面摆放了一盏大灯,所以已经被她忽略了很多年。

这时候,当她再次打量着这茶几,她忽然想起茶几里好像还有东西。

于是,她拉开抽屉,拿出了里面那粉红色的心形铁皮盒。

那时候她几岁?

五岁吧,顾宝宝七岁,哥哥呢?

十岁的男孩子。

那时候,他们的生活里还没有出现郑心悠。

她还记得那天是顾宝宝生日。

她为什么会知道?

平常她才不会去管一个厨师的女儿哪天过生日呢!

只因为那之前,顾宝宝每天都坐在台阶上等着哥哥放学。

好容易等到了,哥哥不一定跟她说话;

好容易说上话了,哥哥也不一定听得进去。

终于那天,顾宝宝伸手拉住了哥哥,哀求似的说:“思远哥哥,明天我阿爸会给我做一个超级美味的生日蛋糕,你一定来尝一尝好不好?”

现在想想,欢欢那么聪明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你看,七岁的顾宝宝不已经学会用最短的话表达最多的意思了吗?

她这样说,哥哥也就知道了,明天是她的生日。

哥哥表面上爱理不理。

但她偷偷发现,晚上的时候,哥哥就在家里堆放礼品的地方找着什么。

那些礼品都是别人来看爸爸和妈妈的时候带来的,很多都没有拆封,就那样堆在那儿。

她找了个角落把自己藏起来,看着哥哥找出了这个粉红色的心形铁皮盒。

然后,哥哥又找出了一只水晶小天鹅。

用红色的绸缎包好之后,他小心翼翼的放入了铁皮盒中。

她小小的心好嫉妒,她可是家里的小公主吔!

可是她过生日的时候,哥哥从来不给她礼物!

她发誓明天一定要去搞破坏!

所以第二天晚上,她悄悄跟着哥哥走进了顾宝宝一家住的屋子。

顾宝宝一下就看到了她,上前亲热的拉过她的手:“初寒,你也来了,我好高兴!我们一起来吃蛋糕吧!”

她哼了一声。

她才不要吃蛋糕,她来就是等着哥哥把礼物拿出来的那一刻。

当这一刻终于到来,顾宝宝还来不及高兴一下,她就抢过了铁皮盒,放声大哭起来。

顾宝宝被吓坏了,连声道:“初寒,你拿去吧,你拿去吧。”

可是她真的需要这个粉红色的铁皮盒吗?

不,不是的。

拿回来的当晚,就被她随手丢在了客厅的沙发里。

后来顾宝宝看到了,还那样伤心的跟她说:“初寒,你帮我好好把它收起来好不好?”

她觉得她好烦人,就随手收到了这茶几里,才让顾宝宝住嘴不说话了。

打开盖子,里面的水晶天鹅还在。

让人惊讶的是,里面还多了一张照片。

十多年了,她还是第一次发现这里面有照片。

她拿起来一看,上面有三个小孩,就是她跟哥哥还有顾宝宝,围绕着一个大蛋糕!

照片应该是顾宝宝偷偷放进来的吧。

这么多年了,照片的边缘都已经泛黄。

她一定很喜欢哥哥送的这个礼物吧,自己无法保存,就将照片放进来,代替她拥有。

而之后哥哥因为学业繁忙,再没为她庆祝过生日。

再然后,郑心悠出现了,她就这样被抛出了哥哥的世界之外。

如果不是她一直很努力的很努力的,追随着哥哥的脚步,她和哥哥的缘分,一定早已断得一干二净。

不,这样说是不对的。

她像是突然明白,如果两个人有缘分,就是任何人,也都无法阻断…

她真的很可笑,可笑………

“我要说的,都说完了。”

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从包里拿出烟,她点燃深吸了一口。

吸完这一支烟,她才继续道:“哥哥,你要怪我,就怪我吧。”

牧思远看了她一眼,“你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她点头起身,忽然又说:“哥哥,我想问你,你从订婚宴上中途离开,顾宝宝没有怪你吗?”

牧思远不答。

她淡淡一笑:“你以为她没有怪你,对不对?”

她这话真的很奇怪,惹得牧思远转睛来看着她,“什么意思?”

她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。只是她刚才跟我说,欢欢乐乐是她生命中的全部,我怎么觉得好像已经没有了你的位置。”

说完,她再一笑,才走出了书房。

看着牧初寒的车子开出花园,乐乐“耶”的叫了一声,“坏人走了!”

然后他乖巧的对顾宝宝说:“我叫爹地,吃饭!”

说完,他一溜烟的跑上楼去了,顾宝宝叫都叫不住。

小人儿来到书房门口,先探进小脑袋叫了一声:“爹地!”

见牧思远从书桌后看过来,他立即跑了进去,扑进了爹地的怀抱。

牧思远一笑,喜欢这么横冲直撞的,只有他的小乐乐!

他捏捏他粉嘟嘟的脸颊,柔声问:“来找爹地干嘛?”

乐乐眨着大眼睛回答:“吃饭!”

“吃饭不着急!”

牧思远将他紧紧搂在怀里,乐乐奇怪:“爹地,要讲故事?”

只有讲故事的时候,爹地才会这样抱着他哦。

却听爹地笑着:“嗯,讲故事。但不是爹地讲,今天乐乐来给爹地讲故事,好吗?”

“什么故事?”

乐乐奇怪。

牧思远的眼里闪现一丝伤痛,“就给爹地说,乐乐和妈咪在美国的故事,好吗?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真领悟(2)求荷包哟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