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64章:为你们高兴(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64章为你们高兴(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出租车还没有停稳,顾宝宝便丢下零钞推门下了车。

她脚步匆急的走到桥边,果然看到了牧初寒的身影。

只见她正坐在桥边的栏杆上,剧烈颤抖的双肩让她看上去前所未有的脆弱。

“初寒!”

顾宝宝赶紧走上前,抓住了她的胳膊:“你怎么了?”

牧初寒的眼睛已经红肿,却依旧含着泪。

她看了顾宝宝一眼,又将头转过去了,不说话。

看着她这恍惚的模样,又看看大桥下茫茫的大海,顾宝宝不由心急如焚。

她只好放柔声音,缓缓的说道:“初寒,这里风太大了,这样坐着会着凉的,我们去一旁的咖啡馆里,好不好?”

闻言,牧初寒又看了她一眼。

还好,她只是哭肿了眼睛,并没有喝醉,情绪还是非常平稳的。

听了顾宝宝的话之后,她点点头,乖乖的站起身。

顾宝宝暗自松了一口气,一边不着痕迹的紧紧扣住她的手指,往咖啡馆走去。

无惊无险,她们来到了咖啡厅。

顾宝宝将服务员送来的热毛巾递在她手里,“初寒,你的腮红有些花了,不如干脆擦掉吧。”

她小心着措辞,不敢说是泪水把她脸上的妆弄花了。

否则一个用词不对,还不知道这大小姐要发什么疯。

只是,今天她倒是乖乖的,呆呆的抬手,将自己脸上的残妆抹去了。

这时,服务员送上了她点了咖啡。

她记得牧初寒的口味,便伸手把咖啡调好了,才放到她面前,“来,初寒,喝点咖啡吧。我点了你最喜欢的蓝山。”

牧初寒依旧没说话,却端起咖啡杯啜饮了一小口。

可是,放下咖啡杯后,她好容易止住泪水的眼眶又湿润了。

顾宝宝瞧着,心里也有些不好受。

牧初寒虽然孩子脾气,却也很倔强,轻易是不会哭的。

不知道今天她遇到了什么事?

而她自己也不知道要不要再问,她觉得牧初寒是不会跟她说的,她问多了岂不是惹人烦?

然而这时,牧初寒自己却开口出声了。

“她一直以来的目标,都是文皓哥!”

愤恨的说完,她又端起杯子喝下了一大口咖啡。

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话,让顾宝宝一呆。

继而又听她说道:“她是个骗子,彻头彻尾的骗子!小人,虚伪,无耻!”

她咬牙切齿的骂着,又端起杯子,一杯热咖啡就这样被她三口喝完。

顾宝宝还是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,她忽地转过头来看着她:“顾宝宝,不是说文皓哥喜欢你的吗?是不是真的?”

顾宝宝一呆。

“不是吧,”她避重就轻的回答,“我跟文皓,不过是初中同学而已!”

“我就说嘛!这个谎话连篇的女人!”

她气恼极了,“嘴里说的是一套,做的却又是一套...”

说着说着,她的眼泪又忍不住从眼眶滑落,声音也变成了呜咽:“文皓哥居然抱她,又亲她...她现在跟文皓哥在一起了!”

闻言,顾宝宝惊讶的睁大了双眼。

“初寒...”她不相信的摇头:“你...你为什么这么说?你看到...?”

但见牧初寒抹着眼泪点头:“我去医院本来是好心的,我想看看她爸爸怎么样了,可是...”

半个月了,她虽然心里还是气恼郑心悠,但郑家破产了,郑叔叔和郑阿姨都在医院,她又担心郑心悠一个人支撑不下去,所以她决定去医院看看。

没有想到,她还没走到病房,远远的就看到文皓哥跟郑心悠站在走廊的窗户边。

文皓哥一手搂着她,轻拍着她的肩头,像是在安慰她。

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她突然抬起头来,文皓哥就低头吻了她!

想到这里,牧初寒的眼泪滚落得更加汹涌:“她说会帮我跟文皓哥的,可是现在...她骗人!她是个骗子!”

“别哭了,初寒!”

顾宝宝自己也是一头乱,只能先劝慰着她。

至于文皓为什么要那么做,她心里似隐约明白,却又绝不敢相信。

片刻,牧初寒不哭了,忽然抬起头来抓住了顾宝宝的手:“顾宝宝,”她咬着嘴唇,下定了莫大的决心,才说:“你帮我一个忙!”

“什么?”

听她问着,牧初寒又有些犹豫不决了。

她还从来没有求过顾宝宝什么事,咋然开口,一是不习惯,二是不好意思。

顾宝宝拍拍她的手:“初寒,你说吧,只要我能办到,我就会帮你。”

她低头,又抬头,终于说出口:“我想…想见文皓哥!”

顾宝宝一愣,倒是没有想到她有这样的愿望。

可是,她和文皓是认识的,她如果想要跟他见面的话,自己联系不就可以了吗?

看出她的疑问,牧初寒伤心的摇头,“我给他打过电话了,可是他说我们并没有见面的必要。”

原来是这样!

看着她伤心的模样,顾宝宝也忍不住心疼:“初寒啊,既然如此,为什么还要见面?”

见面了又能怎么样?

牧初寒抹去眼角的泪水,“顾宝宝,你知道吗?第一次跟文皓哥见面,我就喜欢上了他。”

脑海里浮现初次见面的那个美好夜晚,她安静的一笑,却带着浓浓的忧伤。

“我不介意别人说什么千金大小姐,还要倒追男人之类的话,我就是想要做文皓哥的新娘…”

不要怪她再次掉泪,情到伤处,谁不流泪?

虽然她嚣张跋扈、蛮不讲理,但她总还是有一颗…真心。

“初寒…”顾宝宝抽出纸巾为她抹过眼泪,“别说了,我都明白,都明白的…”

再没有谁能比她更明白这种滋味,这种甜蜜却绝望的滋味。

牧初寒摇摇头,“但现在…现在不可能的了,文皓哥选择了她,我再也不可能,不可能了!但是…”

她抬起头来,望着顾宝宝的目光:“但我要亲耳听到他说,亲耳听到他说了,我就不会再想了。想…也没有用了。”

为什么要这样?

顾宝宝痛苦的低喃:“初寒,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残忍?”

难道真的要听他亲口说他已跟别的女人在一起,他要的是别的女人,才能忘记这段情吗?

“初寒,你这又是何苦?”

牧初寒摇头,目光坚定的说:“顾宝宝,这次算我求你了。”

顾宝宝皱眉,沉默的低头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8

看着电话上的来电显示,申文皓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喂,宝宝,有事吗?”

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,还好,郑心悠刚才下楼去买午餐了。

“文皓…”顾宝宝想了想,先问:“你在哪里啊?”

他不答,只道:“我现在有点忙,你有事的话,就说好吗?”

故作陌生的语气让她听了心里难受,但她也强忍着:“我没什么事,就是好久没见你了,想见见你,可以吗?”

他思索片刻,还是点头:“好啊!”

见一面也好。

想必她心里应该怀疑了吧!

见一面说说话,正好可以打消她心头的顾虑!

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,申文皓目光黯然的挂断了电话。

或许,什么原因也没有。

他答应去见面,只是因为…他真的很想很想见她一面。

挂断电话,顾宝宝将时间和地点再对牧初寒说了一次。

“晚上你去这儿就好,他会来的。”

牧初寒点点头,又说:“你也来吧?”

见顾宝宝摇头,她立即说:“你也来好吗?我…”

说实话,看到文皓哥以后,如果只有她一个人,那些想问的话她也许会没有勇气说出口。

是的,她看上去像是不惧怕任何人、任何事,其实,她害怕他会生气。

“好,我也来。”

顾宝宝冲她一笑,“只要你不嫌我多事。”

话说间,她的电话陡然响起,一声声的非常急促,是牧思远特地为她设置的铃声。

她一愣,立即拍着脑袋叫道:“哎呀,我给你哥准备的午餐还在锅里呢!”

她赶紧接起电话:“什么,你已经到家了,我…我出来买瓶酱油,马上就回来!”

说完,她匆匆挂断了电话,一边拿过随身包,一边问:“初寒,要不要一起回去吃午饭?”

牧初寒撇嘴:“我不去了。我不要跟哥哥一起吃饭。”

牧思远从小就教训她挑食,到现在她这么大了,偶尔一起吃饭的时候,还要对她明嘲暗讽。

“哦,那我先走了。”

顾宝宝也没有勉强,“我们再电话联系吧!”

说完,她便快速的走出了咖啡厅。

看着她匆匆坐上的士的身影,牧初寒不得不承认,自己居然有些羡慕她。

羡慕她的坚持,羡慕她的隐忍。

守得云开见月明这句话,或许就是为了她而准备的吧。

“你去哪里了?”

刚跑进花园,就看到一家之主站在台阶上,怒气腾腾的看着她。

她一愣,心里叫苦不迭。

她太着急赶回来,居然忘记了买一瓶酱油圆谎了!

“小东西!”他一步一步的走近,“你的酱油呢?”

“我…”

支吾了半天,没想到理由,总不能说外面都没有酱油卖了吧!

而他已走上前来,大手抓过她拉近自己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:“到底去哪儿了?”

她最好有个理由,解释一下给他做的午饭为什么在锅里糊掉了!

看她吞吞吐吐的模样,难道…

“你到底去哪儿了?”他着急了。

该不会是公孙烨从美国回来了,把她叫了出去吧?

“我…”

想了想,告诉他其实应该也没有什么哦!

身为哥哥,他难道不应该多多关心一下妹妹吗?

更何况,刚才初寒打电话来本来也是要找他的啊!

于是她回答:“我去见初寒了!”

“初寒?”闻言,牧思远松了一口气,又抓抓脑袋:“那个死丫头找你干嘛?”

“你干嘛这样叫她?”

顾宝宝无奈的瞪了他一眼,“你们是兄妹,她是死丫头,你就是死小子!”

说道这个他就来气,“难道我说的不对?你看她那么大的人了,做事从来不用脑子考虑,简直比欢欢还不如!”

顾宝宝微微一叹,拉着他在台阶坐下,“思远哥哥,你知不知道,有些事情不需要用脑袋的。”

顿了顿,她才说:“像感情,根本就是用脑子无法思考的,只能用心去感受。”

说着,她将刚才她去见初寒的事统统都对他说了一遍,包括晚上她还要陪着初寒去见文皓的事情。

牧思远沉吟半晌,“让她去见见姓申的也好,受一点打击,也好过她总是以为世界是围绕着她在转。”

说完,他却又抓过她的手,语气陡然变得蛮横:“你不准去!”

顾宝宝一呆:“为什么?”

只见他恨恨的说: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那个姓申的每次看到你,那眼神就像牛皮糖撕不开了!”

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

她捏他的脸,“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就算了,以后在外面千万别说这样的话。”

“你想啊,如果文皓真的会跟心悠结婚的话,这话让心悠听了,她心里会难受的。”

说到这里,其实她真的很想问问他,郑心悠要结婚了,他心里会不会有什么想法。

只是,她一时间说不出口,而他,竟也很快错开了话题。

“好了,不说他们了。”

他起身,一边拉起她:“我的肚子都饿扁了,你看怎么办?”

这…她想了想,“总算熬的汤没有糊,我给你煮面条吧!”

说完,她便转身跑上了台阶。

他是故意岔开话题的吧?

毕竟,就算像他自己说的那样,他并没有怎么爱过郑心悠,但郑心悠总是他曾经想要娶的女人。

现在这个女人要嫁给别的男人了,他的心里,总会有些不爽快吧!

这样想着,她不禁微微一叹。

牧思远跟在她后面走上台阶,她进厨房里去了,他则在沙发上躺坐下来。

看着落地窗外蓝色净透的天空,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申文皓是她一直喜欢的人,现在终于在一起了,她应该再也不会做那些极端的事情了吧!

申文皓,你赶紧跟心悠结婚吧,这样我就不必担心你老是要觊觎我的小东西了!

你们赶紧结婚吧,我保证封一个大大的红包!

想到这里,他的脸上,不由地浮现起一丝笑意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匆匆走进约好的咖啡馆,看看时间,已经八点二十九分。

刚才她对牧思远好说歹说,搬出了好多理由,尤为重要的是,这是她答应了初寒的,怎么可以临时爽约?

可能是想到还有个初寒在,牧思远最后才放她出来了。

希望没有迟到!

“宝宝!”

忽然,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她转身,只见申文皓也正走了进来。

“文皓!”她一笑,偏头往包厢区示意了一下,“走,快进去。”

申文皓微微一愣,看这模样,好像今晚上见面的,不止他们两个人。

果然,走到包厢一看,牧初寒已经在里面等待了。

他顿时有些明白了,今晚上谈话的内容。

“文皓哥,你来了,坐啊!”

牧初寒一如往常语调热情的跟他打着招呼,只是,她没有再站起身上来缠他。

看着顾宝宝坐下,他便也坐下来。

三人围桌而作,谁也没有靠谁更加近一点。

申文皓开门见山的问:“初寒,是你想要见我,对吗?”

牧初寒眼神淡淡的看着他,看来过了一个下午,她的情绪已经完全稳定下来了。

“文皓哥,我很久没看到你了,先见见你,跟你吃个饭,不知道可不可以?”

申文皓微笑着:“当然可以。你在我心里,就像一个小妹妹,我这个做哥哥的,应该主动关心你。”

闻言,牧初寒没有说话,端起摆放在面前的杯子,不知是水还是酒,就这么一饮而尽。

放下杯子,她有了勇气,又道:“上次我跟心悠打电话,她说你们最近在一起很好,是真的吗?”

这才是她找他来的真正原因吧。

既然宝宝也在这儿,那么今天这位大小姐应该就不是无理取闹。

她是想要问个明白求个心安?

还是问个清楚求个死心?

他们认识这么久,他知道自己应该将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,但他…

真的还有更重要的人,需要保护。

“是啊,初寒,”他笑,“你为我们感到高兴吗?”

对不起了,初寒。

“高兴?”

她挑高尾音,忍着眼角的颤抖,她将音调压低了,“高兴!”

“我真的为你们高兴!”

她笑着,泪水从眼眶滑落,“文皓哥,如果她从头到尾都没有骗过我,我…我会更加为你们高兴!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胡思乱想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