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67章:中途离开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67章中途离开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床头柜上,是他留下的纸条—-宝宝,我出去一下,你起床了就给我打电话—-

尽管如此,看着身边空着的床位,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失落。

她还记得,昨晚她迷糊睡着的时候,已经凌晨五点。

而现在呢?

也才早上九点多,他有什么要紧的事,连睡觉的时间都免去了。

闭上眼,她不要去想。

“妈咪,妈咪!”

忽地,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欢欢乐乐敲着门要进来。

她一愣,赶紧抓过睡袍胡乱的穿在了身上,然后又钻进了被子。

“妈咪睡懒觉,羞羞脸!”乐乐爬上来,也往被子里钻。

“乐乐别闹。”她慌声说道,“妈咪就起床了。”

说着,她真的裹着被子坐了起来。

欢欢皱起小眉头:“乐乐,你忘记爹地说什么了吗?妈咪有点不舒服,我们不能吵她睡觉!”

“我想跟妈咪一起!”

乐乐抗议的叫着,大眼睛一转,马上想到个折中的办法。

“妈咪!”他伸出小手拍拍被子,笑着说:“你睡!”

然后他又坐到床头,打开了电视机:“乐乐看电视!”

“这还差不多!”欢欢点头,也在他身边坐下来了。

顾宝宝松了一口气,赶紧在被子里扣好睡袍,一边问道:“你们吃早餐了吗?”

“吃了!”

乐乐点头,又说:“妈咪,早餐在外面,爹地留下的!”

她微微点头,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头发。

她还记得昨晚上她好像被热水淋了个透,但这时的头发却是干的。

难道昨晚上,她耳边那些莫名其妙的嗡嗡声,其实是他在帮她吹头发吗?!

昨晚上的事情一一浮现脑海,她的脸不禁开始泛红。

“哇,好大的钻石!”

这时,欢欢的惊叹声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她转睛,果然看到电视画面上,正在展示一颗绝美的粉钻。

电视里说的是英文,欢欢很有兴趣,所以没有换台。

而她看了一会儿,也立即明白,这是一个正在现在直播的拍卖会。

现在拍卖的这颗粉钻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颗,曾由英国皇室拥有,几经辗转来到拍卖会,底价已是让人无比咋舌。

乐乐听不懂,只好问:“哥哥,什么意思?”

欢欢用手做出一个飞机的模样,惊叹道:“乐乐,你知不知道,这颗小钻石可以换来无数架飞机小模型哦!”

孩子的世界真简单!

顾宝宝一笑,继续在被子里穿着衣服,耳边则听着有钱人为这颗粉钻叫价。

渐渐的,她听出来,有一个人总是比别人多叫一百万,仿佛志在必得。

她不禁抬眼往电视看去,而摄像头正好拍在这个人脸上。

她一怔,莫名的觉得这人有些眼熟,但镜头很快又转开了。

可能是因为那个男人也是华人的缘故吧!

“三千一百万第一次,三千一百万第二次,三千一百万第三次!”

“成交!先生,这东西现在是你的了!”

拍卖会场响起一片掌声。

接着继续下一个拍卖品,拍得粉钻的人却起身,无心再战。

只见他从拍卖厅的左侧门走出,又走入了一个并不显眼的小房间。

里面已经有两男一女在等待了。

他恭敬的上前,对其中一个男人道:“牧总,事情办好了。”

牧思远微微一笑:“做得好。”

然后,他又看着身边的秘书主任:“等会你去划账,东西包装好再送去酒店,我先回去了。”

其余三人都点点头,异口同声的说着:“牧总慢走!”

牧思远脚步轻快走出了拍卖行,满脑子都在猜测顾宝宝收到这份礼物后的表情。

她会不会喜欢?会不会感到惊喜?

他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,会不会又像昨晚上那样…投怀送抱?

那种感觉真的很好,很好!

“牧总,牧总!”

然而,他还没坐上车,秘书主任匆忙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他回头,只见她踩着高跟鞋快速的跑出来,面色焦急的把手中电话递给了他:“郑小姐的电话!”

闻声,他犹豫了一下,她又道:“郑先生…郑先生不行了!”

他一愣,赶紧拿起电话来。

“喂,心悠,怎么回事?”

郑心悠只是哭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片刻,申文皓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:“牧思远,郑叔叔快不行了,他希望见你最后一面!”

他知道牧思远跟顾宝宝正在外游玩,如果不是郑叔叔气若游丝的时候,还叫着牧思远的名字,他铁定不会让郑心悠去打扰他们!

“快不行了?”牧思远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,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!

“我马上过来!”

挂断电话,他问秘书主任:“家里的飞机呢?”

“在飞机场停着!”

他点头,坐进了车子,“我们走!”

车子匆匆朝机场开去,却见牧思远拿了电话又放下,片刻拿起,又再放下。

“牧总,”秘书主任猜到了他的心思:“要不要顾小姐一起去?”

牧思远思索片刻,还是摇摇头:“不要了。”

他不想因为郑心悠的事情让她和孩子中断旅行。

说完,他拿起电话拨通了顾宝宝的电话。

“宝宝。”

“嗯?”

听着她的声音,想到他必须离开十几个小时,他的心里居然涌现阵阵不舍。

“老婆,”他又叫了她一声,再深吸了一口气,才说道:“我这边有点急事,我先回去处理一下,处理好之后马上赶回来,你等我好不好?”

“好呀!”她不假思索的点头。

他工作方面的事情,她明白的。

听到她肯定的答复,他忍不住一笑,一颗心变得异常柔软。

等我,宝宝!

顾宝宝放下电话,心中轻轻一叹。

她相信他对她说的话,可为什么,她又有一种莫名的直觉,他要处理的事情,跟郑心悠有关?

“妈咪,”乐乐扑到她的腿上,大眼睛望着她:“去不去...美国小镇...”

昨天明明说好的,今天就去迪士尼的美国小镇玩儿!

多亏他记住这么个陌生的名字。

顾宝宝为难的一笑:“宝贝儿,我们等爹地回来再去好不好?”

迪士尼的人太多,他们俩跑来跑去的,她一个人真的怕把他们给弄丢了。

“爹地去哪儿?”乐乐撅起小嘴儿问,这一上午了都没看见爹地!

“爹地去忙工作了,他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听着顾宝宝耐心的解释,本来想说什么的欢欢没再说了,而是拉过乐乐的手:“来啦,不要吵妈咪,我们去房间玩儿!”

正说着,房门被敲响了。

顾宝宝开门一看,来人是牧思远的一个助手阿明。

“夫人!”他们早就改口,一直这样称呼她,“牧总说如果今天你们要去迪士尼乐园的话,我和阿强陪着您和小少爷!”

有两个人陪着!

顾宝宝一笑,回头看着乐乐:“宝贝儿,那我们去吧!”

“欧吔!”两个小人儿顿时高兴的跳起来!

有了两个助手在身边陪着欢欢和乐乐,顾宝宝感觉轻松多了。

只是累着了这阿明和阿强,他们陪着欢欢乐乐坐云霄飞车,又从货真价实的瀑布上坐船直冲而下,累得满头大汗,衣服也湿了。

“好玩,好玩!”

只有这两个小人儿脸蛋红扑扑的,兴奋之极,根本感觉不到累!

“来,喝水吧,今天真是辛苦你们了。”顾宝宝给阿明阿强递上水。

“谢谢夫人!”她微微一笑,又走过去给欢欢乐乐擦汗。

“妈咪,”乐乐不要喝水,“洗手间!”

欢欢也叫着:“我也要去。”

洗手间就在不远处,顾宝宝拉过他们的小手:“妈咪陪你们去。”

大约五分钟后回来,只见阿明和阿强正坐在长椅上,两人对着彼此侧身而坐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顾宝宝不是有意去听的,只是欢欢和乐乐走在一旁研究新玩具,他们不但脚步慢吞吞的,而且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。

所以顾宝宝听到了。

“你说郑小姐也真是可怜,郑先生就这么走了,留下一个破产的公司给她!”

“对啊,当初她要是愿意嫁给牧总,今天的事情还会发生吗?”

“喂,你别说这样的话。你看不出来吗?牧总心里的女人是现在的夫人!”

“那倒是。如果牧总当初真心想跟郑小姐结婚,就像对夫人这样的,那他们早就结婚了。”

“别说了!总之牧总对郑小姐还是不错的,要不郑先生临终前,想见的人为什么是牧总?”

“你们说什么?”顾宝宝听不下去了,大步走上前问道。

“夫人!”两人顿时从长椅上站起,满眼惊惶的看着她,不确定她听到了多少。

却听她道:“你们说什么郑先生临终前?郑先生怎么了?”

阿强和阿明面面相觑,看来夫人是都听到了。

“夫人啊...”

阿明正准备说话,顾宝宝陡然明白了什么,立即问:“牧总突然回去,到底是因为什么事?你们告诉我吧!”

其实不用回答,她刚才听到的一切已经证实她的直觉完全正确!

“你们...”她的眼眶禁不住红了,“你们告诉我吧!”

“夫人,您别这样!”

阿明赶紧摆手,“牧总跟郑小姐没什么的!只是郑先生不行了,他一定要见牧总最后一面,所以牧总才赶过去了。”

“对,对!”阿强马上补充,“牧总是坐私人飞机去的,十几个小时候就又赶回来了!”

他们在说什么,顾宝宝并没有再听。

他们拼命解释的,并不是她在乎的理由。

她只是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骗她?为什么不告诉她事实?

他的隐瞒,到底是为了隐瞒什么?

“你们不要说了,”顾宝宝冲他们摇摇头,“我没事的。只是,有件事可不可以拜托你们?”

“夫人,您有什么吩咐,尽管说。”

顾宝宝点头,“麻烦你们了,帮我订最快的机票,我想要回去了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思远走进医院,郑心悠和申文皓已经在门口等着了。

看着郑心悠哭得红肿的双眼,又想起郑爸晕倒的缘由,他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那时候,她是着了什么魔?

“怎么一时间这么严重?”他跟他们往理走,一边问道。

“爸爸,爸爸他...”郑心悠说了几个字,又忍不住梗咽,只能由申文皓继续说下去。

“这些天郑叔叔的情况一直反反复复,加上他本来心脏就不好,所以更加严重。”

他顿了一下,才又道:“昨天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。”

话说间,他们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。

申文皓不再说什么,伸手轻轻的推开了门。

病床上戴着氧气罩,双眼微闭的就是郑爸,而郑妈坐在病床前,表情异常的安静。

牧思远看了看她,才轻声道:“郑阿姨,我来了。”

闻声,郑妈抬头看了他一眼,安静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。

然后她又低头,对着郑爸柔声道:“孩子爸,思远来了。”

见郑爸没有反应,她又说了一句:“孩子爸,你不是要见思远吗?他来了啊,你看看他吧!”

渐渐的,郑爸终于虚弱的睁开了双眼。

他看上去已浑浊不堪的眸子在病房里环视了一圈,半晌才落到了牧思远身上。

“...”

他挣扎了几下,像是要表达什么,郑妈忽然微微一笑,伸手摘下了他的氧气罩。

“思...思远...”他终于能说话了,同时朝牧思远伸出了手。

“郑叔叔,我在这里!”他赶紧伸手,握住了郑爸的手。

感受到他双手的温度,郑爸的眼眶忽然滚落了一滴浊泪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伤到深处没有泪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