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68章:伤到深处没有泪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68章伤到深处没有泪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思远一愣。

他陡然明白,郑爸一定是有话要跟他说!

“郑叔叔,”

他俯身凑近,“您要说什么?”

郑叔一双眼定定的看着他,呼吸陡然变得艰难和急促。

“照...”

才吐出一个字,汗水已从他的额头滚落........

但他狠狠咬着牙,他必须要说,他一定要说!

“照顾...悠儿...”

闻言,牧思远心里是有些错愕的,心悠不是跟申文皓在一起了吗?

为什么郑叔叔还要对他说这样的话?

但此时此刻,他也只能点头,“郑叔叔,你放心...”

奇怪,郑爸听了这话,脸上的痛苦并未立即消失。

相反,他浑浊但坚定的目光依旧在寻找着什么。

忽地,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,眼神陡然顿住,喉咙里发出近似咆哮的“啊...啊...”声。

他的整个身子,则剧烈的颤抖起来。

“郑叔叔,郑叔叔!”

牧思远着急的叫着,申文皓则赶紧跑出去叫医生。

然而,他的脚步还没走到门口,便听见郑心悠的一声尖叫:“爸!”

整个房间,似陡然灰暗了下来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牧思远回到别墅,已经是深夜。

他疲惫的推开车门,想着助手跟他说过的话:“夫人已经知道了,她带着小少爷回别墅去了。”

抬头望去,客厅里果然还亮着灯。

他匆匆走上台阶,推开门,顾宝宝听到声音,也正站起身来。

四目相对,她看着他满布血丝的双眼,心疼的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他露出一丝笑意,“你快去睡吧,”

语气中透着些许抱歉:“那边事情很多,我回来洗个澡,可能还要去看看!”

她点头,心思却是这样复杂难明。

但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转身往楼上走。

不知为什么,看着她转身的侧影,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寂寥与心痛。

“宝宝,”

他轻声叫住她,“你在怪我吗?”

她顿住脚步:“怪你什么?”

他淡淡耸肩,“怪我没跟你说实话就先回来了,宝宝,其实我...”

“我没有怪你。”

她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怎么会怪你?发生这样的事,郑小姐她...一定很需要你。”

她顿了顿,面上露出一丝笑意:“你洗澡了就快去吧,代我跟郑小姐问好。”

说完,她再次转身,走上了楼去了。

气氛陡然沉寂下来,他不禁皱眉。

没有错误,没有不对劲........

他们的对话字字句句都很平常............

但是,他的心为什么无缘无故的便这样拧紧?

“宝宝...”

他喃喃的叫了一声,想要追上去再跟她说些什么,电话却在这时响起。

他跟郑家素来交往密切.............

虽然现在有申文皓以准女婿的身份处理着大小事务,但很多事情他都是不太清楚的。

所以,被牧思远派去帮忙的助手们只好打电话来问他。

这种事情,事无巨细,非常繁琐.................

在牧思远洗澡的几分钟里,电话已经打来了三次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我马上过来。”

顾宝宝听到他在浴室里这样说着,不自觉的翻个身,闭上了双眼装睡。

脚步声、穿衣服的窸窣声、关上柜门的声音...

她一直在等,等他说那句话..............

但是,他什么也没说,便传来了关门声。

泪水,随着车子远去的声音滚落,她蜷缩着身子,双臂紧紧将自己环抱。

--我要的女人是郑心悠,不是你,你记住--

--顾秘书,我跟悠儿每个星期只共进晚餐一次,请问你,我有跟你示意过,可以用任何事情来占用这个时间吗?--

--下次你再自作主张,就请你主动辞职--

--顾宝宝,你死了这条心吧,就算你有了我哥的孩子又怎么样?豪门大户的故事你没听过吗?借腹生子的事情比比皆是,能说明什么?--

好奇怪.............

明明都已经过去好久的事情,明明她现在已经是他的未婚妻.............

她为什么还会突然想起这些过去?

明明是初夏的季节,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冷?

是寒冬太长,还是温暖太短?

所以那些心痛,其实会跟随她一辈子?

胡思乱想了一晚上,早上才迷迷糊糊睡着,醒来时欢欢乐乐已经被牧叔叔接走了。

佣人见她睡得不安稳,便自作主张没有叫醒她。

“没关系,昨天我跟爸爸说好的,欢欢乐乐去他那儿住几天。”

微笑着对佣人说完,她一边在沙发坐下。

佣人也一笑:“少奶奶,你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做。”

“谢谢你,帮我倒杯热牛奶。”

其实她什么也不想吃............

但如果不吃,佣人就会替她担心。

佣人点头转身走进厨房.............

这时,手边的电话响起来。

她接起,那边传来牧初寒的声音。

“顾宝宝,”

她依旧直呼其名,但语气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刺,“你在家里?”

顾宝宝有些错愕:“初寒,我不在家里在哪里?”

“你不去郑心悠那儿?”

牧初寒问道,“我听说哥哥这两天都在那儿,你怎么不去?”

“我...去?”

她需要去吗?

“我去不太好吧。”

牧初寒“哼”了一声,“这话可不是我说的,有人让我转告你。如果你要巩固你牧家少奶奶的地位,你就马上去!”

--巩固牧家少奶奶的地位--

她淡然一笑,立即明白这话是她未来的婆婆大人让初寒转告的。

她没有想到婆婆大人会教她这些,但心里却是非常高兴的。

至少她已经承认了她这个准儿媳妇不是吗?

“初寒,”

她浅笑着:“麻烦你帮我谢谢妈妈,但我还是不去了。”

“你倒能猜到是她!”

牧初寒又问:“你为什么不去?那儿记者很多的,被拍到哥哥一个人在那儿,又不知道要乱嚼什么舌根!”

闻言,顾宝宝想了想,“后天我会去,但今天和明天就不去了。谢谢你,初寒!”

“不去拉倒,谁要你的谢谢!”

说完,牧初寒便把电话给挂断了。

后天是最后一天,很多人都会去的,出于礼节她应该去的。

至于这两天,她应该去吗?

不,她不去。

昨晚她一直在等,等着他说:“宝宝,你跟心悠也算是旧识,不如你一道跟我去,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好吗?”

如果他这样说了,她一定会欣然前往的。

但是他没有说,所以,她没有立场去。

又或许,这么重要的事情,他根本不想让她插手。

“少奶奶,你的牛奶,趁热喝吧!”

佣人声音传来,她回过神,自己是不是又胡思乱想了?

“谢谢你!”

端着牛奶,她缓缓走上了楼。

一整天,他都没有回来............

欢欢乐乐也不在,她就在卧室的阳台上,感受着别墅里的寂静。

真的,特别安静。

她趴在躺椅上醒了睡,睡了醒...........

从来没有觉得时间是如此的慢。

吃过晚饭,欢欢和乐乐给她打电话来...........

刚开始争抢着跟她说话..............

后来一说到玩具上,两个小人儿就分神了。

再后来,电话都没挂断就跑一边玩儿去了。

真是!

她宠溺又疼爱的笑着,心里又忍不住失落。

他们一天天长大了............

慢慢的就会有自己喜欢的东西,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缠着她这个妈咪了。

再后来,他们会长大,会有自己事业和家庭,回家的次数就会更少了。

陪在她身边的,只有她的丈夫。

想到这里,她没来由更加的惶恐。她的丈夫...

她低头看着手指上的钻戒,她的丈夫...

摇摇头,她不要胡思乱想了,还是找点事情做吧!

她走回卧室,开始动手整理卧室里的东西。

其实佣人平常都做得很好,根本没有什么需要她整理。

她只好把衣服拿出来重新叠一遍,再更加整齐的放好。

想到后天要出席的场合,她也提前将衣服准备好了。

然后她拉开他专门用来放领带的抽屉............

本来想将他的领带也全部重新打理一遍,目光却被抽屉一角的小盒子吸引。

好漂亮的盒子!

非常有质感的粉红色,烫金的花纹让人爱不释手。

以前她都没看到过,是不是他新买的领带?

她好奇的打开,是一层柔软的绒布............

再打开,异常璀璨夺目的光彩顿时刺痛了她的双眼。

这是一颗钻石!

令人惊叹的美丽,世间稀有的光彩,在这间卧室静静的绽放!

她忽然想起在酒店看到的那一场拍卖直播..............

她马上可以肯定,眼前的这颗钻石就是电视画面上看到的。

因为这样美丽的钻石,真的会让人看过一眼就难以忘记!

只是她没想到,此刻,它居然会被自己拿在手上!

难怪她会觉得举牌的那个人眼熟,她也想起来了,那个人其实就是牧思远的一个助手。

那么,他为什么要买来这颗钻石呢?

那天她听电视解说员介绍说,这颗钻石曾是一位皇室伯爵送给妻子的礼物,他是不是...

也要买来送给她?

这个想法让她不禁露出笑容。

不是因为这个钻石的昂贵,而是因为他这份心意。

可是,她又不禁奇怪......

既然是买来送给她的,为什么他又丢到放领带的抽屉里?

她知道,这样贵重的东西都会先放在保险箱里的..........

既然他已经从保险箱里拿了出来,为什么又这样随便的丢在抽屉里?

好奇心驱使她拿起来钻石,并不是直接接触。

钻石外还又一个透明小盒子,这个也是需要密码的,她根本打不开。

她只是因为好奇,所以下意识的想看看盒子里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。

果然,钻石拿开,盒子翻过来,落下一张卡片。

卡片上有字,是他的字迹。

她的目光落在字里行间,整个人陡然僵住。

曾经我为了爱

穿越千山万水

梦里的呼唤与她的身影相叠

醒来只有分离的痛我不明白的

是失去还是拥有

若是拥有期望白头

若是失去你亦永远在我心间

时光倒转,年少的她躲在钢琴室外,看着如王子般的他和如公主般的郑心悠一起弹唱了整首曲子。

虽然她觉得很失落,但他们唱得真的很好听...........

如果不是怕被他发现她在偷看,她真的忍不住要鼓掌喝彩了!

可是,她那时候不懂吔,什么叫做--

梦里的呼唤与她的身影相叠,醒来只有分离的痛--

但是现在,她懂了。

泪水滚落,她急急的将卡片拿开,唯恐泪水湿落在卡片,晕了上面的字。

然后她擦干了眼泪,将卡片和钻石放好,再放回了原处。

她的手有些微微发颤,但心里却是如此平静..........

平静到这件小事丝毫没有影响她,她还是继续把卧室整理完毕。

接着,她下楼去看了电视,无聊的肥皂剧一直看到十二点,他都没有回来。

那边应该很忙吧,她也不要打电话过去打扰好了。

这样想着,他的电话打来,低沉的声音透着疲惫:“宝宝,你睡了吗?”

她回答:“没有。”

顿了顿,她又找了一些话:“那边还好吗?”

“还可以,”

他苦笑着,但她却看不到:“牵涉了一些郑叔叔公司的问题,所以来的人很多。”

她点头,“那你也要注意休息。”

“嗯,宝宝,”

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匆忙,“那边有点事,我过去看看,等会给你打过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她挂断了电话。

想了想,将电话留在了沙发上,然后上楼睡觉去了。

夜,好深好深。

梦,好沉好沉。

泪水,却已经不再流淌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第三天一早,她换好衣服,准备去郑家。

他的车回来了。

她走下台阶,出来的是他的助手:“夫人,牧总请你过去。”

她微笑着点头,坐上了车。

助手开着车,一边说着:“夫人,牧总这几天真是忙得焦头烂额,郑家那些亲戚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纷纷来要债,真是...”

顾宝宝将目光从窗外收回,看着助手:“那事情都解决了吗?”

助手点头,“牧总出面,当然没问题,只是苦了他,这两天都没有睡觉,人都瘦了一圈。”

闻言,她微微一笑,继续看着窗外,没再说话。

来追悼郑先生的人很多...........

郑夫人和郑心悠两个女人跪在一旁答礼,气氛显得异常萧冷。

站在她们旁边的申文皓看到了她,冲她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。

她也微微点头,然后走上前给郑先生上了一炷香。

“郑夫人,郑小姐,”

她走到一旁,蹲下来轻声道:“请你们节哀顺变。”

郑夫人对她答了一个礼,郑心悠却没有理她。

她并不在意,起身走了出去。

“宝宝!”

牧思远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,正站在外面等她。

二天不见,她看着他疲倦的脸庞,恍若隔世。

片刻,她才记得要说话:“你...你还好吗?”

他的双眸闪现一丝痛意,“郑叔叔人很好,”

他沉声说:“一直对我也很好。”

顾宝宝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。

跟他也说“节哀顺变”吗?

好像说出来很滑稽。

“宝宝,”

他抬眼也看着她,撇开了话题:“你要不要先回去?我可能要下午才能回去。”

“好呀。”

她没意见,说完便要抬步。

“宝宝!”

然而,申文皓的声音却突然响起。

她回头,看着他同样疲惫的脸,不由道:“文皓...你还好吗?”

申文皓点点头,看了一眼牧思远,才对她说:“你可不可以吃过饭再走?我想请你...帮我照顾一下郑阿姨!”

既然他开口了,她没有理由不留下..............

只是刚才牧思远说了让她先回去,她便看看他,征询他的意见。

他略微思索,才点头:“宝宝,那你等会再跟我一起回去吧。”

于是,她又随着他们走了进去。

渐渐的,顾宝宝却觉出了不对劲。

文皓让她来帮忙照顾郑阿姨,但郑阿姨根本不需要人特别照顾。

她的情绪很稳定,没有大哭也没有精神恍惚............

她只是静静的跪在那里,给每一个给她丈夫上香的人行礼。

只是,这样的安静让人看了难受。

顾宝宝不忍再看,就帮着做点别的事情,而申文皓也一直不让她走。

于是,她就等到事情都办好,跟牧思远一起送她们回家。

郑心悠扶着郑妈走进客厅,一边道:“妈妈,我扶您去房里休息一下吧。”

郑妈没有回答她,而是看着申文皓,“文皓,你不是说有话跟我说吗?现在就说吧。”

说着,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顾宝宝和牧思远则站在一旁,没有靠近。

申文皓略微犹豫了一下,便走到郑妈面前,猛地跪下了。

顾宝宝心中一惊。

她忽然便明白了,他要说的是什么事情!

她的心里涌荡阵阵焦急..........

她想喊,想阻止申文皓这么做!

但这样的气氛里,她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塞住了,一个字也喊不出来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伤到深处没有泪(2)求月票哟哟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