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69章:伤到深处没有泪(2)求月票哟哟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69章伤到深处没有泪(2)求月票哟哟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郑阿姨!”

申文皓郑重的说道:“也许现在并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,但如果现在不说,就要等到二年后。但我实在不想看到这二年里,您和心悠都没有人照顾,所以我只能冒昧的请求您,求您把心悠嫁给我吧!”

“文皓...”

郑心悠双唇发颤的叫了他一声,不可思议的双眸深处,是难以掩饰的惊喜。

相比之下,郑妈显得异常平静。

或许,她是早已经猜到了。

她没有立即回答。

目光往牧思远和顾宝宝身上扫过,再看了看自己的女儿,唇角浮现一丝痛苦的无奈。

这算是她这几天来最剧烈的反应了,但也仅仅只是稍纵即逝!

然后,她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申文皓。

淡淡说道:“我没有意见。你们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吧!”

说完,她起身朝楼上走去。

“妈妈,”

郑心悠随即起身。

想要扶她上楼,却被她挥挥手,挥开了。

顾宝宝怔怔的看了申文皓一眼,什么也没说,转身走出了郑家别墅。

她走得很快。

牧思远追出来的时候,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花园门口。

他赶紧跳上车,总算在别墅区的入口追上了她。

“宝宝!”

他摇下车窗,大声叫道:“上车吧!”

然而她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,继续快速的往前走着。

他只好猛踩刹车,然后跑上前抓住了她的双肩:“宝宝,你怎么了?”

她转头。

愣然的眼神看了好一会儿,才看清了他的脸。

“宝宝,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她看上去很不对劲!

“我没事...”

她忍住了泪水,冲他摇头:“我没事,我只是...想一个人静一静!”

她有点无法接受刚才自己听到的,看到的。

她恨自己的软弱和无力,她恨自己居然让文皓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保护她!

想一个人静一静?

“为什么?”

他有些惶然的看着她:“为什么你想要这样?你一个人有什么需要独自思考的?”

太多太多了!

太多太多了!

顾宝宝抓开他的手,认真的请求:“别管我,请别管我!”

说完,她转头又跑,在他的怔忪间,搭上了一辆的士,渐渐远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思远哥哥,你爱我吗?”

“傻瓜,我不爱你爱谁?”

“你爱我?但你也爱着她对吗?”

“她?谁?”

“你不承认吗?是了,有些爱是不必承认的,只需要放到心底就好。”

“宝宝,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
“我?可能是胡言乱语吧。思远哥哥,我走了,再见。”

“走?你要去哪儿?”

“去我该去的地方呀。”

“宝宝,你回来,你别走...宝宝...”

牧思远猛地惊醒,额头已是一层冷汗。

他抬手擦去,才看清自己正睡着客厅的沙发上。

落地窗外,晨光已经柔和的洒落进来。

他在这里睡了一晚,而宝宝...

一晚上没有回来!

该死的。

他本来是在等她的,居然不小心睡着了!

他拿出电话再拨她的手机,依旧是关机!

她到底是怎么了?

昨天她坐上的士后,他才想起去追。

但已经找不到,打她电话也是关机!

她会不会是在生气?

生气他先回来,又对她隐瞒?

还是生气他这几天都不在家?

可是,郑叔叔与他相识多年,他怎么也要帮他做好这些最后的事情啊!

他相信她能理解的,他相信!

可是,她彻夜未归,又会去了哪里?

他略微思索,便准备往馄饨店打电话。

门却在这时被推开,他一愣,只见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。

“宝宝!”

他又惊又喜的上前,抓过了她的手:“你去哪里了?为什么关机?”

顾宝宝看了他一眼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能笑出来。

或许对着他笑,早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。

“我...昨晚去馄饨店了,手机...没有电了。”

没有电!

牧思远狐疑的皱眉,还想说些什么,她已然说道:“思远,我想回家住几天。”

她是来收拾几件换洗衣服的。

没想到他这时候居然在家,正好跟他说一声。

“为什么?”

他问。

嗯...

“阿妈这几天有点感冒,我回去陪陪她。”

这是一个绝好的理由不是吗?

让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这样很好啊,如果她说她只是突然不想待在这别墅里,他一定不会让她走的吧。

“那顾婶有没有事?”

他问着,为难的皱眉。

只见她摇头:“小感冒而已,你不用担心。”

说着,她将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回,转身往楼梯走,“我上去拿点东西。”

“宝宝,”

他跟着她往楼梯走,一边问:“你要去几天?”

她想了想,她也说不准几天啊。

“看看吧...”

她轻轻一叹,“阿妈的身体什么时候好了,再说。”

再说?!

他顿住脚步。

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走上楼梯,然后消失在楼梯口。

气氛莫名的暗沉下来,像一只无形的手,拧住了他的心,让他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。

此刻,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

只能这样呆呆站着,然后看着她提着一个旅行袋走下楼来。

顾宝宝没想到他还站在这里,微微一愣,才道:“那我...先回去了。”

说完,也不等他有任何反应,她已从他身边走过。

熟悉的气息拂面而过。

他只觉心跳漏了一拍,大脑的整个意识似才清醒过来。

这不像她,一言一行,甚至眼神都和平常的她相差太多!

这一刻,他似才真正认识到,她正在做的事情,是离他而去!

“宝宝!”

他惊惶的叫了一声,大步上前紧紧抱住了她。

“你在生气吗?”

他问。

虽然是疑问的语气,但见着她用摇头来回答,他又不相信。

“我知道你在生气!”

他扳过她的身子对着自己,“你为什么要生气?为什么?”

她被他突如其来的激动情绪吓到了,脸对着他,眼神却在逃避,“你说什么呀,我...我没有什么好生气的,我...”

嘴上是这样说的,可是眼神却出卖了她!

这样面对面站着,他怎能还看不出来?

“你在气我先回来了?在气我没有告诉你实情?还是在气我这几天都没有回家?”

原来他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

她的心底淌过一丝淡笑。

只是,让她不想要待在这别墅的理由,真是他说的这几个吗?

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

她不愿去深想。

“你为什么要说我生气了?”

她的语气甚至都不想做出任何变化,依旧是淡淡的,“我明白的,郑小姐跟你相识多年,你们的关系又那么好,现在她家里出了这样的事,你理所应当的要去帮忙,我有什么好生气的?我不生气,一点也不。”

她说的都是真的啊,但他听来,却像都是反话。

他的眼神陡然沉下来,抱着她的手臂也渐渐松开,“宝宝,你说的对。郑先生出了这样的事情,连平日里巴结着他的亲戚一个个都借着上香的名义来收账,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郑阿姨和心悠陷入这样的境地?如果你因为这个要跟我生气,我对你...真的很失望。”

失望?!

顾宝宝垂眸,说出来的话不知是自嘲还是回答:“让你失望...我真是感到非常抱歉。”

说完,她再次转身,朝门外走去。

他瞧着,不由紧紧捏住了拳头。

忽地,他也再次冲上前,扯过她:“那你说,你到底要我怎么做?怎么做?”

说着,他的另一只手一把抢过她的行李,扔去了老远,“你说吧!不说清楚不要走!”

行李被扔去了楼梯边,发出“啪”的一声响。

顾宝宝看着,毫无表情的脸渐渐怒红,“说什么?”

她的心底骤然生出一股的闷气,逼得她抬起头,直视着他的双眼:“你让我说什么?说什么呢?”

“很简单,”

他也怒道,“就说你想让我怎么样?让我怎么样才能平息你的怒气,我的未婚妻!”

--未婚妻--

这三个字被他挑高了音调,显得讽刺极了。

她不由地冷笑:“你真的当我是未婚妻吗?”

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他,自己也倒退了好几步:“如果你真的当我是未婚妻,这些问题,你就不会来问我!”

说完,她飞快转身,跑下了台阶。

“顾宝宝!”

他追上前,她却已经跑出了花园。

该死的!

他怒不可遏的捏拳,狠狠的打在了大理石砌成的栏杆上。

“少爷!”

佣人听到声音,正跑出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,却见牧思远的手正往地上滴着鲜血。

“少爷,”

她担忧的叫道:“你的手...”

“滚开!”

牧思远怒吼着,转身冲上了卧室。

该死的!

他在心里不断的咒骂着。

在房间里不断反复的踱步,却丝毫未能减弱他心里的怒气。

愤怒的目光环视着四周,他恨不得将这一切砸个稀巴烂。

然而当他狠狠的推开衣柜门,看着半柜子她为他挑选的衬衫,他又下不了手了。

最后,他只能用自己已经受伤的拳头砸在柜门上,痛苦的叫了一声:“顾宝宝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牧总,你的手好些了吗?”

秘书主任走到他的办公桌前。

一边将文件递给他,一边问道。

牧思远睨了她一眼,闷哼了一声。

秘书主任心底暗笑,看样子肯定是跟夫人吵架了。

否则顾小姐怎么会让受伤的牧总,接连两天中午都吃外食?

可能是感觉到她的目光顿在自己的手上,牧思远再睨了她一眼,将签好字的文件扔给她:“没事就出去!”

她也想出去啊,可是还不能。

她又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喜帖:“牧总,这是给你的。”

他微微一愣。

翻开来看,上面新郎和新娘一栏,赫然写着申文皓和郑心悠的名字!

再看日期,居然就是五天后!

“这么快.....。”

他不由低声道。

但秘书主任已经听到了,“牧总,也不能说快啊,毕竟他们情况特殊,要知道红白喜事一起办的话,时间可不能相隔太久!”

牧思远又闷哼了一声,示意她可以出去了。

出于公事的话,她当然可以出去了;

若出于私事,她可还不能出去。

“牧总!”

她反而更走近了些许,笑容满面的问道:“那钻石你送了夫人没有啊?夫人是什么反应?一定非常高兴吧!”

那么漂亮的钻石,女人见了都会喜欢的吧!

闻言,牧思远一愣。

他还没送!

那天因为郑叔叔的事情,他忘记了!

他好像把钻石......

随手丢在了什么抽屉里!

看到他这个表情,秘书主任已经猜到了八九分,“牧总,你不会还没送吧?”

她撇嘴,“就算前几天因为郑先生的事情你无心送礼,那么这几天你也应该送给夫人了呀!”

这几天送给她?!

牧思远不由自嘲,这几天她都在馄饨店。

不过这么几天,她的气也应该消了吧......

今天,他要去接她回别墅。

然后把钻石送给她。

想到这里,他的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。

下班后,他先回家找到了钻石..........

然后才驱车赶去馄饨店。

他想要给她一个惊喜,所以没有提前打电话。

当然了,之前他打过好几次电话,她都没有接.............

这次他索性也就不打了。

然而,到了馄饨店,却只看见顾爸顾妈正在收拾餐桌。

“爸爸,妈妈,”

他走进去,让顾婶觉得意外:“思远,宝宝不是说你去出差,要半个月后才回来吗?”

原来如此!

牧思远勾起笑意:“爸爸妈妈,这段时间你们身体还好吗?”

顾妈笑呵呵的说:“很好啊,我们两个从早忙到晚,身子骨硬朗着呢!”

说着,她便抬头冲楼上叫:“宝宝,宝宝,思远来了!”

“你瞎叫什么!”

顾爸在一旁粗声粗气的说道:“宝宝刚才不是出去了吗?”

出去了?

顾妈一拍脑袋:“看我这脑子,刚才文皓来了,她跟文皓去河边散步了!”

申文皓!

闻言,牧思远一振而起........

他不是就要跟心悠结婚了吗?

为什么还来找宝宝!

“爸爸妈妈,那我去找找他们!”

说完,便面带怒色的出去了。

现在已经晚上八点,各处的路灯都已打开,河堤边的也不例外。

牧思远走上河边一小桥,立即瞧见了河边树林里的两个身影。

那个稍矮一点的,他一眼就认出是宝宝。

那个高的就不用想了,一定是申文皓。

他气恼的走过去,并没有刻意放轻脚步声.......

但是,他们的谈话是如此入神,居然丝毫没有发现他的靠近。

正当他准备出声叫她的时候,却见两人突然停下来..........

顾宝宝激动的声音传来:“文皓,你不能这么做,不能!”

他一愣,下意识的在一棵树后站住,想听听是怎么回事。

却听申文皓淡淡一笑,“宝宝,我们不要为这个问题争执了,不要因为这些小事弄坏了你的心情。”

“这是小事吗?”

顾宝宝不赞同,“这关系你的终身幸福,你为什么...为什么这么傻?”

“傻不傻,要由我自己说了算,你说的不算哦!”

顾宝宝一怔,心里好难过。

同样的话,公孙烨也对她说过。

“文皓......”

她愧疚的看着他,“是不是无论我说什么,都改变不了你的决定?”

申文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“宝宝,你别这样。每个人都有愿望的,我的愿望就是看着你幸福。”

顾宝宝撇开目光,心里一片茫然。

“文皓,你不要这样想,我......

真心祝愿你跟郑小姐能够幸福!”

说完这一句,两人都没有再说话...........

只静静的看着往远方流淌的河水,良久良久。

直到牧思远的声音传来,“宝宝!”

他是故意等了这么久的,不想让他们以为谈话被别人听到。

果然,看到他来,他们只是眼露诧异,并没有怀疑。

“申文皓,你也在这里!”

他上前搂过宝宝肩,一边说道。

申文皓淡淡一笑,“我来找宝宝说说话,不过我们已经说完了。”

他的目光转到顾宝宝身上:“宝宝,我就先走了。婚礼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。”

顾宝宝还来不及说话,牧思远已道:“好走不送!”

申文皓不以为意,冲她微微挥手,转身离开了。

“文皓......”

顾宝宝忍不住喊道,“你要保重!”

闻言,申文皓没有回头,依旧朝前走去。

片刻,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迷茫的霓虹灯中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一个回头,一个转身(祝大家新年快乐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