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70章:一个回头,一个转身(祝大家新年快乐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70章一个回头,一个转身(祝大家新年快乐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还看什么?”

牧思远大力的转开她的肩膀,不让她再往申文皓离开的方向去看。

顾宝宝回过神来,下意识的挣开了他的怀抱。

“你来了...”

她说着,心里多少明白了什么。

他能找到这儿来,一定是去过馄饨店了。

那么阿妈没有生病的事情,他大概也已经知道了。

果然,他接过她的话:“宝宝,我刚才看到妈妈了,她的感冒应该已经好了,你要不要跟我回家去了。”

顾宝宝不看他,只道:“我...我想再待几天。”

再待几天?还在生气?

牧思远撇嘴:“那你还要待几天?”

这...

他这样问,让她怎么回答呢?

她不用回答,应该他这也不是问题。

因为紧接着,他又说道:“你跟爸爸妈妈说我去出差了,所以才回家住几天,现在我回来了,欢欢乐乐也回别墅去了,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?如果爸爸妈妈这样问你,你又该怎么回答?”

顾宝宝一愣,心里有些气闷。

他总是这样,什么余地都不给她留!

“你这样逼着我有什么好?”

她不禁问,“我们现在还没有结婚,我是不是就没有自由了?”

“宝宝,你说什么?”

牧思远诧异,顾宝宝自己也觉得挺诧异的,她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?

以前她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!

以前的她,一想到能跟他和欢欢乐乐生活在一起,心里是那样的雀跃与欢喜。

但现在,她一想到那个别墅,她竟然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。

“我...”

想了想,她又说:“你先回去吧,我再待一两天,就回去。”

“不行!”

他却强硬的抓过她的手,以命令的语气:“你现在马上就跟我回去!”

见她挣扎,他即补充道:“如果你不想让爸妈担心的话!”

“你威胁我?”

她瞪着他。

威胁?!

她怎么能这么说?

她看不透,也猜不到,他的心底,是如此的害怕失去她吗?

即使只有一点点这样的预感,他就已经惊慌失措,六神无主。

所以,“就算是威胁吧!”

他摆出恶狠狠的模样,“反正你也知道,我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!”

“你...”

她的双手被他抓住了,就抬脚踢他,“我恨你,牧思远,我恨你!”

看着她因为愤怒而通红的小脸,他的唇角反而勾起一丝邪笑:“宝宝,我突然发现...你的小嘴儿叫我的名字,也是很动听...不过,这里不太方便,你留在晚上再叫好不好?”

说着,他的唇重重的压向她,在她的小嘴儿上狠狠的偷了一个吻,才继续拖着她往前走。

“你放开我...”

顾宝宝又羞又怒,“你这个**...”

可是,无论她怎么骂,他都充耳不闻。

直到走上了小桥,他才一把搂过她,低声道:“别叫了,否则我就在这里吻你!”

话说间,只见几个饭后散步的街坊走了过来。

订婚宴的时候他们都去喝过喜酒,这会儿瞧见了,都眉开眼笑的说道:“宝宝,跟牧先生散步呢!”

“还是年轻人好呀,真浪漫!”

顾宝宝勉强一笑,只能跟着他往前走,不让街坊们看笑话。

这里既然受了他的威胁,到了馄饨店就她就更加不能耍脾气了。

当初阿爸阿妈都是因为顺了她的意,才答应了她跟牧思远的婚事。

现在她如果闹脾气,不就是让阿爸阿妈担心吗?

她实在不忍心。

“宝宝,今晚跟思远回去吗?”

当阿妈这样问着,而牧思远又抢答道:“妈妈,我们等会就回去。”

她只好在一旁不出声,算是默认。

顾妈笑道:“宝宝,阿妈明天想去你那儿看看欢欢乐乐,你在不在家啊?”

“在啊,”

牧思远又抢答,“欢欢乐乐明天也不用上学,妈妈你什么时候去,我让司机来接你。”

“不用接,不用接,”

顾妈高兴的说,“我的时间没个准,到时候我自己打的去。”

顾宝宝什么话说不上,只能在一旁呆呆坐着。

片刻,牧思远不坐了,起身道:“爸爸妈妈,那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

顾爸顾妈也站起来:“好,路上开车小心。”

说着,他们的目光转至宝宝身上,可能是有些奇怪她怎么还不起身。

顾宝宝感觉到了,只得站起身来,瓮声道:“阿爸阿妈,那我先走了。阿妈,你明天早点过来,跟我们一起吃晚饭。”

说完这些,再没有拖延的理由,她只能跟着他往外走去。

心里,溢满着深深的无奈。

找不到出口。

回到家,欢欢乐乐已经睡了,她在儿童房里坐着,不想出去。

她想去客房里睡的,但她也知道,他不会同意。

“宝宝!”

这时,儿童房的门被推开,他小声的叫着她:“回房间睡觉了吗?”

她转头看着他,熟悉的脸,却带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感。

“我…”

她深吸了一口气,说出想说的话:“几天没看到他们,今晚想跟他们一起睡。”

今天就用这个理由吧,明天的,明天再找!

闻言,牧思远淡淡一笑:“好,但是你先出来一下好不好?我怕我们说话吵醒他们。”

他要跟她说什么?

她起身缓缓走到门口,却见他将一个什么东西塞入了她的手中。

她低头,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掌里,他递过来的盒子!

居然是那天晚上,她在放领带的抽屉里看到的那个!

“这…”

她不解的抬头。

他笑着,带着些许抱歉,“去迪士尼的那几天就买了,对不起,这时候才给你!”

闻言,顾宝宝没有说话,低头打开盒子,是那颗钻石。

美丽…

却冰冷的钻石。

只看了一眼,她便将盒子盖上,没有说谢谢,而是朝走廊尽头的露台走去。

他诧异,跟着她往前走,只见她在栏杆前站住。

那个盒子被她放在了露台的餐桌上。

“宝宝,不喜欢吗?”

看她真的是一点也不感兴趣的样子。

她转过身,美目毫无波澜的看着他,却是反问:“思远,你相信世界上有没有这样的人?”

“当他得不到自己心爱的人,就会将心中的深情放在别的人身上?”

他一怔,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。

但他还是认真的想了想,然后回答:“我想没有吧。毕竟每个人都是不同的,对吗?”

根本没有人能做另一个人的替身。

闻言,她笑了,笑容是如此模糊和遥远。

“思远,你说的很对。所以,那个当做代替品的人,永远都得不到那个人全部的心。”

说着,她兀自嘲笑着摇头,“不,不,我说错了。别说全部的心了,应该说一个角落都无法占据。”

他皱眉,“宝宝,你说什么?为什么突然说这些奇怪的话?”

“奇怪吗?我觉得你应该明白才对。”

说完,她转回身,继续对着楼下的花园。

心里泛起浓浓的苦涩,她从口袋里摸出烟,点燃。

他走上前,在她身边站定,“宝宝,你怎么了?”

她平常不抽烟,除非紧张和伤心的时候。

“是不是…还在跟我生气?”

她摇头,“我不生气。我没有什么好生气的。”

在对方心里没有分量的人,便没有资格生气。

片刻,一支烟抽完,她摁灭烟头,“我先去睡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说完,她转身离去,没有给他多说一句话的机会。

“宝宝!”

他叫了一声,但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走廊的入口。

他追上前两步,目光忽然顿在了餐桌上。

刚才他送她的钻石,她没有带走。

忘记了,还是故意不要?

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?

他烦恼的揪住了自己的头发,却想不出一个为什么。

顾宝宝回到儿童房,轻声脱掉鞋子,她悄声爬上床,在乐乐身边躺下。

虽然她已经尽量做到悄无声息,素里睡觉很沉的乐乐居然被吵醒了。

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母子连心吗?

睁开迷茫的大眼睛,目光在妈咪的脸上停住。

“妈咪!”

他的双眼顿时一亮,小手伸过来,他高兴的扑进了妈咪的怀中。

“妈咪的小宝贝!”

她亲亲他,忽然想起以前在美国的那些日子。

那时候乐乐虽然不理人,但晚上睡觉时被她抱住,他也会乖乖的。

或许…

她更应该离开这里。

她终究无法敌过郑心悠的。

虽然过程不尽相同,结果却只有这一个。

然而,她已不那么伤心了,她有的,是对他的绝望。

只是这一次,她不会再像五年前那样一走了之。

她不想让阿爸阿妈再为她担心,也不想欢欢乐乐突然陷入没有妈咪的境地。

如果可以,她想带他们一起走。

可是,妈咪要怎样才能带你们一起走啊!

“妈咪,不高兴?”

乐乐撅起小嘴儿看着妈咪紧皱的眉头。

顾宝宝轻轻摇头,温柔的笑道:“乐乐喜欢住在这里吗?”

乐乐不假思索的点点头,“喜欢!乐乐喜欢哥哥,爹地,爷爷!”

他是真的高兴,说话的时候,大眼睛笑成了一个月芽儿。

她咽下心头的苦涩,目光撇开,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眼中的泪。

然而,小孩的感觉素来灵敏,更何况是乐乐这种有过单亲生活的孩子?

他立即察觉到了妈咪的不对劲。

“妈咪,”

他着急的问,“是不是,又去美国?”

“没有,不是的,”

顾宝宝忍下眼底的泪,再看着乐乐时,脸上已挤出一丝笑意,“不是的,乐乐,妈咪不会让你再一个人孤零零的,不会的。”

哦。

乐乐点头。

这样很好啊,可是为什么妈咪看上去这么的不开心?

他皱起小小的眉头。

顾宝宝疼爱的伸手,抚着他的小脑袋,“乐乐,快睡吧,明天还要上学哦。”

他乖乖点头,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。

睡着了,小手还紧紧抓着妈咪的衣角,唯恐妈咪会丢下他不管。

“乐乐…”

她哽咽着轻叫了一声,多日来心里委屈和痛苦,终于化作无尽的泪水,在脸庞冰冷的滚落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思远拿着钻石走回卧室。

环视一周,他将钻石放入了她的首饰盒。

里面没几件首饰,可以放下装着钻石的密码盒。

他想她应该知道密码的,因为那几个数字就是她的生日。

“宝宝,”

他小心翼翼的放好首饰盒,轻声道:“希望你早一点消气!”

转头,看着空落落的大床,他沉沉一叹,真不愿意一个人睡上去。

还是先洗个澡,再去书房打发时间吧!

正起身,一旁的手机却响起,是秘书主任发来了短信。

--牧总,对恒美公司的债权书已经收回。但发现有异常情况。--

他一愣。

异常情况?!

片刻,秘书主任另一条短信发来。

--初步查到的情况,郑小姐的户口的现金取出量很大,具体的情况我查不出来—

她只管汇报,如果牧总也觉得有异常,自然会让人去查。

牧思远放下手机,刚才在河边树林听到的话不自觉的浮现脑海。

--宝宝,你别这样。每个人都有愿望的,我的愿望就是看着你幸福。--

他的愿望是看着…

宝宝幸福?!

为什么会是这样?

他要娶的女人分明是心悠,他的愿望为什么不是让心悠幸福?

为什么?

他疑惑的揪起眉头,目光回到手机上,他顿时有了主意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换上裙子,很普通的款式,别上贵宾的胸花才让这裙子有一点礼服模样。

头发,就更不用特别打理,她自己挽了一个花苞头,再别上一个珍珠发夹就可以了。

并非她不重视申文皓跟郑心悠的婚礼,她想的只是默默参加而已。

所以,她连欢欢乐乐也没有带去,而是送去了馄饨店跟外公外婆一起。

拿过随身包,她走出别墅。

“少奶奶,”

司机走上前,为她打开车门,一边道:“少爷说他还有点急事,在婚礼现在等你。”

她无谓的挑唇,坐上了车。

她看到了,首饰盒里的钻石。

当晚她是真的误会了,那并不是他买来送给郑心悠的。

但是,这对她来说,还有什么分别吗?

为了郑心悠,他在他们的订婚宴离开;

他在他们的旅途中先走;

他忘了给她买的礼物…

在他心里,最重要的那个人,只是郑心悠而已。

郑心悠将永远横亘在他们的生活中间,永远…如果她选择继续跟他一起生活的话…

“少奶奶,到了!”

顾宝宝微微一笑,“谢谢。不过,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少奶奶?好…好滑稽的称呼。”

司机皱眉:“这是老爷和少爷的吩咐啊…”

多少女人求之不得,为什么她还不要?

闻言,顾宝宝不再多费唇舌,下车走进了酒店。

说是酒店,其实是个度假山庄,礼就在山庄的草地举行。

她走进去,已经来了很多宾客。

她站在角落里,闻着百合花的阵阵香味,便见着牧思远的身影匆匆走了进来。

她还想着要不要上前去找他,却见他根本没有寻找她的意思,而是径直朝新郎新娘走去。

他的表情好奇怪,让她忍不住远远的跟上前。

只见他来到申文皓身边,不知说了些什么,文皓又跟着他往山庄的小树林走去。

她依旧远远的跟着,确定没有人发现她之后,才大胆的走上前,藏在了距离他们不远的一棵树后。

“我要你马上停止这一切!”

刚刚站稳,牧思远严厉的声音立即传来。

她被震了一下,不太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他是在让文皓马上停止这一场婚礼吗?

“牧思远,你在胡言乱语什么?”

申文皓皱眉,“你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什么吗?”

“我很清楚,”

牧思远非常清晰的回答:“我再说一次,马上停止你现在对心悠所做的一切!”

闻言,申文皓看了他一眼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蓦地,他敛住笑容,目光冰冷的瞪住他:“牧思远,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些话?凭你是郑心悠的旧情人?”

口吐他今天的新娘—郑心悠—三个字,他的语气是让人惊讶的陌生与残忍!

===除夕之夜,祝大家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!===

推荐本人完本作品:

《斩婚:逃跑娇妻晚点名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94243/

《五年:错惹腹黑总裁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23713/

.

推荐【宝宝系列文】

不打瞌睡的虫:《霸道总裁,不许和我抢妈咪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376/

玉馑:《邪魅宝宝:爹地,你老了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376/

卜影:《单身妈咪:1个宝宝2个爹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017/

落茶花:《契约:恶魔宝宝小妈咪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44551/

芥末绿:《拉风宝宝:神秘爹地现身符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514/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爱到不能爱(祝大家新年快乐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