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71章:爱到不能爱(祝大家新年快乐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71章爱到不能爱(祝大家新年快乐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思远一怔,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。

当他得到消息,说申文皓接管了恒美公司的清偿工作,并将他注入的一千万资金转入了自己的户头后,他就猜测这次的婚礼,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尚与简单。

说什么申文皓在危难时刻迎娶郑家小姐,是出于圣洁爱情的力量?

他看申文皓根本就是趁火想要打劫!

“我只问你,你真有脸这么做?”

他也瞪着申文皓,愤怒的问道。

“我做了什么?”

申文皓傲然的看着他:“牧思远,如果你是指今天的婚礼,我要告诉你,我非常高兴能娶心悠为妻!”

“别说这些废话!”

牧思远不禁怒吼:“你想要钱,我可以给你!请你放过郑阿姨跟心悠,你难道不知道,现在哪怕一丁点的打击对她们来说,也是无法承受的吗?”

闻言,申文皓又笑了。

“牧思远,我真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!”

说着,他一步步走近,直到牧思面前停住,双眼逼视着他: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,但我再告诉你一次,我跟心悠结婚是真心真意的!不过…”

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轻蔑,“这些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这么关心别的女人,到底把宝宝放在什么位置?”

牧思远一愣,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申文皓冷冷一笑,“牧思远,虽然我不知道宝宝到底爱你什么,但如果你不能好好对她,就不要怪能给她幸福的人想要带她走!”

“你…”

牧思远紧紧捏起了拳头,恨不得给他一拳。

然而这时,郑心悠的声音忽然响起,“文皓,你在这里!”

她的声音充满惊喜,顾宝宝赶紧退了几步,将自己藏得更好。

其实当申文皓走近牧思远之后,她就听不清他们说的话了。

“思远?”

郑心悠走进,立即感觉到了两个男人之间的敌对气氛。

她奇怪的看着牧思远:“有…有什么事吗?”

牧思远看看左右并无其他人,便也不怕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“心悠,”

他指着申文皓:“这混蛋做了什么,你不知道吗?”

郑心悠被他问得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,“思远,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
说着,她又笑了一笑,“不管你们在说什么,现在可不可以让文皓跟我走啊?那边来了很多宾客呢!”

话说间,她已上前挽过申文皓的胳膊。

牧思远着急的拦住,“心悠,难道你真的不知道?这混蛋把郑家仅余的财产都转入了自己的户头!”

一语道出真相,他以为申文皓至少会着急着在心悠面前解释一下。

然而,申文皓依旧目光傲然的看着他,脸上似笑非笑。

倒是郑心悠立即道:“思远,你说这个呀…”

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:“这件事我知道的。”

牧思远一怔:“你知道?”

“对呀!”

郑心悠点点头,“我和妈妈商量后,都决定这么做。反正生意上的事情我也不懂,妈妈身体又不好,所以以后家里的事就都交给文皓了。”

说完,她看了身边的丈夫一眼,脸上抹出一丝娇羞的笑意。

这笑意无疑是对牧思远一个天大的讽刺,他登时愣住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不对,不对,他在心里喊着,不是这样的!

以他多年来商场经验和刚才申文皓的态度,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!

但是,没有人听他的,申文皓更是说道:“牧总,多谢你对心悠的关心。但以后,我希望我能担负起这个责任,而不是需要任何别的什么人插手!”

闻言,牧思远抬头,清晰的瞧见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不耐。

再看郑心悠,她听了这话,自然是非常高兴的。

而他牧思远,的的确确成为了一个多余的人!

自嘲的笑意不自觉的爬上唇角,他闪开步子,不再说话。

申文皓冷睨了他一眼,带着郑心悠走开了。

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渐渐融入来往的宾客中,牧思远沉声一叹,兀自摇摇头。

郑叔叔,我已经尽力了,可是心悠她根本不听我的,我也无可奈何!

站了一小会儿,他也开始往草地那边走,一边拿出手机,想要看看宝宝是不是已经到了。

然而,拨过去,居然是关机状态!

他奇怪,再继续找司机的号码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走远了,应该不会发现她了吧!

顾宝宝将匆忙卸下的手机电池放入了随身包中,不准备再开机。

下意识的,她不想要被他找到。

迈开脚步,她朝与会场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脑子里很乱,她什么也不想去思考。

不要说她是在逃避,当一个人心灰意冷的时候,便会自发的给自己覆盖上一层保护膜。

她的不思考,不过问,不理睬,就是她给自己的保护膜。

静静的在树林坐了一会儿,那边响起了礼花的声音。

婚礼应该开始了吧.

她想了想,毕竟是文皓结婚,一生一次的事情,她应该要去观礼,给他送上祝福的!

于是,她起身慢慢的往回走。

走到人群里时,只见文皓已经在婚礼主持人面前站定,等待着郑妈陪着郑心悠走过红地毯。

“宝宝!”

忽地,肩膀被人搂住,熟悉的声音带着焦急在她耳边响起:“你去哪里了?我找了你好久!”

她低着头,努力调整好自己的表情,才抬眼来看他:“我去洗手间了呀。”

话说间,一阵掌声响起,目光抬高,只见郑心悠已经在郑妈的陪伴下,走上了红地毯的一端。

她赶紧借机示意他不要再说话,认真观礼。

而此刻的郑心悠因为幸福,所以那么的漂亮不是吗?

每一个新娘都应该得到祝福的,婚姻对女人来说,是如此重要的事!

我祝福你,郑心悠!

无论你以前对我做过什么,无论你是否真心爱着文皓,我都祝福你!

“现在请新郎接过新娘!”

婚礼主持人高兴的说着,“请新郎对妈妈鞠躬,感谢妈妈多年来对新娘辛勤的养育!”

看着申文皓对郑妈三鞠躬,现在又是一片欢快的掌声。

“好!非常感谢!”

婚礼主持人继续说道,“现在请大家静一静,最关键的时刻就要到了,现在…请新郎新娘交换誓言,交换戒指!”

闻言,申文皓和郑心悠都笑着拿出了戒指。

申文皓将她的手轻轻握住,挑起她的无名指,正准备将戒指套入…

“慢!”

一个尖利的女声忽然将这美好的时刻打断。

众人一呆,只见一个女孩面色通红、步子踉跄的闯入了红地毯。

初寒!

顾宝宝一愣,看样子她还喝了不少酒!

郑心悠看着她,露出一丝笑:“初寒,你来为我祝福吗?真是谢谢你了!”

说着,她示意身边的两个伴娘立即去把牧初寒拉开。

然而,她们还没靠近,牧初寒通红的双眼陡然愤怒的瞪起:“你们谁敢碰我,我跟你们拼了!”

平常在朋友圈里,她的泼辣和任性就是出了名的,加上她又是牧风铭的女儿,一时间倒真的没有敢上前去碰她!

她满意的笑着,目光转回郑心悠和申文皓身上.

“郑心悠,你说…我是来祝福你的…哈哈…我当然是…我为什么不是…这福气是你应得的啊…"

"你的朋友,你的父母,都给你统统骗了,你付出这么大代价,我当然…当然要祝福你…”

闻言,众人面面相觑,窃窃私语纷纷而起。

顾宝宝想上前去把她拉过来,却被牧思远抓住了双臂。

“别去,”

他低声道,“让她去疯!”

让她去疯?

顾宝宝讶然。他是想让初寒帮助他破坏这场婚礼吗?

郑心悠一张脸煞白一片.

她将放在文皓手里的手收回来,走到了牧初寒面前,“初寒,你喝醉了,先去休息一下好不好?”

“干什么!装好心?滚开!”

说着,牧初寒一边伸手朝她推去。

她是真的醉了,手有没有碰到郑心悠?

她不太能清楚的感觉到了,反正她这么一推,郑心悠就后退几步,摔倒在了地上。

新娘被人这样欺负还得了?

申文皓马上上前扶住,一边冲她怒道:“初寒,你醉了,别来这里耍酒疯!”

牧初寒怔怔的望住他,“我是来,是来祝福你的…你…你是不想看见我…那我走好了,我就走…”

说着,伤心的泪水陡然夺眶而出。

申文皓没有管她,扶起郑心悠走回了婚礼主持人面前。

顾宝宝实在看不下去了.

“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哥哥!”

她低嚷着,奋力挣开了他,跑上前去。

“初寒,”

她半拉半抱住牧初寒,柔声道:“婚礼要开始了,我们去一边坐坐好不好?”

“我不要!”

牧初寒哭着推开她,泪眼朦胧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对新人,用尽全力嘶喊着:“文皓哥,郑心悠,我祝你们白头偕老,早生贵子…”

她哭着,又笑,一句句不是快乐的祝福,而是心痛的决裂:“我祝你们百年好合,比翼双飞,我祝你们…”

“够了!”

牧思远不知什么时候也过来了,他先将顾宝宝拉到了身后,才冲着牧初寒怒道:“快给我回去,别在这里丢人!”

“丢人?”

她悲痛欲绝的看着哥哥,双眼陡然泛起冷笑:“哥哥,我亲爱的哥哥,你装什么装,你装什么装?”

她大喊着,“你的心悠要嫁给别人了,你不难过吗?不难过吗…哈哈,你真没用,你真没…”

“啪!”

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的胡言乱语。

她一个脚步不稳,被打退了好几步,狠狠的跌倒在了地上。

她一震,似陡然清醒了,又似更加迷惘了。

她分不清方向,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。

她的心里只有痛苦、委屈和伤裂...

所有这一切一时间纷纷涌上心头,她再也承受不住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“哭什么!”

牧思远皱眉,上前想要带走她。

然而,顾宝宝却冲上前,挡在了牧初寒的身前。

“够了,牧思远!”

她的目光坚定而陌生,冷然而失望。

“宝宝,你…”

他心头一震。

“牧思远,”

她冲他摇摇头,“是我看错了你,还是你本来就如此冷血无情?她是你的妹妹,是你的亲妹妹啊!你就任由她被人这样欺负也就算了,你还要来踩上一脚吗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他完全被怔住了,他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!

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是为了让什么人开心吗?”

如果说前面几句话是为了牧初寒所说,那么现在的问题,也是她自己想要问的.

“那个人到底在你心里占据了多少位置?所以你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其他?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你为何不大大方方的说出来?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去追求你真正想要的,你是追求不到吗?所以才要这样伤害你身边的人?”

“宝宝...”

她眼里渐露的决绝让他感到心慌,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
他想伸手去拉住她,想感受一下眼前的这个女人,到底是不是他的宝宝。

但他的手却被她挥开了,目光平静的看了他一眼,她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转身扶起了牧初寒。

“初寒,我们走!”

牧初寒早已被她刚才表现出来的态度给震住了,这会儿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乖乖的起身跟她朝外走去。

她们走了好远,还能感受到会场里是一片安静的。

或许大家都还没有回过神来,但一切她都不想再管了。

她迟迟迈不出的这一步,既然迈出了,就没有想过再回头。

“宝宝姐!”

这时,熟悉的声音来到她身边,扭头一看,她的双眼露出一丝惊喜:“岁岁,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

上次岁岁从医院离开时,既没有留下电话号码,之后也不跟她联络,她真的很担心呢!

闻言,岁岁调皮一笑,“坏女人结婚,我当然要来看看,没想到...啧啧,宝宝姐有进步哦!”

进步?

只有她这个鬼灵精才会用这样奇怪的形容词。

顾宝宝苦涩一笑,不知该说什么。

“好啦,别多说了。”

岁岁立即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“我们快走吧,等会牧思远那个讨厌鬼追上来,又要多费半天的唇舌!”

三人上了车,司机问道:“去哪里?”

牧初寒酒劲阵阵上涌,昏昏沉沉的靠着顾宝宝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这样子也不好送她回家啊,顾宝宝想了想,“去海滨大酒店吧。”

只好去那儿开个房间让她好好休息一下。

而且,她也不想回别墅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两人在酒店服务员的帮助下,总算将牧初寒弄到了床上。

不知她喝了多少,又在婚礼上这么一闹,现在沉沉睡去,只怕天塌下来都吵不醒。

顾宝宝擦了擦额头的汗,坐下来跟岁岁说话。

“岁岁,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?这么久不联络,我以为你回美国去了。”

“我还不能回美国啊!”

岁岁眨着漂亮的大眼睛,“我答应了公孙烨要看到你幸福,任务才算完成哦。”

顾宝宝一笑.

忽然,又皱起了眉头:“岁岁,我求你了。”

她紧张的抓过岁岁的手:“今天的事情千万别告诉阿烨!”

“为什么?”

岁岁摇头,“公孙烨交待的,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得告诉他!”

“不要啊,岁岁!”

顾宝宝焦急的说:“如果阿烨知道了,他一定会为我担心的。我怎么能那么自私,让他的生活再因为我而发生变化呢?”

岁岁大叹一声,“宝宝姐,别怪我说你。你怎么从来都不为自己打算一下?你是个女人,就是要男人疼的呀,你为什么还要留在牧思远那个混蛋身边?”

闻言,顾宝宝没有说话。

她起身走到窗前,对着窗外茫茫大海看了半晌,才道:“岁岁,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。"

"但是,无论我怎么选择,我都不会再让阿烨为我操心。我已经走出了他的生活,就不能再去打扰他!”

她目光坚定的看着岁岁:“你能明白吗?”

岁岁点头,她会试着去明白。

但是,“宝宝姐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“我要回别墅去。”

她深吸一口气,心中打定了主意:“我应该对面对。欢欢乐乐是我的孩子,我要去努力争取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欢欢乐乐给大家拜个年,恭喜发财,哼哼,红包拿来哦~~~\(o)/~

推荐本人完本作品:

《斩婚:逃跑娇妻晚点名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94243/

《五年:错惹腹黑总裁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23713/

推荐【宝宝系列文】

不打瞌睡的虫:《霸道总裁,不许和我抢妈咪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376/

玉馑:《邪魅宝宝:爹地,你老了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376/

卜影:《单身妈咪:1个宝宝2个爹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3017/

落茶花:《契约:恶魔宝宝小妈咪(全本)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44551/

芥末绿:《拉风宝宝:神秘爹地现身符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57514/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摊开来说(祝大家新年快乐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