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72章:摊开来说(祝大家新年快乐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72章摊开来说(祝大家新年快乐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顾宝宝在梳妆台前坐下。

打开首饰盒,她将那颗钻石拿在手中。

她还记得,这颗钻石的拍卖价是—三千一百万--!

如果她把它卖掉…

“宝宝姐,你不想让公孙烨知道,那你以后怎么养活欢欢乐乐啊?”

岁岁的话浮现在心头,“你一个人怎么给他们提供良好的教育和优越的生活?你舍得他们跟着你吃苦吗?”

她摇摇头,不,如果她把这颗钻石卖掉,欢欢和乐乐怎么会跟着她吃苦呢?

正思量间,只听门被推开,她知道一定是他,便将首饰盒放好了。

“宝宝!”

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,牧思远匆急的走上前,“你去哪儿了?”

这二天一夜,他一直在找!

可是打她的电话和初寒的电话,都是关机。

顾宝宝深吸一口气,才起身转头,看着他:“婚礼举行完了吗?”

牧思远一愣,奇怪她为什么这么问。

明明婚礼昨天就举行完毕,这会儿申文皓和心悠应该已经在蜜月游轮上了。

然而,她目光坚定的看着他,似非常需要一个答案,他便点头道:“举行完了。”

闻言,她的脸上浮现一丝奇怪的笑意,“那么,你应该总算有时间了吗?我有话想跟你说。”

他摇头,“不,宝宝,你先听我说。”

他也有话要说吗?这让她多少有些意外。

不过,谁先说又有什么关系?

她缓缓坐下来,示意他先说。

“宝宝,”他走上前,在她身边蹲下来,仰头看着她:“昨天在婚礼上,你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?”

她平静的看了他一眼,“昨天我说的很多话,你指的是哪一句?”

“宝宝!”

他焦急又惶恐的握住她的手,“无论是哪一句,我真的没有想到,你会那样想,那样说。什么叫做那个人到底在我心里占据了多少位置?”

他紧皱眉头:“你不会以为,以为…我心里的人是心悠吧?”

“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

他懊悔又恼恨的说着:“我不是跟你说过吗?我不是把心里的想法都告诉过你了吗?为什么你还会这么认为?”

闻言,她又垂目看了他一眼。

用力,她将手从他的大掌中抽了出来,然后起身目光冷然的与他相对:“我这样认为?还是你让我这样认为?我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,只是我不知道,原来你是心口不一的人!”

“心口不一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她问着,忽然又撇唇一笑,“还说这些做什么?”

她似自嘲的摇摇头,“我想跟你说的可不是这个。你的话说完了吗?是不是轮到我说了?”

“不,我的话还没有说完!”

他打断她的话,继续道:“宝宝,你的心里有什么疑问,有什么不明白,你都可以说出来,我可以…解释!”

解释?!

多么好听的两个字。

只可惜,这世界上的事并不是都可以解释的。

解释得再好,也有可能成为自我欺骗的完美借口。

“我没有任何问题!”

她的目光落入他的眼眸,没有了笑意,亦没有了依恋,“我只想对你说,我想回家去住一段时间,带着欢欢和乐乐…”

听到这句话,不但牧思远微微怔住,门外两个小身影也立即目瞪口呆的对视了一眼。

欢欢首先反应过来,赶紧拉着乐乐轻轻的跑开了。

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两人跑进了自己的房间,欢欢才敢焦急出声:“妈咪要走!”

乐乐瘪着小嘴儿不说话。

他早就猜到妈咪要走啦,那天晚上妈咪的意思就是要回美国去!

他听了好担心呀,早上起来之后就告诉了欢欢。

欢欢还不相信,说要观察几天才能下结论!

现在好了吧,妈咪是真的要走了!

如果妈咪带他走,他就看不到哥哥和爹地了!

如果妈咪不带他走,他又看不到妈咪了!

这叫他怎么办呀!

“乐乐别着急!”欢欢安慰他,大眼睛一转,有了主意。

“来,乐乐,我们去给爷爷打电话。”

这个主意好!乐乐赶紧点头。

两人又轻轻往楼下走去。

“宝宝,”牧思远从怔忪间回过神来,只觉喉间泛起一阵苦涩,“为什么又回去住?这里…不好?”

他心里知道的--她真实的想法。

然而,他发现自己居然如此惧怕把它说出来。

也许那真的是一个咒语,说出来就会生效!

他只能错开话题,无论说什么也好,只要不再继续这个。

“宝宝,你知道吗?”

他的声音疲惫而暗哑,“郑叔叔去世的时候,让我一定照顾心悠,我…郑家现在这样…我…”

“你可以照顾任何你想照顾的人,”顾宝宝凄冷一笑,“也包括我。但是…我可不可以不再…?”

“宝宝,你别这样…”

他打断她的话,不能让她说出来,“我做错了什么,你说吧,你都说出来,我们不要…不要说那两个字…”

她迷惘的看着他眼底的痛苦,好像他真的很难过,好像他真的很伤心。

可是她为什么就是不敢再相信?!

撇开眼,不再看他,“我跟你说过了,等会我就带欢欢乐乐去馄饨店!”

“不行,不能去。”

他依旧是强硬的拒绝。

但是看她,一脸无谓的表情,根本不把他这句话放在眼里。

他生气了,愤怒了,不由地吼道:“你前几天才去过了,为什么还要去?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吗?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!”

说着,他忽然冲上前。

未及顾宝宝反应过来,他已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。

铺天盖地的吻落在她的脸,一个一个,都是冰冷。

“你放开我!放开我!”

她心底好闷,像是要把昨晚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。

原来他的吻并不都是甜蜜的,至少此刻,她感到窒息!

“宝宝,为什么,你这是为什么?”

他不解,发红的双眼瞪着她,一定要求一个答案。

“为什么?你真的不知道吗?”

她亦双眼通红的看着他,“不如你先问问你自己,我在你心里,到底算什么,算什么?”

她怎么问出这样的问题?

难道她不明白,这样的问题犹如一把尖刀划过他的心。

会痛。

“那我也问你,我在你心里又算什么?”

他捂住发疼的心,“为什么你会这么轻易的就要这样?”

为什么轻易的就会有离开的想法?

“轻易的?”

她摇摇头,心里的感觉应该用什么来形容?

失望?绝望?

心如死灰?

本来她什么也不想再说,但此刻,问出来要比沉默来得简单。

“你总是问为什么,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。”

她退了几步,离他远远的,才道:“订婚那天,你为了她离开,然后你告诉我,你的心里没有她,我相信你;但是,你的心里真的没有她了吗?还是你一直在关心她,只是没有让我知道而已?”

“在香港,为了她,你一个人中途赶回来,却连一句实话也没有告诉我;好,后来我知道了,这都是因为郑先生到了生死关头,我应该谅解你。只是我不明白,瞒着我跟你处理郑先生的事之间,到底有什么矛盾?”

“宝…”他似想辩解,她摆摆手,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“你说我是你的未婚妻?”

她不由地凄冷一笑,“你去做着郑家人才应该做的事情,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,你知道我像什么吗?”

“妈妈让初寒打电话来说,让我去,哪怕就只站在你身边什么事也不做,只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未婚妻身份!我没有去,我以为你会叫我去的,不过你大概已经把我给忘记了吧。”

话到此处,她看了看他,“还需要说吗?”

他不语,她便继续说下去:“你在婚礼上,去警告文皓是什么意思?你看着初寒那样,为什么不劝阻?”

“你是不是…很希望她能将那场婚礼给破坏?”

听到这里,他低下了头。

他不明白,为什么她对他的误会,达到了这样的程度。

她站起来,情绪已经彻底的平静,“我都说完了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“都是因为心悠?你也知道她已经结婚了,她是你的威胁吗?”

“威胁?”

他的用词很的很糟糕,“牧思远,你永远不明白我要的是什么。从来都不明白。”

她深深一叹,“这些天我想了很多,到底我想要的是什么,非但你不明白,我自己其实也不明白。”

“也许,我们都静一静,才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说完,她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。

“你站住!”

他在身后喊着,她没有理会,走下了楼梯。

“顾宝宝,你站住!”

他也追出来,在楼梯口追上了她。

“不准走!”

他用力拉住她,将她往楼上拉,蛮横的命令:“无论如何,你不准走。我不会让你走。”

“你放开我!”

顾宝宝使劲的挣扎,他的力气好大,铁了心不让她走,她着急了,手脚并用的踢他,打他,

“你放开我,放开我…”

他也着急了,大掌钳过她的下巴,双目狠狠的逼视她:“顾宝宝,我说过的,这辈子你别想再离开我,看我说话算不算数!”

“变态,疯子…”

她的下巴好疼,心也好疼,眼泪忍不住簌簌滚落。

“臭爹地!”乐乐躲在厨房看着,不由捏紧了小拳头。

臭爹地欺负妈咪,他要去教训一下他!

“乐乐!”

欢欢扯着他的小胳膊,低声道,“现在可不是用拳头的时候,你快出去大哭,知道吗?”

大哭?

好吧,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,但他很听哥哥话哦!

“哇!”

他便跑出去了,特地跑到楼梯边,看着两个狠狠纠缠的大人猛哭起来。

闻声,顾宝宝和牧思远都是一愣!

顾宝宝没想到他们已经回来,而牧思远是忘记了他们已经回家。

“爹地,妈咪不吵架!”

他放声哭着,泪水滚落在憋红的小脸上,看上去可怜极了。

顾宝宝马上挣开他,上前抱住这心头肉,“宝贝不哭,不哭…”

她着急的哄着,牧思远也只好走过来,想要抱抱他,却被顾宝宝生气的推开了。

“这是在干什么?”

忽地,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三人均是一愣。

只见欢欢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,欢快的扑到门口,“爷爷!”

牧风铭应了一声,弯腰将他抱了起来,一边走到他们面前,又问:“这是在干什么?”

说着,他的目光在顾宝宝和牧思远在挣扎中弄乱的衣服,还有乐乐满面泪水的小脸上的淌过,眉头更加紧皱。

“爸爸!”

顾宝宝抱着乐乐站起来,这一次她不再隐瞒,“我想带欢欢乐乐回家住几天,思远他不让,所以我们就吵了几句。”

她的意思很明显,希望牧风铭给她做主。

闻言,牧思远“哼”了一声,“宝宝,我不会让你去的,你跟老头子说也没用。”

说完,他便在沙发坐下。

这个位置非常好,无论谁想从哪个角度去门口,他都能拦截到。

看着这样的情形,牧风铭还能猜不出发生了什么事吗?

早在郑先生出事那会儿,思远整天守在郑家,他就觉得有些不妥,看样子宝宝应该是为此生气吧。

“这样吧,”他略微思索,又道:“宝宝,你也不要去馄饨店了,你跟我去公寓住几天吧,你看好不好?”

“我说不行!”牧思远立即否定。

顾宝宝没理他。

她只是想着,先到公寓住几天,求得牧风铭的谅解,或许她更容易离开。

“好吧,爸爸,那就打扰你了。”

她点头,然后对欢欢乐乐说道:“那欢欢乐乐,你们先跟爷爷去上车,妈咪去换件衣服马上来,好吗?”

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

欢欢乐乐对看一眼,他们的本意是想让爷爷来劝架,让爹地妈咪不要吵了呀!

为什么每一次让爷爷来,他们都会落下个去公寓住的结果?

哎!

看着顾宝宝上楼,牧风铭则带着孩子们往外走,牧思远大怒:“我不是说过我的老婆和孩子哪儿也不能去的吗?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

牧风铭怒瞪着他:“臭小子,你做了那么多让宝宝难堪的事,还不知悔改!”

“我做了什么?!”

牧思远恨恨的问,“我做的事情,对得起天地良心!”

“是,你对得起天地良心!”

牧风铭揶揄他,“那你对得起宝宝吗?臭小子,别怪我没提醒你,现在顾叔顾婶是还不知道,如果他们知道了,看他们还要不要把宝宝嫁给你!不知所谓!”

骂完,牧风铭也痛快了,不再理他,只牵着欢欢乐乐往外走。

这时,顾宝宝也换好衣服下来了,她快步赶上他们,没有多看牧思远一眼。

“妈咪,”乐乐抬起头来看着她,忽然问,“不要爹地了吗?”

他很舍不得哩!

顾宝宝心中一酸,正准备找个好一点的理由,却见牧思远忽然走上前来,一把抱住了她的腰。

而他的双腿,则噗通一声跪在了她的脚边。

“宝宝,”他下定了决心,就算她不想听,他也得把这些解释说出来,“我没有让你去郑先生那里,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卷在那些事情里面。”

“还有婚礼上我警告申文皓,是因为我发现他私自侵吞郑家的财产;还有初寒,她就是那样的人,为什不给她一点教训?”

他说的好快,唯恐顾宝宝不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说完,他又站起来,双眼凝视着她,“如果你真的想要静一静,这里留给你,我…走!”

说完,他伸手捧过她的脸,深深的吻过了她的额头,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大门,开车出去了。

只留下他们几人,愣愣的站在大门口,半晌回不过神来!

“妈咪,”乐乐又摇她的手臂,“爹地走了。”

说着,他又看爷爷,却发现爷爷的脸上,有笑容哦。

“宝宝啊,”片刻,牧风铭转过头来,“我们走吧?”

走?

顾宝宝回过神来,立即点点头。

然而欢欢却翘起了小嘴儿,“妈咪,别走,我们在这儿等爹地回来吧。”

“对,”乐乐也点头,“等爹地回来,等爹地!”

这…

顾宝宝正为难,却见大门口突然开来一辆车。

车身还没停稳,车上的人就跳下来了。

只见那人飞快的跑到花园门口,使劲的拍着门,一边大喊:“牧先生,救命啊,牧先生,救命啊!”

出了什么事?

顾宝宝赶紧跑去开门,那人惨白着脸色对她说道:“牧夫人,求你救救我家小姐和姑爷,他们…他们的游轮…沉了…!”

===看了亲们的留言,哎呀呀,思远受到围殴啦,看来我要把他变好一点啦啦啦啦啦啦,可惜他那个臭脾气~~~哎......\(o)/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我是爱你的(祝大家新年快乐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