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73章:我是爱你的(祝大家新年快乐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73章我是爱你的(祝大家新年快乐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小姐和姑爷?!

顾宝宝大惊失色,“你是…”

她心里其实已经猜到,只是不敢相信。

然而,来人已匆忙接过她的话:“牧夫人,我是郑家的管家啊,你见过我的…”

顾宝宝惊惶的抓紧了大门的铁栏杆,“你是说文皓他们乘坐的游轮沉了…?!”

来人神色悲恸的点头,“我们刚接到消息,说是昨晚上游轮就失去了信号,现在才确定已经沉了…我家夫人急得晕过去了,现在还没有醒过来,我只好…只好来找牧先生救命!”

“那有没有派人去找了?”

“在找,在找,但是…还没有消息!”

“你别着急,”

牧风铭走上前来,沉声道:“你跟我去海事管理处。”

说着,他又看着顾宝宝:“宝宝,你联络思远,你们俩商量一下该怎么办,我先过去看看。”

顾宝宝感激的看着他,听话的点点头。

她知道他这么做的用意,是想让牧思远跟她都一起面对“郑心悠”这个问题。

不管结果如何,她总是要感谢他这番心意的。

待他和郑管家离去后,她便立即给牧思远打电话。

然而,当电话拨过去,她却听到熟悉的铃声在附近响起?!

她奇怪的循着铃声往外走,往左转走出花园大门。

只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居然站在围墙边,一脸无辜的看着她。

她一愣,不由气结,转身便往回走。

“宝宝,宝宝!”

他厚脸皮的追上来,紧紧的抱住了她。

“你不要生气了,好不好?你说的,以后我保证改!”

语气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等待着妈妈的原谅。

顾宝宝使劲挣扎着,却见门内探出两个小脑袋,嘻嘻笑着往这边看来。

她的脸红了,用力推开他,“你一直躲在这里?”

他小心翼翼的点头,又马上解释:

“我不放心你…我把车停在下面,又走过来的。我…”

他得看着她,决不能让她离开。

顾宝宝才不管他这些,

“你既然一直站在这里,那刚才郑管家说的话,你都听到了?”

他看看她,依旧小心翼翼的点头。

“那正好!”

她哼了一声,“我也不用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说完,她转身便走,一边叫着:“欢欢乐乐,来,跟妈咪去外婆家好不好?”

“老婆,”

他像牛皮糖似的又粘上来,“不要走。”

她没好气的推他,

“你还赖在这里做什么?你刚才没有听见吗?郑小姐乘坐的游轮沉了,现在人还没有找到,你不去看看吗?”

他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你让我去吗?”

他不问还好,顾宝宝听了,更加气不打一处来,

“你问我做什么?你需要问我吗?”

“宝宝!”

他抓过她的手,真诚的看着她:

“我以前不跟你说,是以为你不在乎这个,我没想到你会误会。”

说完,他又立即保证:

“以后无论什么事,我都会先告诉你,跟你请示。”

他这样说了,顾宝宝倒不知道能说什么话来反驳,只好默不作声。

牧思远看看她的表情,便走上前抱过欢欢乐乐,在花园里的长椅坐下了。

“爹地,”

她听到欢欢问他,“是不是心悠阿姨坐的游轮沉入了海里?”

牧思远点头,“对啊。”

闻言,欢欢有些着急了:

“那心悠阿姨会不会游泳?她会不会呛水啊?”

他小小年纪,还不会想到死亡,只是记忆中有自己呛过水的滋味,所以才这么问。

牧思远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抬头看看顾宝宝。

只见她依旧站在花园门口,不看他们,也不发一言。

他微微一叹,

“爹地也不知道,但是心悠阿姨有她的丈夫陪着,应该会没事!”

顾宝宝一愣,脸色渐渐发白。

她这是在做什么?

她惶然的问自己,她是在用文皓跟郑小姐的性命安危在跟他赌气吗?

她怎么变得这么自私可怕?

心底阵阵发寒,她立即转身走到他们面前。

“牧思远,”

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赶紧说道:

“快,我们快送欢欢乐乐去馄饨店,然后马上赶到海事处去。”

牧思远不动,反而慢悠悠的道:

“还是不要去了,与其让你误会,我宁愿什么事都不管了。”

“你…!”

她瞪了他一眼,自顾牵过两个小人儿,转身朝前走去。

看着她匆忙的背影,牧思远开心一笑。

他就知道,如论如何,他的宝宝都不会拿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来威胁他!

“来喽!爹地抱!”

他跑上前,一把抱起两人,再附头在她的粉颊上亲了一口,才飞快的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跑去。

“你…!”

混蛋!

顾宝宝骂着,也只好跟着他往前跑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牧风铭目光焦急的注视着雷达显示屏,附近海域已经被搜索了好几遍,还是没有任何发现。

“继续!”

他沉声吩咐着,在一旁坐下。

郑管家则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,唯恐错漏一丝一毫。

牧风铭暗自一叹,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一天的时间,游轮应该也跑不了多远,怎么会搜索不到?

难道,游轮真的已沉入海底?

如果是这样,就更加令人匪夷所思,好好的豪华游轮,怎么会沉?

“郑管家,”

片刻,他抬头叫了一声。

“牧老爷!”

郑管家马上转身看着,等待着他的吩咐。

只听他问:“你家夫人在医院有人照料吗?”

“有的,有的!”

郑管家赶紧回答,

“我请了一个护士照看着,如果夫人醒来,就会马上打电话过来。”

闻言,牧风铭皱眉,“护士看着不像个事,我…”

“我已经让人去照料了!”

这时,牧思远的声音传来,打断了他的话。

目光转过,只见他和顾宝宝一起走了进来。

“爸爸!”

顾宝宝走上前问道,“有消息了吗?”

牧风铭担忧的摇头,又道:

“事情很怪,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但是,人和游轮都还没有找到。”

说着,他站起身,

“不过,你们不用担心,我已经派人在附近海域仔细寻找,时间不长,游轮应该走不远,我…”

话还没有说完,海事处的一个管理人员忽然走了进来。

牧风铭一愣,面色大喜:“是不是有消息了!”

但见管理人员点点头:“找到了,找到了…”

顾宝宝心头一松,正准备问他们还好不好,却听他继续道:

“找到了一个,工作人员正送她回来!”

“找到一个?!”

郑管家着急上前,问道:“找到了谁?”

工作人员从进来时脸上就没有喜色,这会儿更是面露疑惑,

“找到了那个女的!真是很奇怪,工作人员是在不远处一个小岛上发现她的。游轮和那个男的都还没找到!”

这确实有些奇怪!

为什么文皓跟郑小姐没有在一起?

顾宝宝疑惑的往牧风铭看去,却见他摆摆手,不再追究这个问题。

只道:

“找到一个是一个,另外一个再找,再找!”

闻言,工作人员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郑管家长吁了一口气,

“谢天谢地,老天保佑,我家小姐没事。要不…”

说着,他不禁淌下几滴老泪,“夫人可该怎么办啊!”

顾宝宝安慰的拍拍他,

“别担心了,我们去码头接她吧!”

“谢谢你,牧夫人!”

郑管家点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牧思远也跟着出去,她则扶着牧风铭一起来到了码头等待。

大概一个小时后,海事处的游轮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。

中午的阳光洒下,只见一个女人裹着红色的毯子,正坐在甲板上晒太阳。

那就是郑心悠!

她没事!

顾宝宝不经意的抬头,只见身边的牧思远眉头紧皱,唇瓣紧抿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重大的事情。

没有人说话,她便也没有出声问,只静静的等待着。

片刻,游轮到达码头,郑心悠在海援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走下了船。

“小姐!”

郑管家赶紧跑上前,牧思远和顾宝宝也跟上前。

“心悠,你怎么样?没事吧?”

听着牧思远的问候声,她抬头看了他一眼,唇角抹出一丝没有温度的笑。

眼神转过,她的目光落在顾宝宝身上,却久久没有移开。

顾宝宝挤出一丝笑,但担忧却是真心:

“郑小姐,你还好吗?”

闻言,郑心悠的目光陡然发生了变化。

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。

嘲讽?

痛苦?

狠毒?

还是…

恨?!

看得顾宝宝一阵惊心。

牧思远也发现了不对,下意识的往顾宝宝面前遮了一下。

双眼看着郑心悠:

“心悠,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郑心悠这才收回了目光,脸上的笑意转冷。

她没有理会牧思远的问题,只在管家的搀扶下往前走去。

看着她渐渐远去,顾宝宝还是忍不住问道:

“郑小姐…文…文皓,没有跟你一起吗?”

本来她想要问得更详细一点。

只是,郑心悠的目光实在让她压抑得说出话来。

就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,其实她也没想过郑心悠会一定回答。

然而,她却顿住脚步,回过了头。

依旧是那样复杂难明的目光,像带着蘸毒的箭,刺穿了顾宝宝全身。

然后,她轻轻吐出几个字,将顾宝宝顿时置于死地。

“申文皓,是我的丈夫!就算死了,也是!轮不到你过问!”

顾宝宝一愣,呆呆的看着她离去,再也说不出一句话。

“宝宝!”

看着她发白的脸色,牧思远知道她担心,伸臂心痛的搂住她,

“别担心。他们可能是失散了,既然心悠已经找到了,申文皓应该也没事。”

顾宝宝不发一言,走出他的怀抱,在码头边静静的坐下。

文皓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她在心里大声喊着。

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?

为什么?

海事处的工作人员说,这么多年来,观光客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。

为什么轮到你们度蜜月的第二天,就发生了这样的事?

这是天灾还是…

想到这里,她心中一凛,不敢再继续想下去。

但是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三个小时。。。。。

直到天黑。。。。

还是没有申文皓的消息。

她想要继续等,牧思远一定不让。

“宝宝,跟我回去。我派人在这里守着,一有消息你马上会知道的!”

她倔强的摇头,依旧看着不远处的灯塔。

牧思远无奈。

只好在她身边坐下来,陪着她继续等。

到了晚上十二点。

负责搜寻的工作人员也回来了,却没有带好消息回来。

顾宝宝着急了,对着他们大喊:

“你们继续啊,不要放弃啊。晚上这么冷,如果他晕倒在什么地方的话,一定会被冻伤的!”

工作人员无奈的看着她:

“顾小姐,我们把附近的小岛都搜遍了,如果他真有晕倒在哪里的话,我们应该能找到他!”

反之,如果他是沉入了海底的话,那么…

那么什么时候找到,又有什么分别吗?

这么长时间的缺氧,他存活的几率又有多少?

“不,不…”

想到这样可怕的后果,她不禁泪流满面。

“求求你,你们去找好不好?”

她苦苦哀求着,“求你们了,求你们了…”

“宝宝!”

牧思远心痛的抱住她,“你冷静点,冷静点…”

说着,他一边示意工作人员先回去。

他们从早上搜寻到这时候,是铁打的也累了。

工作人员抱歉的冲他们点点头,陆续离开了。

看着他们渐渐离开,顾宝宝绝望了。

她只好冲着茫茫的大海喊道:“文皓,文皓…”

他不会有事的对吗?

他说过的,他答应过她的,会永远守候着她的幸福!

他怎么可以消失不见?!

“宝宝,你别这样,”

牧思远为她擦着泪,“你别这样好不好?他一定会没事的,一定会的!”

闻言,顾宝宝抬头,泪眼朦胧的看着他,“你怎么知道?你怎么知道?”

她太着急了,他安慰的话她也相信,还要追根究底。

牧思远语塞。

可是看她这模样,得不到答案她怎么会安心?

他只好编着听上去可信的理由:“你想啊!心悠是他的妻子,可她一点儿也不着急,对不对?他一定是在跟心悠玩捉迷藏,所以心悠不着急,你说对吗?”

顾宝宝怔怔的呆了一下。

忽地,她伸臂猛地用力,将他推出了老远。

“牧思远!”

她大声骂道,“你是白痴吗?你是白痴吗?难道你不知道吗?文皓为什么要跟郑小姐结婚,难道你都不知道吗?”

她说着,泪水更加汹涌的往下滚落。

心中的愧疚与自责,已经快要将她折磨致死。

牧思远也呆住了,“我知道什么?”

他上前,抓着她的肩膀:“宝宝,我该知道什么?是不是有什么事?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?”

“对,对!”

她大喊着,想要减轻自己心中的愧疚,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就是个白痴。你不知道什么是爱,你也不知道什么是付出,你让我怎么办?怎么办?这一切,都是我造成的,是我造成的!”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说啊,是怎么回事?”他着急了。

“我告诉你,我都告诉你,文皓是为了我才跟她结婚的,是为了我!”

牧思远浑身一僵。

他似有意识到这一点,但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。

原来事情的真相,往往就是你想不到的那一面。

“为什么?”

他怒问,“为什么申文皓要为了你这么做?”

说吧,都说出来吧,她真的很辛苦。

背负太多的爱,到如今,她真的再也承受不了。

“他不想让郑小姐再来阻碍我跟你在一起,他不想让郑小姐再来伤害我,所以他满足了她的愿望,所以他跟她结婚。你明白吗?你懂了吗?”

明白?

懂?!

他明白的,他懂的,那么多人都说过,真正的爱是让你爱的人得到真的幸福。

只是,他从来不相信真会有人这么做!

因为他扪心自问,自己根本就无法做到。

如果他能做到,他怎么会把她从公孙烨那儿抢过来?

“宝宝…你是…你是不是骗我…”

他说着,语气却已如此无力。

他起身,想要找个地方静一静,但他的脚步。。。。。。

似已不稳。

而眼前的她,早已哭肿了双眼。

他是爱她,对吗?

他是爱她的!

可是他为什么总是让她伤心痛苦?

他真的…是爱她的吗?

“宝宝…”

他惶然的叫着,顾宝宝没有理会。

“宝宝…”

他又叫,连叫了几声,顾宝宝终于抬头来看他。

只见他忽然上前,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:

“宝宝,我是爱你的,你不要怀疑我,不要!”

说完,他又突然起身,发足朝游轮跑去。

她一呆,赶紧问:

“你去哪里?”

他没有立即回答,直到跳上了游轮,扯开了发动机,才道:

“我去找他,我一定要找到他,我不要欠他的!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是与非(求月票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