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76章:信任的考验(第二更求月票,求荷包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76章信任的考验(第二更求月票,求荷包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宝宝!”

他赶紧走上前,“还早啊,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

顾宝宝揉着疲累的双眼,委屈道:

“我醒了,你不在床上。”

所以她就起来找他。

他搂过她往卧室里走,

“是我不好,现在我们再去睡觉好不好?”

他抱着她在床上躺下。

她将小脸贴在他的胸膛,脑子里都是昨晚他说的那句话。

--宝宝,申文皓的事情你没有错,错都是我的。如果真要因此而受到惩罚,老天只会惩罚我的,你什么也不用担心--

可是,思远哥哥,看到你痛苦,我也不会好过啊!

想了想,她还是将小脑袋从他怀里探出来,

“刚才你在露台上打电话,我都听到了。”

牧思远一愣,随即道:“对不起,宝宝,我应该主动告诉你的。”

顾宝宝摇摇头,她知道他是怕吵醒她睡觉。

“她没有好好吃饭吗?”

她问,“她是不是在用绝食请你过去?”

牧思远紧紧抱住她,将脸没在了她的发丝。

“宝宝,”

他一叹,

“我真的搞不懂,她为什么要我过去。明明是助手可以办好的事情。”

闻言,顾宝宝真想说,以前她的每件事都可以让助手去办好,是他自己给她养育坏了毛病。

但这样刻薄的话,她终究还是说不出口。

因为她也能感觉到,他心里的无助。

这种无助不是来自于郑心悠的绝食,而是来自于他内心的矛盾。

他是希望郑心悠能过得好,但他又不想让自己的行为再次将她伤害。

可她也不愿看到他如此为难啊!

“你去吧。”

她拍拍他的手臂,“你去见她,就知道她想做什么了。”

牧思远没出声,顾宝宝继续说道:

“我知道郑心悠恨我。她不能得到文皓,而我却没有珍惜!这个心结永远在她心中,她自己如果不能释怀,就永远都会恨我。”

这是第一次如此坦率且真诚的面对郑心悠这个问题,两人都很认真。

“宝宝,如果她永远不能释怀,我们之间是不是一直会存在她这个问题?”

闻言,顾宝宝微微一笑。

牧思远能说出这样的话,他是真的没有骗她!

“我...”

她伸手摆弄着他睡衣领子的边缘,思量片刻,终于抬头:“我相信你。”

“宝宝?”

她点头,再一次肯定自己的心意:

“我相信你。以前对于这个问题,我们沟通得太少,现在我明白了你的心思,所以我相信你。”

她笑看着他呆呆的表情,“怎么,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?”

他也笑了,温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:

“宝宝,谢谢你的信任!我只是很贪心,很贪心,我想求你,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都相信我好吗?”

说着,他将大掌抚在自己的心:

“永远都相信,这里只属于你!”

这是不是“我爱你”的意思?

顾宝宝的心被幸福的暖流填充得满满的,郑重的点点头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宝宝,要不今天我还是不去上班了。”

刚才说好去上班的,吃过早餐,他又在这儿磨叽了。

“不行!”

顾宝宝腾出正给他系领带的手,捏了一把他的面颊:

“你都三天没有去上班了,爸爸知道了,心里一定会嘀咕我的!”

“老头他敢!”

牧思远浓眉一横,“看谁敢欺负我老婆!”

“别人不会欺负,除了你!”

顾宝宝瞪他一眼,推开他:

“好了,弄好了,快去吧。”

说着,她又想起了什么,赶紧道:

“要不你还是去郑小姐那儿看看吧,她真的在绝食,也许真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!”

牧思远想了想,“那好吧。”

他点点头:

“今天下班了我就过去看看,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,好不好?”

“一起去?”

顾宝宝知道他这样提议的用意,他也不想让她再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。

可是,他们不是今天早上才说好要彼此信任的吗?

她笑着摇头:

“我就不去了,下午我还要去接欢欢乐乐回家呢!”

看着他失望的脸,她温柔的亲亲他:

“我和欢欢乐乐等你回来吃晚饭。”

“那好吧!”

他点头:

“我一定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,然后赶回家来,你们一定要等我!”

等你!

她的目光随着他的车开出了大门,心里像是有某种预感,立即又被她轻轻拂去。

因为她的自卑与怯弱,她的不信任,他们已经错过了太多美好的时光。

信任也是爱的一部分,从现在起,她要慢慢学会。

换好衣服,她抓紧时间去了超市。

希望可以买到新鲜的大闸蟹、基围虾和羊排,这可是欢欢乐乐还有他最喜欢吃的东西。

所以今天她要亲自下厨!

“少奶奶,你怎么不买一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啊?”

陪着她来的佣人问道。

她喜欢的?

她喜欢的这里没有吔!

目光转过,不经意的落在面食区域的奶油蛋糕上。

她一愣,猛然发现自己好想要吃那个!

脑海里还想着,脚步已经不由自主的来到了蛋糕柜前!

看着那一个个造型漂亮的小蛋糕,她简直都要流口水了!

好奇怪!

她从来对甜食都不感兴趣的,今天怎么...

她渐渐呆住。

想起五年前的一段时间,自己好像也非常喜欢甜食,可那时候是有了欢欢乐乐以后...

难道...

她被自己给吓住了,浑身不由地一呆。

“少奶奶,你怎么了?”

佣人奇怪又担心的问道。

“我...”

她本来想说自己打算去医院一趟的,但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。

“顾宝宝!”

冰冷的语气,没有表情的脸,她一怔:

“郑小姐...”

郑心悠的双眼是灰蒙的,或许是太过伤心的缘故,以往那高贵典雅的神采已不复存在。

“有几句话想跟你说说!”

她生硬的语气像是命令,让佣人皱起眉头。

直觉告诉她少奶奶应该不要跟郑小姐单独说话。

但是,少奶奶却将手中买好的东西递给她,请她去付款,然后再去车上等着。

她不便多说什么,只好拿着东西离开了。

“就在这里说吗?”

顾宝宝问道。

郑心悠走上前两步,她没有太多废话,开门见山的问:

“你知道了,今天晚上思远会去我我家!”

她这样说,那应该是思远给她打过电话了吧。

顾宝宝点头,心里有些反感。

思远明明只是打算下班后去她那儿打个转,然后马上回家的,时间根本不会到晚上!

但她不想跟郑心悠争论这些,只道: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“怎么样?”

郑心悠毫无表情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丝冷笑:

“思远晚上去我那儿,你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?”

这话...

顾宝宝心中一个咯噔,抬眼看着她: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顾宝宝!”

她傲然的冷笑着:

“我刚死了丈夫,家里的钱都被骗光了,我要怎么过下半辈子,当然是找个像思远这么有钱的男人!”

“而且...”

她是那么的有把握,“思远的心里一直都有我不是吗?我想如果我做不成大的,做个小的也不错!自古以来,都是小的比较受宠不是吗!”

“你疯了吗?”

顾宝宝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她刚才说的每一个字,她都不敢相信!

见状,郑心悠笑了。

笑得那么肆无忌惮,引得旁边过路的超市顾客都不禁侧目。

但她丝毫不在意,还继续说着:

“我是不是疯了,晚上,你可以来我家看看嘛!但是你记住,这不是捉.奸,而是让你明白,从今以后,你会跟我共享一个男人!”

“你闭嘴!”

顾宝宝恐惧的退后了几步,她觉得郑心悠已经疯了!

她为什么要跟一个疯子说话?

“郑心悠,我相信思远,你做这一切都是白费的!你别继续疯下去了!”

说完,她便转身大步离去。

--相信?--

看着她的背影,郑心悠混蒙的双眼里似有泪意。

但片刻,她便将这伤心生生的吞了回去。

对男人,她这辈子也不会再相信。

顾宝宝,你得到的东西太多太多了。

我不会让这世界上的好处都由你一个人得到!

咱们等着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顾宝宝几乎逃着坐上了车,把正在等她的司机和佣人吓了一大跳!

“少奶奶,你怎么了?”

佣人惊讶的问着,一边赶紧递上餐巾纸。

顾宝宝一愣,才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被泪水浸透。

“少奶奶啊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一定是郑小姐对她说了什么,佣人赶紧对司机说道:

“快打电话给少爷吧!”

顾宝宝回过神来,阻止道:

“不用了,我只是有点不舒服,休息一下就好了,别打扰少爷工作。我们回去吧。”

郑心悠已经疯了!

已经疯了!

她不断的对自己说着这句话,才让自己的心绪稍稍平静下来。

然而,距离他下班的时间越近,她的一颗心也就越发的高悬!

郑心悠为什么说那样的话?

思远知道吗?

还是他去了郑家别墅后,在郑心悠的手段下,真的会...

“少奶奶?”

佣人的叫声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她转头,听佣人问着:

“已经四点多了,要不要开始准备晚餐?”

晚餐!

对了,他答应她要回来吃晚餐的,他一定会准时回来的!

顾宝宝站起来,“好,我来准备!”

不是才说好要给他信任的吗?

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要信任他的吗?

她怎么可以因为郑心悠的这两句话就动摇了?

她深吸一口气,什么也不要再去想,就让她精心为他和孩子们准备晚餐吧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悠儿?”

郑妈缓缓走下楼梯,目光有些迟滞的往厨房看去。

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让她老了二十岁,精神状况也大不如前了。

她慢慢的走到厨房门口,看着正在里面忙碌的女儿,不由奇怪:

“你准备这么多菜做什么?”

郑心悠头也不回的说着:

“今天思远会过来,我要请他吃饭。”

请他吃饭?!

这明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

为什么郑妈听在耳朵里,竟然打了个寒颤?!

再看看女儿正在准备的菜,居然有牛鞭和海肠!

她惊惧的看了女儿一眼,想说的话堵在喉间。

她终究没有说出来,而是急急的退出了厨房。

她想要干什么?

郑妈虽然坐在沙发上,但心里却一直疑惑着,恐惧难当。

时间来到五点半,郑妈忽然听见了门铃声。

她猛地站起,她想要去开门,想让思远不要进来,但...

心悠已经抢先跑出了厨房,来到客厅大门将门打开了。

果然是思远,站在了门口!

“心悠!”

牧思远微笑着叫了一声,又抬头往里叫着:

“郑阿姨!”

郑妈魂不守舍的答应了一声,只好又在沙发坐下。

“思远,你终于来了!”

郑心悠热情的将他往家里拖。

这时候郑妈才又发现,女儿特意换了一件漂亮衣服,脸上还抹了淡淡的脂粉。

她的心一点点沉下,低头,她痛苦的闭上了双眼。

牧思远好多天没有见到郑心悠,倒没觉得这些变化,只是奇怪她的心情怎么这么好?

不过他也没有多问,只想弄清楚她找他来的用意,便想回家去了。

所以他只站在门口,连鞋子也不愿脱,“心悠,上次你说的房子的事,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?”

郑心悠笑着没有回答,只道:

“思远,你进来吧。我特意为你准备了晚餐,吃一点再走吧!”

牧思远笑着摇头:

“心悠,谢谢你。你和郑阿姨多吃点,今天欢欢乐乐从爷爷那儿回家,我要回家去陪他们吃晚饭!”

陪欢欢乐乐?

郑心悠暗自冷然一笑,是回家去陪顾宝宝吧!

但脸上,她还是那样甜美可爱的笑脸:

“是这样啊,那我也不好留你了。就是我发现家里的房产证有些问题,我想请你帮我看看!”

房产证有问题?

牧思远强忍着不皱眉。

其实他很想说,这样的小问题让他的助手看看就可以完全解决了。

不过既然来了,他还是点头:

“你去拿来,我帮你看看!”

郑心悠答应了一声,快速转身跑上楼去了。

借着这个空当,他正好跟郑妈说说话,“郑阿姨,你身体还好吗?”

郑妈答应着,她很想站起来走到门口让思远快走。

她们家的房产证根本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她不知道女儿想要做什么,但一定不是好事!

可是,她心里越紧张,她的双腿就好像越使不上劲。

时间不能耽搁,她只好说道:

“思远,你进来,阿姨有些话想跟你说!”

牧思远微微迟疑,还是脱鞋走进来,在郑妈身边站住。

“郑阿姨,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...”

郑妈张嘴,耳边却已经听到了女儿下楼的脚步声。

她好着急好着急,只能快速的说着二个字:

“快走!”

可是牧思远没那么快反应过来,问道:

“您说什么?”

“我...”

郑妈想要重复,但已经来不及了,只见郑心悠在他身后举起了一把椅子...

只听“砰”的狠狠一声。

郑妈大惊失色的脸定格在牧思远面前,然后他只觉眼前一黑,倒地晕了过去。

“啊...!”

郑妈尖叫了一声,“心悠,你做什么?”

郑心悠冷冷的瞪着她:

“妈妈,你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,居然帮着他!”

说完,她一把推开想要去扶牧思远的郑妈,伸手架住了牧思远的双肩旁边拖。

“心悠!”

郑妈大喊: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闭嘴!”

郑心悠冷冷的喝住她:

“妈妈,如果你要吃饭,厨房里有,如果你不想吃,就上楼去休息吧!不要想着打电话通风报信,因为家里的电话线已经被我剪断了!”

说完,她猖冷一笑,拖着牧思远继续往客房走去。

郑妈赶紧跟上前,她却在进入客房后便将门紧紧关上了。

郑妈着急的走回客厅,蹲下去找电话线。

果然如她所说。

客厅里、房间里所有的电话线,都不知什么时候被她统统剪断了。

郑妈没有办法了,只好去敲客房的门。

“心悠啊,你要干什么?你不能害思远啊,他帮了我们那么多,你怎么能伤害他?你怎么能啊?”

听着妈妈在外面的哭喊,郑心悠闭上双眼,暂时掩盖了眼中的冷毒。

她要害的是思远吗?

不是的。

她要伤害的人,她要置于死地的人,是顾宝宝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了断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