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77章:了断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77章了断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她太天真太幼稚不是吗?

一个不爱她的男人,突然有一天来到她身边,跟她求婚,她也能信以为真。

在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,她竟然以为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!

而现在,那一段幸福却变成了一个大大的讽刺,每天都在嘲笑、讥讽着她!

她知道的,她什么知道!

结婚前,她就发现他有点不对劲。

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,眼神总是飘忽在某一处,没有落点。

每次她跟他说婚礼筹备的事情,他脸上笑着,眼神却毫无温度,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敷衍。

她真恨,她恨他,为什么不索性在伪装得像一点?

为什么要让她看出破绽?

但她就是这样蠢,蠢到了骨子里。

她对这些破绽都视而不见,装作不知道,也从来不过问。

她只是想着,他都跟她求婚了,他都愿意娶她了,还会有什么事瞒着她呢?

一切不过是她自己的胡思乱想罢了!

所以,当他提出一个稳妥的投资计划时,她毫不犹豫的把郑家仅剩的钱都给了他。

她以为就算她不是胡思乱想,就算她感觉到的都是真的,他也不可能让她和她的妈妈失去这最后的生活依靠吧!

可是她错了!

结婚的那天晚上,他们是在游轮上度过的。

她在游轮里早已布置好的新房里等待着,等待他将游轮靠岸在一个安全的码头后,进来完成他们的新婚之夜。

她盼望着这一天,盼了那么几年。

她用自己的所有的热情期盼着自己能成为他的妻子,这份热情,几乎将她自己吞噬,也未曾消减过!

但是......

这一天晚上,他迟迟没有进来。

她靠在沙发上等到睡着,迷迷糊糊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两点。

但房间里,还只是她一个人!

她奇怪的来到甲板,只见游轮其实已经靠岸,而他,则在驾驶室里喝了个烂醉。

她分不清楚,他是真的高兴所以喝醉,还是因为在逃避着什么?

晚上风大,在驾驶室里睡觉可能会感冒。

她叫了他很多声,才终于将沉睡中的他叫醒。

“文皓,”她说:“你去房间里睡吧,这里冷。”

他揉着醉红的双眼,微笑点头:“好!”

于是,他跟她来到了船舱的房间。“

我先洗个澡,”他又说,“你先睡吧,别等我!”

别等他?!

今天这样的夜晚,他让她先睡?!

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点点头,先爬上了床。

她微闭着双眼,听着浴室里的水声,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洗完,然而脚步声到了床边。

她还是忍不住激动的心跳,睁开眼来,看到了他的笑脸。

“怎么?”

他问她,语气是那样的温柔和体贴:“睡不着吗?”

他的大掌抚上了她的面颊:“船上有些摇晃,不习惯的人的确会失眠!”

说着,他又走出去了。

回来时,他的手上多了一杯牛奶:“来,喝点吧,”他将牛奶递给她:“可能会睡得好一点。”

她怎么能拒绝呢?

当然是接过牛奶喝完了。

好像真的有效,放下杯子后不久,她就觉得眼皮沉涩。

再然后,她便坠入了梦乡,一晚上都没有再醒来。

那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事,她不知道。

但早上起来的时候,床上只有她一个人!

她穿上衣服正准备去看看他在做什么,却见他猛地推开门,着急的对她说:“心悠不好了,船漏水了!”

漏水?!

她像是在睡梦里还没有醒来,这可是使用时间还没有超过一年的豪华游轮!

但是,当她跟着他去看时,却又真的发现船底漏了一个大洞,海水正不断的渗进船舱!

“心悠,”他抓过她的手往甲板上跑,然后指着远处一个模糊的小岛对她说:“你快坐救生艇到那儿去,一定会有人来搜救的!”

她太慌张了,根本没有仔细听他的话,理所当然的以为是他们一起往那小岛逃!

然而,直到她坐上救生艇后,才发现他根本没有上救生艇的意思。

“文皓?”她不明白。

而他站在甲板上对她说:“心悠,你先过去,游轮上有些重要的东西,我看能不能保存下来,然后我再去小岛找你!”

他这是在开玩笑吗?

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比他的命更重要?

或者说,比她的命更重要?

此去小岛还有那么远,他难道就放心让她一个人去吗?

似乎在这一刹那间,她明白了什么,情绪渐渐的冷静下来。

“文皓!”

她站在救生艇上遥望着他的双眼: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什么事也没有!”

他一口否决:“你快走!”

说完,他便跑进了驾驶室,再次将游轮发动。

船身激起的浪花将她的救生艇一下子推出了老远,她呆呆的看着游轮驶去的方向。

呆呆的看着,那艘游轮在海面上渐渐沉没...

沉没...

她在小岛上一直等,整晚都没有睡觉,她以为游轮既然沉没了,他一定会来小岛找她。

但是没有,直到搜救人员找到了她,他也一直没有出现。

她不明白他去了哪里,也不明白游轮为什么会突然有个洞,?

她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喝下那杯牛奶之后,就会沉睡到天亮?

她更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他一开始说得那么有把握的项目,筹资人忽然摇身一变,成了一个骗子?

她是真的不明白,真的不明白吗?

不,不,她只是不愿意去想。

不愿意去想他是活着,还是已经死了!

因为他们已经结束了,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彻底的结束了!

目光转回床上,她看着昏过去的牧思远,唇角勾起一丝冰冷。

然后她起身走到窗前,非常满意的看着那些已经躲好的记者。

现在,只等顾宝宝来了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时间走到晚上七点半,欢欢和乐乐已经吃过晚饭了,他却还没有回来。

想起在超市里郑心悠说过的话,顾宝宝难免担心,可是...

电话要不要打过去?

犹豫再三,她还是放下了电话。

相信他,就应该相信到底吧。

就算他到明天早上才回来,她也应该相信他跟郑心悠之间,没有任何事情发生。

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她起身准备自己也去吃点东西。

然而电话却在这时响起。

是他打过来的!

她有些高兴又有些惶然的接起,电话那头却传来的是郑心悠的声音!

“顾宝宝,你怎么还不过来?”

她的冷笑声让顾宝宝一怔。

“你...”她想象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你什么你?”

郑心悠步步逼近:“不过你不过来也无所谓,反正我要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,思远会找个时间跟你摊牌的!”

“郑心悠...”

她逼自己冷静下来,一定要冷静下来:“你让思远接电话!”

“接电话?”

郑心悠冷蔑一笑:“他去洗澡了,现在没空!”说

着,她顿了一下,又得意的笑道:“如果你不相信,现在可以马上过来,你们这些做大老婆的,不是最喜欢捉.奸在床吗?”

“你别胡说!”

顾宝宝赶紧摁断了电话。

心潮澎湃,她只觉一股股闷气在心头翻涌,她赶紧跑到洗手间,忍不住干呕起来。

佣人跟着跑进来,担心的问:“少奶奶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顾宝宝摇头:“没事...可能是胃不舒服。”

“那你快吃点东西吧,”佣人扶着她来到餐厅,“中午没吃,晚上也不吃,人怎么受得了?”

顾宝宝点头,不想让佣人为她担心。

但是,面对着这一桌子的菜,她真的食难下咽。

郑心悠的话一句句清晰的回响在脑海,她的心忍不住发颤。

他真的...真的做了什么吗?

她该不该继续相信他?

抬起双手,她痛苦的蒙住了脸...

“妈咪,你怎么了?”

欢欢乐乐不知什么时候才到餐厅,两人围在她身边,担心的看着她。

闻声,顾宝宝赶紧擦去了泪水,冲他们挤出一丝笑意:“是不是该睡觉了?妈咪给你们去讲故事好吗?”

看着妈咪眼角的泪痕,乐乐伸出小手抱住她的腰:“妈咪,是不是臭爹地又欺负你了?!”

说着,他又抡起小拳头:“我帮你揍臭爹地!”

欺负?!

--看谁敢欺负我的老婆!--

--欺负我的只有你--

--宝宝,我想要更贪心一点,以后无论发生怎样的事情,你都要相信我,好吗?--

早上他说过的话浮现脑海,像一注强心剂抚平了她的心。

“宝贝!”

她抱住两个小人儿:“爹地怎么会欺负妈咪呢?爹地很爱很爱我们的!”

她相信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时间来到晚上十一点。

顾宝宝还没有来!

窗外那些躲着的记者,似乎都有些不耐了。

郑心悠恨恨的捏紧了拳头,这个顾宝宝,真以为牧思远是个可以相信的男人吗?

看着依旧昏睡在床上的牧思远,她一咬牙,看来不来一点měng料,顾宝宝是不会被刺激的!

走上前,她来到床头,伸手扯开了牧思远衬衫的纽扣!

牧思远这么大的块头,刚才她一个人把他拖到床上,已经费尽了力气,现在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他翻个个,把衬衫给脱下来了。

不过,只是拍照而已,只要把他的衬衫褪下肩头就可以了!

接着,她又转过身去,解开了自己衣服的纽扣!

她打算躺到他的身边,拍下几张两人暧.昧的照片。

这不但可以发给顾宝宝,也可以给外面的记者,让他们不至于白等。

“心悠,你在做什么?”

然而,犹如鬼魅般,房间里忽然响起这样的声音。

她狠狠一怔,浑身不自觉的僵住了。

她听出来了,这是牧思远的声音。

他已经清醒过来了!

“心悠,你不敢看我吗?”他又问。

声音是如此的平静与清醒,像是他根本没有昏厥过!

她呆呆的转身,手中的电话顿时滑落在地,发出“啪”的声音,惊醒了她的一场梦。

“你...你醒了?”

还是根本没有昏过去?

牧思远扣好自己的衣服,站起身来:“如果我没醒呢?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?”

郑心悠没有回答。

他微叹着摇头:“心悠,为什么你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对宝宝?她曾对你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吗?”

闻言,她渐渐回过神来,脸上露出冷笑:“她没有吗?如果没有她,我会像现在这样一无所有吗?”

“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情?”

牧思远的目光渐渐冰冷:“就算没有宝宝的存在,申文皓还是不会选择你的。”

“他不会选择我?”

她自嘲的一笑,又点点头:“他是不会选择我,但也不会对我赶尽杀绝。”

说着,她走上前两步,嘲讽的看着牧思远:“你知道吗?申文皓会跟我结婚,都是为了顾宝宝,为了让我不再伤害她,他爱的人始终都是顾宝宝,为什么他要对我做出这些事情?”

听着她逻辑混乱,思维不清的话,牧思远摇摇头:“心悠,你现在太激动了,不适合思考问题,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,也许你会想明白。”

说完,他便抬脚往门口走去。

他该回去了。

“站住!”

郑心悠狠声喝住他:“思远,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呢,你就想离开吗?”

他觉得好笑:“心悠,你还要做什么?”

他的笑容里却没有一丝温度:“你想让宝宝来捉.奸,让外面的记者拍下这一幕吗?你真的糊涂了吗?再大的丑闻难道我压不下来?”

听着他的话,她的脸渐渐失去血色:“你...你根本没有晕过去?”

“对!”

他不否认,“你真的糊涂了。我练过那么多年的跆拳道,难道你都忘记了吗?”

郑心悠彻底呆住了。

她觉得自己的头好痛,混乱的思绪让她有些站立不稳,她只好坐下来。

再抬头,眼前的人影似发生了变化。

像是申文皓,又像是她已经逝去的父亲,正用冰冷如刀的目光看着她,质问她。

她不敢看,立即又低下头,浑身开始发抖。

牧思远终是不忍,放缓了语气:“心悠,没有人会来收你的房子,以后你自己好好生活吧。我希望你不要再去伤害宝宝,虽然,你不可能再有机会伤害到她!”

“这只算是作为朋友,我对你最后一次平等的要求!”

相信她应该听得出话外之音,再有下一次的话,他不会再对她手下留情!

“你自己多保重!”

说完,他打开门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。

“思远!”

见他平安的走出来,郑妈又惊又喜,赶紧走上前:“你没事吧!”

“我没事,郑阿姨!”

牧思远轻轻一叹,“郑阿姨,以后我不会再来这里了,你自己多多保重。”

郑妈点点头,含泪道:“你...你别怪她,她从小性格倔强又好强,被我们给宠坏了。”

牧思远淡淡一笑,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走出了郑家别墅的大门。

回家的路上,他开得很快。

他不是有意要耽搁这么久的。

他只是很想看看心悠到底还想做什么。

而且,他和郑家也是该有个了断了不是吗?

郑心悠用椅子砸晕他,不正是他和郑家做个了断的时候吗?

以前是他不知道宝宝会介意,现在他既然知道了,他怎么还能用这些事情去破坏他和她之间的感情?!

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失去她的痛苦,因为那种痛,虽然不能一刀致命,却像一种慢性毒药,渐渐痛蚀着他的心。

平日里轻易不会发现,只有发作的时候,才会让人痛不欲生。

所以,五年后再遇,他才会这样的想留住她,想拥有她,发自内心的,不受控制的。

还记得秘书主任曾经问过他,到底喜欢她什么?

那时的他还真不明白,但是他现在知道了。

他爱她,不因为她的善良、坚韧和付出。

他爱她,是因为他早就在很早以前,就深深的爱上了她,而不自知。

想到这里,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。

家,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你怀孕了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