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80章:别跟我赌气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80章别跟我赌气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顾宝宝笑着:“主任,你可不可以告诉我,郑小姐...现在怎么样了?”

秘书主任一愣,倒没想到她会关心这件事。

“夫人...”

她略微迟疑了一下,才道:“牧总跟我交待过,他不想再过问郑家的事情,所以我...”

闻言,顾宝宝匆急的打断她:“主任,我不是想要过问郑家的事,我...我只是想知道郑小姐她过得好不好?”

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,郑心悠会变成今天这样,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文皓的欺骗吧。

而文皓做的一切,又都是为了她!

看着她眼底的担忧,秘书主任微微一叹:“夫人,郑小姐现在很不好。”

她摇摇头:“郑夫人遣散了管家和佣人,自己也去了法国。郑小姐一个人住在郑家仅剩的别墅里,没多久就疯了。”

真的疯了!

顾宝宝心中一惊:“那她现在怎么样?”

“我听医生说,她现在谁也不认识了,记忆力减退得很厉害,而且经常出现幻觉。”

“幻觉?”

秘书主任点头:“她经常叫着他丈夫的名字,医生说那是因为她的丈夫经常出现在她的幻觉里。”

顾宝宝一愣,心底淌过沉沉的苦涩。

她相信郑心悠是真的疯了,为了文皓疯了。

“主任,”

片刻,她抬起头,心中有了主意:“我可不可以求你帮我做一件事?”

“帮你?”

她点点头:“思远的态度既然这么明确,郑小姐的事我不太好出面了。所以...”

她诚恳的握住秘书主任的手:“请你帮我给郑小姐找一间好的疗养院,至于费用,我来负责。”

闻言,秘书主任有些犹豫。

毕竟,牧思远已经对她下了命令,她当面答应,然后背地里又这样做,是不是不太好?

“主任,”顾宝宝知道她的顾虑,微笑着宽慰她:“思远是怕我受伤害,才选择放弃郑心悠不管,现在郑小姐变成这样,他何尝又不担心呢?”

说着,她拍拍秘书主任的手:“没事的,主任。你就当帮我一个忙吧!”

秘书主任看看她,又低头沉思片刻,终究还是点点头。

办这样的事情并不难,秘书主任总归是有些权力的;

而且郑心悠只是记忆力减退,生活方面不太有了自理能力,并不像有些病人那样时常发疯,所以几个小时的时间,她便派人将郑心悠送到了本市最好的疗养院。

“夫人,事情都办好了!”

跟疗养院院长通完电话,她便跟顾宝宝汇报工作:“至于对郑小姐治疗的事情,我有时间再过去跟院长面谈一下。”

“嗯,谢谢你!”

顾宝宝说着,却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。

她不是不相信秘书主任的工作能力,她只是不放心郑心悠,总想要见见她。

“去疗养院?”

秘书主任诧异的往她微隆的小腹看了一眼,“夫人,这...这不大好吧!”

她现在可是牧家重点保护对象,如果让牧总知道她让夫人去了疗养院那种地方,不会劈了她才怪!

“没事的,”

顾宝宝又宽慰她,还冲她调皮的眨眨眼:“我们悄悄去,快去快回就是啦!”

见秘书主任还不答应,她只好使出杀手锏:“那好吧,反正我也知道疗养院的位置,我一个人去好了。”

那怎么能行?!

秘书主任赶紧起身,“还是...还是我陪着你一起去吧!”

牧总啊,是不是该给她涨工资了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对于精神病患者,通常是不能面对面探病的。

顾宝宝和秘书主任只能隔着门上的窗口看到病房内的情况。

只见郑心悠正呆坐在床上,目光空洞且漂浮,没有落点。

这段时间没人照顾,她瘦了很多,脸上曾有的光彩早已消失不见。

秘书主任微微一叹:“那天我近看,发现她有了很多白头发。”

顾宝宝一怔。

那句话是谁说的?

自古情最伤人!

可能是听到门口有声音,郑心悠忽然抬起头,目光往门边看来。

两人惊诧的发现,她像是认出了她们似的,居然走下床,来到门边。

“郑小姐!”

顾宝宝不由地叫了一声。

却见郑心悠在窗口旁站住,定定的看了她一眼,叫出三个字:“顾宝宝!”

“她认得你!”

秘书主任愕然,顾宝宝点点头,也看着郑心悠:“郑小姐,你还记得我?!”

也许她的病情不像医生说的那么糟糕!

然而她对她们之后说的这些话却再也没有了反应。

目光虽然依旧落在顾宝宝脸上,眼神却渐渐黯淡,直至蒙上一层枯槁的灰蓝色。

她又转身,这一次她没能再走到床边,而在地上就坐下了。

“郑小姐,你起来啊!”

顾宝宝焦急的喊道。

但她根本毫无反应,反而躺在了地上。

浑身缩成一团,她将自己紧紧抱住,闭上了双眼。

“这………”

顾宝宝看着秘书主任:“要不我们去叫护士来帮忙吧。”

“没关系的,夫人!”

秘书主任赶紧道:“这房间里都有暖气的,她不会着凉!”

说着,她扶过顾宝宝的手臂:“夫人,我们走吧!工作人员会照顾她的!”

顾宝宝心中一叹,只好跟着她走下了楼。

车子开出疗养院,见顾宝宝始终紧锁眉头,秘书主任有意转开了话题:“夫人,孩子多大了啊?”

闻言,顾宝宝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小腹,微笑道:“有三个多月了。”

说着,她又看看秘书主任的肚子:“你怎么不要一个?”

秘书主任吐吐舌头:“让牧总放我一年假吧,看到两个小少爷那可爱的模样,我真的也想要一个孩子了!”

顾宝宝笑起来:“其实怀孕很幸苦的,那时候孩子到了八个月,我还要吐,真是被折腾得够呛。”

“不过,”

说着,她的眼里荡漾起难掩的幸福:“现在我只要看到欢欢乐乐,真的就什么烦恼都可以放下了。”

秘书主任没有出声。

她能体会这话中的意思,毕竟,这一年多来他们受了多少苦,她都是知道的。

“夫人,你饿了没有啊?”

忽然,秘书主任出声:“不如我们去餐厅吃点东西啊。”

听她这样说,顾宝宝倒真的觉得肚子有点饿了,便点头:“好啊!”

看着菜单上的甜食,顾宝宝差点流口水。

偏偏医生建议尽量少吃甜食,她只好咬牙忍着点了一份水果。

秘书主任觉得好笑又感动:“夫人,这是不是就叫做痛苦并幸福着?”

顾宝宝非常赞同的点头,还把牧思远规定的几不准说给她听。

当然,不准一个人洗澡这一条就要自动省略了,不然多不好意思啊!

秘书主任听得好笑:“夫人,牧总对你真是越来越细心了。”

顾宝宝听着这个话,心里忍不住甜丝丝的,但是嘴上还是要谦虚一下的啦:“哪有!他要就是喜欢我肚子里的小宝宝,哼!”

一听就知道这个幸福的小女人是在心口不一,不过想起以前的事情,秘书主任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一下。

也许到现在,顾宝宝还不知道古信扬在公司时发生的事情呢!

前段时间她因为郑心悠的事情而跟牧总闹矛盾,一定也是以为牧总不够爱她吧!

“夫人,其实我…我有件事想跟你说。”

他们走到今天不容易,这一次,就让她做个大嘴巴!

“你还记得古信扬在公司做副总的时候吗?”

顾宝宝点头,又奇怪的看着她,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起那时候。

却见她淡淡笑着,“牧总再三叮嘱不要我告诉你,但我想,我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你。”

牧思远有事情瞒着她?!

顾宝宝一愣,目光落在她的脸上,听她继续说着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车窗外,茫茫大海缓缓淌过,因为阳光的映照,看上去就像一条鎏金带朝前流动着。

但顾宝宝却无心欣赏这美景。

“那时候二小姐暗地里闹出很多事来陷害你,其实牧总都是知道的。”

“他用这些事情疏远你,将你调离身边,其实是有苦衷的。”

她的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着秘书主任刚才说过的话,“那时候我们接到准确消息,古信扬为了争夺牧氏的掌控权,已经雇佣了国外的黑势力,随时准备对牧总身边最亲近的人下手。”

“牧总担心你受到伤害,所以只能暂时疏远你,并且暗中派了很多保护着你和小少爷。”

“你还记得游轮上的舞会吗?虽然那天晚上,牧总对你不冷不淡,但是那些狮子座的烟火,都是牧总亲自挑选,为你燃放的。”

“我是五年前接替你的职务才来到牧总身边的,虽然以前发生过什么事,我并不知道。但是,五年来发生了什么,我却看得一清二楚。”

“那时候,牧总心里夫人的人选虽然是郑小姐,但是我看不出来牧总对她有多少爱情,反而亲情更多一些吧。”

“夫人,有人说爱情是持久不惜的热情,你一定同意这种说法吧,因为牧总对你,你对牧总的,就是这样的感情。”

“牧总不让我告诉你这些,是害怕你为他担心,但是我想现在没什么事情能阻碍你们了,他的顾虑可以放下了。”

......

“夫人,到了!”

司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她回过神来,目光愣然的往窗外看去。

那个熟悉的人影,正站在台阶上,满脸怒气的瞪着车窗。

哎呀!

她心中一个咯噔!

刚才她骗他说想吃水晶饺,让他去排队,没想到他居然比她先回来!

这下怎么办?

“顾宝宝,你出来!”

他已经走到车门边了,还这样用力的敲着车窗。

六大不准里明文规定,不准一个人外出!

她明知故犯,他肯定生气了!

她硬着头皮下车,立即抱住他的胳膊撒娇:“思远哥哥,我…我出去转了转,透透气…”

牧思远没理她,也没推开她,只转身往台阶上走。

她赶紧跟着,一边找话说:“思远哥哥,有没有买到水晶饺啊?我好想吃…”

说着,她又拍拍肚子,“小宝宝也想吃!”

话说间,两人已走到了客厅里。

牧思远还是不跟她说话,自顾在沙发坐下,拿起报纸开始翻看。

这时,佣人从厨房走出来,“少奶奶,你回来啦!”

她高兴的看着顾宝宝:“我刚把水晶饺热了一下,你现在要不要吃!”

顾宝宝赶紧点头,凑到牧思远跟前甜甜笑着:“思远哥哥,你不要生气了,我保证,就这一次,下不为例!”

牧思远装作没听见,将报纸翻到了另一边。

他这摆明了是跟她冷战嘛!

她该怎么办呀?

惶然间,却见佣人站在餐厅便偷偷冲她招手,脸上带着了然的笑意。

她一愣,起身走上前。

“少奶奶,”

佣人拉着她走进餐厅,小声道:“少爷早就回来啦,等了你好久,急得不得了呢!”

说着,她拍拍她的手:“你先吃饺子吧,少爷排了一个小时队买来的,你吃下去呀,他就高兴了。”

真的吗?

闻言,顾宝宝赶紧走到餐桌边拿起筷子,一边吃一边还故意大声说着:“嗯,真好吃。”

可是,牧思远不但依旧装作没听见,还上楼去书房了!

“小气鬼,小心眼!”

她急了,一把扔掉了筷子,也气呼呼的上楼睡觉去了。

一觉醒来,已经下午五点。

她就是不起床,等着他来叫她吃晚餐。

哼,饿着她可以,他一定不舍得饿着肚子里的小宝宝!

然而过了几分钟,却见乐乐推门进来了。

“妈咪,”

他冲到床边,兴奋的问道:“小妹妹有没有长大一点?”

她疼爱的揉着他的小脑袋:“当然有啦。小妹妹就像乐乐一样,每一天都在长大!”

乐乐点头,又道:“妈咪,吃晚饭!”

“是不是爹地让你来的?”

闻言,乐乐睁大了双眼:“妈咪,怎么知道?”

就是爹地让他来的哦。

哼!

小心眼!

一下午了还在生气!

顾宝宝撅起嘴儿:“乐乐,你告诉爹地,妈咪不想吃晚饭。”

那怎么能行呢?

乐乐皱眉,捂着自己的小肚子:“不吃晚饭,饿饿!”

“没事的啦!妈咪想再睡一觉,然后吃饭,好不好?”

好说歹说,把乐乐给哄下去了。

但是过了十五分钟,卧室门再次被推开。

这回是欢欢进来了,手里捧着一个小托盘,上面放了一碟菜和一碟米饭。

“妈咪,吃饭啦!”

欢欢小心翼翼的将托盘放在床头,“不吃饭小宝宝会饿哦!”

她一愣,不禁咬牙切齿。

这个牧思远!

混蛋!

她就是不吃怎么样!

哼!

她把托盘大喇喇的一个人洗澡,洗头发,然后自己吹干,再继续睡觉。

睡觉是很舒服啦,可是肚子饿的滋味真的很难受。

顾宝宝难过的睁开眼,发现屋子里都黑了,而他居然就睡在身边。

难道她已经睡了大半夜?

难怪这么饿!

可是他居然睡得这么安稳,一点也不在乎她和小宝宝有没有饿着!

孕妇的情绪本来容易波动,加上又想到这些,她实在觉得委屈的不得了,忍不住就“哇哇”大哭起来。

这可不是假装,豆大的眼泪就这样簌簌滚落。

终于,他有反应了,伸臂搂过她:“怎么,饿了?”

语气还是那么凶!

“你走开啦,我不要你管!”

她推他,却被他抓住了双手:“别闹了!”

“我哪有闹?”

她忿忿不平的瞪着他:“明明是你不理人!也不理小宝宝!”

牧思远无奈的一叹,打开灯,又伸手为她抹着眼泪:“你为什么不听话偷偷跑出去?还去了疗养院那种地方?要是小宝宝被吓到怎么办?”

“等等,”

她一愣,“你怎么知道…”

她分明有交代过司机不能告诉他的!

“你呀,”

他一点她的鼻子:“司机跟我亲一点,还是跟你亲一点?”

“哼!”

她撇过头,不要理他。

他也没再说什么,而是起身下楼去了。

再回来时,手上已经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。

“哇!”

她的胃立即投降,拿过来就是一顿猛吃。

看得牧思远无奈皱眉,“你慢点,别噎着!”

顾宝宝冲他一笑,“思远哥哥,这是你做的?!”

真想不到,他还会做面条哦!

“是不是很难吃?”

他撇嘴,“难吃也将就一下,这会儿佣人已经睡了。”

她连连摇头:“好吃,好吃,以后我每天晚上都要吃!”

说着,她又看着自己的小腹:“小宝宝,你可要多吃一点哦,这可是爹地亲手给你做的!”

牧思远又好气又好笑,心里却是软软的。

坐上床,他伸手从后面轻轻搂住了她。

“宝宝,下次别这样了,”

他柔声道:“我很担心你。”

她歉疚的笑着,把碗放在一边,扭过头来看着他:“思远哥哥,我…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,我只是想去看看她!”

闻言,牧思远没有出声。

她能猜到,他一定也特别想知道郑心悠现在的情况。

于是,她接着说道:“郑小姐现在真的很可怜,她一个人也不认识了。有时候会出现幻觉,但幻觉里也只有文皓。”

牧思远轻声叹道:“我认识她那么多年,真的没有发现,原来她的性格那么执拗,喜欢钻牛角尖!”

话说间,他的眼神是平缓的:“如果她能想开一点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“思远哥哥,你别这样说。”

顾宝宝摇头:“在感情上受了伤害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走出来,郑小姐,是被困死的那一个。”

说来说去,她的心里终究还是自责的。

===咳咳,亲们,今天还有更哦~~~今天加更哦~~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准爸爸很辛苦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