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82章:幸福的目的地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82章幸福的目的地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今天距离预产期还有八天,牧思远便安排她住进了待产室。

几个大人都来看过了。

牧风铭一听还有八天的时间,不由数落他:“思远,还有这么几天,宝宝在这里不会无聊吗?”

顾宝宝好担心,以为他又要跟牧叔叔呛声,孰料他却只“嗯”了一声,回答道:“我会在这里陪她。医生和护士都在这里,有什么紧急情况也方便。”

这是不是他第一次好好的回答了牧叔叔的问题啊?

不但牧叔叔有一点愣住,顾宝宝也有点吃惊了。

但马上她就明白,这几个月以来,他一定也感同身受了做一个准爸爸的辛苦吧!

所以才会转变自己对牧叔叔的态度。

“没关系的!”

她马上出声打破了这显得有些尴尬的气氛:“思远,你还是好好上班,有什么情况,我让护士马上通知你。”

“不行!”

他摇头,目光温柔却坚定的看着她:“你放心,这几天公司的事我都安排好了,我在这里专心陪你。”

她看着他甜甜一笑:

“那你得给秘书主任加工资哦!”

他爱怜的抚着她的脑袋:

“嗯,听老婆的,加工资!”

看着他们恩爱的模样,两家大人不由地相视一笑。

虽然婚礼延后了,但他们也一点也不用担心啦,因为照这样看,过不了多久,他们就可以喝上真正的女婿媳妇茶啦!

“宝宝,”顾妈在床边坐下,问道:“这次你准备剖腹还是顺产?”

五年前她是顺产,但现在她也有二十八岁了,顺产可能比较辛苦。

牧思远在一旁接过话,“宝宝,还是顺产好不好?”

他非常专业说道:

“剖腹虽然人比较不辛苦,但也会伤了你的元气。”

医生总是说她身体不好,他害怕这一刀下去,她以后的免疫力会更差。

顾宝宝知道他的话有道理,可是想到顺产的痛苦,她就头皮发麻。

“当然要剖腹!”

一直没有说话的牧夫人出声了,“她这个年龄,让她顺产不是太辛苦了吗?月子里佣人照顾周到些,身体很快就恢复过来了。”

她这个也是就事论事,而是还是比较有道理的,牧思远听了却不高兴了。

“这是我的老婆,我的孩子,什么时候轮到不相干的人说话?”

他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。

“你说什么,住口!”

牧风铭赶紧沉声喝住他,不想让人看笑话。

然而,牧思远对他的警告只是淡淡一哼,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平常在家里他是这种态度也就算了,但今天可是当着顾爸顾妈的面啊,牧夫人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。

“算我多嘴!”

她丢下这句话,“宝宝,你自己多休息!”

便抬步往外走去。

“妈妈!”

顾宝宝着急了。

她就这样走了,那算什么事啊?

“妈妈,你等一下啊,我还有很多问题要请教你呢!”

她一边喊,一边使劲推牧思远,让他好歹也出声说句话啊!

可是,牧思远就是不愿意!

见牧夫人走出去,牧叔叔也跟着去追。

她是真的着急了,挣扎着想起来,肚子却猛地大痛起来。

“啊...好痛...”

顿时,她的嘴里发出尖利的叫喊,吓得待产室里的人都慌了。

“宝宝,你怎么了,怎么了?”

牧思远焦急的去摸她的肚子。

“痛啊,痛...”

于是,两个小时后,剖腹产手术顺利进行完毕。

牧思远和顾宝宝的第三个孩子,也就是牧家的小公主,出生了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今天算是牧家大团圆的日子了。

牧风铭笑眯眯的看着儿子媳妇,孙子孙女。

如果女儿快点结婚,又给他带来个女婿和几个外孙,他就真的心满意足啦!

“来,来,大家快坐,”

他朗声招呼着,“咱们边吃边说。”

顾宝宝抱着小宝宝坐下来,心里却是一片慌乱。

她知道等会儿大人们一定讨论他们的婚事,可是…她心中一片迷惘。

现在孩子也生了,她还有什么理由推迟?

“思远啊,”

果然,刚动筷子,牧风铭就说话了:“你和宝宝的婚事,最近是不是办一下?”

牧思远点头:“随时都可以。”

说着,他往顾爸顾妈看去:“爸妈,你们挑个好日子吧!”

顾妈高兴的答应着,从女儿手中抱过小宝宝,一边问:“宝宝,你想什么时候?”

之前她们私下说起,女儿还老说以身材没恢复,穿礼服太丑!

现在小宝宝都三个月大了,她的身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吧!

然而,却见她依旧面露难色,似有什么话想说。

“宝宝,我看越快越好,怎么样?”

但牧风铭心中早已决定,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,“法国的那些长辈们都催问了好几遍了,大家都想过来热闹一下!”

“是呀,”

牧初寒也冲她眨眨眼:“嫂子,那些长辈们可都出手阔绰,你结一次婚,收到的金银珠宝一定摆满房间了!”

虽然这是事实,但话真是不好听。

牧夫人赶紧敲她脑袋:“你这丫头,不会说话就别说!”

说完,她又笑着:“宝宝,早点把婚事办了也好,你们婚后住到家里来,这大宅子就热闹了。”

“好啊,好啊!”

闻言,数牧初寒最高兴:“嫂子,到时候小宝宝我就来给你带,你不知道,我真的好喜欢她呢!”

他们说什么,顾宝宝都不太听得清楚。

心里只有一个认知,那就是他们的婚事似乎已经在筹备了。

或许几天后,一个星期后,她就要走进结婚礼堂,嫁给他为妻…

“不,不…”

她猛地惶然起身,目光看着面色惊讶的每一个人,“我…我不要…结婚…”

好难堪是不是?

可是这就是她内心深处的声音,她不想,就是不想…

“宝宝?”

牧思远也站起来,不明所以的看着她。

她痛苦的摇摇头,“对不起,我失态了。”

说完,她匆匆跑了出去。

牧思远一怔,赶紧往外追。

“宝宝!”

他在花园门口追上她,“你怎么了?”

顾宝宝摇摇头,继续快步朝前走。

“宝宝!”

他一把抓过她,让她面对自己,却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她好久都没有哭过了,为什么现在又流泪?

他心疼的搂住她,柔声哄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告诉我好不好?”

顾宝宝抹着泪,哽咽道:“对不起…我…我还不想结婚。”

闻言,他心中一沉。

他一直怀疑着怀孕那时候她对婚礼的百般推托,是因为她根本不想嫁给他。

原来这担心是真的!

“为什么?”

他不恼也不气,而是缓缓问:“是不是我有哪里还做得不好?让你不能下定决心嫁给我?”

闻言,她微微一呆。

他既然能说出了这样的话,她也应该敞开心胸,不再遮掩。

“思远哥哥,你很好…只是我…”

她摇摇头,“我怕!”

“怕?”

他不解。

却见她非常肯定的点点头:“我怕,怕自己不能做一个好妻子。我怕,怕自己拥有得太多,如果有一天失去,我也会疯掉;我还怕,怕…怕这只是一场梦。”

“宝宝…”

他焦急的想要说些什么抹去她心中的这些想法,她却摇头,继续说道:“你对我那么好…我却一点也没有发现…”

她无法形容那天从疗养院出来,当秘书主任跟她说了古信扬那件事后,她自己的心情。

他是那样尽心尽力的保护着她,用他自己的方式爱着她,她却一点也察觉不到。

在他和古信扬几乎是做生死之斗的时候,她没有帮上他一点儿,反而只在为他的绝情和冷酷伤心。

她真的很自责。

“思远哥哥,我…我做不了一个好妻子的!”

牧思远凝视着她,久久没有说话。

他同样无法形容自己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感觉,疼爱、宠溺、爱到骨子里等等,都不能说明他此刻的感受。

是不是爱一个人到真心,便只想要给他最好的,哪怕连一句话,都要拿出最好的说给他听?

所以更会时常觉得,像自己这样的人,绝对不能拿来委屈了对方的一辈子?!

“宝宝,”

他温柔的为她拭去泪水,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我只想告诉你,在我心里,除了你,这辈子我不会再娶别的任何女人!”

“思远哥哥...”

她梗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“真是个傻瓜!”

可是他的眼里,他的心里,又早已被这个傻瓜占据得满满的。

心中微微一叹,把她紧紧的抱入怀中:“但是,我不会逼你,我会等你。等你到想要嫁给我的那一天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这是典型的婚前恐惧症!”

秘书主任非常笃定的说道,一边找出很多资料给牧思远看。

牧思远仔细一看,果然,她家那位的“症状”跟上面描述得非常相像!

“那该怎么办?”

他揉着额头问道。

虽然说他可以等,但心爱之物一天不冠上自己的姓氏,不对全世界的人标明自己的所有权,他就一天不能放心。

秘书主任翻过下一页资料,说道:“建议给新娘一定的空间和时间,让她在婚前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,减少焦虑感。”

她喜欢做的事情?

“宝宝,你有什么喜欢做的事情吗?”

回到家,他立即找到了顾宝宝,询问她这个问题。

“的的...”

九个月大的小宝宝已经会叫他了,虽然还不怎么标准啦!

“宝贝!”

他抱过她,让她到自己身上蹭口水,目光一直看着顾宝宝,等待着答案。

“我喜欢做什么?”

顾宝宝偏头想了想,忽然笑了。

“我曾经想过要环游世界!”

他皱眉:“这个...目标太大,重新找一个。”

可是兴趣被挑起来了,哪有这么容易被压下?!

“我就喜欢旅行啊。”

她无限神往的说道:“我很小的时候就有这个愿望,一个人去巴黎、普罗旺斯、埃及、希腊、布拉格...”

想去的地方简直一天一夜都说不完。

只是,这里一直有她的牵挂,她不忍走开。

“我想到了,思远哥哥,”

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:“我要去旅游,趁着他们还小,我想要出去走走!”

看着她认真的模样,牧思远不禁问:“宝宝,你是认真的?”

她点头,“思远哥哥,我真的想去。我都二十九岁了,再不实现自己的愿望,以后老了,就走不动了。”

她要操心欢欢乐乐,小宝宝。

操心他们的起居饮食,他们的身体健康,他们的学业发展。

很多很多...

等到这一切都操心完了,她也就真的老了。

牧思远的心底涌着担心和害怕,。

他害怕她的心装下很多东西之后,就再也没有他的位置。

可是,她已经用了人生的这么多年来爱他。

他若一直这样霸占着,是不是对她不太公平?

或许让她对婚姻感到焦虑的原因,就是因为他太过强势。

让她没有喘息的空间,让她没有自主的选择余地。

他若真的爱她,就不应该这样。

于是,他深吸一口气,换上笑容:“宝宝,你真的要去吗?要去多久?”

去多久?

“去一年!”

忽然,牧初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。

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,反正他们刚才的话她都听见了。

“嫂子!”

她高兴的跑上来,“我跟你一起去,带着小宝宝一起去!”

跟她一起去可以啦,但是,顾宝宝犹豫着:“带着小宝宝好吗?”

“怎么不好?”

牧初寒笑着:“难道你去旅游,能放心小宝宝吗?再说了,家里有直升飞机呀,我们坐自家的直升飞机去,再方便不过了!”

闻言,牧思远也点点头,“直升飞机可以开去,但是...只能去半年!”

让他一年都见不到宝贝老婆和女儿,他不要疯掉才怪!

“还有,每天必须打电话回来,让我知道你们好好的!”

天啊!

顾宝宝心里惊呆了,他这算是同意了吗?

她真的不敢想象,他居然会同意她这个大胆而又疯狂的想法!

“思远哥哥,你说真的吗?”

她还是不相信的问。

却不知这神情让他有多心痛。

果然如此,在他面前,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有自主权。

“宝宝,”

他握住她的手,鼓励她:“你如果想,就去吧。只要不会让你自己受到伤害,我都会支持你的!”

“那好!”

牧初寒可不要看他们含情脉脉、深情凝视的模样。

“哥哥,电话一天一打呢,基本上是做不到的,如果你真有诚意,半年后就去普罗旺斯接我们吧!”

“你...!”

他双眼一瞪,想让她闭嘴。

却见顾宝宝跟着狡黠一笑:“好,这个主意好,思远哥哥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说完,她们把小宝宝留在他的臂弯,自己则跑出去了。

“喂,宝宝,你去哪里?”

他赶紧追上去问,却见两人已经跑到了花园门口。

顾宝宝转身来冲他大声喊着:“我们去采购旅行用品!再见,思远哥哥...”

“再见,思远哥哥...”

半年前,她登上飞机的那一幕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,让他这六个月,几乎思念成狂。

不过,这一切马上就要过去了!

放下酒杯,他换上了刚烫好的衣服,又把头发仔细的梳理了一遍。

然后他换上刚擦好的皮鞋,脚步欢快的走出了别墅。

希望这一次,她不会再恐惧结婚,她会答应做他的新娘!

不过,就算她不答应也没关系,他还会再等,一直等!

“爹地!”

欢欢乐乐早已经等待台阶边,期盼的看着他:“今天我们一定会把妈咪和妹妹接回家来,对吗?”

半年来只能跟妈咪用电话交流,他们也好想妈咪哦!

牧思远一笑:“宝贝,我们走吧!”

说完,他牵着儿子的手登上了已经等待多时的直升飞机。

飞机的目的地:普罗旺斯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六年前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