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83章:六年前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83章六年前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六年前。

“顾秘书,牧总在吗?”

项目部经理已经第三次打电话上来了。

顾宝宝放下补妆的粉饼:“孟经理,我也很想知道总裁在哪里!”

闻言,电话那头发出啧啧的笑声:“你这个秘书,总裁的位置都不知道,不如来我这里,我可不介意每天带个花瓶出去谈生意。”

“呸!”

她毫不客气的啐了他一口:“孟大经理,我知道自己长得漂亮,不用你变着法儿的来贴金!”

恨恨的挂断电话,她再次拨下牧思远的号码。

依旧是关机!

他从不关机的,除非是...

在和郑心悠在一起的时候!

已经三个小时了,约会也应该结束了吧!

难道他都不知道,如果公司有事,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能做主吗?!

她不断的找着埋怨的借口,就是不愿意去承认,他这样做,是因为在他心里,郑心悠比什么都重要!

有些气馁的放下电话,前两天在茶水间听来的八卦不自觉的又浮现脑海。

“听说总裁大人现在很需要儿子!”

“需要儿子?”

闻言,大家都觉得匪夷所思,“总裁还那么年轻,又是家中独子,这么快要儿子做什么?”

“保位!”

“有人来抢总裁之位吗?”

“当然!上次我呀,在小会议室外偷偷听到的,老总裁命令总裁一年之内一定要有个儿子,否则啧啧…”

偷偷听到?

顾宝宝皱眉,她才是牧思远的贴身秘书吔!

为什么她没有偷偷听到这样的事?

她烦闷的揉着额头。

如果他这么急切的需要一个儿子,他会不会马上结婚?

会不会娶郑心悠为妻?

想到这里,她的心不禁一阵绞痛。

如果真的是这样,她该怎么办,怎么办呢?

“顾秘书!”

陡然,熟悉的声音响起,她赶紧起身,看着似从天而降的身影:“思远哥哥…”

话已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,赶紧捂住嘴巴,连声说着:“对不起…”

牧思远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:“把文件拿到我办公室!”

说完,便转身走入了办公室。

“是!”

她赶紧朗声道:“牧总!”

算是对刚才过错的补救吧!

“顾秘书,”汇报了工作,牧思远又叫住她:“帮我订一张明天飞巴黎的机票。”

巴黎?

她奇怪:“牧总要去出差吗?”

怎么她不知道?

“是心悠…”

话到半截止住,牧思远奇怪的一怔,自己跟她说那么多做什么?

“问这么多?”

他沉下脸,“有这功夫机票都订好了。”

顾宝宝心中一动:“牧总,去巴黎的飞机一般是明天上午,你正好要去工厂视察,不如我代你去送郑小姐吧!”

“你去?”

他瞟了她一眼。

却见她点头入捣蒜:“牧总,我办事你放心吧!就这么说定了!”

说完,她快步走出了办公室,像是他会立即反悔似的!

一抹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,在唇边一闪而过!

其实他误会了啦,她这样匆忙的跑出去,是要用最快的速度安排好他明天上午去工厂视察的这个“临时决定”!

否则时间太紧,工厂负责人一定把她从头骂道尾!

至于她为什么要这么做,那是因为,有些事情只能从郑心悠那里搞清楚啦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车子开到机场门口,后备箱打开,顾宝宝惊诧的发现,郑心悠带了好多行李来!

“郑…郑小姐,”

她一边帮忙搬,一边问道:“你带的都是土特产吗?要送给那边的朋友?”

闻言,郑心悠一笑:“我在法国没那么多朋友啦!我这些都是我平常经常会用到的东西。”

她仔细咀嚼着这句话,心里更加疑惑:“郑小姐…难道你要在法国那边长住?”

“对啊!”

只见郑心悠点头:“公司派我去培训,我可能要一年半以后才能回来!”

一年半?

顾宝宝顿时怔住了。

嘴巴不由控制的问道:“你不跟思远哥哥结婚?”

这句话让郑心悠也是一头雾水:“结婚?顾小姐,什么结婚?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我是说…我…”

吞吐半天无法组织语言,是心里太惊讶,还是太高兴?!

“我没说什么啦,”她索性甩甩头,“那就祝你在那边生活愉快!”

“谢谢!”

郑心悠也不以为意,拖着行李和她一起往机场内走去。

“郑小姐!”

看着天上远去的飞机,顾宝宝默默说道:“既然你不打算帮思远哥哥完成任务,就让我来出一份力吧!”

郑小姐,我不是有意要做你们的第三者。

我只是…

请你一定原谅我!

一定一定!

回到公司,牧思远已经视察工厂回来,可能是有点累,仰头靠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顾宝宝悄声走近,纤手刚搭上他的肩头,却被他有力的大手牢牢抓紧。

“干什么?”

黑眸里的精光扫过,充满戒备。

她一呆,这陌生的眼神让她有些吞吐:“我…我只是想帮你按摩…”

这时,他也看清了她的脸,戒备松弛,眉头紧皱:“事情都做完了吗?”

她揉着被捏疼的手,有些委屈,又有些赌气的说道:“做完了。你的宝贝郑小姐已经安全的登上了飞机,按现在的时间计算,应该是晚上九点到达巴黎,请问牧总还有什么吩咐?”

他微微一怔,才想起今天是郑心悠飞法国的日子。

昨天她跟他说要去法国一年半的时候,他还有些不舍。

今天倒给忘记了。

“除了这件事,你就没别的事了吗?”

他转睛看着她:“我给你那么高的薪水,不是让你来给我按摩的!”

“知道了!”

顾宝宝低头撅着嘴,走了出去。

被他教训已经是家常便饭,转眼间,当他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,她便忘记了。

还站起来高兴的说道:“牧总,晚上金茂的总裁请你吃饭,你要不要去?”

金茂?

那个靠皮包公司起家的胖子?

“不去!”

他果断干脆的回答。

“那今天晚上你就没有约会了哦!”

她的表情都写在眉眼,满满的高兴。

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,没有理会,转身便要走。

“思远哥哥…”

她追上来,像牛皮糖一样的粘着他:“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不好?”

她眨着美丽的大眼睛,浓密的睫毛像是两片薄翼在轻闪,投下迷人的光晕。

他似是第一次发现,还是她的眼睛忽然变得这么漂亮?

那一刻,他只觉自己情绪怪异,却不明白那是因为心已被攫住。

“烛光晚餐?”

他的唇角勾起一抹邪笑:“我跟你?”

她一怔,傻乎乎的看着他。

他怎么把她不敢说的话说了出来,还带着这样…

怪异的,让人看了心跳加速的笑容?!

怔忪间,他的俊脸猛地凑近,声音也变得暗哑:“你不怕我把你吃了吗?”

她被吓了一跳,猛地跳开了,不敢再粘他。

牧思远笑起来,脸色变成了嘲讽:“这么胆小,还敢跟我吃晚餐?”

说她胆小?!

哼!

“谁胆小了!”

她激昂的说着,脚步却不住的往办公桌后退:“反正我已经订了位置,在芬丽酒店的2088包厢,我…我等你!”

闻言,牧思远打了声口哨,不置可否的转身离开了。

下午,他先和助手去谈了几份合同,然后去健身房打了一个小时网球。

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半!

--芬丽酒店的2088包厢—

顾宝宝红着小脸憋出这句话的模样在他脑海闪现,他眯起了双眼。

这丫头又玩什么花样?

之前总是缠着他逛街,K歌什么的,今天吃饭还定了间包厢?

包厢是吗?

他换好衣服,大步朝外走去。

“先生,请问有预定吗?”

走入芬丽,立即有服务员上前询问。

他点头:“2088包厢。”

闻言,服务员立即道:“您就是牧先生吧,请您稍等一会儿!”

说着,服务员从前台处捧来了一束百合花递到他手中:“这是顾小姐拜托的,希望您能帮她把花带进去!”

搞什么鬼?

牧思远皱眉,但也没多说什么,跟着服务员来到了包厢。

走进去,只见顾宝宝已经来了,正坐在餐桌的一角。

“思远哥哥…”

看到他,她欲言又止,好像有些许的…紧张。

“你搞什么?”

他不耐的将花丢给她,“自己明明已经到了,还要我把这东西给你带进来。”

她却小心翼翼的将花捧住,吩咐服务员上菜后,才对他道:“让你带进来,再到我手里,就好像你送的一样…”

她的声音越说越小,可能也是觉得有些荒谬和不好意思吧。

牧思远一愣,继而快速将包厢打量了一遍。

不大但很有情调,天花板还是透明的,正好看见今夜晴朗美丽的星空。

而餐桌上,真的摆放着两只烛台,蜡烛都已经放好,只等服务员来点燃。

“你…”

他转睛朝她看去,正想呵斥几句,却被餐桌对面的顾宝宝给怔住。

她平常也化妆的,每天都把自己弄得很漂亮,但今晚上,她似乎更漂亮一点。

柔卷的长发随意的搭在裸.露的肩头,脸上有妆,却不浓不腻,愈发显得五官精致耐看。

而身上,则穿了一条露肩长裙,颈上的珍珠项链虽然细小,却让她的气质更加柔美馨香。

他很烦她没错,但也不得不承认,在他见过的那么多美女中,她是耀眼又特别的一个。

“我…是不是妆花了?”

她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天知道,她的手心正汩汩冒汗。

闻言,牧思远回过神来,唇边又勾起邪笑:“顾宝宝,你最好说个好一点的理由,否则我认定今晚你是特意勾.引我的!”

他加重了“勾.引”两个字,逼得顾宝宝满脸通红,目光垂得低低的,不敢看他。

她不明白为什么他都能猜到?

她今天晚上就是想要勾.引他!

可是现在被他识破了,接下来她该怎么做?

她骂自己没用,都还没进入正题,她连看也不敢看他一眼了。

还好这时,服务员推门送进了餐点。

无一例外的牛排和红酒,却因为烛光被点亮而又显得有些不同。

“啪!”

接着,灯光被关闭,服务员脚步轻巧的走出去了,只剩下星光、烛光、食物的香气和他们。

机会难得,顾宝宝深吸了一口气,逼着自己抬起脸来对着牧思远:“思远哥哥...你...你有没有觉得我今天很漂亮?”

牧思远不置可否,只道:“我觉得,你直接说出你有什么想法比较好!”

说着,他端起杯子,懒懒的啜了一口红酒。

见状,顾宝宝也不自觉的端起酒杯,大口的往嘴里灌。

为什么喝酒?

壮胆嘛!

放下酒杯,她有勇气了,目光望住他的眼睛:“思远哥哥...我...我...”

还是说不出来!

真是的!

她只好拿过红酒又往自己杯子里倒了一满杯喝下。

顾宝宝,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你一定要说,一定要说出来!

“思远哥哥...”

她放下杯子,咬牙闭眼,“让我做你真正的女人吧...”

快速的说完,她即瞪大眼睛看他,想要得到一个答案。

却见他一脸疑惑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她一怔!

他刚才没听到?!

他怎么能没听到?

她可是费了好大劲才说出来的!

她有些想哭了,只好再给自己灌酒。

“顾宝宝,”他有些好笑的看着她:“你是让我来看你喝酒的吗?”

“你...我...”

她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放下酒杯,她抬手抹去唇边的残液:“我,我再重复一次,这次你一定要听清了!”

“好啊!”

他耸肩。

为了表示无限诚意,他特意起身,将椅子移到了她身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红唇:“说吧,这次我保证不会漏掉!”

===今天还有更,看宝宝如何“征服”思远哥哥,\(o)/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六年前(二)求荷包哟哟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