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87章:有泻药的晚宴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87章有泻药的晚宴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他不容靠近,牧初寒难道是吃素长大的?!

她逼着自己走上前一步,瞪视着这男人:“你还讲不讲道理,这停车位分明是我先看到的!”

男人冰冷的目光睇了她一眼,唇角弯出嘲讽的弧度:“怎么?车技不如人,想比吵架?”

闻言,顾宝宝一愣。

这男人不但面色冷漠,说话也是毫不留情面!

她怕牧初寒吃亏,忍不住走上前:“先生,你是个男人,不让女人也就算了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

说的好像她们故意找着他吵架似的。

闻言,男人眼中的冷光在顾宝宝脸上停留了一秒,鼻间发出一声闷哼,然后转头离开。

“你...”

他的无礼让牧初寒气得面色发红,本想冲上去继续跟他理论,被顾宝宝扯住:“算了,初寒,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说的?要不我们去别的商场算了!”

“别让我再碰见他!否则...”

她咬牙切齿的挥挥拳头,“一定让他好看!”

既然找不到停车位,两人只好去了别的商场。

所幸牧大小姐还是买到了自己想要的衣服,至于刚才那个无礼的那个男人,很快就被抛去了脑后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回到家里,正好准备开饭。

牧思远也已赶来,找不到老婆的身影,正焦急的拿出电话。

顾宝宝忽然玩心大起,悄悄走上前,踮起脚尖伸手,忽然蒙住了他的双眼。

一旁的乐乐见状,立即笑嘻嘻的问道:“你猜猜我是谁?”

答案冲到嘴边,牧思远赶紧闭嘴!

怎么可能是乐乐呢?

他马上想到,虽然是乐乐的声音,但乐乐可没有这么高啊!

唯一能让他蒙住自己眼睛的办法,就是有人抱着他...

他忽然反手一抱,双手一旦触到这柔软的腰肢,他立即猜到:“老婆!”

顾宝宝忍不住笑了,手放开,任由他转身将自己搂在怀里。

“哟,看不出来哦,爹地还蛮聪明的!”

她故意学着乐乐的语气说,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揶揄。

“你敢笑我?”

牧思远挑眉,“我看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。”

话说间,大掌已从腰间移至腋下,五指齐动,惊得顾宝宝忍不住笑着跳开。

他能放过她?

一只手搂紧她,一只手继续“进攻”!

“咯咯...哈...”

顾宝宝最怕痒,笑得泪水都出来了,“思远哥哥...放开我...放开...”

他就不放。

她通红的小脸,软软依附他的娇躯,他都不舍。

俯头,他深深吻住了她嫣红的小嘴儿,情难自禁。

“哇!”

乐乐赶紧捂住了眼睛,“爹地妈咪亲嘴哦!”

说着,却又微微张开一点指缝,忍不住瞧着。

“唔...”

她好难为情,这可是在楼梯上,随时都可能被家人看到。

伸手去敲他的肩头,却只让他更加深这个吻。

随着他的唇舌一步步“侵占”了她的,挣扎的身子渐渐柔软,她...

其实也不舍得。

直到...

“咳咳...”

牧风铭故作的咳嗽声响起,她猛地惊醒过来,小脸通红的躲入他怀中,绝不敢看牧风铭。

“爹地,妈咪!”

看到妈咪难为情,曦儿在爷爷的臂弯中欢快的叫起来:“羞羞,羞羞哦!”

“曦儿!”

顾宝宝无奈的走上前,“来,妈咪抱!”

牧风铭笑了,“好啦,客人就要到了,我们去餐厅吧!”

说着,他先转身走下了楼梯,不再让顾宝宝觉得尴尬!

“都怪你啦!”

她的脸像是被火烧一般,冲牧思远娇嗔了一句,然后把曦儿放到他怀里:“曦儿给你抱,我陪爸爸去接客人!”

说完,也不管他同不同意,她已快步走到了牧风铭身边,一起往门外走去。

“爸爸,”她着急转开话题:“初寒她还不知道吧!”

牧风铭微笑着:“我也没有说明,就当是邀请一个晚辈来家吃饭,看看他们能不能看对眼。”

说起这个,他这个做爸爸的不禁眉眼带笑。

见状,顾宝宝心底便有数了:这一个爸爸心里肯定非常满意,现在就看初寒的态度了!

两人走到门口,花园门正好被打开,一辆银白色的跑车驶了进来。

顾宝宝心中一愣,这车子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啊?

当车子在台阶下挺稳,开车人走了下来,心底的疑惑得到了解答:这个人居然是...

今天在停车场的那个无礼冰山男!

这下,他跟初寒一定能“看对眼”了!

顾宝宝只觉一阵眩晕!

“牧叔叔!”

男人走上前,对牧风铭倒是非常有礼貌。

牧风铭笑起来:“烨彬,你来了,我来介绍,这是我的儿媳妇顾宝宝!”

说着,他又看了顾宝宝一眼:“宝宝,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孙子凌烨彬,刚才英国回来。”

顾宝宝点头,正准备客套几句,却见冰山男的唇角上扬,勾起一丝诡异的笑:“牧叔叔,我们见过了。”

冰山男也会笑的吗?

难道天要下红雨了?

“你们见过?”牧风铭奇怪。

顾宝宝赶紧回答:“爸爸,是见过,今天在永金广场外...”

至于过程就不用说了吧。

她让自己的脸上浮现牧家少奶奶的招牌笑容:“凌先生,欢迎你来我家做客,请进吧!”

心中暗自祷告,希望等会初寒看到他,不要暴跳起来才好!

三人走进餐厅,只见妈妈和思远、孩子们都坐好了,唯独没看到初寒。

顾宝宝和牧夫人招呼着凌烨彬坐下了,牧风铭问佣人道:“小姐去哪里了?”

“已经去请了。”

佣人正回答着,牧初寒的声音已在餐厅外响起:“我来了,吃个饭而已,至于三催四请吗?”

说着,她的身影已出现在了餐厅门口。

顾宝宝一怔!

然后牧风铭也是一怔。

她这是什么打扮?

睡袍,头发胡乱夹在头上,脸上呢?

还贴着一张面膜!

感觉到他们奇异的目光,牧初寒满不在乎的拉椅子坐下:“怎么?敷着面膜不能吃饭?有没有外人在这里!”

“胡闹!”

牧风铭大声喝道:“你快去换衣服,没看到有客人在这里?”

客人?

是男是女?

“怎么没人告诉我?”

她叫着,赶紧拉紧自己睡袍的领口,然后扯下面膜往爸爸身边看去。

愣住了!

顾宝宝就知道,然后应该是站起来,瞪着那男人:“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?”

顾宝宝叹气,都被她想到了。

“初寒,”她赶紧拉他的衣袖,小声道:“去换衣服,别让爸爸生气。”

闻言,牧初寒不乐意了:“不让别人生气,也得等我自个儿气顺了!”

说着,她伸手指着凌烨彬,眼睛看着牧风铭:“爸爸,你让这男人来我们家干什么?我不欢迎!”

“胡闹!”

牧风铭提起拐杖重重一点地,“什么这男人那男人的,他是你凌叔叔的孙子,凌烨彬!你有没有礼貌,快去换衣服!”

说着,他环视餐桌一周:“欢欢乐乐和曦儿都在这里,你不要在孩子面前丢人!”

听到自己的名字,曦儿立即乖巧的对牧初寒说:“姑姑,你去换漂亮衣服来,曦儿等你一起吃饭。”

牧初寒一愣,她最疼曦儿,怎么舍得让小人儿失望?

脸上露出笑容:“好,乖宝贝,姑姑这就回来。”

饭前的风波总算平息下来。

牧风铭多少有些尴尬,“烨彬,初寒被我宠坏了,你别介意。”

凌烨彬淡淡一笑,没说话。

其实他说句“没什么”之类的客套话也就算了。

偏偏这样不言不语,惹得牧思远不高兴了:“初寒从小就是千金大小姐,被宠着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要是以后结婚了,就不再受宠,我还不答应让她嫁呢!”

他这是在维护初寒吗?

顾宝宝低头,不由地想笑。

牧风铭和牧夫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气氛似有些尴尬起来,曦儿适时的问道:“爹地,什么是千金大小姐?”

“千金大小姐?”

牧思远低头亲了亲怀中的小公主,耐心的解释:“就是被爸爸妈妈宠着,被身边人爱着,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姑娘。我的曦儿呀,也是千金大小姐!”

“哦!”

曦儿偏头想了想,稚声道:“曦儿只要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哥哥宠着,就可以啦!”

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不由地气喘呼呼,把饭桌上的人都逗笑了。

然而,不经意间,顾宝宝却看到凌烨彬眼中那复杂的目光。

像是叹息、不屑,却又带着深深的...羡慕。

他羡慕?羡慕什么?

她心中不解。

话说间,牧初寒已换了衣服回来。

不知道是为了不让曦儿失望,还是故意为之。

她不但换了衣服,还用最快的速度化了个淡妆,戴上了晚宴才需要的行头。

她的五官不输给任何女人,这样妆点之下,只要不开口说话,倒显得颇为高贵和典雅。

“哇,”小孩的反应最直接,欢欢笑道:“初寒姑姑真漂亮!”

牧初寒笑看着牧风铭:“爸爸,我这样,算不算给你客人面子?”

这丫头,就知道跟他作对!

牧风铭暗自摇头:“坐下吧,等会菜都冷了。”

奇怪的,她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保持着微笑,坐了下来。

席间,她不但没有再出言不逊,还非常有礼貌的起身,说在座的除了孩子,就是她年纪最小。

所以得由她为大家斟红酒。

“初寒,你怎么啦?”

当她斟酒回来坐下,顾宝宝不由地小声问。

牧初寒低头冲她吃吃一笑:“嫂子,我没事。有事的恐怕另有其人!”

另有其人?

饭还没吃饭,她就知道这个“另有其人”指得是谁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对不起!”

突然,凌烨彬又放下筷子起身,抱歉的说着:“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牧风铭愣了一下,才点点头。

这可是他第三次去洗手间了啊!

“这凌先生,不会...哪里有毛病吧?”

待他走开,牧夫人不由地小声道。

闻言,牧初寒再也忍不住,哈哈笑起来:“妈咪,不是他哪里有毛病,他根本就是白痴!得罪了我,我能让他有好果子吃?”

牧风铭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他说这丫头今天怎么突然转性,愿意给大家斟酒呢!

“你在他酒里放了什么?”他不由怒喝。

牧初寒不以为然:“你也看到了,让人跑厕所的,会是什么?”

老天助她,正当她在房间里气闷着不知如何报仇时,突然发现以前吃的泻药还剩很多。

于是,她拿出几颗偷偷拿到厨房碾成了粉。

在给他斟酒的时候,故意将他的杯子拿起来,将药粉放了进去。

“你太过分了!”

牧风铭真的生气了,也顾不上孩子们也在这里了,狠狠一拍桌子:“你这么胡闹下去,怎么才嫁得出去?!”

她今天也二十八了,还不结婚,难道真要在家做老姑婆?

哼!

他生气,牧初寒心里的气还没出发呢!

“爸爸,你这什么意思?”

她也拍着桌子站起来,“到现在为止一共是四个了吧?我有那么糟糕,至于这么紧锣密鼓的找男人吗?我现在出去啊,都要蒙着面呢,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我怕丢脸!”

“你...你...”

一片好心,还被女儿这样数落,牧风铭的脸色由红转青,由青转白,猛地摔坐在了椅子上。

这一下非同小可,几人赶紧上前去看,曦儿都被吓哭了:“爷爷,爷爷,你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牧风铭的心血管没有毛病,这完全是被气的,慢慢又回过神来了。

“别怕,小宝贝,”他稍稍坐直身子,“爷爷没事。”

“老爷啊,”牧夫人也被吓到了:“我扶你上楼去休息吧,初寒也老大不小了,你就别管她了。”

牧风铭点点头,现在他感觉很不舒服,无心再问她的事。

“宝宝,等会帮我送烨彬出去。”

交待完毕,他才在夫人和佣人的搀扶下,上楼去了。

牧思远带着孩子一起送他上楼,牧初寒则回房间去了。

大家闹个不欢而散,顾宝宝也挺难过的。

“如果知道是相亲宴,我真不应该来。”

这时,凌烨彬走到了她身后。

顾宝宝转头看了他一眼,有些不好意思:“真对不起了,请你来吃饭,却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

凌烨彬淡淡挑眉,表示并不在意:“那我先走了,下次再跟牧叔叔问好。”

顾宝宝点头,送他出去。

想了想,还是觉得要说:“凌先生,其实...初寒人并不坏...”

“只是千金大小姐,被宠坏了!”

他表示理解,却忍不住嘲讽。

顾宝宝一笑,其实他也不似外表看上去那么难接近。

“牧太太,请留步!”他先一步走下台阶。

顾宝宝点头,忽然想起了什么,又道:“凌先生,下个周六是我儿子八岁生日,我们在别墅为他们举行了一个小型宴会,真心期望你来参加!”

他勾唇:“就是那对可爱的双胞胎!”

哪个妈妈不喜欢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儿子?

顾宝宝立即笑开了:“对啊,就是我那一双宝贝!”

“我一定来!”他也露出笑意。

虽然只是淡淡的,却很真诚开心。

或许是被他这一抹笑意感染,她又大着胆子说:“希望你到时候能带个女伴,我是说...如果你一时间没有,初寒一定会接受你的邀请!”

闻言,他却摇摇头:“不必了,牧夫人,我已经有女伴了!”

话音未落,猛地听到头顶上方传来窗户被大力打开的声音:“有女伴了你今晚还来我家做什么?”

是牧初寒探出了头来:“姓凌名烨彬的,你找死!”

话音未落,一个不明的黑色物体从窗户里“嗖”的彪来。

还好凌烨彬反应快,否则一定被砸到。

待那黑色物体落地,两人定睛一看。

是牧初寒的一只高跟鞋!

顾宝宝愣住,只能呆呆的看着他耸肩,然后开车离去!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赏脸跳舞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