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88章:赏脸跳舞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88章赏脸跳舞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灯火璀璨的别墅内,已是宾客云集。

虽然只是牧风铭两个孙子的生日派对,而且举行的地方也并不在牧家老宅,但这并不妨碍各界人士到访的热情。

顾宝宝这个女主人,也因此忙得不亦乐乎。

仅仅只是跟着牧风铭见了很多叔辈朋友,她的小腿已经开始发酸了。

“累了吧!”

牧思远心疼的说,“你快回房间去休息,别出来了。”

一开始他就不让她出来的,可她顾及牧风铭的面子,没有听他的话。

“我没事,”她冲他温柔一笑:“今天是欢欢乐乐八岁的生日,我真的很高兴呢!”

牧思远伸手揉着她的发,眼露宠溺:“你呀...”

总是这么容易知足,让他如何不爱?

她冲他俏皮的眨眨眼,目光开始去寻找那两个小身影。

今天他们穿了一样的礼服,每个认识他们的宾客都要猜一猜谁是欢欢,谁是乐乐?

而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宾客,都非常高兴的邀请他们合影,真是忙坏了照相师!

“我们的宝贝很受欢迎呢!”

她有些骄傲又有些失落的说着。

他们一天天长大,将会有自己的世界,她这个妈咪就不会再完全的拥有他们了。

“别胡思乱想了,”他知道她在想什么,轻捏她的面颊:“无论什么时候,你都有我在身边。”

这是他的保证,也是他的誓言。

她幸福的一笑,看着牧初寒带着曦儿走过来。

“曦儿宝贝,”她立即上前抱过她:“告诉妈咪,有没有吃东西?”

曦儿乖巧的点头,凑上小嘴儿去先亲亲爹地,再亲亲妈咪,才道:“姑姑给我吃了大鸡腿!”

说着,她还一边拍着自己的小肚子,鼓鼓的,已经吃饱了哦!

“曦儿,”牧初寒手里还拿着装了青菜的小碗:“光吃鸡腿不行,还要吃点蔬菜。”

曦儿点头,乖乖的吃着姑姑喂过来的青菜。

她细心的模样真让顾宝宝感慨:“初寒,爸爸的话有没有认真想过?”

那次“泻药”晚宴后,爸爸和妈妈特地找初寒谈过,主题当然就是有关她的终身大事。

“嫂子,这事我做不得主啊!”

她故作深沉的一叹,“得要老天爷做主才行!”

“你...什么时候相信老天爷了?”

这真不像是她会说出来的话,不过,顾宝宝的双眼往门口微微一抬:“也许老天爷还真的给你安排了一个!”

她一愣,顺着顾宝宝的目光望门口看去,只见凌烨彬走了进来。

“他?”

她收回目光,冲顾宝宝翻了一个白眼:“嫂子,你就饶了我吧!”

说完,她抱回曦儿,“我去楼上给她洗澡,到时间该睡觉了。”

曦儿还小,每天必须保证充足的睡眠。

但今天,这个理由怎么听来都像是某人的借口哦!

是不是因为他上次说有带女伴来,所以初寒着急的要逃?

“妈咪,晚安!”小人儿欢快的挥挥手。

“宝贝,晚安!”

她点头,又对牧初寒道:“初寒,等会就下来,我还需要你帮忙呢!”

“知道啦!”

她不耐的挥挥手,像是害怕跟正朝这边走来的凌烨彬碰面似的,匆匆往别墅离开了。

顾宝宝暗自一笑,走上前两步去迎接凌烨彬,才发现他还牵着一个小女孩!

“牧太太!”

他带着淡淡的笑意走来,将两个小礼盒递入了她手中:“祝两位公子生日快乐!”

“谢谢你!你太客气了。”

她笑着,却听他身边的小女孩扬起甜甜的声音说道:“夫人,祝您两位公子生日快乐!”

说得有模有样,显然是凌烨彬事先教导好的。

“也谢谢你!”

顾宝宝弯腰轻捏了一下小女孩粉嫩的脸颊,才看清她穿了一套漂亮的小礼服。

虽然才五六岁的模样,五官却已长得极为清秀。

“凌先生,这是...?”

不会是他的女儿吧?

“我今晚的女伴!”

凌烨彬给了她一个意外的答案。

“这...”顾宝宝不由地笑起来:“真是个漂亮的女伴!”

闻言,小女孩非常有礼貌的捏起裙角,冲她行了一个欧式礼:“谢谢!”

凌烨彬也笑起来:“这是我朋友的女儿,慕采馨。现在跟我一起生活。”

当着小女孩的面,他说得很隐晦,但顾宝宝也已猜到是怎么回事了。

心里不由地涌出阵阵怜悯,她牵过小女孩的手:“来,采馨,阿姨带你去跟哥哥玩好不好?”

小女孩不太信任别人,却非常礼貌的没有挣扎,而是看着凌烨彬,询问着他的意见。

见他微微点头表示许可,她才高兴的对顾宝宝说:“谢谢阿姨!”

看着她眼里流露出来的渴望,顾宝宝不禁一叹,这小女孩一定很孤独吧。

所以当听到能有玩伴,才会这么高兴与渴望。

或许是母性作怪,又或许是这女孩实在太清秀可人,反正顾宝宝就是越看她越喜欢。

远远的,便看见欢欢乐乐和一些小朋友在草地边说话。

她蹲下来,问道:“采馨,看到那两个穿着小礼服,长得一模一样的哥哥了吗?”

慕采馨用细长漂亮的双眼看着她:“阿姨,妈咪以前都叫我馨儿。”

短短的一段路,她也已经喜欢上了这个阿姨,愿意把自己的小名告诉她。

顾宝宝一笑:“这个名字真好听!馨儿,你自己去找哥哥玩儿好吗?”

小孩儿就这样奇怪的,不是大人介绍而是自己认识的,更容易玩在一起。

闻言,慕采馨抬头往那边看。

起初的眼神是有些胆怯的,忽地,不知道她看到了谁,小脸儿变得柔和起来。

“阿姨,我自己去。”

她冲顾宝宝点头,待小手儿被放开后,便朝那边走去。

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一个小男孩身上,脚步也只认定他,径直朝他正坐着的长椅走去。

当她快要到达之时,另一个男孩忽然挡住了她的去路:“喂,小妹妹,你是谁?”

她愣愣的看着,眼前这个小男孩的脸,和坐在长椅上那个男孩的脸,是一模一样的!

不由地甜甜一笑:“我叫慕采馨!”

“牧...采馨?”

闻言,小男孩有些惊喜:“你跟我一样,是姓牧的吗?”

说着,他上前大大咧咧的抓住了她的手臂:“我叫牧永乐哦!大家都叫我乐乐!”

“乐乐!”

这时,长椅上那个男孩站起来了,“你都不问人家,是哪一个‘mu’?”

乐乐挠挠头:“怎么,还有很多‘牧’的吗?”

小女孩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回答道:“我是羡慕的慕,你们呢?”

他们有一模一样的脸,姓氏也一定是相同的。

这个小女孩还挺聪明的嘛!

欢欢看着她:“我叫牧何欢,你可以叫我欢哥哥!”

说着,他看看乐乐,又道:“你可以叫他乐哥哥!”

“欢哥哥,乐哥哥!”

慕采馨立即欢快的叫起来,又道:“妈咪叫我馨儿,你们也叫我馨儿吧。”

“啊,馨儿!”

乐乐伸了一个懒腰,从傍晚一直和人照相,肚子咕咕叫了,“我现在要去吃东西,你们去吗?”

慕采馨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看看欢欢。

意识到他好像没有去吃东西的想法,她赶紧摇头;“乐哥哥,我不去了。”

不去?

乐乐又朝欢欢看,两人心灵相通,又朝夕相处这么久,只看一眼他就知道欢欢也是不去的喽。

那算了,他自顾朝自助餐桌走去。

现在剩下她跟欢哥哥面对面了吔!

慕采馨有点儿胆怯,咬着唇瓣好久,才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欢哥哥,我可以...和你一起玩儿吗?”

欢欢看了她一眼,“当然可以!”

说着他又坐回长椅,一边拍拍身边的空位,让她也坐。

“你跟谁来的?”

听他问着,她赶紧回答:“我跟叔叔来的!”

说着,她伸出小手往凌烨彬一指:“那个就是我的叔叔!”

哦,欢欢看了一眼。

那个不是上次去爷爷家吃晚饭,然后被初寒姑姑捉弄的凌叔叔吗?

因为认识凌烨彬的关系,两人似乎又亲近了些。

于是,欢欢又问道:“凌叔叔是你爸爸的弟弟吗?”

他知道的哦,爸爸的兄弟就称呼为叔叔。

却见她垂下眼眸,浓密的睫毛像一把扇子遮住了她的目光。

不知为什么,欢欢立即想到了两个词语:美丽和忧伤。

“叔叔是我爹地的朋友。”

再抬起头,她看着他的双眼里有了泪光:“欢哥哥,我再也见不到我的爹地了。”

他心中一惊:“你...爹地呢?”

“爹地和妈咪...都去天堂了。”

显然,她已经知道去天堂的真正意思,小脸上满是伤心。

欢欢心里有些慌,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小孩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但他还是使劲的想,突然,被他想到了。

“以后我不叫你馨儿,好不好?”

“为什么?”

她从伤心中奇怪的抬起头。

“以后我叫你小慕儿,”欢欢真诚的看着她:“有了新名字,你就不可以再伤心,以后都要快快乐乐的好不好?”

慕采馨没有说话。

“馨儿”是妈咪给她取的名字,她不想忘记妈咪,所以才留下这个名字。

但是,她又好喜欢“小慕儿”这个名字,怎么办呢?

对了,她知道了!

“欢哥哥,以后你就叫我小慕儿,好不好?”

她为自己想到的这个办法高兴,“就你一个人叫我小慕儿,以后我都会快快乐乐的!”

看着她笑起来面颊露出的小酒窝,欢欢不自觉的笑了:“好吧!”

说着,他牵过她的手:“来,我带你去吃东西!”

其实他都有听到她的肚子咕咕叫啦!

只是,她是为了跟他说话才留下来的吗?

欢欢小小的心儿里,为着发现这个小秘密,而雀跃起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孩子最容易玩在一起了。”

看着三个围在餐桌边的小身影,顾宝宝笑说道,示意凌烨彬不必担心。

他点头,纠紧的眉心渐渐放松:“她二岁多一点就被送到孤儿院了,我得到消息时已经二年后,匆匆赶到孤儿院,她瘦得像只小猴子。”

“孤儿院里她最小,性格却很倔强,每次有人领养都不肯走,留在那儿又被大孩子欺负。”

可是,看着她现在的模样,已经完全是个正常小孩了。

顾宝宝一叹:“凌先生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
他一个单身男人,能把一个小女孩照顾得这么好,其中费了多少心血,她这个做妈妈的,能够完全体会。

“我是一个好人?”

闻言,他忽然勾起唇角,目光越过她往后看了一眼,不再说话。

顾宝宝一愣,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因为初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了:“姓凌名烨彬的,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!”

牧初寒站在顾宝宝身边,目光挑衅的看着他:“是不是上次泻药的分量不够,你还想尝尝滋味?”

凌烨彬将杯中酒一口而尽,目光毫无躲闪的锁定她的双眸:“牧小姐,我倒觉得上次从楼上扔下的高跟鞋,比较有创意!”

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,顾宝宝“噗嗤”一声,忍不住就笑了。

“嫂子!”

她嗔了顾宝宝一眼,“你这就是胳膊肘往外拐喽?”

“你说什么呢?”

又跟着牧风铭转了一圈的牧思远正好走过来,闻言一把将妻子拉入自己怀中:“宝宝,别管他们的事,跟我走。”

“思远哥哥,去哪儿呀?”

她抬眼看着他,身体一接触他的温度和气息,声音也不自觉的软甜。

这真要了命!

牧思远的大掌滑至她的腰间,垂头,凑上她的耳朵:“宝宝,如果你不介意突然消失半小时的话,你可以继续引.诱我...”

她哪儿有?

他好坏!

她满脸娇羞的捏拳敲他。

这时,舞池区域的灯光暗下,会场响起了优美的舞曲,是跳舞时间了。

“思远哥哥,”她立即转移他的注意力:“不如我们去跳舞吧。”

好久,好久都没有跟他跳舞了。

“这事应该让我来!”

牧思远一笑,松开她,然后行了一个绅士之礼:“美丽的夫人,赏脸跳个舞吧!”

说着,他还装模作样的执起她的手,映下了深深一吻。

顾宝宝觉得好好笑,一把拉住他:“快走吧,舞曲响起了。”

而那边,凌烨彬的目光也被舞池吸引,瞟了一眼,又重回到牧初寒身上。

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,眼底深处的狡黠一闪而过,他冲她伸出手:“牧小姐,不知道是否赏脸跳个舞呢?”

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,也不容她拒绝,他抓过她的手便往舞池走去。

“很多人看着我们呢!”

感受到她的挣扎,他俯头在她耳边出声警告:“牧小姐一定不想给牧家丢脸吧!”

牧初寒一愣。

思及那晚爸爸被她气得食难下咽,而现在,他亦在旁边看着。

算了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

今天,本姑娘就先陪你跳支舞!

旋律非常优美,配合今晚的星光真是相得益彰,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舞池。

转个圈,顾宝宝惊讶的瞧见旁边的旁边,居然是凌烨彬和初寒在跳舞!

看看,他们男才女貌,超乎想象的般配!

“思远哥哥,”她体内潜伏的八卦因子立即活跃起来:“你说初寒和凌先生会不会有戏?”

牧思远宠溺又无奈的瞧她一眼:“你该关心老公我有没有吃饱喝足!”

话虽如此,他还是朝那边瞟了一眼,然后点头:“看样子还不错,不过那姓凌的,应该招架不住臭丫头!”

“不一定!”

顾宝宝笑着眨眼,“至少他们有一个共同点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对小孩都很不错!”

她将凌烨彬收养慕采馨的事情简略的对他说了一遍,倒让牧思远也对他的印象有了些许改观。

对于做了爸爸的人来说,应该更能体会到凌烨彬的付出吧。

但是,“他和臭丫头的事情,还是看缘分吧!”

他有自知之明啦,他家那个臭丫头,一般人难以消瘦!

话说间,一曲舞毕。

众人渐渐散去,却见舞池中央还站了一对。

“跳完了!”

牧初寒提醒,转身想走,却被他有力的臂膀紧搂住了细腰。

“你...”她一愣。

转头,惊讶的发现他的唇角勾起一丝邪恶的笑意。

她甚至还没有意识到他在笑,他的脸已在她眼前放大。

然后,她的唇,被攫获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胜负难分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