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89章:胜负难分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89章胜负难分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温热却陌生的气息传来,硬生生将她的呼吸截断。

牧初寒只觉大脑唰的空白,整个身子都僵住,无法反抗,也无法挣扎。

这样的状态大约维持了几秒钟,他忽地放开她,浓眉邪魅的挑起:“初吻?”

她的脸瞬间由白转至绯红,宛若要滴出血来,却不知是恼怒还是羞怯!

“你…无耻!”

咬牙吐出这几个字,她再也管不了许多,扬手便朝他的脸甩去。

没有打到!

他更加的眼疾手快,大手一挡,反而捉住了她的手一扯,她整个人就这样落入了他的怀中。

“哇!”

顾宝宝瞧着,不由地抬手蒙住了嘴巴。

两个人怎么又吻上了!

“思远哥哥,看我说得没错吧!”她得意的冲牧思远挑挑眉。

“高兴了?”

牧思远看着她开心的小脸,也不由地笑了,“你呀,难道没看出来初寒是被逼的吗?”

“被逼的?”

她看着怎么一点都不像?

“哎哟…”

她故意拉长了声音,伸指在他的胸膛戳了几下:“看,有人逼你的妹妹哦,你咋不去教训那个坏人?”

生下曦儿后,顾宝宝的身材非但没有受到影响,气质上反而更具韵味。

嬉笑怒骂、挑唇扬眉间,都透着一股子浑然天成的柔媚。

虽然她自己丝毫不觉,却常常让牧思远移不开目光。

“宝宝,”他搂过她,目光灼热的凝视着她含笑的眉眼,声音不由地温柔:“那你想我怎么做?”

“我啊…”

大眼睛一转,她嘟起小嘴儿:“我要你给他们制造机会!”

制造机会?

“我又不是月老,我…”

纤指封住了他的唇,她笃定的打断他的话,撒娇道:“你就是!就是!”

说着,她凑上他的耳朵,如此这般这般说了一大串,让牧思远听得连连皱眉…

为什么女人就是这么喜欢—做媒?!

话说间,再一支舞曲响起,舞池的人又渐渐多起来,牧初寒趁机甩开他,转身快步走进了别墅。

站在餐桌边的乐乐嘻嘻一笑,冲慕采馨做了一个鬼脸:“馨儿,你叔叔亲我的姑姑哦!”

说着,他又皱起小眉头:“为什么大人总喜欢玩亲亲?”

爹地妈咪也是这样!

欢欢无奈的看了弟弟一眼,真想告诉他,他们可不是在“玩”亲亲!

“乐哥哥,”慕采馨认真的说道:“我想叔叔一定很喜欢你的姑姑,所以才会亲她的!”

“哦?”

闻言,乐乐大眼睛一转,“馨儿,那你喜欢我吗?”

嗯…

慕采馨偏头想了想,“喜欢呀!”

她点头。

乐哥哥很活泼,还帮她夹菜,对她好的人,她都喜欢。

乐乐满意的点头,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面颊:“那你也亲亲我呗!”

闻言,慕采馨一点也没有扭捏,走上前两步,小嘴儿便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了一个亲亲。

乐乐傻傻一笑,又抓过她往欢欢身边拖:“那你一定也喜欢欢哥哥,你也亲亲他!”

这…

慕采馨看着欢欢,觉得自己的小心儿跳得好快。

她有些害怕,又有些羞怯的顿了顿脚步。

然而,这微小的迟疑已被欢欢看在了眼中。

虽小却已显俊毅的脸儿微微一沉,他退了几步:“我才不要女孩子亲!”

说完,便转身走去一边了。

“欢哥哥…”慕采馨嗫嚅着叫了一声,却不敢追上前。

乐乐大大咧咧的拉过她:“别理他啦,他现在要回家写功课,我带你玩儿去。”

真的是写功课吗?

她看看他,小声的说道:“乐哥哥…欢哥哥是不是生气了?”

“没有啦,”胞兄的性格他还不知道?

喜欢装酷!

“每天这个时间他都要去写功课,我没骗你!”

说完,他便拉着她往小朋友聚集的地方走去。

慕采馨没有挣扎,因为…

她反正也不敢上前去找欢哥哥,只好,偷偷的转身,看他一眼。

但是,他的身影已经没入了别墅的入口,转眼就不见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欢欢从客厅走过,却见爹地妈咪都在。

“爹地妈咪!”

他赶紧走过去打招呼,又转过头对着沙发这边:“初寒姑姑,凌叔叔!”

牧初寒正在生闷气,勉强冲他笑了一笑。

“欢欢,”顾宝宝在他面前蹲下,“怎么进来了?不在外面多玩一会儿?”

闻言,欢欢摇头:“妈咪,已经八点了,我到时间读英语了。”

他的懂事从来都让顾宝宝觉得心疼。

她伸手抚着他的小脸:“今天过生日,妈咪给你放假,你出去和小朋友们玩儿吧。”

欢欢仍是摇头:“我已经玩了很久啦!妈咪…”

说着,他将柔软的小身子贴过来,凑上她的耳朵:“我九点半睡觉,你记得来给我讲故事。”

这算是他唯一的撒娇了。

“妈咪一定来!”

得到妈咪的保证,欢欢甜甜的笑了,又冲着爹地摆摆头,便欢快的上楼去了。

“真是个好孩子!”

凌烨彬不吝自己的赞叹。

牧初寒白了他一眼:“这还用你说?我们牧家的后代,个个优秀。”

一句话听得他不由地眼泛嘲讽,淡淡的啜了一口酒,他没接话。

但他说话跟没说话有分别吗?

只要看他这眼神,牧初寒就要被气疯了。

他是不是要逼她说一句:当然,这优秀的要除了她之外?!

“好了,”顾宝宝抿唇一笑:“初寒,凌先生,思远让你们来,可不是让你们吵架的。”

闻言,牧初寒冲牧思远一挑眉,示意有话快说。

牧思远暗中无奈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婆,真的让他说?

顾宝宝使劲眨眼,是祈求也是警告!

难道,老婆拜托的事情他不想做?!

当然做,当然做!

他轻咳两声,冲凌烨彬露出微笑:“凌先生,听说你专职从事工程预算?”

此话一出,凌烨彬还没有反应,牧初寒已一振而起:“哥哥,嫂子,你们什么意思?”

什么工程预算?

爸爸最近打算让她进入公司工程部任职,两者是不是有什么关联?

牧思远从不喜欢说话被人中途打断,脸色便一沉:“初寒,我在跟凌先生说话呢,你的礼貌哪里去了?”

“你…!”无奈,她只好又坐下来。

凌烨彬一笑:“牧总,我在英国RCE做了八年的工程预算。”

“RCE?”

众所周知,此家公司要求极为严格且非常排外,一个外国人能在那里做上八年,凌烨彬必有过人之处。

作为公司管理者,牧思远最为欣赏的,当然就是人才。

“为何辞职?”他继续问。

凌烨彬看着他,眼神没有表露丝毫的犹豫,但心思已经转过了千头万绪。

片刻,他苦苦一笑:“牧总见多识广,又是圈中人。RCE对待外国人的态度,难道你还不知道吗?我能撑到第八个年头,实在因为需要那份薪水度日罢了。”

也对,他有一个小女孩需要抚养,开销用度必然不小。

“凌先生何需妄自菲薄?”

牧思远一笑:“牧氏工程部正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预算师,不知凌先生是否有兴趣?”

闻言,莫名的笑意从凌烨彬眼底深处一闪而过,瞬间又被激动与惊讶所取代,让人无从分辨。

“牧总,”他不太敢相信的看着牧思远,“你不是拿凌某人开玩笑吧?”

他有这种反应是正常的。

牧氏不比CRE规模小,有些业务甚至更宽更广,多少ABC回国后想要进入牧氏,都不得门路。

“凌先生,”顾宝宝笑着:“我丈夫可从来不骗人的哦!不如你好好考虑一下,过几天才给他答复也不迟!”

她这是客套话了,这样的事情谁还会拒绝?

“牧太太…”他正准备说话,牧初寒突地朗声道:“我不同意!”

她倔强的说道:“哥哥,我正好也要进工程部上班呢,工程部有我没他!”

她把话撂在这儿了,起身就往外走!

“你给站住!”牧思远喝住她,“你不但要进工程部,你的职位就是凌先生的秘书!”

什么!

凌烨彬和牧初寒都愣住了。

“哥哥!”她转身来恼怒的看着牧思远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说实话,她挺伤心的,“难道你也像爸爸一样,觉得我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婆,要硬塞给凌烨彬是不是?”

牧思远不语,只管暗中使劲捏老婆的手。

其实这都是亲亲老婆的主意,他不过是个…执行者兼背黑锅的而已!

顾宝宝回捏了他一下,示意:看我的!

然后她走上前,安抚似的搂过小姑子的肩膀:“初寒,”她小声道:“只是工作而已啦,你也不想看着爸爸不开心对不对?”

牧初寒不说话。

但想起爸爸那天气到差点晕倒的模样,她的心里又非常不安。

“哥哥,”她抬头,“难道工程部没有别的职位了吗?”

能这样问,代表她已经动摇了。

牧思远赶紧趁热打铁:“工程部就差一个预算师和秘书,你是不是要做预算师?”

闻言,她气闷了瞪了他一眼,这存心埋汰她不是吗?

接着,她又瞪了凌烨彬一眼,一边挣开了顾宝宝的手:“我要考虑一下!”

她昂起下巴说道:“如果凌先生决定不接受邀请,请第一时间马上通知我,我保证准时赶去上班,眉头绝不皱一下!”

说完,她又昂着下巴走出去了。

剩下三人对望一眼,均是苦笑。

“我…”最后,凌烨彬亮出绅士风度:“我出去看看她。”

看着他的背影,顾宝宝差点儿跳起来:“思远哥哥,”她好高兴:“事情成功一半了!”

他忍不住一笑,却摇头:“等他们宣布恋爱了,事情才成功一半。”

说着,他伸手抱住她,在红唇上索了一个吻:“我刚才有没有卖力演出?”

“演出?”

顾宝宝故作惊讶的怪叫:“我以为我帮你找了一个好人才!”

牧思远挑眉:“也算啦!不过…”

他用炽热的目光锁住她:“我也有卖力演出!不知道有什么奖励?”

“奖励…”

她拉长了声音,示意自己在思考。

而思考的结果就是:“奖励当然有…”

一边说,她一边踮起脚尖,柔软的唇贴上他颈。

再没有什么话比这样的奖励来得更加真切,牧思远忍不住喉头一动,紧搂她的双臂不由地松开,想要往更美的地方探去…

然而,就在这一瞬间,她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又响起:“但是要等到十二点以后!”

语气中带着捉弄的嘲笑,然后,她就像只泥鳅般灵活的从他怀里滑开了。

“小东西,你站住!”

他气极,拔腿便往她跑出的方向追去。

你这个小东西,他简直恨得牙痒痒,你最好跑快点,别让我抓住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凌烨彬从别墅里追出来,因为宾客众多,他不能跑,只能快步走。

总算,牧初寒并没有离开派对的意思,他在小孩聚集的地方看到了她。

她正跟牧太太的另一个儿子坐在长椅上,身边则是--馨儿。

看她跟馨儿笑得那么快乐,她一定还不知道小女孩是他的养女吧!

他悄步走近,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声。

“阿姨,你长得好漂亮。”

馨儿甜甜的说着,把牧初寒逗笑了:“你这张小嘴儿,简直跟抹了蜜一样。”

说着,她亲热的捏了捏这张小脸蛋。

“姑姑!”乐乐抗议:“你干嘛那么用力,馨儿的脸都被你捏紫了。”

“哎哟,”牧初寒故意斜了他一眼:“想不到咱们乐乐,居然懂得怜香惜玉了。”

怜香惜玉?

乐乐摸着小脑袋:“姑姑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牧初寒正准备解释,却见小女孩的眼神望过她,露出惊喜与快乐:“叔叔!”

她叫着,一边欢快的跑去。

牧初寒转头,意外的瞧见他弯腰抱住了小女孩,不由地一愣。

“她是你…”下意识的想说“女儿”两个字,还好反应快,想起她是叫的“叔叔”而非“爹地”!

鼻间一哼,语气陡然转为嘲讽:“怎么,丢下女伴,反而来跟小孩子玩儿?”

凌烨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:“牧小姐,忘记给你介绍,她就是我今天的女伴,慕采馨!”

忽然地,他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她吃惊又生气的模样。

漂亮的眼睛瞪大,是如此的神采奕奕,而小脸则红红扑扑的,像一颗诱人的…苹果。

如果不是经常生气容易生出皱纹,他倒想时时惹着她不愉快。

“凌烨彬,你有种!”

居然敢戏耍本姑娘!

她咬牙久久的瞪视着他。

脑海里想过千万种整人的办法,可惜今天是欢欢乐乐的生日,她一个也不能实施!

不过没关系,只要她点头答应哥哥的安排,他们以后不就有更多“相处”的机会?

凌烨彬,她暗中握紧拳头,到时候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!

深吸一口气,生平第一次,她这样努力的压抑了自己的怒气,转头而去。

“叔叔,”慕采馨有些害怕的捏住了他的衣领:“阿姨生气了…”

“没关系的,馨儿。”

他将她放下来,“你在这儿跟哥哥玩,叔叔去看看阿姨,好吗?”

她乖巧的点头:“叔叔哄阿姨高兴!”

他淡淡一笑。

想要哄得牧家大小姐高兴,挺难不是吗?

但是,他必须这样去做!必须!

“牧小姐,可不可以说两句话。”

听他在身后说,牧初寒没理他,只管朝前走。

不知不觉间,却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安静的后花园。

正好有点累了,她在秋千处坐下,却见讨厌的跟屁虫也跟来了。

“离我远点!”她怒道。

他不为所动,反而在她身边停下:“牧小姐,我有几句话,说完我就走。”

她撇开目光。“我跟登徒子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这样的话显然刺激不了他,“牧小姐,我们从见面到现在,你给我太多惊喜了,难道我不应该回报一下?”

说到“惊喜”两个字,他还刻意加重了语气。

“你…!”

“如果牧小姐不喜欢我回报的方式,”他打断她的话,“我只能感到抱歉。想要捉弄一个人的时候,哪还能管得了对方能否受得了捉弄的方式?这点,我想你比我更加深有体会!”

说着,他的黑眸里,晃过一道那么闪亮的嘲讽。

“你…!”

牧初寒指着他,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八岁的孩子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