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90章:八岁的孩子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90章八岁的孩子(求月票,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索性就不说了。

牧初寒甩手,她说不过他,躲开总可以了吧!

熟料刚转身,她的胳膊却又被他捉住。

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”

这男人是不是有病?

她不找他的茬还不偷笑,老是跟着她做什么?

“牧小姐,”他也不拐弯抹角了,“我以为我们能和平共处!”

真好笑!

“凭什么让我跟你和平共处?”

她牧初寒长这么大,还没被人这么要求过!

“凭…”他深吸一口气:“接下来我们会共事很久!”

他望住她的双眼:“预算是一份需要极端耐心与细致的工作,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敌对情绪影响工作的质量!”

没想到他会说这些,牧初寒微微一愣,嘴上还是难以服气的:“真好笑了,谁说我会跟你共事?你以为你真能进入我家的公司?”

她冷蔑的挑眉:“只要我跟我爸爸说,工程部有你没我,看你还能不能跟我‘共事’!”

她咬牙切齿的说着‘共事’两个字,恼恨的看着他。

却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失望。

“牧小姐,”他蓦地松开她,退后了两步,“对不起,我说错了。”

说着,他自嘲的耸肩:“我真是…高攀了不是?”

说完,他转身,毫无回头之意的离去了。

“喂…!”

叫唤声顿在她的唇边。

她是不是伤了他的自尊?

还是他太小器,一个大男人这么扭捏?!

想到这里,她不由地“哼”了一声,生气了更好,过两天她去公司报到,就不用看到他这幅嘴脸了!

转身,她大小姐以更快的速度往别墅冲走而去。

轻轻走进曦儿的房间,小人儿已经睡熟。

不知道梦里有什么,唇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。

慕初寒爱极了这一抹天使般的微笑,坐在床头静静看着,竟可以忘却外面的一切热闹与繁华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门突然又被轻轻推开,是顾宝宝走了进来。

“初寒,你在这里?!”

她轻呼了一声。

刚才在楼下找了她一圈,还以为她已经回去了。

慕初寒点头,才意识到外面已是一片安静。

“嫂子,”她奇怪:“派对已经结束了吗?”

顾宝宝点头,一边在她身边坐下,“思远送爸爸妈妈回去,找你半天,还以为你先走了。”

说着,她伸手轻抚着女儿粉嫩的面颊。

可能感受到了妈咪的温暖,小人儿柔柔的动了一下,脸上笑意更深。

牧初寒笑叹:“我真的觉得,曦儿是上帝遗落的小天使。”

“每个孩子都是妈咪的小天使。”

顾宝宝笑着拍拍她的手,“初寒,有没有想过结婚,自己要一个?你对小孩这么耐心,以后一定是个好妈咪。”

“我对自己有信心!”

牧初寒点头,眉间却滑过一丝惆怅,“但…我不一定要结婚。”

迎上顾宝宝诧异的目光,她非常坦然:“嫂子,要找到一个男人,像你爱哥哥这样爱着...”

她笑,有点儿沧桑难掩的意味:“又像哥哥爱你一样被爱着,是多么难?我宁愿…找一个优秀的男人生下孩子,至于爱情…”

她没再说下去,也不必再说。

顾宝宝一时语塞。

她从来没有想到,文皓的事情居然会带给她这样的打击。

“初寒,不是这样的…”

她有些着急,“只要你愿意相信爱情,你就能找到一份真正的爱情。”

“是真正的爱情?”

她看了顾宝宝一眼,“还是自欺欺人的爱情?”

说完,她释然的一笑:“嫂子,别说了。”

她拉着顾宝宝的手站起来:“我知道你们很为我担心。但是…我已经长大了,不再是小女孩了对吗?”

她的话没错,可是…

她眼里坚定的目光让顾宝宝不知还可以说些什么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思远哥哥,今天有消息吗?”

接连三天,当牧思远回到家,顾宝宝都是这同一个问题。

自从那晚听了牧初寒的一番话后,不但她心里着急,牧思远也感觉听头痛的。

没想到她还没真正恋爱,就对爱情失去了信心,并且打算不婚生子。

她真要这样做了,牧风铭指不定被气成什么样。

可是,牧思远再次摇头,“凌先生没有给我来电话。”

顾宝宝失望的一叹,又觉得不对劲。

“上次你提出邀请的时候,我记得他非常高兴的呀!”

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来牧氏上班对他而言,都是百利而无一害。

牧思远摆摆手:“人各有志,再说,他和初寒若是没有缘分,我们再怎么帮忙也没用啊!”

顿了顿,为了安慰老婆焦急的心情,他又道:“也许,初寒之后还会碰到更好的!”

说着,他不禁皱眉。

他真的变得很八卦,难道,这是所有男人婚后的通病?!

他的话不无道理,顾宝宝只好点头:“希望如此!”

“那明天,初寒会去上班吗?”忍不住多问了一句。

牧思远点头:“嗯。今天人事部已经跟我报告了。”

想想真是可惜。

虽然初次见面并不愉快,但凌烨彬却没有被初寒的坏脾气吓跑不是吗?

还以为他们会有个好的开始,没想到就这样断了线。

顾宝宝有些自责,觉得肯定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。

也许是她太过急躁了,吓到了凌烨彬不说,也让初寒有些反感。

归根结底,她一个人守着申文皓还活着的秘密,心底总是觉得愧对郑心悠、初寒,也愧对思远的。

胡思乱想半晌睡不着,正准备去书房看看牧思远,床头的电话却忽然响起。

是个陌生号码!

她奇怪的接起,那边却意外的传来了凌烨彬的声音。

“牧太太,不好意思,这么晚打扰你!”

他打来做什么?

是不是为了工作的事情?

他是要答应还是明确拒绝?

顾宝宝突然显得有些紧张,“没…没事,你,你说吧。”

凌烨彬深吸了一口气,听得出他也有些紧张。

“牧太太,对于上次牧总的邀请,我感到十分荣幸,只是…”

只是什么?顾宝宝认真听着,“只是牧小姐好像不太欢迎我…”

所以他才迟迟没有答应思远?

原来是因为这个,他心里到底还是想要这份工作的。

顾宝宝松了一口气,又皱起了眉头。

这个问题她该怎么回答呢?

说没关系,初寒的反对不作得数?

还是说那你就别来了吧,毕竟初寒是牧家人。

这两样她都不能说。

想了想,她只能缓缓道:“凌先生,请你先听我说件事。”

“请讲!”

“其实提出让你来牧氏工作,是我的提议。”

“牧太太…?”

顾宝宝一咬牙:“我想要撮合你跟初寒,都是我自作主张。”

说出来了倒好,就看他怎么选了。

如果他对这件事非常反感,自然也不会来牧氏工作。

然而,那边沉默了。

她一愣,却听他忽然笑了出来。

“牧太太,”他的笑声很直爽,很好听,让人一听就觉得,对方是个心胸坦荡的君子,“你真是够坦白。”

他没有生气。

顾宝宝吐了一口气,等待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其实…”

再次出声,他犹豫了半秒,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?

这个想法让顾宝宝心头泛起喜悦的紧张。

“我觉得牧小姐挺可爱的,我…”

“真的吗?”顾宝宝太高兴了,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凌先生,我想说…我想说你的眼光真不错,初寒不但漂亮,也非常可爱…”

她在说什么啊?

像是商场推销员着急把商品卖出去一样!

她不由地吐舌,尴尬的笑笑,“凌先生,对不起,我失礼了。”

凌烨彬不以为然的一笑,语气却沉静下来:“只是…牧小姐可能不这么想。毕竟我…有个养女,经济条件…”

“凌先生,”顾宝宝也冷静下来:“如果你觉得初寒不错,你有继续发展下去的愿望,我请你不要顾虑这些。”

如果在这方面太过顾虑的男人,她倒真要考虑一下是否适合初寒了。

“凌先生,我想说的是,我们希望的,是有个人能真心爱护初寒,仅此而已。”

“对不起,牧太太,我…我的自卑心惹得大家都不愉快…”

“别这样说,凌先生,其实…我也不是什么名门闺秀…”

她这算是掏心窝的话了吧,凌烨彬多少有些感动,轻笑道:“牧太太,但愿我能像你一样痴情。”

说完,两人都笑起来。

“那…”笑毕,顾宝宝真诚的道:“祝你在牧氏工作愉快!”

“谢谢!”

挂断电话,凌烨彬没有立即起身,而是看着手中的电话久久发呆。

直到一个软甜的声音响起:“叔叔,你还不睡觉吗?”

小身影来到他身边,关切的看着他。

他淡淡一笑,伸臂将她抱在怀中:“馨儿,叔叔明天要上班去,你也去新学校,好吗?”

慕采馨乖巧的点头,又听叔叔说着:“叔叔保证,你一定会喜欢那个新学校的。”

她抬眼看他,双眼里有一丝不解:“新学校里有白雪公主和小飞象吗?”

他哈哈一笑,“那倒没有,但是有欢哥哥和乐哥哥!”

闻言,小人儿一呆,惊喜的表情瞬间占据小脸:“真的?叔叔,你没骗我吧?”

“叔叔怎么会骗你?你现在呢就去睡觉,明天叔叔送你去学校,你就可以看到他们了!”

“嗯!”

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,小人儿滑下他的怀抱,欢快的跑去卧室了。

他也笑着转头,却见她突然又在门口停下。

“叔叔!”

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,暂且将惊喜压下,换之以担忧的表情。

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“今天你不在家的时候,露茜阿姨来电话,她很生气。”

凌烨彬心中一沉。

但他还是笑着:“没关系,馨儿快去睡觉。叔叔会解决的。”

闻言,她才放下心来,走入了卧室。

凌烨彬转回头,调出手机里的一个号码。

良久良久,放在拨打键的手指还是右移,按下了关机键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我跟你说的话记住了吗?”

清晨,顾宝宝一边给他系领带,一边问道。

这已经是她今天早上第三次发问了。

牧思远非常不爽。她这是存心鄙视他的记忆力不是吗?

“记住了没有嘛?”半晌得不到回应,她着急了。

“记得,记得!”

他赶紧说道:“今天是他们上班的第一天,上午要去办公室看看他们的工作状况,中午请他们吃午饭,如果可以,晚上也把他们约到家里来!”

好把,既然凌烨彬都承认自己对初寒有意思了,他这个做哥哥的,就算帮妹妹一把,让她早点嫁出去!

闻言,顾宝宝满意的点头,奖励一个吻在面颊,“好了,快下楼吃早餐去!”

来到餐厅,欢欢乐乐都已经来了,曦儿也已浇花完毕,现在正被乐乐按在怀中坐着。

“曦儿,你吃什么,”乐乐讨好的问,“哥哥给你拿!”

曦儿垂着头不说话。

看得出来,因为乐乐歪着身子坐,她被搂抱得也很不舒服啦!

可是她善良的没有出声,不然乐哥哥的自信心就要受到打击。

“我…随便。”

她小声回答着,忽然听到熟悉的脚步声。

大眼睛赶紧抬起,她要向妈咪—求救!

“乐乐!”

果然,顾宝宝一看,立即叫出来:“来,快把曦儿给我。”

看他,自己翘个二郎腿,又把妹妹抱在怀中,让她几乎是呈后仰状态翻坐着,哪里会不难受?!

抱过曦儿,顾宝宝忍不住数落道:“乐乐,妹妹还小,你这样把她的骨头伤到怎么办?”

“那我下次注意好了!”

乐乐不以为意,一手抓过面包,一手还用筷子夹了小笼包来讨好妈咪:“妈咪,给你吃!”

吃了就不要生他气啦!

说着,小笼包几乎凑进了她的嘴里。

顾宝宝又好气又好笑,只得把小笼包给吃了。

这个乐乐,乐天又霸道的性格,到底像谁?

“欢欢,”牧思远在一旁问道,“昨晚上爹地交待的事情做完了吗?”

闻言,欢欢立即起身,“爹地,做完了。”

他礼貌的回答,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红皮本子递给牧思远。

顾宝宝瞧了一眼,不由地一愣。

“思远哥哥,你给欢欢…看公司年报表?”

他能看懂吗?

像乐乐,虽然学习成绩也很不错,但连“公司”是什么都还不懂的啊!

牧思远笑而不答,直到看完了之后才将红皮本子放到她面前:“你看,欢欢做出的分析,是不是快要赶上你?”

顾宝宝赶紧仔细看了一边,喉头紧张的咽着口水。

她真的生下了一个天才!

连手心都在冒汗呐!

“可是…”

顾宝宝不解的看着他:“欢欢才八岁啊,有必要让他这么早接触这些吗?”

她心底还是希望,欢欢能跟乐乐一样,放学后满别墅区的跑。

带着一群孩子翻山爬树掏鸟窝,甚至打点小架。

而不是像个学习机器。

牧思远挑眉:“我准备让欢欢十八岁进公司。”

十八岁?!

顾宝宝立即摇头:“我不同意!”

他也不问问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在干嘛?

牧叔叔让他二十三岁进公司的时候,他还不情不愿呢!

“妈咪!”然而,欢欢自己却突然说:“我想要更早一点进入公司学习!”

他冲顾宝宝笑着,“老师说明年我可以十五岁读大学,三年后出来实习,正好可以进入公司!”

她愣住。

这像是一个八岁孩子说出来的话吗?

她生气的看了牧思远一眼,一定是他教的!

不过他们马上要上学,她也不便多说什么,只道:“欢欢,先别管那些了,快点吃早餐!”

说着,她将那红皮本子塞到了餐桌下,使劲的,狠狠的!

并且,她决定,一定要就这个问题,跟牧思远做一次的严肃的“谈判”!

毕竟,她的欢欢还是个孩子啊!

看着他们远去的车影,她微微一叹。

蓦地,她又抬起头来,真是的,刚才怎么忘记问他,他让欢欢十八岁就进公司,他自个儿又要去干嘛?

要知道,牧风铭可是快七十岁才退休!

===欢欢乐乐谁做总裁关系重大,所以我多写了几句,嘻嘻,亲爱的们,给某影送花吧~~~有花收就加更~~~\(o)/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狐狸斗母狮子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