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91章:狐狸斗母狮子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91章狐狸斗母狮子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再次走入牧氏集团的大楼,牧初寒心里满满的感慨。

她还是四年前在这里,肆意妄为,但现在曦儿都快三岁了。

或许她真是老了,想起那些日子,都会觉得羞愧。

“牧小姐!”

人事部早已关照过前台,当她走进大门,立即有前台秘书笑容可掬的走上前来:“我带您去工程部报到。”

“不用了。谢谢你!”

她报之以一笑:“我跟你都是秘书,级别一样,你不必为我效劳!”

前台秘书稍稍愣住,她已点点头,自行走去了电梯。

来公司上班是她自己提出来的。

曦儿一天天长大,不再需要她像在普罗旺斯时那样,整天的抱着哄着了。

虽然爸爸和哥哥都说不需要她工作赚钱,至于妈咪,从来都会定期给支票供她零用。

但…她想要工作,不过是想要找个寄托而已。

她真的老了,不是吗?

站在工程部的门口,她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衣领,想要给等会见面的上司留个—好印象!

“初寒,你来了!”

工程部经理是看着她长大的,故而叫得亲切。

“来,新来的预算师也已经到了,我带你过去!”

闻言,她心中莫名的咯噔了一下,“莫叔,”她不由地开口:“新来的预算师贵姓?”

话说间,两人已经走到了另一个办公室门口。

经理还来不及回答她的问题,那扇门已经被他敲开。

“莫经理!”

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牧初寒转头,看着眼前这张脸。

“烨彬,”经理热情的说着:“来,我给你们介绍,这是你的助理…”

“莫叔,不必介绍了,”牧初寒打断他的话:“我们认识!”

“认识?”

经理微微一呆,却见凌烨彬也点点头,“经理,我跟牧小姐见过。”

既然认识,那再好不过!

经理拍拍他们的肩,说了几句客套话,便先走开了。

“牧小姐,”他目光柔和的望住她,一边伸出手:“预祝我们合作愉快!”

牧初寒装作没有看见,昂头走进办公室,朗声问道:“请问凌先生,我的办公地点在哪里?”

助手的办公室都是由预算师自己安排的。

她问着,一边打量这件办公室。

够大,而且进门处有个玻璃小隔间,应该就是她的办公室。

熟料,他却道:“牧小姐,你看你比较喜欢哪里?我都无所谓!”

怎么,讨好她?!

牧初寒才不吃他这一套。

再者而言,那天晚上她都说出了那样的话,他都还能来上班,难道不是对她宣示:他根本不在乎、不害怕她的任何威胁?

既然如此,又何必在这时装好人?

“你无所谓?可我有所谓。”

她冷哼一声,径直走入了小隔间:“我可不想别人说我爬到了上司头上,尊卑不分!”

说完,她啪的甩上门,不再理他。

凌烨彬一愣。

这小姐脾气还不是一般大!

苦苦一笑,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。

一个工程至少要做三遍预算,虽然是上班第一天,事情已经很多了。

不多时,玻璃小隔间的门被敲响,凌烨彬探进头来:“牧小姐,有份报表,希望你帮我算一下。”

闻言,牧初寒腾的站起,上前接过了他手中的报表。

又道:“凌先生,你可以叫我牧助理,另外,有事可以打内线进来,不必要你亲自给我送!”

凌烨彬无语。

或许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,无论什么事,都可以挑出毛病来。

这样的人,他没有经验,也疲于应对。

但是,他又不得不...抬起头:“我知道了,牧助理!有什么事我再打电话进来!”

说完,才转身离开。

“你...!”

看着被关上的门,牧初寒一愣。

本来她说的都是赌气的话,没想到他还有鼻子有眼,一本正经的接上,让她发个脾气都不顺畅!

这样想着,心里又不禁懊恼一阵!

明明对自己说好,要下定决心改掉坏脾气,为什么偏偏碰上这样的人,让她一番苦功似都作废!

算你狠!凌烨彬!

她冲回办公桌坐下,报表拍放到桌上一看,再也顾不得跟他赌气了。

因为这一叠报表,没看清居然有这么厚,今天上午她能算出个结果吗?

忿忿的目光朝玻璃墙外扫去,狠狠瞪了那身影一眼,这不是故意在整她?

好,凌烨彬,姑奶奶可绝不是吃素的!

她知道工程部的规矩,虽然经过预算师核算,到了经理那儿还是需要核算一次才交给总裁签字的。

而眼前这份报表,应该是凌烨彬来牧氏的第一次预算!

哼,她现在不想耍阴谋诡计整人了,就让她小小的捉弄一下吧!

下午二点半,她将报表交了出去。

看着他脸上浮现一丝笑意,还赞赏的说:牧助理,你的效率还真高!

她偷偷发笑,心里顺畅多了。

因为等会,不顺畅的人就该是他了!

果然,不出二个小时,报表被退回来了。

凌大预算师带着疑惑,一直忙到五点半,还没理出个头绪。

牧初寒可不管,时间一到,她就要下班了。

“凌先生,我先走了。”

她的声音让凌烨彬从繁琐的计算中抬起头来。

她没有看错,他的眼里居然闪现了一丝...陌生。

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她这个人般的陌生。

她不明所以,微微一愣。

他的神色却已恢复了正常:“牧助理,真是怪事一件!”

他起身,目光望住她:“明明我算了几遍都正确的结果,为什么你算过之后,结果就不对了?”

牧初寒做贼心虚,眼神便有些飘忽了:“我...我怎么知道?”

她强压着自己的情绪,“我不过会计毕业,而且那还是两年前...”

“牧小姐,”忽地,他拿过手里的资料大步走到了碎纸机前,“反正也是一团乱,不如我们重新计算。”

来不及让她出声,他已经将资料尽数放入碎纸机毁掉。

牧初寒呆住了。

其实她只是在某一页的某一行做了一个小小改动,只为跟他恶作剧。

恶作剧之后,只要把那一个数字改回来就好,现在资料都给毁了,岂不是要废许多功夫?!

更让她着急的是,现在重新再做一份报表,她可就有份加班了!

“凌先生,”她感到头发晕:“你那儿一定...一定还有电子版本备份的吧?”

他耸肩:“我很少用电脑做报表,就算有也是原始数据而已。牧助理,不好意思!”

他很为难,很过意不去的说:“今晚要加班了!”

“这,你...!”

多说无益,凌烨彬耸肩:“牧助理,快来帮忙吧,这样可以快一点下班。”

牧初寒无奈。

她可不想第一天上班,就让什么闲言闲语传到爸爸耳朵里去。

将随身包丢入自己的小隔间,她不情愿的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下,却听他正在打电话。

“老师,实在抱歉,我要晚点来接馨儿,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好吗?”

馨儿?就是在前几天派对上看到的那个小女孩吗?

难不成家里就他们两人,连个照顾小女孩的佣人都没有?

“你们家没佣人的吗?”

说出来即后悔自己多嘴,他已摇头,说没有。

真的没有?

疑问越来越多,“那家务谁做?”

不会是她眼前这个冰山加无礼男吧!

“只有我和馨儿两个,家务不会太多。”

他一脸坦然的说着,一边摊开资料:“牧助理,我们得赶快,馨儿睡觉认床,我怕她今晚上不能休息好。”

看得出他对养女的疼爱是真心,无论他是什么性格,能对朋友的女儿照顾如此,心地应该不至于太坏。

想到这里,牧初寒的面颊火辣辣的,有点儿羞愧。

“其实...”她再度开口,“馨儿在哪个学校读书?”

现在正是顾宝宝去接欢欢乐乐放学的时间,或许可以让她顺便接一下馨儿。

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凌烨彬是低着头的,所以她没能看到他暗中吐了一口气。

再抬脸,他的表情再正常不过,“我把她送到了永达,听说本市的贵族学校里,就属那家最好。”

送贵族学校?

她有些吃惊,那儿虽然很好,但学费也是顶贵的。

他却不以为然的勾唇:“富养女,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。”

牧初寒愣愣的点头,才想起来说:“我们家欢欢乐乐也在那个学校,正好顺路让嫂子接一下馨儿。”

说着,她便拿出电话给顾宝宝打过去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司机叔叔,妈咪去哪儿了?”

欢欢乐乐找到自己的车坐上来,奇怪的没有见着妈咪。

司机笑着:“太太去接别的小朋友了。”

那馨儿不认得车子,顾宝宝自然要去教室接一下。

别的小朋友?

闻言,欢欢乐乐都挤到车窗往外看去,看妈咪要带谁过来。

片刻,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校门口,而那个小身影,居然是上次见过的慕采馨!

“馨儿!”

乐乐高兴的说着,正准备开门,被欢欢拉住了:“别下车了,乐乐,妈咪都走过来了!”

话说间,顾宝宝已带着馨儿走到了车边。

打开门的瞬间,馨儿的小脸上同样露出了惊喜的笑意。

“欢哥哥,乐哥哥!”

她叫着,只见其中一人冲她伸出手来,要拉她上车。

小脸上的笑意更深,她伸出小手拉住,一边朗声说着:“谢谢欢哥哥!”

顾宝宝微微诧异,明明两人穿了一样的校服,发型也是一样,为什么馨儿能一眼就认出来?

“我就是知道嘛!”

小孩子说不出什么道理,只抿着嘴儿笑,一边伸手指着他俩:“他是欢哥哥,他就是乐哥哥喽!”

“馨儿,你真聪明!”

乐乐嘻嘻笑着,比他们家那个爹地还聪明哦!

有时候,如果他和欢欢不说话,穿着一样的衣服站到爹地面前,爹地还分不出呢!

受到乐乐的夸奖,慕采馨傻傻一笑。

她好高兴啊,叔叔说来学校可以看到他们。

可是今天她一下课就往操场跑,却连他们的影子都没见到,没想到放学了,倒可以跟他们一起回家。

“欢哥哥,”她还不敢去牵欢欢的衣角,只扬起小脸瞧着他:“你们的教室在哪儿呀?”

“那你的教室又在哪儿?”

欢欢未及答话,已被乐乐抢过。

慕采馨看了看他,又看看欢欢,笑着说:“我读一年级,可是我分不清教室在什么位置。”

才上学第一天嘛,她什么都还不知道。

哦。

乐乐不以为意,忍不住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。

今天体育课踢球太累,他本来要趁在车上的时间好好休息的,不过,既然馨儿在车上,他就勉强撑着眼皮吧。

反正欢欢喜欢装酷,说不了几句话的。

“馨儿,在这里上学好玩吗?”他又问。

慕采馨点点头。不但老师个个温和爱笑,连午餐也特别丰富哦。

不像和叔叔在一起的时候,除了蛋炒饭就是干拌面。

想到这里,她偷偷一笑,不由地说:“叔叔说,送我来这里上学,不用跟着他每天都吃蛋炒饭,趁机把我养胖一点。”

每天都吃蛋炒饭?

顾宝宝转头看着她:“馨儿,你们以前在英国的时候,也是这样?”

“没有啦,”馨儿摇头:“在英国,露茜阿姨会给我和叔叔做好吃的!”

“露茜阿姨,是谁?”

顾宝宝心中一惊。

“露茜阿姨就是露茜阿姨啦!”

小孩懂什么呢?

她的心里却在使劲打鼓。

一个女人愿意料理一个男人和孩子的生活,不是女佣就是女朋友。

既然馨儿没说是女佣,难道是凌烨彬的女朋友?

她不敢相信!

如果是这样,昨晚上他在电话里,为何又说出那样一番话来?

无奈馨儿什么也问不出,她只能等待机会,亲自问问凌烨彬了。

回到别墅,牧思远已经到家。

不出差的日子,他经常回来得早,有时候吃过晚饭才出去应酬,她也不奇怪了。

只是,“你没把初寒和凌先生叫来?”

牧思远挑眉一笑:“狐狸遇上母狮子,正斗得不可开交!”

顾宝宝愕然,一旁的馨儿像是听懂了什么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牧叔叔,谁是狐狸,谁是母狮子!”

“没有什么,”顾宝宝赶紧冲她笑道:“叔叔在给阿姨说故事呢!”

说着,她牵着她到洗漱间:“馨儿先洗手,然后吃饭做功课,叔叔马上就来接你了,好吗?”

“好!”

馨儿高兴的点头,不自觉的把小身子往顾宝宝紧贴了一下。

她身上,有好多好多妈咪的味道哦!

吃过晚饭,几个孩子便去书房写功课,曦儿还小,但也喜欢跟着哥哥。

不多时,乐乐铅笔一甩,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“写完了!”

却见欢欢还在继续,曦儿抬头来看他一眼:“乐哥哥,你不认真,好多错题!”

“谁说我有错题?”

乐乐不服气的将作业本拍到曦儿面前:“你倒是看看,哥哥哪里做错了?”

曦儿翘起小嘴巴。

乐哥哥欺负人呢,她才三岁不到,哪里会看八岁小孩的题目啦?

“让欢哥哥给你看!哼!”

她推了一下欢欢。

“爹地来看看!”

这时,牧思远走进来,拿过作业本开始检查。

乐乐瞧了一眼,检查就检查呗。

他不甚在意,还将小脚丫放到腿上,开始捏起来。

今天体育课踢球浑身酸痛,他给自己按摩一下啦。

顾宝宝看得好笑,上前来帮他。

“妈咪最好啦。”

乐乐甜甜的说着,还凑上小嘴奖励一个亲亲。

片刻,牧思远检查完了,“曦儿,乐哥哥可都做对了,下次不能乱说哦!”

“那我可以去玩儿了吗?”乐乐欢声问道。

见爹地点头,他起身拉过馨儿,另一只手又拉过曦儿,“走吧,我们去看动画片。”

两兄妹立即忘了刚才的不愉快,又亲热的一起往外走。

走了两步,乐乐忽然停下来:“哥哥,”他转过头:“你不跟我们一起吗?”

欢欢看看他,又看看爹地。

其实他的作业早写完了,他现在是在做爹地布置的任务。

“欢欢不去,你们去吧。”

听爹地这样说,他便冲乐乐摇摇头,继续功课。

“欢欢为什么不去?”

顾宝宝不忍心了。

“妈咪,我的功课还没做完呢!”欢欢懂事的说道。

顾宝宝语塞,虽然没再说什么,但脸色已经沉了下来。

转过身,她陪着另外三个孩子去客厅了,没再理会牧思远。

“对不起,爹地,”待她们出去后,欢欢歉疚的说道:“我惹妈咪生气了。”

“傻孩子,没有的事。”

宝宝说得对,这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。

牧思远上前,在他身边坐下:“告诉爹地,你想不想要去看动画片?”

他当然想,但是...

目光顿在未做完的功课上,他还是摇了摇头。

“欢欢,”他伸手抚着儿子的小脑袋:“你是牧风铭的孙子,是我牧思远的儿子,注定要继承我们的事业,你跟爹地说实话,对于这个你自己心里有什么想法?”

欢欢想了想,诚实的回答:“爹地,每次我去公司,看到你和爷爷能让那么多的员工有工作,又赚钱让股东们高兴,我感觉很骄傲。”

这就对了!

牧思远笑起来,这小子果然是做大事的材料!

“所以,欢欢,你现在这么小,还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,爹地才把你的时间控制得这么紧。”

他微微一叹,自己的儿子他怎能不心疼?

“以后你有能力担当了,爹地就不会再这样管着你,而是让你自由支配自己的生活了。”

闻言,欢欢点头。

大眼睛又抬起看着他,“可是爹地,我喜欢有你和妈咪在身边,就算我以后长大了,你也管着我好吗?”

孩子气!

牧思远忍不住亲亲他,“爹地和妈咪当然永远在你身边。”

只是,你长大以后,就不会再想让我们给管着喽!

从书房出来,他来到客厅。

几个小孩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,顾宝宝在一旁翻着杂志,见他来了,故意撇过身子,不理他。

他才不管,厚着脸皮过来拉她,“宝宝,我们去花园散步。”

烦死他了!

每次都能抓到她的弱点。

像现在,当着孩子们的面,她怎么可能跟他拉拉扯扯,只好起身跟着他往外走。

“拉我来做什么?”

一到花园,她就甩开他的手,气呼呼的在长椅坐下。

“宝宝,生气了?”

他贴上来,伸臂将她搂住。

“宝宝,”他轻声叹着:“欢欢以后要进入公司,这是早已定下来的事情,现在为什么跟我闹别扭?”

“我没说不让他进公司。”

顾宝宝看着他:“可他现在才八岁,就像一台学习机器,我看了心疼,难道你不心疼吗?”

说着,她的眼眶禁不住便红了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质问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