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92章:质问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92章质问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五年没有在欢欢身边,她一直觉得很愧疚,所以内心里,总是希望能给他更多的爱。

她的心情他都明白的,“宝宝,我也心疼。可是,玉不琢不成器,我只能这样做。”

他说的话也都有道理,他要定向培养欢欢,她没有意见,但是:“你说让欢欢十八岁就进公司,到时候你去做什么?”

那时候他们都不到五十岁,难道就退休在家里?

闻言,他的神情变得有些紧张,又有些羞怯,“宝宝,我…”

他抓过她的手紧在手心,“到时候我带你去环游世界。”

这是她心底最大的愿望不是吗?

他想要为她实现。

顾宝宝一呆:“环游世界?”

他郑重的点头:“宝宝,我欠你的太多了,只希望能在我有生之年,多多弥补你一些。”

原来都是为了她?!

她不知该摇头还是点头,心情抑制不住激动和紧张。

“思远哥哥,我…我们不能…不能为了自己,就这样对欢欢!”

“谁说欢欢一定不愿意呢?”

他伸手抚着她的面颊,微笑着:“宝宝,我答应你,以后不会增加欢欢的学习压力,等他到十八岁,如果想做别的事情,我一定不反对!你看好不好?”

说着,他抱歉的一笑:“如果到那时候,他并不想要接手公司,可能我们就不能去环游世界,但是...”

他还可以保证,也是唯一可以保证的就是:“我会陪在你身边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陪伴在你的身边。”

她望住他真切的目光,久久望住。

直到两人,相视而笑。

是的,他的话,她都相信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乐哥哥,”客厅里,慕采馨突然站起身来,小声要求:“请问,洗手间在哪里?”

“那儿!”

乐乐正看得出神,随手往某个方向一指,弄得人迷糊。

她轻咬着嘴唇往那边走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

这房子比她和叔叔住的小公寓大太多,那个佣人阿姨又没看到,怎么办?

目光转过,她看到了刚才走了一遍的楼梯,心里忽然有了主意。

“欢哥哥!”

闻声,欢欢抬头循声看来,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。

“小慕儿!”

亲热的称呼立即出口。

慕采馨听了,高兴的笑起来,胆子也大了许多。

“欢哥哥,”她走到他身边,抬着小脸儿望着椅子上的他:“你每天都有这么多功课吗?”

欢欢点头,有些自豪的说:“爹地让我以后发展他的事业。”

闻言,慕采馨却眼露迷茫。

显然的,她还不太懂欢欢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欢欢明了的一笑,改换了一个别的话题:“小慕儿,你在那个彩虹房子里上课,对不对?”

他这样说,她倒是想起来了,她上课的那栋小楼上,真的有一道彩虹。

“欢哥哥,你怎么知道?”

欢欢昂起小下巴:“一年级就在彩虹房子里,这有什么不知道的?”

她点头,可是又觉得奇怪。

欢哥哥既然知道,之前在车上当乐哥哥问的时候,他为什么不说?

欢欢像是看出了她的疑问,小脸儿上的笑容忽然不见了,“小慕儿,你下楼去吧,别吵我做功课。”

慕采馨一愣,心里搅动着委屈。

她好想说:让她留在这儿,她一定乖乖的不出声。

可是,只要欢欢敛去了笑意,她的胆子也恢复了原来的细小。

只好转身轻轻下楼去了。

一步步走下楼,她又不舍的频频回头。

自从她懂事以来,她从来不敢渴求什么。

但此刻,她的心底突然有一种渴望,如果她能住在这里,每天见到欢哥哥就好啦!

当然,她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。

就让她把这个愿望默默的放在心底吧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氏集团大楼内,工程部的门终于落锁。

一男一女走出来,都已是疲惫不堪。

牧初寒在心底打定主意,以后再捉弄他,绝不选择报表动手脚!

否则像今天这样忙到晚上十一点,便真不知道她是捉弄别人还是捉弄自己了!

走到停车场,她多话也不想说一句,便钻进了车内。

只想要回家洗澡,然后睡觉!

这时,凌烨彬却来敲她的车窗:“牧小姐,不如吃了宵夜再回去?”

晚饭时候,两人都只匆匆扒了几口快餐了事,还真是有点儿饿了。

尽管这样,她只要回到家,想吃什么佣人不会给她做呢?

何必去跟他吃宵夜!

“牧小姐,”他却能这样准确的猜到她的心思:“现在很晚了,你家的佣人应该也睡了吧,如果你不忍心打扰他们而让自己的饿肚子,我怎么过意得去?”

牧初寒语塞。

他偏偏能猜到她的心思,又能轻易的说服他!

她有些气闷,却不想在他表露,所以点头:“上班第一天就让我加班,你该请客!”

说完,她冲他一扬下巴,示意他车开前面带路。

两人一前一后开出停车场,十一点的深夜,吃宵夜的地方倒还是挺多。

凌烨彬苦于不知该请她去哪儿,不上档次的地方自然是不必考虑;

然而高档的地方,千金小姐一定也去腻了,只不知她喜欢吃什么。

正愁思间,却听她的车在后面按了一下喇叭。

转睛一看,却见她的车已打了转向灯,示意他调头跟上。

她自己有去处,最好不过,吃完他只管付账便是。

却没想到她会带他来这里!

价格绝对和路边摊相当的哨子面,她吃得津津有味,害他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牧小姐,真的很好吃吗?”

牧初寒眼神怪异的看他一眼:“废话,我至于折磨自己的胃吗?”

他试着挑起几根尝尝,咦,真的不错!

“想不到街头巷尾的小吃,你也知道。”

这句是真心话,看他由心而发的笑意就知道。

牧初寒“哼”了一声,继续吃面。

片刻才又道:“我嫂子带我来的。她这人,吃饭最喜欢来这街头巷尾。现在我哥跟我都被她给带坏了!”

“带坏了?”

他哈哈一笑,“牧太太对人真诚,是个好人。”

“是啊,”往事点滴在心头,她不由地微叹:“我很久才明白,我哥能爱她至深,自有他的道理。不过...”

话锋一转,她的语气暗了下来:“嫂子那样的女人,必定配我哥那样的男人才行,两人有一个若薄情寡性,都不会有他们今天的幸福。”

听着她语气里满满的遗憾与压抑的痛苦,凌烨彬的心里不仅咯噔一下。

他大概猜到此刻,她心里想到了什么。

那个男人,他曾在报纸上见过。

曾以为是街闻巷议,原来确有其事。

“那也不一定啊!”

他装作不知道,接过话来说着:“每个人虽然性格各异,但都渴望有个人能相伴左右的。只要适合自己的,就是好的。”

适合自己的就是好的?!

牧初寒不置可否的一笑,没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“要不要喝果汁?”

放下筷子,她问,“这里的热可可很不错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说着,又笑:“牧小姐,你不会认识可可是果汁吧?”

牧初寒有些窘,她的确是分神了。

为着他这一句--适合自己的就是好的--,她想起了申文皓,自己曾经迷恋了好几年的男人。

以往她想起,都是以伤心的情绪。

只今晚,她会想着,他们不能在一起,是否因为他根本不适合她?

而她亦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女人?

这样换个角度想想,她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敞亮了些许。

两人捧着热可可走在初秋的街头,她忽然想起:“你别去接馨儿了,我嫂子明早会送她去上学的,反正顺路。”

去别墅来回起码一个小时,回到家都凌晨一点了。

“那太麻烦牧太太了!”

凌烨彬摇头,走到了自己的车前,“只是我不能送你回去了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牧初寒挑眉:“我需要你送吗?”

说完,她也打开车门,他又叫她,“牧小姐!”

他的目光望住她,如此真诚,又带着严肃,让她也不禁认真起来:“什么?”

“那天在停车场,我有点急事,所以不能将车位让给你。”

“你…”

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提起这件事。

“希望我的道歉能让我们之间的误会消除。”

他的脸泛起微微笑意:“我这个人,私底下其实很好相处,说道公事,我们以后更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希望你不要再…改动小数点或者数字什么的。”

牧初寒愣住。

脸色渐渐窘红成一片,又有些恼怒,他居然都知道。

那么他将那些报表一股脑儿的都碎掉,分明就是故意!

他猜到她的心思,及时解释:“你不如猜想,我是想要争取一些跟你独处的时间,才把报表统统毁掉的!”

她说不出话来。

应该生气的不是吗?

可是,她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顿在那两片薄唇之上。

天啊,在这样的时刻,她居然想到了生日派对上的—吻--。

面红耳赤,还好有黑夜作为遮挡。

她这是怎么了?

思.春?

“跟我独处?”

天生的倔强逼着她出声,“我看你报复我是真!不过…”

她忍住声音里的颤抖:“我们就算两清了!”

说完,她匆匆钻进了车内,不再打招呼,踩下油门即走。

脸红了?

他勾唇一笑,心里泛起一丝感觉。

莫名的感觉,连他自己也不甚明了。

他赶到牧思远的别墅,佣人得了顾宝宝的吩咐,一直在等门。

而慕采馨,早已在客房里睡着了。

他悄声走进去,正拿起外套想给她穿上,顾宝宝却出现在门口。

“牧太太!”

他赶紧起身,却见她淡淡一笑,用眼神示意他出来说话。

“馨儿已经睡着了,不如别吵她了,明早上我一起送她去学校。”

顾宝宝一边说,一边走到餐厅里的冰箱前,问他:“喝点什么?”

凌烨彬摇头谢过:“我还是带她回去,今天给你添太多麻烦了。”

“没事!我也是顺路,你别谢来谢去了。”

她说着,依旧从冰箱里拿出果汁,然后在餐桌旁坐下了。

他陡然明白,原来她是有话想说,便也走到餐桌前坐下。

“凌先生,你一个人照顾孩子,一定很辛苦吧。”

“不会。”

他对上她的目光:“以前在英国家里有佣人照料,过几天我也会雇一个。”

“佣人?”

顾宝宝点头,“是馨儿嘴里说的露茜阿姨吗?”

闻言,凌烨彬的脸色微变,“牧太太…”

他的嘴唇颤抖了一下,没说出想要说出的话,还是觉得说出来会让人恼怒?

“凌先生,”顾宝宝替他说:“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,你绝对不会是脚踏两只船的男人,对吗?”

凌烨彬沉沉一叹,一把拿过果汁,像灌酒一般一饮而下。

然后才似下定了决心,说道:“牧太太,你这么坦白,我也不能有什么隐瞒的。”

“我无意说露茜的坏话,但…我跟她从来没有开始过。暗示明示我都做过,她却三年如一日的对我和馨儿好,我不想再耽误她,所以我回来了。”

原来是这样。

顾宝宝心中微叹,却不便再问什么,只道:“你确定她的存在,不会伤害初寒?”

“她是英国人,不会来这里。”

他简短的回答了一句,语气不由地有些激动:“还有,牧太太,在没有确定这一点之前,我绝不会靠近初寒,请你放心!”

说完,他便起身走入了客房,再将熟睡中的馨儿抱了出来。

动作一气呵成,且没有再跟顾宝宝说一句话。

是生气了,还是被人窥知秘密后的恼羞成怒?

顾宝宝不明白,她追出去时,他已经将车驶出了花园。

深夜的大道,人车稀少,凌烨彬将车开得飞快,不知不觉中将慕采馨惊醒了。

“叔叔?”

她揉着朦胧睡眼,只往外一瞧,立即吓得别开了眼。

“叔叔,开得好快!”

她害怕的说道。

凌烨彬一震,猛地回过神来,将车停在了路边。

“对不起,馨儿,叔叔吓到你了。”

慕采馨摇摇头,“没关系,叔叔。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?”

曾有一次,叔叔和露茜阿姨吵架后,也将车子开得飞快,所以她才有此一问。

他微微一怔。

他有不开心吗?

可能是。

被迫接近牧家人,接近那个不可一世的千金小姐,就已经让人很不开心。

可是,他被要求做到的,还有更多!

“叔叔没事。”

在孩子面前,他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“馨儿,今天在牧家好玩吗?”

闻言,慕采馨赶紧点点头。

其实没有欢哥哥陪伴着,她觉得不是很开心,

但这点小事怎么可以说出来让叔叔担心?

“阿姨做的甜品很好吃,牧叔叔人也很好呢!”

凌烨彬一边开着车,一边听她说着牧家的好处,“乐哥哥和曦儿都特别好,可是欢哥哥整晚就要写功课了,没时间跟我们一起玩儿。”

声音渐弱,孩子就是这样,玩累了自然就睡着。

他真是羡慕。

在停车场将车停好,他打开后座门把慕采馨抱出来,才发现她迷迷糊糊的,还没有睡着。

“馨儿怎么还不睡?”

他柔声问着,一边按下电梯。

她偏着小脑袋想了想:“叔叔,你说欢哥哥为什么要整晚都写功课?”

原来心里耿耿于怀的,还是她的欢哥哥没有陪她玩儿。

他不禁觉得好笑,故意逗她:“馨儿,欢欢和乐乐不是长得一模一样吗?有乐哥哥陪着,难道不是一样?”

“那不一样!”

小女孩认真的回答,“叔叔,欢哥哥和乐哥哥是不同的!”

“哦?怎么个不同法?”

他走出电梯,双眼却看着她,认真想要听一听小女孩的看法。

然而,却见她的目光往门口看去。

有些惊讶,有些惊喜,小嘴儿一动,叫出一个名字:“露茜阿姨!”

===今天还有更~~~亲们,月票鲜花荷包神马的,朝某影砸来吧~~~\(o)/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巧合(第二更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