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94章:不伦不类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94章不伦不类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露茜!

顾宝宝微微愣住。

凌烨彬已上前问道:“是你撞了初寒?”

言辞中的严厉与责问,让露茜的眼里闪过一丝受伤。

“我...我只是不小心...”

露茜说着,他却不听她的解释,上前一步狠狠抓住了她的胳膊:“你为什么这么不小心?你...”

他背对着顾宝宝这边,让她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和露茜惊骇自责的脸色。

想必他一定很生气吧。

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
此情此景,让她想起很久以前,她在牧思远和郑心悠面前,曾有过露茜此刻所有的心情。

她不是为自己的曾经感到痛苦,而是万万不愿初寒也成为郑心悠的角色。

撇过头,她不愿再看。

“凌烨彬,这人你认识?”她不愿看,牧思远却有些生气。

“她是你的什么人?”他追问道。

不只女人有第六感,如牧思远这样在商场打滚的人,旁人的一个眼神,即可瞧出端倪。

凌烨彬语塞。顾宝宝赶紧拉住他:“思远,初寒还在手术室里呢,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。”

闻言,牧思远看看她,又看看凌、露两人,心下似已明白了什么,脸色愈发沉得难看。

“凌烨彬,”他低声警告:“如果你让初寒受到什么伤害,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。”

说完,他才又在长椅坐下了。

气氛陡然变得有些尴尬,这时,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拉开,只见医生走了出来。

顾宝宝赶紧走上前问道:“医生,我妹妹怎么样?”

医生摘下口罩,“骨折,但伤得不重,注意修养一二个月就好了。”

顾宝宝吐了一口气,“谢谢医生。”

说着,她拍拍牧思远的手,“真是万幸。”

话说间,牧初寒也被护士推了出来,麻醉药的效力还没过去,她还在昏睡之中。

“姑姑。”

曦儿叫着,跟着推床往前走。

顾宝宝让牧思远去办理住院手续,自己则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病房。

凌烨彬也跟着,露茜则站在外面不敢进来。

“牧太太,”凌烨彬愧疚的说道:“露茜这么不小心,我真是...你放心,初寒的医药费由我们负责。”

顾宝宝知道他的重点不是医药费的事情,但她还是故意说道:“我们差你那点儿医药费吗?”

凌烨彬微愣,叹气道:“牧太太,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抱歉,你放心,初寒醒来之后,我会跟她解释清楚的。”

顾宝宝没有看他,只悠悠了叹了一声:“你跟她解释什么呢?”

“我...”凌烨彬语塞。

却见顾宝宝摆摆手:“别说了。你让露茜小姐放心,这件事我们不报警就是了。”

露茜心里担心的,就是这个吧。

她一个外国人来到这里,自然不想惹麻烦。

闻言,凌烨彬的脸上果然露出了感激的神色:“谢谢你,牧太太。我这就让露茜先走,别让初寒醒来看到她,坏了心情。”

说完,没等顾宝宝说什么,他已经走出去了。

看着他匆忙的背影,顾宝宝皱眉。

总觉得有什么怪怪的,却又说不出来怪在哪里。

这时,牧思远已办好住院手续回来。

看他眉头紧皱、薄唇紧抿的样子,顾宝宝不禁问:“怎么,是不是医生说了什么?”

牧思远摇摇头没出声,只道:“宝宝,既然初寒没什么大碍,不如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今天她和孩子也一定被吓到了。

顾宝宝摇头,初寒都还没有醒,她怎么能走?

“思远哥哥,你带着孩子们先回去吧。”

她想了想,又道:“医院的饭菜初寒可能吃不惯,你让佣人做点她爱吃的菜送过来,好吗?”

牧思远点点头,他先回去也好,毕竟老头子那边还是需要人去通知一下的。

曦儿却坚持不肯走,心爱的姑姑还没醒,她要留下来等着。

“也难得她这份心意了。”

顾宝宝爱怜的抚着她的小脑袋,“那就留下来和妈咪一起吧。”

这孩子倒像外婆,心地柔软又善良。

牧思远带着乐乐走出病房,眼角的余光在走廊拐角处顿了一顿。

只见凌烨彬和露茜正在那儿,小声的说着什么。

他若有所思的皱眉,不动声色的带着乐乐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初寒昏睡了一下午才醒过来,看着自己的腿被悬空吊起来,真是欲哭无泪。

“嫂子,曦儿,”她大叹,“早知道要这样休假,我还不如每天上班呢!”

“姑姑不怕,”曦儿拍着小手说:“医生叔叔说,一个月就好了。”

“一个月?”

牧初寒瞪大双眼,“那我岂不是休假一个月?”

她的神情是欢喜的惊讶,还是焦急的诧异呢?

也许现在对她来说,休假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因为,公司里才有她想要见到的人。

说起来,凌烨彬下午回去时,并没有说什么时候再来,莫非是不打算常来吗?

“初寒,你饿不饿,先吃点东西好不好?”

顾宝宝打开食盒,佣人才送来不久,趁热吃最好。

牧初寒没什么胃口,“先给曦儿吃吧,我的头还有些晕,不太想吃。”

“不吃怎么行?”顾宝宝坚持,“喝点汤也好。”

牧初寒也坚持:“嫂子,我真的不想吃,你和曦儿吃吧。”

她是个倔脾气,顾宝宝说再多也没用的,只好先给曦儿喂。

“曦儿,”看她大口吃着东西,牧初寒欣慰的一笑:“再玩一会儿就要回家去了哦。”

闻言,曦儿瞪大双眼:“姑姑,我可不是在玩儿,我是在陪着你呢!”

认真的模样让她和顾宝宝都不禁笑起来。

“什么这么好笑?让我也听听!”

忽地,一个男声从门口传来,几人转睛一看,只见凌烨彬也提了一个饭盒走了进来。

“烨彬!”

对他的出现,牧初寒惊讶又欢喜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不能来吗?”

他说着,又冲顾宝宝打了个招呼,才在她床边坐下来。

“你感觉好点吗?”他继续问。

牧初寒点点头:“好多了,谢谢你来看我。”

凌烨彬笑着,一边打开饭盒,香味立即四散开来,应该是才熬的汤。

“起来喝点吧,我花一下午时间做的。”他又说。

顾宝宝看看他的饭盒,又看看自己手中的,不由地笑起来。

笑得牧初寒怪不好意思的,只能拒绝:“我现在有点头晕...不想吃东西!”

“不吃怎么好?”

闻言,凌烨彬有些着急:“你刚做了手术,正是身体虚弱的时候,更应该多吃东西。”

“是啊!”

顾宝宝不忍让她左右为难了,“初寒,我看凌先生那儿熬的是八珍汤,比佣人熬的骨头汤好多了,你快多吃点。”

“对,多吃点!”凌烨彬也赶紧说。

说着,他已将勺子凑到了她的嘴边。

这下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,牧初寒的脸都被憋红了。

顾宝宝忍着笑抱起曦儿,故意说道:“曦儿吃饱了是不是?妈咪带你出去散步。”

说着,她暗地里冲牧初寒眨眨眼,走出了病房。

这嫂子!

牧初寒咬唇,真是让人又爱又恨!

“初寒,吃吧!”

凌烨彬的声音将她的目光拉回来,看着唇边的勺子,她陡然一愣,回过神来。

“我自己来!”

她赶紧说,怎么能让他喂?!

她只是...只是腿骨折了而已,并不是手也骨折了。

凌烨彬却不将勺子给她,“初寒,让我来吧。”

言语和神色中的愧疚让牧初寒奇怪,“烨彬,你...你怎么了?”

“我...”

神色中的愧疚更深,又增添了几分凝重,“初寒,我真是对不住你...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撞伤你的那个女人叫露茜,是...是我的朋友。”

闻言,牧初寒怔怔的望住他,身子不自觉的挪开了一些:“是你的...女朋友吧。”

不明白心里那渐渐坠落的是什么,她反而还能笑出来:“那也没什么对不住我的呀,这只是个意外。”

“初寒...”

她打断他:“你看我的伤也不是很严重,没事的,你别担心,叫她...露茜也别担心。”

说完,她伸手抓过他手中的碗和勺子,大吃了一口,“这一定是露茜的手艺?真不错。”

她继续吃,大口大口的,很快就将一碗汤喝完,然后将碗递回给他:“真好吃,谢谢你和露茜。我的伤真的没什么的,只是你可能要请个临时助手,因为我要...”

“初寒!”

突地,他提高了声调,总算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“露茜不是我的女朋友!”他大声的说道。

牧初寒有些被吓住了,听他继续说着:“我跟露茜在英国认识好几年了,她...她经常照顾我跟馨儿,但是...”

他的声音很急促,仿佛慢一点就无法把他跟露茜这复杂的关系解释清楚似的。

“但我们之间没有男女之情...”

这样说也不对,他赶紧又补充:“我对她,对她没有男女之情。”

天知道,他为什么觉得有些紧张,手心似乎在冒汗。

哦,那就是露茜喜欢他喽?

牧初寒瞟他一眼,心里泛着欢喜,也泛着疑惑。

但她什么也不想说,不想问。

只道:“烨彬,你别这样,我...我真的没事,你不用愧疚,也不要紧张。至于露茜...”

她咬了一下唇瓣,才继续说:“至于露茜跟你的关系,你没必要告诉我的。”

最后这句话,让他呆了一呆,眼神的激动渐渐褪去。

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激动。

她微微一笑:“我累了,好想睡觉。烨彬,谢谢你来看我。”

说完,她将双臂缩入被子,示意她真的想睡了。

“那好,”凌烨彬只好站起身来,为她掖着被角:“你好好休息。”

然后他又默默收拾着带来的饭盒,脚步是迟疑的,因为心底还有一句话没说。

但,看看她已合上的双眼,他迟迟说不出口。

还是算了,不说了吧。

他正转身想走,未料她又睁开眼看着他:“烨彬,你还没走?”

她这是在赶他吗?

他点头:“我马上就走,不打扰你休息。”

说着,脚步却不动,目光顿在她的脸上:“初寒...其实...其实汤是我熬的。不关...露茜的事情。”

越说他的头就越发的低垂,像是个做错事的大男孩在给小女友赔罪,脸上还泛着羞怯。

这模样把牧初寒给逗笑了。

“嗯,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

凌烨彬也笑:“初寒,那我明天还能来看你吗?”

她懂他这句话的深意,如果她说“能”,就表示她想要见到他。

真是的,如此复杂的心理游戏,她居然也能明白。

不仅如此,她还可以想也不想,就回答他:“如果你来了,我会很高兴的。”

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,说出来已是面色绯红。

她赶紧移开了目光,不敢再看他。

却听他说:“初寒,明天我还来。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

说完,他的脚步声才走了出去。

他真的走了?

她禁不住又往门口看,不期然碰上那对明亮的眸子,脑袋轰的一下有些发懵。

原来他也正站在门口转头来看她。

四目相对,她尴尬到不知如何自处,只能勉强逼出一个笑:“麻烦你帮我把门拉上。”

“好!”他傻傻一笑,这才真正离开了。

牧初寒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刚才好糗!

但心里,为什么又泛着一丝甜味?

她这是怎么了?

她不明白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心想,初寒恋爱了。

在医院的这大半个月里,凌烨彬无论工作多忙,每天必定来医院报到一次。

初寒告诉她,有时候虽然过了探病时间,他却会偷偷溜上来,跟她说几句话才走。

其实这些并不是关键的,让顾宝宝认为初寒恋爱的根据,是每天都会出现在她脸上的幸福笑容。

恋爱的女人就是这样,有时候不一定在笑,但眉眼却饱含春意,光彩逼人。

但是,这个发现并不让顾宝宝感到高兴。

因为初寒一直都不自认在恋爱,而她更是琢磨不透凌烨彬的心思。

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对彼此有表白心意。

所以,凌烨彬来看她,可能是出于愧疚,也可能是出于上司对下属的关怀。

她害怕的是,等初寒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,有可能换来一场伤心。

重重一叹,她开始后悔自己当初那样冒失的便将两人撮合在一起。

“怎么了?”牧思远走过来,担忧的问道。

从早上起来到现在,她已经站在阳台上半个小时了。

“思远哥哥,我有点担心。”

她转头来看着他,对自己的丈夫,她自然是什么话都说。

听了她的话,牧思远只是笑笑:“别担心了,我还是那句话,如果他们有缘分,自然会在一起。你就算什么也没做,他们还是会在一起的。”

他这样说,倒是宽慰了她的心。

然而抬头,在不经意间却发现他紧皱的眉头。

她心中一惊:“思远哥哥,你...怎么了?”

牧思远摇头,微微笑着:“宝宝,对初寒来说,也许受点伤才能更加懂事。”

这是什么意思?

顾宝宝惊惶的看着他,“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你突然这么说?”

“没事的,没事的,我只是随口说说。你放心,初寒说到底是我的妹妹,她真的有事,我怎么可能不保护她?”

说完,他搂过她:“我们不是还要去接她出院吗?走吧!”

来到医院,牧风铭和牧夫人已经到了,身边还跟着几个佣人。

见他们俩走进来,牧初寒不禁打趣:“哟,这也太隆重了吧,看来在牧家,只有受了伤的人才有特权!”

“曦儿也吵着要来呢,”顾宝宝说着,只为让她更开心一点儿:“还有欢欢乐乐,若不是今天上学,他们也一定跟来了。你呀,就是我们牧家最大的公主。”

“受宠若惊!”

牧初寒哈哈一笑,在佣人的帮助下坐上了轮椅。

虽然出院,却还要在家调养一段时间才能走路。

“初寒!”

这时,门口又走进一人来,带着浓郁的花香。

牧初寒被那么大一束玫瑰闪了眼,不由地一愣。

顾宝宝则看了牧思远一眼,这可怎么好?

这样的日子,爸爸妈妈都来了,凌烨彬难道不知道?

为何还抱这么大一束玫瑰过来?

显得这么的,不伦不类!

===今天还有更~~~==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犹豫(第二更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