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96章:家庭聚会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96章家庭聚会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初寒的心里掠过一丝失望。

这段时间,他们在医院独处的时间里,谈天说地,看似很投机,他却从来没有跟她提过自己的身世。

看着她的表情,顾宝宝猜到她心中所想,拍拍她的手,轻声道:“别多想了。有些人不习惯提以前的事情而已。”

特别是家里的事情,当初牧思远也很少对她说的。

牧初寒淡淡一笑,表示自己并不在意。

转过头,她又继续对牧风铭说:“爸爸,这个大项目是哥哥费尽心思争取来的,我虽然不能做什么,分内事总是要做好吧!”

她能这么想,牧风铭当然感觉欣慰,但是:“工作的事还是等你腿好了再说,公司不差你一个人。”

这算是最后的命令!

说完,他便嘱咐顾宝宝早点去把孩子们接来。

她和牧思远每星期至多回这里一次,今天能见到孙子孙女,也算是额外的“奖赏”,他当然非常高兴。

“爸爸呀,疼爱欢欢乐乐、曦儿甚过自己。”

待牧风铭走开后,牧初寒不由地感叹了一句。

她住在牧家,最有发言权。

“嫂子,你都不知道。每到周末你们要来的那天,爸爸都会很早起来,至于菜单肯定亲自过目,唯恐孙子们吃不好。”

“我笑他说哥哥把命给豁出去了,也不至于让他们受半点委屈,他反而瞪我,说我没做过长辈不能理解他。”

顾宝宝沉涩一笑。

爸爸一天天老去了,最大的心愿不就是子孙团圆?

可是,思远心上的那个结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过去。

“嫂子!”

忽地,牧初寒握住了她的手:“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?”

“什么?”

只见她的表情郑重起来,“嫂子,我终究是女儿,以后不知道要嫁去什么地方,爸爸妈妈就托你多多照顾了。”

这话听来真是让人没来由的心惊,“快别这样说了,初寒。”

顾宝宝赶紧回答:“照顾爸爸妈妈是我的分内事,再者,现在无论去什么地方,回来不也挺方便吗?”

闻言,牧初寒笑笑,没再说什么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到下午,待顾宝宝把三个孩子接来,家里就热闹起来了。

一进门,乐乐就扑到牧风铭面前直嚷:“爷爷,爷爷,老师让我演话剧,我还是男主角呢!”

“哎哟!”

牧风铭开心得不得了,和孙子一起在沙发坐下,耐心的问:“什么男主角啊?”

“就是男主角啊!”

乐乐怎么坐得住?

三两句话又跳起来,做了一个举枪的姿势:“老师让我做福尔摩斯,‘砰’的一声就把杀人犯给毙了。”

牧风铭呆了一呆,才笑起来,“乐乐,福尔摩斯拿枪的吗?”

坐在一旁的欢欢实在听不下去了,朗声道:“乐乐,你是假福尔摩斯,我才是真的!”

说着,他拉过爷爷的大手,“爷爷,话剧的名字叫做真假福尔摩斯,老师让我演真的,乐乐演那个假的!”

闻言,乐乐吐了吐小舌头:“好啦,你是真的没错!但我拿枪杀人也没错哦!”

说完,他意犹未尽的再次抬手,瞄准,冲曦儿做了射击的动作。

“哇!”

曦儿被吓哭了,直往妈咪身边躲,一边哭诉道:“妈咪,乐哥哥要杀我!”

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,尤其是从一个三岁小女孩嘴里说出来。

牧初寒忍不住哈哈笑起来。

顾宝宝也是又好气又好笑,只能抱过曦儿柔声安慰:“没有啦,乐哥哥是在跟你开玩笑啦!”

说完,又板起面孔训斥儿子:“乐乐,你要是再欺负妹妹,妈咪就要生气啦!”

乐乐冲她做了个鬼脸,又冲曦儿捏鼻子:“曦儿胆小鬼,曦儿胆小鬼。”

话虽这样说,他还是挤到曦儿身边,伸出小手给她看:“你看看,哥哥哪里有枪?都是假的啦,杀不了你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曦儿半信半疑的瞧。

“真的,真的!”

小人儿冲她保证,又低头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:“我的小曦儿这么可爱,乐哥哥才不舍得杀你呢!”

“真的?”

听到夸奖,原本伤心害怕的小脸儿又羞涩的红了。

“真的!”

得到胞兄的保证,还挂在泪珠儿的小脸上顿时泛起了笑容。

“这孩子!”

顾宝宝摸了一下乐乐的小脑袋,个性跟欢欢也差太多了吧。

忽地,她又想起了什么,转而看着欢欢:“欢欢,这几天在学校看到馨儿吗?”

闻言,欢欢抬头正要回答,乐乐已抢先说道:“有啊,我每天都有看到她。”

他一开口,就叽叽呱呱说个不停:“每天中午我们都一起在餐厅吃午饭,她每次都只吃一点点饭,而且很挑食,连鸡腿都不吃!”

想起美味的鸡腿,乐乐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小嘴儿,转而问牧风铭:“爷爷,今天有鸡腿吃吗?”

这孩子!

牧风铭哑然失笑:“有啊,爷爷让人准备了好多只给你。”

好多只?

乐乐嘻嘻一笑:“不用啦,爷爷!”

他拍拍自己的肚子:“这里只需要一只就填饱了。”

说完,他又看着妈咪,继续说道:“她自己不吃也就算了,还老是问欢欢要不要吃!”

“乐乐,你别乱说话。”

欢欢突然叫道,声音之大,让几人都吓了一跳。

欢欢从来都是非常有礼貌的,何曾这样大声说话?

何况这还是对乐乐,语气里好似还有训斥的意味。

从未在哥哥面前受到这种“待遇”的乐乐也愣住了,“哥哥,我...我有说错话吗?”

他皱起眉头把手指放入嘴里咬着,实在想不明白。

“我...”

欢欢也自觉过分了,跳下沙发走到乐乐身边:“乐乐,我们不说这个了,不是来爷爷家要去组装小飞机吗?”

说着,他又亲热的拉过弟弟的手:“我们去玩具房吧。”

乐乐还没回过神来,呆呆的点头。

这时,却听门口一个佣人阿姨说:“老爷,太太,凌先生来了。”

闻言,两个小人儿都不禁朝门口看去。

乐乐嘿的叫了一声,“那馨儿有没有来?”

佣人微笑着回答:“乐少爷,只有凌先生一个人来了。”

乐乐撅起小嘴儿,顿时有些失望。

欢欢倒是没什么表情,而是继续拉过他,往玩具房走去了。

“这两个孩子是不是有点怪怪的?”

牧初寒忍不住嘀咕。

闻言,牧风铭不高兴了,好好的两个孩子,有什么地方古怪?

“初寒,没听见凌先生来了吗?”

他用拐杖推了一下她:“还不快去门口看看?”

“知道了!”

她冲爸爸哼了一声,反正说什么也不能说他两个宝贝孙子的坏话!

“初寒你就别去了,”顾宝宝赶紧起身,“我去接他进来。”

走到门口,凌烨彬正好走上台阶。

见着顾宝宝,他的脚步微微一顿,脸上继而泛起笑容。

“牧太太!”

“凌先生,”顾宝宝也笑,“你能来,我感到非常高兴!”

他点点头,走到顾宝宝身边。

“牧太太!”他目光真诚的看着她:“你说的我仔细考虑过了,希望我的答案没有让你失望。”

顾宝宝微微一叹,“我谈不上什么失望,我只希望你和初寒都能幸福。”

闻言,他的眼神似有些下意识的闪躲,但最终,他还是望住了她,说了一声:“谢谢!”

再次来到这里,他自然受到了牧风铭的热情招呼。

原本他就是牧风铭自己中意的女婿人选,现在既然他和女儿进展良好,怎能不高兴,不热情?

“烨彬,你爷爷最近好吗?”

“他很好,和奶奶在爱尔兰生活。谢谢牧叔叔关心。”

“那很好啊,你.妈妈呢?”

“爸爸!”

牧初寒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这是查户口还是探隐私?”

直觉告诉她凌烨彬似不喜欢别人过多问及他的家庭,她才忍不住打断。

“没关系的,没关系的。”凌烨彬赶紧摇手。

“你这孩子!”牧风铭瞪了她一眼,却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转而道:“在牧氏工作还习惯吗?”

凌烨彬笑着:“牧氏很好,我听爷爷说过,当年牧叔叔由一间杂铺做起,几十年间就发展到这样的规模,真是令人敬佩!”

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闻言,牧风铭也笑起来。

目光中,却见牧思远走了进来。

他的脚步匆匆,对佣人也只是随口打了个招呼,便急急的往客厅里看来。

“思远,什么事?”他赶紧起身问道。

牧思远大步走过来,目光扫过凌烨彬,“凌先生,你来了。”

凌烨彬也起身:“牧总,你好。”

牧思远淡淡点头,目光落回牧风铭身上:“去花园,有要紧事跟你说!”

说完,他便先转身,又大步走了出去。

“哥哥!”

牧初寒赶紧叫了一声。

他怎么这样?

没看到爸爸拄着拐杖吗,也不扶一下!

凌烨彬也算机灵,立即上前:“牧叔叔,我陪您过去吧。”

不料,牧风铭却摆摆手,笑道:“不用了,我还至于老到那个地步吧!”

父子俩毕竟心灵相通,一眼便知,思远是见着有外人在这里,所以才把他叫去花园说话的,他怎能又让这个外人陪着去?

“那牧叔叔您慢点!”

他既然这样说,凌烨彬也不便再扶他了,只好仍在沙发坐下。

心思却是翻滚不休的。

牧风铭能看出来,他又岂能看不出端倪?

牧思远进来时分明匆忙异常,显然是有急事。

然而一旦看到他,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咽下,这说明什么?

说明他要说的话,是不足给外人道的秘密!

而这秘密,会不会是...

“烨彬!”

牧初寒的声音将他拉回来,他赶紧转头看着她。

只见她笑着说:“茶几上有水果,你自己拿来吃吧。”

他点头,又道:“初寒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还行吧。”

她叹了一口气,“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路,我真想快点回去上班,你一个人肯定忙坏了吧。”

“还好!”

他微微笑着,余光却不由自主的透过落地窗,望去了花园。

花园那凉亭里,牧思远正和牧风铭争论着什么。

现今能让他们争论的,除了公司正在进行的那个大项目,还会有什么?

“烨彬,”牧初寒的声音再次将他拉回,“你怎么不把馨儿也带来?”

他赶紧定了定心神,回答:“带她来怎么好?”

“怎么不好?她不过是个孩子,带去哪儿都不失礼的。”

牧初寒撇嘴,“那你又把她放在学校里?”

他摇头:“她在家里。我买了速食面和一些熟食,她自己会用微波炉,吃饭不成问题。”

“整天吃那个怎么行啊?”

闻言,牧初寒叫起来,毫不客气的指责道:“你叔代父职,做得还真差劲吔!”

他惭愧的一笑,抬眼,看着她的目光变得认真:“初寒,其实我很想问你,对于我有养女这件事,你怎么看?”

干嘛问她这个?

牧初寒的脸上没来由的一红。

为了掩饰自己砰然的心跳,她还是道:“我觉得...我觉得你很好啊,一个单身男人扛起抚养朋友女儿的责任,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。”

说着,她抿唇一笑:“我...我觉得你是个好人。”

“是个好人。”

凌烨彬琢磨着她这几个字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涌现的不是高兴,而是失望。

为什么会失望?

难道他不满足自己在她心里,只是一个好人吗?

那么他希望的,是她认为他是什么人?

有魅力的,还是能吸引她的男人?

猛地,他觉得自己的心跳,好像乱了。

不敢再想下去,甚至不敢再看她的双眼。

“初寒,”他甚至觉得自己是有些狼狈的起身,“我陪你去花园走走好吗?”

牧初寒也正要掩饰自己脸上的红晕呢,欣然点头:“好啊!”

他推着她来到花园,远远的,只见牧家父子依旧站在凉亭之中说话。

他装作没看见,只悄悄的把轮椅往凉亭方向推。

“初寒,这花园好大。”

找些话题来说,也好分散她的注意力。

孰不知,她的注意力整个儿都放在他身上,根本没注意到爸爸和哥哥站在凉亭。

就这样,他们距离凉亭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...

他渐渐听到了,那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声音,在说着:...英国公司...标的要改...之类的话。

他的一颗心顿时悬空,只想要听得更多,更多...

原本他是可以的,因为牧家父子也没注意他们的靠近,但是...

“爸爸,哥哥!”

牧初寒不知怎么就看到了他们,叫出了声。

谈话声嘎然而止,看到他们,牧家父子显然都呆了一呆。

不过他们很快又反应过来,“凌先生真细心,初寒经常在花园里逛一逛,也不至于闷坏。”

牧初寒接过话:“爸爸,你们在说什么?还要来凉亭里说!倒把凌先生这个客人抛下。”

闻言,牧风铭尴尬的一笑,他总不至于说他和儿子说的是公司机密,“外人”不能听去吧。

“好,好,不说了,不说了,”他只能从凉亭里走出来,“应该要开饭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凌烨彬点点头,将轮椅调了个头,跟着他往别墅走去。

却不见,走在后面的牧思远,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回到租来的公寓,凌烨彬第一时间走入了儿童房。

馨儿很乖,已经一个人睡着了。

他松了一口气,又欣慰的露出笑意,才将疲惫显露出来。

想起刚才在牧家的晚餐,一大家子那么多人,那么美好的气氛,他真有点...羡慕。

走回自己的房间,他一边松着领带,一边打开灯,一个身影陡然闯入眼帘。

他被吓了一跳,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你回来了!”

是露茜,正坐在飘窗后面。

“你...怎么不开灯?”

他问着,心里想的却是,下次要把备用钥匙换个地方藏好。

露茜看了他一眼,露出淡淡冷笑:“牧家的饭可好吃?”

===今天还有更,亲爱的们,祝大家周末愉快~~~\(o)/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练习走路(第二更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