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98章:拒绝(求月票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98章拒绝(求月票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来,现在上台阶了,小心。”

他的声音将她拉回来,她不禁“哦”了一声,思维有片刻的怔忪。

看着她这傻傻的模样,红欲滴血的小脸,莫名的宠溺从心底泛滥到了眼神。

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需要多大的忍耐力,才能克制自己不去吻住她那甜美的唇。

美人计从来比美男计容易达到目的的原因,是不是因为,女人面对心仪的男人时,比较容易忍住内心的冲动?

终于,在他半扶半抱的帮助下,牧初寒成功的到达了凉亭。

“我真应该早点练习走路!”

她不管啦,必须立即找些话来说,“现在我觉得双腿有力多了。”

他点头,柔光望住她:“我可以每天来帮你。”

这...

她立即摇头:“不必啦,你工作那么忙,而我家有这么多佣人,个个都可以帮我啦。”

他没有接她这句话,而是在她身边坐下来,说道:“好了,现在你达到了目标,我也要兑现诺言,给你奖励了!”

尚来不及平静的心因为这句话,又开始了狂跳。

她羞怯到不敢看他,却又忍不住往他脸上瞧。

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。

“什么...什么奖励?”

她问着,目光无法控制的停留在他的唇上。

他的唇有着刚毅的线条,且菱角分明,不笑的时候,分明透着令人胆怯的冷严。

为什么她瞧着,却只感觉心头一阵阵柔软?

一旦思及他曾吻在自己唇上的感觉,她竟然觉得浑身发颤...

“来,给你!”

突地,只见他的唇动了几下,将她的思绪截断。

只见他冲她伸出手,将一个冰凉滑润的东西放入了她的手中。

她低头一看,手里多了一串项链,吊坠是一颗水晶雕塑成的“心”,心上还刻了几个字,写着:天天平安。

“初寒,我希望你以后的每一天都平平安安,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。”

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说着,这么的好听。

心里有些感动,有些欢喜,牧初寒抬眼看他,真诚的说:“谢谢你。”

然后小心翼翼的,把这颗“心”放入了口袋。

凌烨彬注意到她的脖颈上并没有佩戴任何项链,便道:“我帮你戴起来好不好?”

牧初寒却摇摇头。

有些话其实不愿意说出口,因为怕他误会,才说出来:“这一个礼物我觉得很珍贵,所以我要将它珍藏起来。”

凌烨彬一愣。

本该说句客套话,比如“我很荣幸”“我很高兴”之类的。

但他什么也没说,只觉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的侧影,就很好。

真的很好。

花园大门外,黑色宾士车停靠的角度,正好看见凉亭里那两人的身影。

牧风铭微笑的转头,“怎么样?初寒若嫁给烨彬,你有没有意见?”

牧夫人摇头,“只要她自己喜欢就行。只是…”

她皱眉,“我总觉得这心里头有些不安,不知道是为什么。”

牧风铭哈哈一笑,不以为意:“每个女儿出嫁,做娘的心里头都不舒服,慢慢就好了!”

但愿如此!

牧夫人在心头祈祷,但愿如此而已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二十天后。

“曦儿,你浇太多水,花儿都被你给呛死了。”

乐乐在草地躺下,一边咬着苹果,一边说道。

闻言,牧筱曦马上放下喷壶,认真的问道:“真的吗,乐哥哥?你怎么知道?”

乐乐瞟了她一眼,“因为花儿对我说啊!”

说着,他还将手放到耳朵后面,做了一个窃听的动作,嘴里念念有词:“曦儿,听,花儿都在骂你呢,说你没事找事老是给它们浇水,真是麻烦!”

“乐哥哥!”

曦儿气红了小脸。

真是的,捉弄她也不会想点好玩的,居然拿这种骗小孩子的玩意。

“乐哥哥,你不会想点聪明办法吗?”

她愤怒的捏起小拳头,“你当我三岁小孩吗?”

“哦…”

乐乐故意拉长了调子,半晌才道:“我有把你当三岁小孩吗?曦儿,你本来就是个三岁小孩嘛!”

“你…”

小公主被气得直跺脚,再也顾不得许多,拿起喷壶便往乐乐身边跑。

“哎呀,小公主发脾气啦!”

乐乐跳起来,还不忘调侃一句,才拔腿往前跑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

曦儿被气得哇哇大叫,拼命的追着。

牧思远一下车,看到的就是小人儿拿着喷壶,被哥哥捉弄得又哭又笑的情景。

他好笑的皱眉,却见欢欢坐在台阶上看着,居然两不相帮。

“欢欢,”他走上前,在儿子身边坐下,一边问:“你怎么不去帮帮曦儿?”

“爹地!”

欢欢下意识的朝他身边靠了靠,“乐乐只是跟曦儿闹着玩儿,不会伤害她的,所以不需要帮忙。”

果然,话还没说完,曦儿小手一晃,将喷壶里的水洒到了自己身上。

她停下来,看看身上的公主裙被弄脏,不禁伤心的哭起来。

“别哭呀,曦儿!”

见状,乐乐也不跟她闹着玩儿了,立即走回她身边,“让哥哥看看,被水淋湿了一点点而已,回家换一件就好了!”

“就是你,坏哥哥!”曦儿哭诉着。

看着她哭皱的小脸,乐乐立即投降:“好了,是哥哥坏,哥哥下次不捉弄你了,好吗?”

“真的吗?”

闻言,哭声渐顿。

“真的!”

乐乐捏起衣角,胡乱的给她擦过泪水,“现在不哭了吧。”

那…就不哭了吧。

曦儿点点头,乖乖的让乐哥哥搂过了肩膀,一起朝别墅走来。

没想到能在台阶上看见爹地,两个小人儿立即跑上前来,扑入了牧思远的怀中。

“爹地!”

“爹地!”

“你们乖啦,”牧思远亲亲他们,又道:“妈咪在哪里?”

“在厨房做披萨。”

乐乐赶紧报告。

牧思远一笑,又问:“那你们知道妈咪连续几个电话把我叫回来,是为了什么事吗?”

这个…

乐乐挠挠小脑袋,他就不知道了。

欢欢在一旁说道:“爹地,妈咪给你打电话之前,初寒姑姑给她来过电话。”

他的分析很到位:“我想应该是初寒姑姑有什么事情要找你吧。”

“好!”

他抱起曦儿,又招呼另外两个小人儿:“我们走!”

“走!”

乐乐依旧冲在最前面:“找妈咪去!”

“找我干什么呀?宝贝?”

他的声音大到顾宝宝在餐厅就听见了。

走出客厅来一看,“你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

她打电话过去不过二十分钟嘛!

牧思远腾出一只手来搂住她,“老婆大人的命令,我怎敢违抗?”

“少来!”

她嗔了他一眼,把曦儿抱下来:“跟哥哥去吃披萨,好不好?”

曦儿点头,又摇头:“我要先去换衣服!”

顾宝宝一笑:“好,让佣人阿姨帮你!”

于是,三个孩子都走开了,只剩他们两个在客厅。

“有什么事?”

牧思远拉着她在沙发坐下来,“是不是初寒有什么要紧的事情?”

看她把孩子们都支开,应该是个非常严肃的话题要说吧。

顾宝宝深吸一口气,笑起来:“初寒的腿好了,能走路了!”

“真的?”

牧思远也很高兴,又觉得奇怪:“上次我们看到她,不是还只能拄着拐杖勉强走几步吗?”

“那已经是十天前了,好不好?”

顾宝宝冲他吐舌头,“说起来,这段日子多亏了凌先生经常陪着她,鼓励她,才能好得这么快。”

“哦,”闻言,牧思远陷入了沉思,“看来他们俩的事能成!”

顾宝宝不置可否,只道:“刚才初寒打电话来告诉了我这个好消息,接着凌先生也打电话来了。”

闻言,牧思远奇怪的挑眉:“他在电话里说什么?”

“他说为了庆祝初寒痊愈,请我们晚上去吃饭。”

牧思远怔了一怔,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里。

因为这突然间,他觉得自己说什么话都好像有点不对。

还是顾宝宝说出了他心头的疑惑:“他邀请我们吃饭为初寒庆祝,我搞不清他是出于什么身份这么做?”

说着,她望住牧思远:“思远哥哥,他们在一起了吗?初寒跟你说过什么吗?”

反正她这边,初寒是一点儿消息都没给。

只见牧思远也是摇头:“我这些日子都忙公司的事情,连初寒痊愈了,我不也刚才才知道吗?”

那倒也是。

顾宝宝咬了一下唇瓣,“不管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们今晚上去吃饭就知道了。”

也只能这样了!

他伸手,温柔的抚了一下她的发丝,“别着急了,宝宝。你这样担心初寒,我很感激,但我不想你有烦恼。”

“思远哥哥!”

顾宝宝一笑,趴进了他的怀中。

他顺势用手代梳,玩着她的发。

突地,眼前一闪。

那闪亮的黑发中,一根白发极其明显,就这样安静的躺在他的大掌之中。

他的心被蛰了一下,有些闷痛。

“宝宝,最近是不是很累?”

“没有啊。”

她将小脸窝在他怀中,懒懒的说着:“还不就是平常要做的事,照顾欢欢乐乐和曦儿,其余的家务都有佣人,我一点边没沾到。”

搂抱她的手紧了紧,他继续柔声问:“那最近是不是有很多烦恼?”

顾宝宝心中一怔。

他为什么这么问,是不是她过分的发泄了什么情绪?

“没有的。”

她赶紧回答,“现在我都是牧家的少奶奶了,还能有什么烦恼?”

她不诚实!

“宝宝”抚着发丝的手转而捧起她的小脸。

四目相对,他温柔又认真的问:“你忘记了吗?我们说过谁的心中都不能藏心里话的,有什么烦恼,你告诉我。”

她暗中微叹。

她现在的烦恼只有两件,第一关于初寒;

第二上次牧风铭又跟她提到的,让他们搬回牧家去住的事情。

如果说第一件她能帮上忙的不多,那么第二件,就都要靠她了。

牧风铭那样真诚的恳求她能说服思远,可是她,却迟迟无法在他面前开口。

“思远哥哥,我只是…只是担心初寒罢了,没什么别的事。”

算了,能拖一时算一时吧,她不想让他知道后又不开心。

“来啊,”说完,她便起身:“跟他们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,我们出发吧。”

两人来到凌烨彬定下的地点,还猜测爸爸妈妈会不会也受到邀请,但到了包厢一看,只有凌烨彬和初寒两个人。

“哥哥,嫂子!”

见他们来,牧初寒非常开心,立即起身来迎接他们。

“哎呀!”

顾宝宝高兴的拥住她:“真的能走路了,初寒,恭喜你痊愈得这么快!”

“恭喜我终于可以摆脱轮椅了吧!”

牧初寒笑着,小脸儿凑到牧思远面前:“哥哥,难道你不打算祝贺我吗?”

牧思远佯装瞪了她一眼,“你最好确定你的腿已经没事,否则我新买的那部莲花跑车,就要放到车库里冬眠一阵了!”

“什么?”

牧初寒惊喜的瞪大了眼睛,“哥哥,你没开我玩笑?”

“拿去!”

牧思远手臂一样,一把车钥匙稳稳的落入了她的手里。

她看了一眼,几乎高兴得跳起来。

跑车她不是买不起,而是这一部她中意了很久,没想到居然可以由哥哥送给她,这不代表哥哥平常也很关心她的吗?

几人笑说了一阵,凌烨彬都在一旁听着没有打扰。

待他们落坐,他才起身跟他们打了个招呼,然后端起茶壶,亲自给牧思远和顾宝宝倒茶。

“这…”

顾宝宝吓了一跳,连声阻止:“凌先生,不必你亲自倒茶的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

他一定坚持。

牧思远没出声,但也没喝这茶水。

顾宝宝只好错开话题:“我们上菜吧!”

凌烨彬点头,冲服务员使了个眼色。

待服务员出去后,他依旧没有坐下,而神情则变得有些紧张。

他是有什么话要说吗?

顾宝宝暗地里往牧初寒投去了询问的目光,希望得到一个答案。

然而,牧初寒看上去也是一头雾水。

“烨彬,”她转头看着他:“你坐啊,怎么了?”

凌烨彬冲她一笑:“初寒,我有些话想说。”

说完,他的目光在牧思远和顾宝宝身上停留,不再犹豫。

“牧总,牧太太,今天请你们来,一是想要邀请两位共同庆祝初寒痊愈,第二...”

话说间,服务员敲门进来,带来的却不是菜,而是用推车推进来超大束的玫瑰。

这满满一推车的不知是有多少朵,红色陪衬,其中一颗粉色的心,其中还有蓝色玫瑰点缀其间。

玫瑰的数量与价格没人在意,因为大家的目光都被那满天星拼凑起来的字样吸引。

那字写着的是:初寒,我爱你!

原来让他们来的第二个意思,是为他和初寒做个见证。

而一旁的牧初寒,呆呆的站着,看着,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
“初寒!”

凌烨彬握住她的手,就那样单腿跪了下来:“今天我请牧总和牧太太来作证,也许在你可以选择的男人中,我不是最好的那一个,但我一定会是最爱你的那一个。所以,我请求你,做我的女朋友吧!”

话说间,他的声音随着身子颤抖。

或许,他是用了很多勇气,才有了此时此刻。

顾宝宝终究是个女人,见着这场面,有些感动起来。

斜眼去睨身边的丈夫,却见他双眼微眯,眼波流转,竟有一丝看好戏的讥嘲。

她不由地一愣,牧初寒忽然出声了:“烨彬,你...你这是在做什么,赶快起来吧。别让我哥哥嫂子看了笑话你。”

他不起来,目光望住她:“初寒,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答案吗?”

“答案?”

闻言,牧初寒的眼里泛起一丝伤痛,“你要一个答案吗?”

伤痛转瞬而逝,继而她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完全没有了之前每当提起他时,眼睛和唇角都会有的笑意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顾宝宝奇怪,初寒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?

“烨彬,本来好好的吃饭啊...”

牧初寒悠悠一叹,将手从他的大掌里抽了回来:“你为什么要破坏呢?”

“破坏?”他不解。

她也没有解释,只道:“如果你真要一个答案,那我的答案就是...我不答应。”

说完,她深吸一口气,连随身包也不要了,便匆匆夺门而去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兄妹谈心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