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199章:兄妹谈心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199章兄妹谈心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初寒!”

顾宝宝赶紧起身去追。

凌烨彬慢了一步起身,想追出去时,却被牧思远伸手拦住了。

“牧总?”

他不明白牧思远为什么要阻拦他。

却见牧思远的唇角勾起一丝笑意,浮浅且冰冷。

他心中一呆,微微的冷汗从额头冒出。

但他还是逼着自己镇静下来,看看牧思远会说什么。

“凌烨彬,”忽地,牧思远伸手在他肩膀推了一把:“你可知道我妹妹是什么身份?”

奇怪的问题让凌烨彬无言以对。

人人都知道牧初寒是牧家的千金,身价颇高,但他明白牧思远问得不是这个。

果然,但听他继续说道:“我妹妹父母健在,又有哥哥和嫂子,如果有人想把她当孤儿一样的欺负,不知道是不是瞎了眼!”

牧思远将最后那三个字加重了语气,令得他心头大震。

他察觉到了什么?

这算是他的警告?

疑问与惶然涌上心头,凌烨彬甚至不敢抬头看他。

只怕目光相对之时,他的眼神会将自己出卖。

片刻,当他稳定了自己的心绪,才缓缓抬眼看着牧思远:“怎么,牧总?”

他逼自己露出嘲讽的笑意:“不知道你对每一个追求令妹的人,是否都这么说?”

闻言,牧思远也笑了,“凌烨彬,不瞒你说,想要娶我妹妹的男人很多,你倒算是走得最近的一个!”

说着,他又伸手拍了拍凌烨彬的肩膀,意味深长的说:“我真希望你是能走到最后的一个,而不是半路就被我们给...”

说着,他抬起另一只手,以刀片状作势在自己的脖子一抹。

其中深意,已不喻自明!

说完,牧思远便转身离开了。

留下凌烨彬一个人呆呆了站了一会儿,终因双腿无力,跌坐在了椅子上。

心头阵阵抽紧,连指尖都在颤抖,更遑论颊边的冷汗,已是涔涔而落。

他知道了!

牧思远都知道了!

他反复对自己这样说着。

不期然的,他突然发现,紧张过后的那一颗心,居然换来的是...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牧思远走出酒店,只见顾宝宝正站在不远处的路边,焦急的想要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“宝宝!”

他赶紧跑上前拉住她,“怎么了?要去哪里?”

“去追初寒呀!”

她着急的回答,“初寒的随身包还在我这里,她身上什么也没有,就跳了出租车,等会她拿什么给车钱啊?”

牧思远皱眉,现在去开自己的车已经来不及了,他大手一挥,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

“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他问。

顾宝宝赶紧给司机指了一个方向,让他努力的往前追。

可是路上车流拥挤,前一秒还看到的车尾,下一秒又不见了。

顾宝宝急得直跳脚,“她为什么要跑啊,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?”

一想到她身上一分钱没带,顾宝宝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“别着急,别着急!”

牧思远抱住她,柔声道:“没事的,她也不是个小孩子了,遇到事情会自己想办法的!”

说着,他不断轻吻着她的面颊,总算让她渐渐平静下来。

“车子找不到了,还跟吗?”司机问道。

牧思远微微一叹:“那麻烦你,送我们回去吧。”

闻言,顾宝宝着急的摇头,并不赞同他的提议。

“思远哥哥,我们跟着这个方向去找一下,也许能找到她也说不定!”

牧思远笑起来:“宝宝,你别着急。我敢跟你打赌,等会我们到家再打电话去大宅子,保管初寒已经回家了。”

为了让她相信,他特意将赌注下得大一点:“如果我输了,以后我们每星期回大宅子住两天,你看好不好?”

顾宝宝一愣,哭笑不得。

怎么能拿这个做赌注?

害她现在追也不是,不追也不是。

可是,“你…你真的不担心初寒吗?”

“你放心,她这是拒绝别人,不是失恋,没事的!”

在他半哄半劝之下,顾宝宝总算跟着他回了家。

一回到家,她就拿起电话要拨过去,被牧思远赶紧摁断。

“宝宝,现在还不能打过去,老头子和那女人还没睡,你这么打过去,不是让他们起疑担心吗?”

顾宝宝一愣,他说的话也有道理,而且......

她忍不住笑起来:“思远哥哥,原来你也很关心爸爸妈妈呀!”

“我只是…只是想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!”

他说着,双颊抹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。

顾宝宝也没有拆穿他,只管偷偷发笑。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他像做坏事被抓到的小孩,急于解释:“老头子和那女人话那么多,要是怀疑起来,肯定问个没完!”

“哦...原来是这样.....”

顾宝宝故意拉长了音调,双眼斜睨着他,笑意再也掩藏不住。

“宝宝!”

他恨恨而起,“你敢笑我!”

话未说完,人已经往她坐的地方扑去。

顾宝宝咯咯一笑,早一步起身往楼上逃去。

可惜速度快步子短,还没走出两步,就被他抓入了怀中。

“放开…放开我…”

她挣扎着,不要被他抓到。

他怎会放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思远哥哥,听说凌烨彬去大宅子那边,初寒让佣人别让他进去。”

第二天,牧思远下班回家,便听顾宝宝这样说。

他淡淡一笑,不置评论。

第五天,顾宝宝对他说:“听说初寒辞职了,是不是真的,思远哥哥?”

他点头。

不过初寒辞职是人事部的事情,他没有过问。

第八天,顾宝宝对他说:“思远哥哥,听说凌烨彬已经在别墅外面连续等了三个晚上,只求初寒见他一面。”

说着,她忧心忡忡的皱眉:“可是初寒没有答应。”

他一叹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可明显的,这件事已经大大的影响到了他夫人的情绪。

直接表现是这晚的餐桌上,乐乐吃下一块肉片,即跳了起来:“妈妈咪,这是盐熏肉片吗?”

他皱眉,心里想着他是不是要出手管管了?

到了第十二天,他下班回到家,居然发现他的亲亲老婆偷偷在掉眼泪。

“宝宝,你怎么了?”

他慌了神,赶紧走上前去抱住她。

她也抱住他,哭得更厉害。

一边哭一边说着:“思远哥哥,都是我的错,我的错!”

“你做错了什么?”

“当初我不该一厢情愿的,就撮合初寒和凌烨彬在一起!”

她越说越伤心,几度哽咽,搞半天他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原来今天她给初寒打电话,旁敲侧击的想要问一问关于她和凌烨彬的事情。

没想到她才说了一句:我好久也没看到凌先生,不知道他怎么样。

初寒居然哭了起来,而且哭得非常伤心,连话也说不出了。

所以顾宝宝非常自责,觉得是自己多事,才弄得现在这样的局面。

“好了,不哭,不哭。”

牧思远柔声安慰着,“事情到现在这样,根本不关你的事!”

他为她拭去眼泪,又冲她眨眨眼:“而且,我有办法解决。”

“你有办法?”

顾宝宝顿住眼泪,只见他非常有把握的点点头。

“好了,现在我回去找初寒,”他捏了捏她的脸颊:“大概二小时后回来,你在家乖乖等着。”

说完,他便转身出去了。

来到牧家,已经过了晚饭时间,但老头子和那女人正在为初寒几天都没吃晚饭着急呢!

见他在并非周末的时间来到这里,两人都不由地愣了一下。

“初寒在楼上?”

他没多少解释,直接问道。

见牧风铭点头,他便走上楼去了。

牧夫人这才反应过来,转头看着丈夫:“他…他是来找初寒的?”

不要怪她太过诧异,实在是这种事情在牧家,还是头一遭。

牧风铭点头,又笑起来,“好了,我们别操心了,让思远去管管她吧!”

推开门,只见牧初寒正蜷缩在落地窗边,看着花园大门发呆。

他勾唇,“既然想见他,何不下楼去?”

突来的声音让牧初寒一呆。

愣然的转头,看清来人的面容后,她的表情有些轻松,又有些失望。

牧思远觉得好笑,“想见他,又怕见到,这就是你们女人在恋爱时的心里吗?”

说着,他在她身边坐下来。

牧初寒看了他一眼,苦涩的笑道:“哥哥,你何必来挖苦我?我…我心里,已经够苦了的。”

毕竟血缘相亲,看她这么痛苦,牧思远终究于心不忍。

“来,”他用手抓她的胳膊,“跟我来!”

“去哪儿?”

她惶然着不肯动。

“你跟我来就对了,难道哥哥还会害你吗?”

—哥哥—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,真的别有一番温暖。

牧初寒没再抗拒,而是乖乖的跟着他下楼,走出了别墅。

到了才知道,原来牧思远要带她来的地方,是--酒吧。

“来!喝酒!”

他叫了几十瓶啤酒放在桌子上,“喝醉了,就什么都忘记了。今天哥哥陪你一醉方休!”

她拿起一瓶浅浅的喝了一口,又苦又辣,很难喝。

她虽然任性,却很少喝酒的。

上一次喝醉,还是在…申文皓和郑心悠的婚礼那天。

想起这个,她仰头,狠狠的灌了自己一大口。

“感觉怎么样?”牧思远问道。

她放下瓶子,摇摇头:“哥哥,喝醉了只能暂时忘记,醒了还是得去面对。”

这种经历,她不是没有。

闻言,牧思远一叹,“你明白就好。那么,你打算躲他到几时?”

“躲…”

她缓缓摇头:“哥哥,我没有躲,我是在等他自己自动放弃。”

“如果他一辈子都不放弃呢?”

牧初寒一愣,显然地,她没有想到这个问题。

她也不愿去想。

拿起酒瓶,她再狠狠的灌了一口。

“初寒,你告诉我,你喜欢他吗?”

喜欢?

不......

何止是喜欢,她对他,何止是喜欢?

“哥哥,你别问了,就陪我喝酒吧。”

她也不想再说,放下空瓶子,她再拿起一瓶,想也不想便咕咚灌下了肚。

他也不阻止她,只道:“初寒,想听哥哥说几句吗?”

她点头。

她无所谓。

如果是打算告诉她凌烨彬的优点,她就左耳进右耳出好了。

然而,他说的不是这个。

“初寒,你知道我和宝宝为什么能在一起吗?”

他说的,是他跟顾宝宝。

“初寒,在你们看来,那时候都觉得我很讨厌她,而一定会娶心悠对不对?”

牧初寒点头:“那时候你给人传达的讯息不就是这样吗?在我看来,你一直很讨厌宝宝。”

“不是这样的!”

他也喝了一口酒,才继续道:“她消失的那五年,我经常不受控制的想起她。我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,像被蚂蚁咬着心,一点一点的,虽然不痛,却让人非常难受。”

牧初寒一愣,呆住了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记住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