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00章:记住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00章记住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哥哥…”

她觉得他说的话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,“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?”

“我想跟你说,你哥哥我很蠢,到了快要失去的时候,才明白自己想要的那个人是谁。”

“哥哥…”

牧初寒不知道能说些什么。

心里有些感动,也有些惶恐。

毕竟,他们虽然做了二十多年的兄妹,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说过话。

“初寒,”牧思远望住她,“我希望你不要像我这样蠢。”

他伸手拍拍她的肩:“如果当初,我再晚一步,今天宝宝已经是别人的妻子,而我只会抱憾终身。”

“哥哥,”

牧初寒摇摇头:“我跟你不同,他跟嫂子也…不同!我们根本是两种关系。”

“哪有什么两种关系?”

他笑她,“傻丫头,如果一个人能让你痛苦,必定就能带给你最多的快乐,你为什么要放弃?”

顿了顿,他微微一叹:“是不是因为申文皓?”

闻言,牧初寒浑身轻颤,带着痛苦,她点点头。

“哥哥,他走了,带走的不仅是心悠的灵魂,也带走了…我所有的自信。”

“曾经我以为什么女人也比不上我,只要我点头,我愿意,就可以得到一切想要的。但是…他从头到尾没有真正看过我一眼…”

话到此处,她再次灌下大半瓶酒,想要咽下心头浓浓的苦涩。

“哥哥,我并非不再相信爱情,”

她继续说道:“我只是害怕,害怕我得到的,不过又是一份假象而已。”

牧思远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。

片刻,他才道:“初寒,逃避不是办法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?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了。”

“哥哥,”

她淡淡一笑,“你这个比喻还真是奇怪。”

不过,是什么真的无所谓,反正她都不想要。

只是为什么,心却在隐隐作痛?

脑海里那些浮动的画面,终究还是有着他的身影。

不,不,她不要想。

她摇摇头,继续喝酒,一瓶接一瓶,一瓶接一瓶,无法停止…

直到牧思远伸手,大力的将她手中的酒瓶拿过来,“好了,不要再喝了,我们回家去!”

“回家?”

她笑着摇头,已有几分醉意:“你不是说要陪我喝酒,喝醉的吗?”

“现在你已经醉了!”

他说着,起身扶过她,不容抗拒的朝外走去。

“初…初寒!”

没想到,刚走出酒吧,凌烨彬便迎头走上来。

“牧总!”

他也跟牧思远打了个招呼。

牧思远瞅了他一眼。

宝宝说得没错,这些天他求见初寒一面而不得,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他问。

凌烨彬没有隐瞒:“我一直在牧家外面等着,是跟着你们来的。”

说完,他的目光移至牧初寒身上。

只见她靠在牧思远怀中,被酒精熬红的双眼微闭着,看上十分痛苦。

“初寒!”

他的心里很难过,上前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牧思远也没阻拦,低头叫道:“初寒,凌烨彬来了!”

--凌烨彬--

听到这三个字,牧初寒猛烈的摇摇头,嘴里含糊不清的嚷着:“让他走吧,我不要…不要见他。”

这些天,她对佣人就是这样说的吧。

牧思远的苦笑中带着一丝疼溺,果然是一父所生,同样喜欢口是心非。

“凌烨彬!”

再抬头,他做了一个凌烨彬根本想不到的动作。

他将怀中的牧初寒一推,让她稳稳落入了对方的怀抱。

“牧总?”

凌烨彬手抱着她,愣住了。

牧思远的唇角勾起一丝笑:“你有什么顾虑,都可以跟我说。我只要求你,别辜负她!”

说完,他便转身,开车离去了。

凌烨彬呆呆的站了一会儿,酒醉的牧初寒有些累了。

“哥哥!”

她嚷着,分不清身边的人,“我头好晕!”

说着,双臂挂上了他的脖颈,小脸依偎在他胸前,满足又开心。

记忆中,她跟哥哥还没这么亲近过呢!

然而片刻,她忽然抬起头,目光疑惑的往上瞧。

“你...?”

可能抬头的动作让她眩晕,她艰难的皱眉,努力想要看清眼前人是谁。

无论是谁,她已感觉到,绝不是牧思远。

“初寒,”

凌烨彬捧起她的脸,柔声道:“是我呀!”

“你…是谁?”

声音好熟悉,味道也好熟悉,为什么她就是想不起来是谁?

像是有一道曙光在脑海中闪现,答案也是呼之欲出的,为什么她就是迟迟无法想起?

她本能的伸手,想要推开他:“你…你放开我!”

然而,她使力推,对方却在用力的抱住她,急切的声音随之响起:“初寒,是我啊,我是烨彬啊!”

—烨彬—

闻声,牧初寒浑身一颤,更努力的想要睁开眼,视线却被泪水模糊。

“别哭,别哭,初寒…”

“初寒,为什么不肯见我?”

“因为我不想见你…”

说着,她慌乱的四下环顾,居然不见了牧思远的影子。

心中惶然,她不住的往后退,她想要离开,离开。

“初寒,”

他却一步步追上来,“为什么不想见我?为什么?”

“因为…”

因为什么?

她自己也说不明白。

“反正就是不想见你,你以后,不要再来找我了!”

说完,她急速转身,便要跑开。

“初寒!”

他的速度更快,从后追上紧紧抱住了她。

“初寒!”

他痛声大呼着,“为什么这么对我?为什么?”

他大力扳过她的身子,让她面对着自己:“你让我别再来找你,可以!只要你说,你现在就说,你的心里没有我,一点也没有,我马上就走,立刻就走,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之中!”

说完,他的双臂松开她,目光望住了她。

他是认真的。

牧初寒心头一震。

她明白,这样的话一旦从她嘴里说出来,他们从此便各不相干。

刹那间,点点滴滴浮现心头,都是两人相处的画面。

虽然他们不过认识数月,却才知爱情根本与时间无关。

“我…”

她张张嘴,心底有泪。

只是,当那些美好褪去,她的记忆只剩下申文皓那决绝的身影。

她害怕,她害怕的是付出没有回报,她害怕的是…

他对她并没有真心。

她紧紧的闭上了双眼,再睁开,她咬牙道:“我从来都没有…喜欢过你!你现在明白了吗?”

此刻,她明白了,原来一个人的心可以这么痛。

凌烨彬没有说话,只是良久的注视着她,像是要将她的心看出一个洞来。

灯光下,他的眼神如此暗灭,几乎吞噬了她仅存的意志。

终于,他的肩膀动了一下,然后他说:“我明白了。谢谢你,这样说。”

让他得到解脱。

接着,他转身往前走,没有犹豫,也没有回头。

长长的街道,孤灯只影,就这样飘摇在她的视线里。

渐渐消失。

她的心随之麻木,“呕…”

忽然折腾起来的是胃,害她在路边大吐特吐起来。

吐完了,她扶着路边栏杆,就这样跌坐在了地上。

无所谓了。

什么千金大小姐,什么牧家大公主,没有爱的人,就是最可怜的。

如果,要是,可以不流泪就更好了。

她使劲的抹着泪水,可是这该死的眼泪就是抹不完,反而越抹越多!

怎么,现在就连眼泪也跟她作对吗?

她生气了,使劲的敲打着自己的脸,使劲的甩着头,弄痛了自己也不要掉眼泪。

“初寒,初寒,你在做什么!”

突地,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她一怔,难以置信的抬头去看。

“初寒,你快住手!”

手臂被人抓住了,那声音透过层层迷雾,再次击入她的心。

她的双眸中,倒映出他的身影—这个分明已经离去的身影。

“你…?”

“很奇怪是不是?”

他自嘲的一笑:“我走不掉,初寒,我走不掉!我…”

话未说完,温软的身躯已扑入了他的怀抱,双臂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,小脸则贴在他的胸膛,“哇”的放声大哭起来。

一边哭还一边发着脾气:“你吓我,你吓我,我…我以为你真的走了…”

他微微一怔,再也没有犹豫,伸手抬起她的下颚,深深的封住了她的唇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秘密行动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