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01章:秘密行动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01章秘密行动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初寒...”

“初寒...”

身边人呢喃几声,热气便涌至了耳后。

牧初寒赶紧闭上眼,假装睡着。

虽然一觉醒来,现在已是清晨,但她还是没有勇气面对他。

心中的羞怯,让她连脚趾头都蜷曲起来。

“初寒!”

她沉睡的反应并未影响到他,手臂反而伸过来抱住她的腰身,将她整个儿拉入了怀中。

然后,大掌又不安分的窜入睡袍...

“不...不要了...”

她装不下去了,赶紧去拉住他的胳膊,惹来他的轻笑声。

“初寒,什么不要了?”他故意逗她。

她羞红了脸,又气又恼:“你...”

“好了,不闹你了。”

他吻着她的面颊,柔声问:“还痛吗?”

她立即明白他的意思,脸上火辣辣的,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来。

可是不说话又怕他担心,终究还是忍着羞怯点点头。

看着她柔美的侧脸,凌烨彬心中一动,“初寒,跟我去英国,好吗?”

闻言,牧初寒微微一愣,没有出声。

她不明白他说这个话,是什么意思。

然而,他紧接着又说:“也许不去英国,我们去别的地方怎么样?加拿大,美国…”

他说着,语气里掩不住有些激动和惶然。

牧初寒奇怪的翻过身来看着他:“烨彬,你怎么了?”

为什么在他的眼神里,她看到了不安?

凌烨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“初寒…我…”

满腔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,他对她,心底有愧。

“烨彬,”牧初寒着急了,“你到底怎么了?你告诉我啊!”

她心里害怕,他是不是后悔了?

后悔发生的这一切?

想到这里,她的心犹如刀绞,泪水不自觉的已凝在了眼眶。

“初寒,别哭。”

他捧起她的脸,吻了又吻,想要吻去自己带给她的伤心。

“烨彬…”牧初寒哽咽着,“我知道…我知道自己不够好,很多地方都讨人厌,我…可是我会改的,一定会的,你别…别对我失望…”

未曾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,凌烨彬有些呆住了。

要怎么样,才能让这样一个身份地位都高高在上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?

他心痛的将她搂入怀中:“傻瓜,你很好,不需要再为我改变什么!我爱的,就是现在的你!”

“真的吗?”她半信半疑。

“初寒,”他手臂微松,看着她的双眸:“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,我只要你相信我。无论如何,你都要相信,我是真心爱着你的,可以吗?”

他的语调带有某种决绝与担忧,只是此刻的她,还未能分辨出来。

只听他说爱她,她的心儿早已雀跃不已。

“可以!当然可以!”

她开心的笑了,双臂抬高,紧紧的将自己贴入了他的怀抱。

两人再说了一会儿话,时间就已到了早上七点半。

别怪时间走得太快,只因深陷爱河中的人从来都察觉不到时间的飞逝。

当凌烨彬按下打开窗帘的自动键,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,他猛地一怔,赶紧坐了起来。

“怎么了?”牧初寒讶异的问道。

“真该死,昨晚上馨儿一个人在家!”

他懊恼的说着,一边飞快的穿着衣服。

昨晚上,他,他居然把馨儿抛在了脑后,一点儿也没有想起来。

真是个不称职的养父!

“啊…!”闻言,牧初寒也起身穿衣服,一边道:“那怎么办?她会不会被吓坏了。”

“应该不会!”

他吐了一口气,“之前公司工作很忙,她也曾一个人在家。”

可是他仍然很担心,毕竟她不过五岁多一点而已。

“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她。”

话说间,牧初寒也已经穿好了衣服。

凌烨彬笑着走上前,体贴道:“我先送你回家去休息,下次再去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

她撅起嘴儿,心里无论如何也不想要跟他分离。

他怎不明白她的心思?

“初寒,”他亲亲她的脸颊,“你乖乖的,先回去休息,晚上我下班了就去接你一起吃晚饭。”

“真的?”

她紧紧抱住他,却已不再任性,只是将小脸在他怀里蹭了蹭,便放开了。

“那我在家等着你!”

“嗯,等我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回到公寓,只见馨儿正抱着泰迪熊还未睡醒。

床头放了一张纸条,歪歪扭扭是她的字迹:叔叔,如果你回来了就叫我,我要听你讲故事。

还有,明天是星期六,我能去找欢哥哥玩儿吗?

今天是周六吗?

他一拍脑门,自己倒把这给忘了。

那就让她再多睡一会儿吧!

凌烨彬看看时间,赶紧起身往厨房走去,想要给她做好早餐后再去上班。

然而,刚走出儿童房,却见客厅里赫然站了一个身影,正冷冷的瞪着他。

“露茜?”

他一愣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露茜没有回答,反而问:“凌烨彬,伯母的生死你已经不管了吗?”

凌烨彬撇开目光,“露茜,我不能那么自私。如果妈咪知道我为了救她,而去伤害别人,她也不会开心的。”

“你…”

闻言,露茜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。

半晌,她才道:“你是被色迷了心窍,还是被牧家的财迷了心窍?这样的话,你也能说出口?”

凌烨彬摆摆手,心意已决:“露茜,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,你别再说了。”

说着,他微微一叹:“你为我做的事情,我很感激你,不如…你先回英国去吧。”

“想把我打发走了吗?”

她冷笑起来,双眸之中充满愤怒:“凌烨彬,你过河拆桥的本事未免太快!”

说着,她冲上来前来,狠狠的瞪着他:“我跟你认识多久?牧初寒跟你认识多久?凌烨彬,你总也要给我一个交代吧!”

交代?

凌烨彬苦苦一笑:“露茜,你要什么交代?我们之间…”

虽然他未曾接受过她,但思及这么多年来她默默的付出,他终究还是不忍心出言伤害。

“露茜,感情这种事,真的勉强不来。我…”

“我要听的不是这个!”

她愈发的生气,忍不住伸臂狠狠的推了他一把,怒叫道:“凌烨彬,不如你说说看,那姓牧的除了有钱的老爸,到底什么比我好?”

见凌烨彬皱眉不出声,她又补了一句:“怎么,你说不出来吗?昨晚上你们应该上.床了吧,她是个什么货色难道你还…”

“你住口!”

他听不下去了,忍不住喝道:“露茜,你管得太多了。你恨我,恼我,都没关系。但我们之间的问题,不关她的事!”

说着,他的脸色也变得铁青:“我有权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选择自己想要的女人,轮不到你干涉!”

“你说什么!”

随着一声歇斯底里,露茜瞪大了双眼,惊骇、愤怒、痛苦、嫉妒种种情绪在眼神之中翻滚。

那眸光,像是要吃人般可怖。

“哇…!”

儿童房的门边,突然传来馨儿的哭声。

显然地,闻声而起的小女孩,在看到这样的眼神后,被吓哭了!

“你发什么疯?”

凌烨彬怒斥了一句,赶紧上前抱住了馨儿。

“不怕,宝贝不怕。”

他柔声哄着,继而转头看着露茜:“你走吧,我这是私人住宅,以后都不欢迎你来!”

“你会后悔的!凌烨彬!”

露茜咆哮着,“你会后悔的!”

说完,她转身大怒而去。

“叔叔,露茜阿姨怎么了?”

过了好久,被吓到的馨儿还忍不住抽泣着。

“没事,”凌烨彬忍下心头的担忧,逗她道:“馨儿不是说今天想去找欢哥哥一起玩儿吗?叔叔这就给顾阿姨打电话好吗?”

对小女孩来说,--欢哥哥—三个字实在具有太大的魔力,心头的害怕立即被抛去了脑后。

“真的可以吗?”她抬起泪眼看着他。

“当然!”

他给她擦去泪水,一边拿出了电话,让馨儿看着他拨电话过去,她就会高兴了。

果然,当他挂断电话,告诉她顾阿姨她们都在家里等着她时,她几乎是欢呼起来。

“馨儿!”

他亲亲她的额头,又道:“你在欢哥哥家住几天好不好?”

闻言,小女孩惊讶的睁大了双眼。

能在欢哥哥家住几天,每天都看到欢哥哥,她想都不敢想吔!

可是片刻,她的目光又回到了他脸上:“那叔叔也去欢哥哥家住吗?”

凌烨彬微微一笑:“叔叔就不去了,馨儿一个人去好不好?”

“不好!”熟料,她想也没想就这样回答。

“叔叔在哪儿,馨儿就在哪儿。”

她小小的决心让凌烨彬欣喜又感动。

只是,他这次是要回英国去,他怎能带着她涉险?

“馨儿,你听叔叔说。”

他只能撒谎骗她,“叔叔是要去外地出差,大概四五天就回来,你就在欢哥哥家等着叔叔,好吗?”

出差的意思她知道啦,就是到外地工作。

叔叔曾经说过,一个人要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。

那么她当然不能去打扰啦!只好点头:“那好吧,叔叔,馨儿就在欢哥哥家等你!”

不等他说,她自己已经说道:“我会乖乖听顾阿姨的话,绝不淘气。”

多好的孩子!

他摸摸她的小脑袋,开心的笑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今天是周末,所以欢欢乐乐也都在家。

乐乐一听说馨儿要来,早就来到花园等待了。

曦儿是他的跟屁虫,自然也跟着他在长椅坐下。

同时,她又非常好奇:“乐哥哥,欢哥哥为什么不下楼来?”

“谁知道!”乐乐撇嘴。

他刚才下楼时有叫过欢欢啦,欢欢说他有很多功课要写,就不下楼了。

哼,什么功课要写,不过是—耍酷--!

在学校里的时候他就是这样,馨儿好多次跟他说话,他都爱理不理的!

话说间,只见凌烨彬的车子已驶入花园。

“来了,来了!”

乐乐欢呼着,跳下长椅便朝停车位跑去。

“乐乐,你慢点儿!”

顾宝宝在后面赶紧提醒,哪里又叫得住?

“乐哥哥!”

慕采馨跳下车子,高兴的叫了他一声,目光则在他身后搜寻。

“顾阿姨,曦儿妹妹!”

她叫着,心里疑惑,怎么不见欢哥哥?

可她不放弃,目光又朝别墅的楼上看去。

咦!

窗户那儿有个人影,她定睛一看,立即提高了声调:“欢哥哥!”

这一声叫唤,让大家的目光都朝楼上看去。

欢欢的脸上有一丝被人发现的尴尬,不过性格愈发沉稳的他并没有慌张,而是冲她点点头,才伸手将窗户关上了。

“欢欢很多功课写的。”

顾宝宝笑着说:“馨儿,你跟乐乐去玩儿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她乖巧的点头,跟凌烨彬道别后,便和乐乐、曦儿玩去了。

这时,顾宝宝才转头来看着凌烨彬,微笑道:“初寒刚才也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他们的事,她都知道了。

凌烨彬多少有些尴尬,但仍坚定的说道:“牧太太,你放心,我不会辜负初寒的。”

顾宝宝点头,表示相信。“馨儿住在我这里你不用担心,早去早回。”

他要出差的事情,刚才在电话里已经说了。

凌烨彬非常感激:“谢谢你,牧太太。”

顾宝宝意味深长的笑着,伸手拍拍他的肩膀:“一路顺风!”

“再见!”

车子开离别墅,他紧锁眉头,脸上再也没了笑容。

去英国是临时决定,只因他早上露茜那模样让他担心。

认识这么多年,他了解露茜的性格。

平日里看不出来,但到了紧要关头,她却是非常心狠的一个人。

比如上次,她说要给他和初寒制造一个亲近的机会,不就真的用车去撞了初寒?

想到这里,他不禁冷汗遍身。

如果她真的想让他终生后悔,最好的办法就是回英国去,伤害他的妈妈!

他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所以他必须马上回英国去。

但是,在这之前,他先要回公司一趟。

他要去找牧思远。

现如今,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出发,他都必须跟牧思远坦白这一切!

而牧思远也像是知道他会来坦白,他刚走到总裁办公室外,秘书主任便走上前来:“凌先生,牧总已经在等你,你直接进去就好!”

他倒是呆了一呆,秘书主任催他:“怎么,你不是赶时间吗?”

闻言,他几乎站立不稳。

早料到牧思远已知晓,没想过他知道得居然这么详细。

“主任...”

他的喉头紧张的顿了几下:“牧总,都知道了?”

秘书主任一笑,却是肯定的回答:“对!所以你进去直接进入正题就可以了!”

直接进入正题!

他挪步,缓缓走进总裁办公室。

在与牧思远眸光相对的那一刻,他立即明白了秘书主任的意思,一句话不假思索的从他嘴里说出来:“牧总,我需要你的帮助!”

牧思远淡淡勾唇,从桌子的一旁拿出了一个文件夹丢给他:“真要我帮忙,就按照上面指示的去做!”

他赶紧打开来,将这单薄却至关机密的纸仔细的看了一遍。

而后,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:“我总算明白,CRE为什么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窃取牧氏的标的了。”

牧思远挑眉,示意他说出原因。

“因为他们根本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说完,他将文件纸抽出,放入碎纸机里打碎。

“牧总,我会按你吩咐的去做,只是...”

他看着牧思远,“我想知道,初寒会不会受到伤害?”

闻言,牧思远淡淡一笑:“你为什么不关心你的妈妈会不会受到伤害?”

语气中不免有些嘲讽。

毕竟,不管自己的妈妈而只顾及女人,虽然这女人又是他牧思远的妹妹,不就嫌得有些矫情了吗?

凌烨彬明白他的意思,坦然道:“妈妈,我会拼了自己的命去营救,但初寒...如果她有什么事,我...我不知道自己这一辈子还会有什么期待...”

这两者是无法相提并论的。

看着他渐黯的眼神,牧思远选择相信他。

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。就算有伤害...”

他顿了顿,“也是为了让她真正长大!”

说完,他起身,不欲多说:“你去吧,其余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!”

凌烨彬点头,再次说了声:“谢谢!”

才转身离去。

===哇,昨天某影收到荷包和花花了,谢谢亲们~~~某影决定今天加更~~~\(o)/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你是否真爱我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