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02章:你是否真爱我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02章你是否真爱我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凌烨彬走出牧氏公司,一边打电话订下了去英国的机票。

然后,他又回到租住的公寓,想要收拾一些必备的行李。

除此之外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,他要想一个好一点的理由,让牧初寒不必为他担心。

因为有牧思远的帮忙,那么出公差便是个绝好的理由了。

拿出电话,他在沙发坐下,心里有些愧疚。

但就止一次,初寒!我

发誓,今生今世,我只骗你这一次!

深吸一口气,他找到了牧初寒的号码,正准确按下拨打键,忽觉后颈传来一股莫大的力道。

心中来不及疑惑,双眼已然发黑,他晕了过去。

“烨彬,烨彬?”

这时,阴影中才走出一个人,一个女人。

她上前摇了摇凌烨彬,虽然他已毫无反应,但她依旧不放心。

想了想,她又举起手中的棍子,在他的后颈上狠狠的补了一棍。

这一次,凌烨彬从沙发重重的滑摔在了地上,已是昏厥无疑。

女人丢掉棍子,从他手中夺过手机。

看着屏幕上未及拨出的号码,她冷冷一笑,不假思索的拆下了电板。

然后她转身,将门打开,两个大汉走了进来。

在女人的指示下,他们将凌烨彬塞入了一口大大的皮箱,然后从楼梯抬走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已经晚上七点多了,他怎么还不来?

牧初寒站在窗户边往花园门口望。

牧氏员工下班的时间是六点,那时候开始她就在这儿等待了。

可是,既然他没有打电话来说要加班,为何又迟迟不出现?

“小姐,”

这时,佣人轻敲着门,说道:“老爷和太太请你下楼吃晚餐。”

她摇摇头:“我不吃了,让爸爸妈妈先吃吧。”

说完,她失望的走回沙发坐下。

手机就在身旁,她却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。

她不想让他觉得她很烦。

但现在,他让她等了这么久,她是不是可以打个电话过去问问?

左右为难间,忽听花园传来一阵车声。

他来了!

她一跳而起,赶紧跑到窗户边一看,得到的却是更多的失望。

因为来的人不是他,而是牧思远!

她一叹,又觉得奇怪,哥哥这时候来家里做什么?

平常他很少单独来的。

心,猛然间跳得很快,一种莫名的预感让她浑身发颤,赶紧跑下了楼。

跑到楼梯口时,牧思远正快步走进来。

牧风铭奇怪的问:“思远,有什么事?”

没有带宝宝和孩子们来,一般是公司有事。

牧思远没答话,目光落在牧初寒身上:“初寒,凌烨彬呢?”

牧初寒一呆。

她也正在等凌烨彬下班,为什么从公司来的哥哥也会这么问?!

“哥哥…”

她张张嘴,却没有声音,只能摇摇头。

“思远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牧风铭走出来问道。

牧夫人也跟着:“今天初寒一整天都在家里,她可能也不知道凌烨彬在哪里!”

闻言,牧思远眉头顿时紧锁:“上午我让他送一份机密件去分公司,到现在他还没回来,我打电话问过了,他也根本没去分公司。”

“机密件?”

牧初寒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牧风铭则问道:“思远,送文件这种事情,为什么让烨彬去做?”

这个…

牧思远没说话,只看着牧初寒。

那眼神再明白不过,因为凌烨彬和她的关系,才被允许去做这么重要的一件事。

牧初寒缓缓走上前,脸色已然渐白:“哥哥,是什么样的机密件?”

“这次项目的标的。”

牧思远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昨天刚研究出来的数字,为了防止泄密,不走网络,只用人工交送!”

“那…你的意思是…?”

牧初寒的声音在颤抖,让人听了不忍。

但牧思远还是接过她的话:“现在我找不到他人,手机也打不通,我怀疑…”

“不,不会的!”

她截断他的话,猛烈的摇头:“不会的,他不会这样做的!”

牧思远耸肩:“我也只是怀疑,毕竟他以前是CRE的员工不是吗?”

“CRE!”

牧风铭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他是CRE的员工?”

“爸爸!”

闻言,牧初寒不禁加重了语气,“CRE的员工有什么问题吗?他已经辞职了,他是辞职了才到牧氏来的。”

“初寒,你不知道啊!”

牧风铭微微一叹,“CRE的创始人是我曾经的同学,一直跟我不和啊!”

说完,他摆摆手,这些前尘往事不说也罢,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凌烨彬的行踪。

“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他?”

牧风铭转而看着牧思远:“没有确凿的证据,我们还是不能立即下结论。”

“我带你去找他!”

忽地,牧初寒走上前抓过了牧思远的胳膊,使劲的往外拖。

是的,她比任何人都想要快点找到凌烨彬。

不仅仅是为了证明他没有骗她。

更重要的是,她不容许有人置疑他的人品与清白!

“你带我去哪儿?”

牧思远坐上车,看着驾驶位上的她问道。

牧初寒没说话,只管将车速跳至最快,往凌烨彬租住的公寓开去。

腿还没有受伤之前,她去过那地方一次。

虽然相隔很长时间,她还是准确的找到了。

然而,门是紧闭的。

任凭她怎么敲打,依旧毫无动静。

“他住在这里?”

牧思远问。

见她点头,他便四下打量了一下,又咚咚跑下楼去。

再上来时,后面跟了一个中年妇女。

“让开!”

他叫开牧初寒,让中年妇女把这门用钥匙打开了。

原来这人是房东太太!

牧初寒看着她,像是抓到了一丝希望:“房东太太,凌先生还没有退租对不对?”

然而,房东太太只是摇摇头,“他的租期还有三个月,时间没到,我也不管他要不要住这里!”

说完,她便下楼去了。

牧初寒赶紧走入公寓,大声叫着:“烨彬,馨儿?”

回答她的,只是满室的清冷。

牧思远没理她,径直走入了卧室。

片刻,他大声说道:“初寒,你快来看!”

牧初寒走进一看,只见他手里拿了一个微型的旅行袋。

将拉链拉开,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,是护照、身份证等一切关于凌烨彬的证件。

牧初寒看着,不由地欢喜:“看,他的证件还在这里,他没走!”

但是,牧思远可没她这么乐观,冷冷道:“证件还在,更加证明他已经跑了。偷了标的逃走的人,不可能走正规的航空公司,只能坐黑船!”

一句话将牧初寒打懵了。

她楞楞的看着他,眼神里有不相信,有恨、有恼怒!

她使劲压制的,使劲想要摆脱的,就是这句话。

为什么他要这么残忍的说出口?

“牧思远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她吼起来,声音却是如此无助。

让她如何去相信,他接近她,不过就是为了这一天,牧思远能相信他,把标的书放到他的手中?!

叫她如何去相信?

如何?

“初寒,”

牧思远冷静的看着她:“你不要这么激动。事情既然已经是这样,我还要想办法补救。”

说着,他抓过她的手臂:“来,我先送你回去!”

“不,”

她吼着甩开他:“我不回去,不回去!我要去找他,我要去找他回来!”

说完,她疯一般起身,夺门而出。

牧思远赶紧追出去,好歹在路边拉住了她。

“初寒,你跟我回去!”

“不,不…。。。”

她使劲挣扎着,回头来看着他,已是泪流满面:“哥哥,我不相信,不相信…”

“你别这样!”

他紧紧抱住她,“初寒,你冷静一点,你这样于事无补!”

冷静?

叫她如何冷静?

如果事实真是如此,她最大的心痛,居然是---

他为什么不再骗她久一点?

为什么他要如此匆匆的离去,不给她留下一丝一毫喘息的空间。

“哥哥…”

她扯着牧思远的双臂,双腿发软,“哥哥。。。…”

她紧紧的抓着他的双臂,宛若溺水的人抓住了唯一的浮木…

可这又如何?

“哥哥,我的心好痛!好痛…”

痛到宁愿死去。

“初寒,初寒…”

他叫着瘫软在地的她,才发现她已昏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别墅内,顾宝宝也正焦急的在花园里等待着。

想起刚才牧风铭打来的那个电话,她依旧心有余悸。

--宝宝,凌烨彬是来偷工程标的和资料的吗?

你帮我劝劝初寒,我怕她捱不过去—

怎么会这样?!

她真的不敢相信,然而事实摆在眼前,现在到处都找不到他人。

难道他真的逃走了?

但是,他把馨儿放在这儿啊,这又是为了什么?

正思量间,花园大门被开启,牧思远终于回来。

她赶紧跑上前去,顾不得他的车还未停稳,便大声问道:“思远哥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车门被推开,牧思远一脸生气:“宝宝,我的车还没停稳呢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刮伤了怎么办?”

看着这张熟悉的脸,顾不得他是开心还是生气,都能给她最多的安全感。

她扑上前抱住他,想要汲取些许温暖:“思远哥哥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初寒她现在怎么样?爸爸打电话来说这件事,我被吓坏了。我真的想不到凌烨彬居然有这样的目的…”

她喋喋不休说个不停,牧思远心疼又好笑。

低头在她的小嘴儿上一吻,“别担心了,宝宝!”

“我怎么能不担心?”

她不仅担心,还很自责。

牧思远搂着她往家里走,一边道:“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,凌烨彬拿着标的和资料跑了,看来他是蓄意已久。”

说着,他微微一叹:“宝宝,明天你去看看初寒吧,我担心她太伤心,会钻牛角尖。”

闻言,顾宝宝心中一痛,忍不住掉下了眼泪:“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不好。我不该…”

她伸手掩住了面庞,“都是我喜欢多管闲事,我真的…难辞其咎!”

她对不起初寒!

“傻瓜!”

他不准她再说:“凌烨彬既然有这个心思,就算你不撮合他们两个,难道他自己不会想办法吗?他既然从英国来到这里,自然是有备而来!”

闻言,顾宝宝摇摇头。

他的话有道理没错,但她还是难以放下心中的歉疚。

“好了,别想了。”

他为她拭去眼泪:“给老公去放洗澡水好吗?事情到了这一地步,晚上我还要跟股东们在线上开会研究对策。”

顾宝宝难过的点点头,起身走进浴室里去了。

今晚对顾宝宝来说,注定是个无眠之夜。

她很想打电话给初寒,可是爸爸说初寒还没有醒来。

她想去牧家看看,陪着初寒,思远又说不如明天上午再去。

毕竟家里有四个小孩,早上看不到她,如果闹气脾气来,佣人可能搞不定。

而他自己,则已在书房待了三个多小时,通过网络跟股东开会。

好像这一切,都是她太鸡婆造成的!

她懊恼的捏捏自己,起身泡了一杯咖啡给他送去。

书房门没有锁,因为怕打扰他开会,她便没有敲门,径直将门轻轻推开。

“有没有查到他的下落?”

他的声音传来,像是在讲电话。

她一愣,觉得自己不应该听的,他的话却已落入耳中。

“他应该已经到了英国,却没有跟我联络,事情很奇怪,你快去查一查!”

她一愣,不禁疑惑。

这个“他”是指的谁啊?

“宝宝?你在门口?”

这时,他却看到了她。

她赶紧答应着,一边往里走:“我泡了一杯咖啡给你。”

她将咖啡放到桌上,被他顺势拉入怀中。

“怎么还没睡?”

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,“看你,黑眼圈出来了。”

他戏虐的伸指,在她的眼圈划了几下。

顾宝宝黯然低头,“思远哥哥,我睡不着。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,凌烨彬真是来做那件事的。”

“宝宝,其实…”

他冲她笑着:“你是不是相信不重要,关键是初寒她怎么想。”

“你…。。。”

她不明白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问你,如果别人都说我杀人了,你会不会相信?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

可是他平白无故的问这个干嘛?

她的疑惑投进他带笑的眸子,“所以,如果初寒真的相信了别人说的,我们也可以质疑她对凌烨彬的爱究竟有几分。”

她越听越糊涂了,他却不打算解释,而是拉起她的手起身:“好啦,别胡思乱想了。我们睡觉去吧!”

结果,这天晚上,她根本也没时间胡思乱想。

牧思远一直在闹她,开始她被折腾得睡不着。

后来累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睡着了。

她真的很奇怪,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他居然还有心思...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第二天,她如平常一样送孩子们去上学。

慕采馨是个非常乖巧的孩子,从来不哭不闹也没有太多要求。

顾宝宝实在不忍心让她感觉到什么异样。

从学校出来,她便带着曦儿一起去牧家了。

走进房间,只见牧初寒坐在床上,看她一脸憔悴的模样,应该一晚没睡。

“姑姑,你怎么了?”

她面无血色的脸庞将曦儿吓坏了。

闻声,牧初寒将黯痛的目光转过来,勉强一笑:“曦儿,姑姑有点不舒服,你下楼去跟爷爷奶奶玩儿,好吗?”

“好吧!”

曦儿听话的点点头,“姑姑要多休息。”

她嘱咐了一句,才跑下楼去了。

“初寒...”

顾宝宝万分自责:“是我对不起你,我不该...”

她轻轻摇头,打断了顾宝宝的话:“嫂子,事到如今,我不怨任何人。”

真要怪,只能怪自己。

“我想一个人待着,好吗?”

这是她此刻唯一的要求。

顾宝宝伤心的点点头,“我就在楼下,如果有事你就叫我。”

门被关上,她往后一靠,紧紧的闭上了双眼。

虽然昨晚一夜没睡,但她的大脑却是空白的,抗拒思考任何问题。

但顾宝宝的出现,却在提醒着她,过去的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
她第一次见他,就是跟顾宝宝一起。

他的脸、他的声音、他的一切,就这样不受控制的浮现在脑海。

---我走不掉,初寒,我走不掉!---

--初寒,记住,永远都记住,我爱你!---

心头泛起阵阵苦闷,她抓过枕头大力的拍打一阵。

为什么?

为什么?

或许他未曾说过爱,现在的她也不会这么难受!

可是,可是他为什么又说---

我只要你相信我。无论如何,你都要相信,我是真心爱着你的!

---

为什么,为什么他还要特意这样强调?

思及此,牧初寒渐渐冷静下来。

===昨天某影食言了,不解释废话了,今天一定补上,大家不要生某影的气哈~~~\(o)/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去英国(加更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