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04章:我要跟你一起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04章我要跟你一起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夫人,牧总他...”

她赶紧想着好一点的理由,顾宝宝却打断她:“主任,你不用说了。我孩子都生了三个,反正已经人老珠黄...他想做什么,也不必怕我了...”

秘书主任一愣,这是哪儿跟哪儿呀!

若说牧总会在外面偷腥,那天底下可能没有好丈夫了!

“夫人,你别胡思乱想,牧总不是那样的男人。”

“那他这段时间为什么总是神神秘秘的?”

“他...”

“他到底怎么了?”顾宝宝追问。

却见秘书主任眉头高皱,似有难言之隐。

她顿时明白,他肯定又吩咐了主任,千万不可以把事情告诉她!

她想了想,泪水淌得更加汹涌。

“主任,你能明白...我现在的心情吗?”

她梗咽着说,“我知道,他瞒着我的事情肯定很危险,上次古信扬的事情也是这样!”

听着她的话,秘书主任也很难过:“夫人,牧总这样做,正是因为他爱你至深啊。”

顾宝宝摇摇头:“可是我不要!我不要明知他有危险,却丝毫不能帮他!我不要只接受他的爱,我想跟他同甘共苦。”

闻言,秘书主任感动的一笑:“夫人,你别担心。一切都在牧总的掌握之中,什么危险也不会有。”

“你骗我!”

顾宝宝不相信她的话,“如果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为什么刚才我看到他神色匆匆,非常担忧?是不是...”

她紧紧抓过秘书主任的手:“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?”

这...

秘书主任垂下目光。

说实话她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刚才牧总只是非常着急的吩咐她马上安排直升飞机。

从他准备动用私人飞机而退订机票来看,事情可能真的有了问题。

但是,这些她要不要跟顾宝宝说呢?

“主任,求求你,告诉我吧!”

顾宝宝着急得脸色发白。

秘书主任瞧着,心里也是左右为难,但...

她终究是个女人,当然能明白女人为自己丈夫担忧的心情。

“夫人,”她深吸一口气,终于开口:“牧总去了机场,他要坐直升飞机赶去伦敦。我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有什么变化,但肯定出了问题,牧总才会这么着急的。”

“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?”

“关于...关于凌烨彬的事...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师傅,麻烦你快点!”

顾宝宝催促着司机,秘书主任的话却不断在脑海里浮现:牧总和凌烨彬设了一个局,不但让凌烨彬摆脱CRE公司的威胁,也可以让CRE公司受到重创。

原本一切都很顺利,牧总今天下午去伦敦,就是去迷惑CRE公司的,但现在改用直升飞机,我怀疑事情有变!

怀疑?!

顾宝宝却可以肯定,事情百分之百有变化!

她不需要确凿的依据,枕边人微小的情绪变化,也能让她得到心灵感应!

“师傅,对不起,可不可以麻烦你再快点!”

若赶不上直升飞机,她就算赶去了英国,又去哪里找他?

“夫人,你也要去英国?”

秘书主任吃惊的表情仍在心头,但她却认为自己的决定没有错。

“对,我要去英国。这一次我要跟他在一起!”

“可是...”

秘书主任总觉得这有些不妥,“你去了英国,欢欢乐乐还有曦儿小姐谁来照顾?”

“这...”

顾宝宝犹豫了一下,终究还是道:“我只去几天,他们有佣人照顾,没有关系的。”

说着,她重重的咬了一下嘴唇:“这些事助手们搞不定吗?既然他亲自去了,就代表事情有危险!如果有危险,如果...他有什么事...”

叫她又如何生活下去?

所以,她一定要去!

出租车在机场门口停住,她飞快下车,便朝私人通道跑去。

她曾多次出入这里,机场的相关负责人都已认识她,所以她很快就过关,来到了牧家私人飞机停放的地方。

远远的,只见几个男人正往梯子上走,而最前面的那一个,正是牧思远!

“思远,思远...”

她叫着,一边飞快的朝前跑。

闻声,牧思远惊讶的回头,看着顾宝宝跑近梯子,才反应过来。

“宝宝?!”

他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!

匆匆走下梯子,他上前接住疾奔而来的她:“宝宝,你怎么会来?”

“我...你...”

未语泪先流,她气恼又伤心,“我要跟你去英国!”

“你跟我去?”

牧思远皱眉,斩钉截铁的拒绝:“不行,你不能去!”

那边什么状况还不清楚,他怎么能让她去冒险?

闻言,顾宝宝生气的瞪了他一眼。

忽然,她将他狠狠往旁边一推,自己则快速的跑上了梯子。

“宝宝!”

牧思远赶紧追上去,却见她已在座椅上做好,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座椅的扶手。

脸上则是一副异常坚决的表情。

“思远,我一定要去,除非你把我扔下飞机。但如果你真的这么做,以后我就再也不理你了。”

“宝宝!”牧思远好气又好笑,“如果我这是去玩儿,你不想去我还要抓着你去呢!我这是去工作啊!”

“你别骗我了,我都知道了。”

她恼他只要遇上危险,就要把她隔除在外,难道他不明白,他这样她会很伤心?

“我求秘书主任告诉了我一切,你这次去是为了凌烨彬的事对不对?”

牧思远一愣。

她继续说道:“你不让我去,是因为你知道会有危险,思远,就是有危险,我才要一起去。我不要你一个人去冒险!”

她说着,眼泪又情不自禁的掉下来。

牧思远轻声一叹,伸手拭去了她的泪水:“宝宝,要是你有分毫损伤,让我怎么好?”

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有半点受伤,我又怎么办?你不要这么自私,让我陪着你好不好?”

说完,她伸臂紧紧抱住了他的腰,不愿与他分离。

牧思远无奈,只能也抱住她,吻着她的发丝:“傻瓜!”

“你也是个傻瓜!”

她不甘示弱的回到,一边抬起头,只见他也正凝视着她。

两人不由地相视一笑。

片刻,飞机开始起飞。

因为需要飞行十来个小时,牧思远让她先睡一会儿,她坚决不肯,非要他把这件事的始末说给她听。

牧思远拗不过她,加上她既然来了,这件事也是必须要让她知道的。

于是,他便从他开始怀疑凌烨彬说起。

说起来,事情的开端应该是那天在医院的时候。

那时初寒被露茜撞伤了,手术还没醒来,他带着乐乐和曦儿先回去。

虽然走出病房的时候,他眼角的余光瞟见凌烨彬和露茜在走廊的角落里说话,但他不可能听到内容。

倒是乐乐,听觉好过他,到车上突然问他:“爹地,那个凌叔叔说话好奇怪!”

“怎么个奇怪法?”他问。

乐乐抓着小脑袋,疑惑的说:“刚才我听见他跟那个女人说什么...你为什么要开车撞人...之类的话吔!那个女人又不是故意撞人,他为什么这样问啊?”

咋听之下,这句话似乎真的有语病,撞人自然是不小心,而且撞了就是撞了,有什么为什么呢?

当时他虽然有点怀疑,但因为公司事情太多,他也没有在意。

不久后的一天,工程部的经理来汇报工作,无意中说起一件事。

他说新来的预算师凌烨彬工作非常认真,每天不但加班到很晚,一些预算师的核算工作,他也会帮忙一起做。

加班到很晚没问题,问题在于他为什么要帮助其他预算师一起核算?

要知道,每一个预算师都有不同内容的分工,这样的安排一来是提高工作效率,二来就是防止泄密!

身为一个公司的领头人,牧思远不得不怀疑,他这样做是有意想要知道公司的其他机密!

再者而言,他以前是CRE的预算师,而CRE一直以来跟牧氏都存在竞争!

奇怪的是,这次这样大的一个项目,CRE居然没有参与竞标!

他当机立断,立即派人把所有参与竞标的公司都查了一个遍。

终于被他发现,原来CRE并非没有参与竞争,而是以澳洲的一个新成立的分公司名义参与了竞标。

这一切还不明显吗?

凌烨彬就是他们派来的卧底,负责查探他们的最后标的!

其实CRE的计划是不错的,选中凌烨彬的思路也很好。

第一,凌烨彬的爷爷是牧风铭的好朋友;

第二,凌烨彬之前在CRE犯了一个核算上的错误,造成了几百万的损失,如今正好趁此机会将功补过。

或许让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,牧风铭正在为自己的女儿寻找夫婿,而凌烨彬也正符合条件!

知道这一切之后,牧思远立即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来个将计就计,把假标的泄露给凌烨彬,让CRE上当受骗。

一切看似天衣无缝,只有一点让牧思远百思不得其解。

好几次,当他暗中派人制造机会,让凌烨彬可以完全接触到“标的”,但他却迟迟没有出手!

这不像是一个被派来执行任务的人应有的态度!

即便他也可能试探,也可能在怀疑,牧思远自认他已制造了太多“千载难逢”的机会!

但他,依旧没有出手!

终于,牧思远意识到,他没有下手的原因是:他爱上了初寒!

所以有所顾忌了!

这个发现让牧思远感到困惑,于是,他再让人去伦敦查探。

经过十几天的查探,才有消息回来说:CRE的人软禁了凌烨彬的妈妈!

一切终于水落石出,原来他根本不是自愿,而是受到威胁!

加上他对初寒动情,更不可能做出伤害她的事情!

话到此处,牧思远不禁深深一叹:“我想他每天都生活在矛盾之中,一边是妈妈,一边是初寒,他实在左右为难!”

良久,顾宝宝才从事情的真相里回过神来,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”

她长叹了两声,才道:“所以你帮他设了一个局,让他拿着假标的去救他的妈妈,一方面你便在这边散布消息!”

牧思远点头:“这边CRE的探子也不少,我必须这样做。不得已,只好连初寒也骗,这样戏才能逼真。”

她点头,赞同他的看法,只是:“这可苦了初寒,你没看到她那模样,只一个晚上而已,人就瘦了一圈。”

闻言,牧思远却摇摇头:“宝宝,还是我跟你说的那句话。她只要心里相信他,别人说什么都没用。”

是啊,初寒是相信他的不是吗?

否则也不会去英国找他。

“那么,”顾宝宝抬头看着他,“现在你的计划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”

“凌烨彬失踪了。”

牧思远皱眉,“半路杀出一个露茜,她可能是派人袭击了他,现在又带着他去英国了。”

“露茜?”

那个凌烨彬口中在英国一直默默付出的女人?

牧思远点头:“这个露茜也不简单,她的爸爸在伦敦**有点名气,所以这个女人做事手段狠绝异常,上次她只把初寒撞了个骨折,应该是手下留情了!”

顾宝宝倒吸了一口凉气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牧思远知道她害怕、担心,伸臂将她搂入怀中,柔声道:“别怕,宝宝。你的老公也不是个软脚虾哦。”

她摇头。

她担心的不是这个,她害怕的,是女人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嫉妒心。

就像当年的--郑心悠--!

如郑心悠那般心地善良的女人,在嫉妒心的支配下,都能做出那么多可怕的事情,那么这个露茜呢?

如果说上次撞伤初寒,是想给凌烨彬制造接近初寒的机会,所以才手下留情。

这一次,为了争夺心中所爱,她连凌烨彬都可以伤害,更惶论初寒?

“思远,思远!”

顾宝宝从迷糊的睡梦中惊醒,赶紧说道:“你要派人找到初寒,一定要派人找到她!”

牧初寒闭上了双眼,久久的,才道:“我刚才收到消息,我的人在机场接到了初寒,但是她趁人不注意...跑了!”

“跑了?!”

顾宝宝张大嘴巴,浑身一软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到达伦敦后,牧思远没有休息,立即将自己在伦敦的人部署了一番。

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找到凌烨彬,确定他的安全,才能够进行下一步的行动。

顾宝宝也没有闲着。

之前她来伦敦小住过三个月,对这里的环境比较熟悉,便和另外十来个人分头去找初寒。

但忙了一整天,骨头散架,也没有初寒的消息。

“这可怎么办?”

她踢掉鞋子躺在酒店的沙发上,担忧至极:“初寒去了哪里?她会有什么行动?她一个人...”

她不敢想象下去了。

“别着急,”牧思远只能安慰她,“初寒在伦敦留学几年,对这里很熟悉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
说着,他轻轻扶起她,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,开始给她做按摩。

经过怀孕那几个月的训练,他的按摩手艺自不必说,但顾宝宝现在没有享受的心思。

“思远!”

她抓过他的手坐起来:“我还是很担心,不如我们再去看看吧!”

牧思远一笑,双手捧着她疲倦的小脸:“可以!不过首先,请牧太太先跟牧先生去楼下餐厅吃饭,好吗?”

顾宝宝不好意思的一笑,点点头。

两人来到酒店餐厅,顾宝宝真是又累又饿,面对素来不感冒的西餐,她也能大快朵颐了。

一边吃她还是不忘研究等下寻找的路线:“我们从伦敦路出发,再到威尔路...然后...”

突地,只觉拿着叉子的手被握住。

她抬头,只见牧思远冲她发出了一个禁声的眼神,一边示意她低下头。

她立即会意,跟着他低下了头。

半晌,他才抬头,目光移至落地玻璃外,嘴里小声的吐出两个字:“露茜!”

顾宝宝一呆,立即询着他的目光看去。

果然那不远处,一个熟悉的女人身影正和一个高大的男人并肩而行,往与酒店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看她手上提着一个篮子,上面盖了蕾丝餐巾,应该是装了食物!

“思远,我们快跟上去!”

顾宝宝立即起身。

牧思远点头,一边拿出手机给手下发短讯,一边和顾宝宝走出了酒店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追杀与跟踪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