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05章:追杀与跟踪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05章追杀与跟踪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他们跟着露茜和那个高大男人走过长长的街道。

顾宝宝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情,难免紧张。

而当露茜转入一条小巷之后,牧思远便不让顾宝宝继续跟下去了。

“宝宝,”他低声道:“你就在这里等待我的人来接应,我再去看看!”

顾宝宝怎能答应让他一个人去冒险?

“我会自己小心,不让你分心来照顾我!”

她小声但急切的保证,未等他回应,她已继续往前走。

她担心他们说话这当口,露茜已经走远。

还好,当两人小心翼翼的走入拐角处,露茜他们尚未消失在视野范围之内。

只是这小巷里的行人少了许多,他们需要更加注意才不会被发现!

又跟着走了大约十分钟,他们跟到了更窄更深的小巷。

伦敦多雾,加上这小巷里不若大道上灯光明亮,他们想要看清前面的状况,便有些吃力起来。

忽地,牧思远拉过她的手臂,让她跟到自己的后面。

这样如果他遇袭,她还可以利用宝贵的时间撤退!

大约再跟了五分钟左右,露茜和那男人的身影愈发的模糊。

而这小巷也似没有尽头般,让人看不清楚。

牧思远的脚步渐渐放慢,他觉得不应该再跟下去,否则打草惊蛇,反而会破坏整个计划!

“宝宝!”

思及此,他当机立断的转身,“我们走!”

顾宝宝一愣,尚未反应过来,只听见身边一阵脚步声,大概有三五个人蓦地跑出来,将他们团团围住了。

“你们什么人?”

牧思远赶紧将顾宝宝护到身后,冷声喝道。

回答他的是女人的冷笑声,“牧总,牧太太,还真是好兴致!”

雾中走出一个身影,是露茜!

原来他们已经被发现!

牧思远干笑两声:“没想到在这里能碰上露茜小姐!”

“碰上?”

他有心隐瞒,露茜却不跟他装傻:“我还以为牧先生和牧太太这么好兴致,是跟着我来这里的!”

闻言,牧思远睨了她一眼,大家撕破脸,他也没有再装。

“露茜小姐,”他冷声道:“令父在这里也算个人物,牧氏在伦敦也并非默默无闻,我们大家不如聊两句,便各自回家睡觉!”

“牧大总裁,你倒不必威胁我!”

孰料,露茜根本不买他的账:“现在你在我手上,我想不想放你,什么时候放你,都是我说了算!”

说完,她一声令下,几人便上前将他和顾宝宝绑了。

然后,他们被拖出小巷,丢进了一辆面包车的尾箱。

片刻,面包车发动,牧思远的目光赶紧朝窗外看去,只见露茜并没有上车,而是提着面包篮继续朝前走去了。

“看什么看,老实点!”

尾箱与后座是相连的,一人察觉到他的目光,立即伸出拳头狠狠在他头上敲了一记。

牧思远吃痛,不由地头晕目眩。

“喂,你干嘛打人!”

顾宝宝立即狠声喝道,“牧真永没听说过吗?小心一点!”

牧真永也是牧氏家族一员,辈分应属牧思远的叔叔,在伦敦**有点名气。

也因为这样,露茜虽然嘴上说的厉害,却也只是吩咐手下把他们关起来,并不敢真正动手。

闻言,那人狠狠瞪了她一眼,用英语骂了几句脏话,便扭过头去了。

牧思远在她耳边一笑:“牧太太做起来还很有气势吗!”

顾宝宝瞪她,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?!

却见他暗中冲她嘻嘻一笑,原本被绑着的手居然松开来,冲她前后晃了一晃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顾宝宝不可思议的瞧着,却又不敢惊讶出声,唯恐前排的人发现。

牧思远冲她眨眨眼,非常满意她的表现。

然后,他趁着前排的人不注意,悄悄的往她身边挪。

片刻,当他的手伸到她的身后,她便明显的感觉到了刀刃的寒度。

他居然随身带着刀?!

顾宝宝好笑又好气,这时他给她的感觉,不像是一个总裁,倒像一个雇佣兵!

面包车依旧往前行驶,而他们俩手上的绳子都已被解开。

不过为了掩人耳目,他们还是把手放在身后,并将绳子抓在手中,保持双手被缚的模样。

大约行驶了半个小时,车子在一栋两层高的小楼前停住。

前排的人陆续下车,用英语说着:“把那两个人拖进二楼,关起来!”

顾宝宝有些慌,赶紧用眼神询问牧思远该怎么做?

牧思远略微思考,如果只有他一个人,对付他们五个人,倒可以拼命一搏。

但是宝宝也在这里,他就不能冒险了!

只能再见机行事吧!

于是,他冲她使了个眼神,示意她继续假装。

还好,他们非但不敢伤害他们分毫,亦没有分开“关押”他们,让牧思远暗中松了一口气。

“思远...”

待他们出去后,顾宝宝无比歉疚的说道:“都是我不好,连累了你。”

她也能感觉,如果没有她跟着,他一定能想办法逃走。

“傻瓜!”

他笑着睨她一眼,“我们之间还说这个话吗?”

顾宝宝垂下目光,轻轻抿唇,“接下来,他们会怎么做?”

说起这个,牧思远不由地一叹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等露茜自己的计划结束了,才会放我们走。”

计划结束!

闻言,顾宝宝焦急的摇头:“我们在找她,初寒会不会也在找她?如果她们碰头...”

她担心初寒不会受到他们这样的“礼遇”!

这也正是他担心的事情,“所以,”他压低声音:“我们要想办法逃出去!”

说完,他起身走到窗户边,悄悄的往下瞧。

只见有三个人正站在房子前面看守,另外两个则应该守在一楼。

再看这房间里的两个窗户,都是被上锁的,根本打不开。

“可惜,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!”

他走回在她身边坐下,即使拿着手机,也不知道该如何吩咐手下的人来救他们。

算了,只好先让他们去找到初寒再说!

“思远...”

顾宝宝轻叫了他一声,身子不由地往他身边靠了靠,“思远哥哥,我有点害怕...”

不是存心想要他担心,只是黑夜愈深,又处在陌生环境,害怕只是一种本能。

他偏头亲亲她的面颊:“别怕,宝宝,有我在这里呢!”

她点点头,却心乱如麻。

对初寒的担心,对孩子们的想念等等,在她心中交织,让人有些透不过气。

“思远...”

忽地,她又说:“其实有一件事,我一直想跟你说。”

一直也没有勇气,害怕她说出来,他会生气。

但此刻置身如此环境,她反而不害怕了。

“我们搬去牧家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,好不好?”

牧思远一愣,想起她发丝中的那一根雪丝。

“宝宝,一直以来你是不是都在为这件事操心?”

她点点头,“爸爸很希望跟我们一起住,他跟我说他年纪大了,什么也不求,只求家人们都在一起。”

闻言,牧思远沉默片刻,才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执着着以前的事情不放,太过固执?”

却见她摇头:“没有人说你的态度是错的,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谁对谁错真的还很重要吗?思远哥哥,我知道你和爸爸搞成这样,其实你也不快乐,对吗?”

如果他真的能坦然处之,又怎么会像个孩子般,经常跟牧风铭闹别扭?

“思远哥哥,就当为孩子们考虑吧,就当为我考虑...”

说着,她调皮的眨眨眼,“我这个夹心饼,真的很难做哦!”

“宝宝!”

他一笑,大掌抚着她的小脸:“我答应你,回去后我们就搬过去!”

怎么忍心,让她烦恼?

那黑发中的雪丝,其实是他的过错!

话说间,但听窗外传来马达的响声,两人赶紧起身躲在窗后看去。

只见刚才将他们带来这里的小面包车再次发动,而外面一人则冲里面的人喊道:“把楼上那两个人带下来!”

突然又要带走他们,一定是露茜改变了计划!

既然不是放他们离开,等会他们受到的“待遇”一定比这个要严酷几倍!

来不及多加思考,牧思远赶紧对她说:“宝宝,等会到了下面,我说一个走字,你就使劲往前跑,知道了吗?”

顾宝宝心头一震,门外脚步声已然响起。

她赶紧点点头,跟着他在原位坐好,继续佯装双手被捆绑的模样。

片刻,两个大汉走进来,一人揪住一个便往下走。

眼看着被拖出大门,就要走到面包车敞开的车门前,一个“走”字猛地从牧思远口中吐出。

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挣脱抓住她的这个人,但牧思远既然说了,她也顾不得许多,拔腿就跑。

奇怪的,她居然能跑动。

而身后“噗咚”一声响,像是谁被踢到在地。

她好想回头看一看,担心是否是牧思远被人打倒,却听他又吼道:“别回头,跑,跑!”

她被吓得赶紧甩掉了绳索,没命的往前跑。

不知跑了多久,当身后的动静渐渐消失,月光下的道路愈发的宁静,她才回过神来,猛地顿住脚步。

“思远哥哥...”

她几乎哭出来,发现就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。

“思远哥哥...”

她带着哭腔喊道,脚步慌乱无助,不知自己该继续往哪儿走?

如果他被那些人抓住了,她该怎么办?

“宝宝!”

然而,一个声音忽然在不远处响起,是最为熟悉的频率。

她赶紧睁大双眼寻声看去,只见一个身影从路边的树林里跑出来,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“快跑,他们追来了!”

是他,是他!

她不由地欣喜若狂,一边跟着他狂奔,一边问道:“你怎么跑出来的?”

他们可是有五个人吔!

牧思远冲她哈哈一笑:“难道你忘了,你老公我可是跆拳道冠军!”

两人使劲的往前跑,却忘了他们是开着面包车在追。

不多时,便听见汽车轰轰声在身后不远处响起!

牧思远赶紧抓过她跑进了树林。

可惜这树林修整有致,树木之间间距甚宽,面包车发现他们后,居然也开了进来!

这可如何是好,若是这次再被抓回去,后果他们都能想到!

牧思远也着急了,赶紧说道:“宝宝,你先跑,我想办法引开他们!”

顾宝宝摇头:“你先跑,我引开他们,我等着你搬救兵来!”

那怎么可能?!

牧思远知道她的坚持,没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终归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这时,他借着月光,清晰的看到不远处有一条沟!

他更快的跑上前一看。

只见这沟约有二米多宽五六米深,可能是林区丰收时用来堆放东西的,现在确实空空如也!

“宝宝,”他紧捏一下她的手:“敢不敢跳过去?”

只要跳过去,面包车就追不上他们了。

顾宝宝深吸一口气:“敢!”

好!

事不宜迟!

两人赶紧退了十来米,“使劲跑,然后跳!”

身后有面包车越来越近的声音,耳边有他大声的鼓励,顾宝宝顾不得害怕,咬牙猛地往前冲...

谢天谢地,她一直都有注意保持身材。

虽然不至于像电影里那些特工一样一跃即过,但在求生意志的迫使下,她总归攀住了沟渠的边缘,然后爬了上去。

“好样的!”

牧思远松了一口气。

闻声,顾宝宝转过头,想让他也快点,眼睛却被强烈的灯光一刺。

面包车就要追到了!

“快点,快点!”她忍不住放声大喊。

牧思远点头,狠狠一咬牙,倏地往前冲。

他比顾宝宝的弹跳力好了很多,一跃即跳过了沟渠。

却也因站立不稳而摔倒在地,紧接着,一个什么东西亮了一下,便往后滑动摔入了沟渠。

“什么?”顾宝宝惊问。

“手机!”他懊恼的回答。

这不是一般的手机,是专供他跟手下联系的秘密手机!

“算了,快走!”

好在是已经摔坏!

否则落入露茜的人手中,后果更不堪设想!

借着那道沟渠的天然屏障,两人总算甩掉了面包车,但黑夜茫茫,他们也迷路了!

找了几次没找到树林外的大路,牧思远疲累的在一棵大树后坐下,喘着粗气。

而顾宝宝早已累得趴下,连大口喘气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牧思远抚着她的发丝,柔声道:“他们已经追不上了,不如你先睡一会儿。”

她能睡着吗?

跟他的手下失去联络,他们又迷路,别说找到初寒,他们自己还不知要费多少工夫才能回到酒店。

“不如我们再找找吧。”

她挣扎着想站起来,无奈双腿却在发软。

他倒是非常乐观,还能微微发笑:“你放心,我们既然能逃出来,还怕走出不树林?先休息一会儿。”

“哥哥?”

话未说完,一个微小的声音犹豫平地里的一声惊雷,将两人都震住了。

“嫂子?”

这声音再次响起,清清楚楚是牧初寒的声线!

“初寒?”

顾宝宝难以置信的回答了一声。

却见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,走出一个模糊却熟悉的身影。

等走近了一看,果然是--牧初寒--!

“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几人同时出声,又不禁拥抱在了一起。

“初寒啊,你怎么这么任性?”

高兴之余,顾宝宝忍不住数落她:“你知不知道,露茜是个很危险的人啊...”

话未说完,牧初寒却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神色紧张的摇摇头,她低声道:“哥哥,嫂子,我一直跟着露茜。我怀疑,烨彬就被她关在这里!”

说着,她伸手往某个方向一指。

牧、顾两人骇然的看去。

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,原来那树木交错的不远处,真的有一栋房子!

未曾想到,他们逃出来,却在不经意间来到了露茜真正的“根据地”!

“你查探到了什么?”

收回目光,牧思远低声问。

牧初寒轻轻摇头。

她来到英国后,第一件事就去了CRE。

当然,她并没有冲动,而是透过一些小渠道探知了凌烨彬在英国的住处。

然而,当她悄悄来到他的住处时,却发现里面只住了一个老太太。

而这个老太太的身边,又时刻有几个人监视着!

她料想事情没那么简单,便想到了她的叔叔牧真永。

在叔叔的帮助下,她才知道是露茜带走了凌烨彬,所以她会跟踪至此。

“你跟踪了她这么久,她都没有发现?”

牧思远奇怪的问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一生一世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