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06章:一生一世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06章一生一世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想来露茜应该是非常谨慎,否则不会那么快发现他和顾宝宝。

牧初寒摇头:“我有叔叔的人帮忙,还没有被发现!”

闻言,顾宝宝一笑。爸爸妈妈还那般为她担心,却不知她比谁都机灵!

话说间,不远处闪来一道灯光。

三人赶紧在大树后躲好,看着一辆面包车从前面经过,停在了那房子前。

是之前追抓他们的面包车!

看来他们是跟露茜汇报情况来了!

现在他们人多,三人没敢靠近,等待了大约半个小时,却见七八个人走出来,都乘坐面包车离开了。

“这么着急去哪儿?”

顾宝宝不由地小声说道。

很奇怪不是吗?

如果凌烨彬被关在这里,露茜不应该多留下一些人来看着?

“刚才这里有五个人,现在走了三个,应该只剩下2个!”

牧初寒在一旁小声计算着,牧思远则道:“那还等什么?我们去看看!”

说着,三人便悄悄走近屋子。

门虽然是锁住的,三人却在侧墙的窗户边窥见了屋内的情景。

这露茜不知是太放心这里,还是太低估他们三个,居然连窗帘也没有拉上。

于是,他们便清楚的瞧见露茜正背对他们坐在沙发上,身边点了一盏小灯。

这时,屋内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露茜,人带下来了。”

闻声,三人立即屏住了呼吸。

不用想,这个被“带下来”的人,一定是凌烨彬无疑!

果然音落人到,凌烨彬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推入了他们的视线。

只见他的双手被缚,像一个囚犯般被带到了露茜的面前。

“烨彬,”露茜的声音发冷:“你坐啊!”

凌烨彬同样冰冷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撇开目光,既不坐下也不出声。

“烨彬,”

见状,露茜的声音忽然放柔了些许,又道:“我们几天没见,你还在生我的气?我也不是有意要把你打伤,谁叫你...”

她轻轻一叹,像是十分发愁:“一看见那个姓牧的,就一点原则也没有了?”

“原则?”

凌烨彬终于出声,却是冷笑:“不知道你口中的原则是什么?是得到我吗?只要违背了一条原则,你是不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?”

闻言,露茜转头,目光久久停留在他的脸上,像是在审视一个陌生人。

良久,她才道:“汉克森,你先出去,我有话要单独跟他说!”

被称做汉克森的大汉点头,走了出来。

听到开门声,牧思远灵机一动,蹲下身子顺着墙根悄悄摸到了门口。

这时,汉克森正走了出来,转身想要将门上锁。

说时迟那时快,牧思远一个跳步扑上前,左手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,右手则死死捂住了他的嘴巴,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在牧思远起身的时候,顾宝宝和牧初寒就已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只是相较之下,牧初寒的胆子更大一些,跟上来的同时随手将一块大石头抓在了手中。

这会儿手中的石头正发挥作用,猛地的一拍下,就将大汉砸晕了。

一切都悄声进行着,露茜此刻的心思,大半都在凌烨彬身上,自然没有发觉。

三人将大汉抬到树林里,再悄悄返回。

“烨彬,我再问你一次,就算是死,你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吗?”

刚走到门口,露茜的声音又传来。

三人微微顿住脚步,只听凌烨彬干脆的答道:“是!露茜,不如你现在就杀了我吧,何必再这样苦苦逼我?”

露茜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,又道:“就算阿姨死,你也不要跟我在一起吗?”

“露茜!”

凌烨彬瞪着她:“如果你伤害了我妈妈,我这一辈子都会恨你,永远恨你!”

“恨我?”

闻言,露茜不若旁人想象中的那么激动,反而笑起来,“恨我也好过忘记了我!”

说着,她缓缓起身,单手冲着他抬起,手上多了一把枪!

牧初寒倒吸了一口凉气,起身便要上前,被牧思远拖住:“她不会开枪的!”

他低声劝说,“我们再等等看!”

刚才对于屋内人数的判断,只是根据她的推断,他还想等等看屋内到底有多少人!

“还等什么?”

当枪口已然对着凌烨彬,若要她再忍,她便不再是牧初寒!

“露茜,你给我住手!”

她大叫着冲进屋内,随手抓起不知是电话还是花瓶,便朝露茜狠狠砸去!

“你在这儿别露面!”

牧思远郑重的吩咐了顾宝宝一声,便也冲进了屋内。

顾宝宝明白他的意思,他是害怕他和初寒若都被俘虏,还剩下她可以去通风报信!

想到这一点,顾宝宝确实不敢乱动,只在原地焦急的看着。

对于牧初寒的突然出现,凌烨彬和露茜都吃了一惊。

只是,凌烨彬是惊中带忧,而露茜则是惊中带恨!

“好啊!”

她手中的立即掉头,直指牧初寒:“得来全不费工夫!姓牧的,你自己送上门来,我杀了你可也没人知道!”

“你在做梦吗?”

话音未落,牧思远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。

“露茜,”他目光凌厉的看着她,喝道:“你可知道,就凭你这样用枪指着我们,已经够死一百次了!”

他可不是吓唬她。

要认真比起势力来,即便在伦敦,牧氏也比露茜家族大得多!

可是,露茜此人偏偏天不怕地不怕,反而冷笑:“这里是果园,等到二个月后农场主来查看果实,你们俩大概已经成为干尸了!”

“不要,露茜!”

凌烨彬知道她难保不会开枪,赶紧出声引开她的注意力:“这不关他们的事,你不要搞错了对象!”

“闭嘴!”

露茜恶狠狠的低吼:“我想得到的东西,没人能抢走!”

说着,她的目光恶狠狠的瞪住牧初寒,放声尖叫:“哪怕你是牧家的大小姐,也不可以!”

她的情绪陡然间崩溃,随着尖叫声落下,她的手指也扣动了手枪的扳机!

“初寒,快躲!”

凌烨彬嘶吼着,却见她非但不躲,反而飞快的冲上前。

“噗咚!”

没有听到枪响,而是看到两个女人在沙发上扭打成了一团。

见状,牧思远赶紧上前夺过了露茜手中的枪,然后紧紧捉住了她的双手。

“初寒!”

他大声叫着还在露茜身上嘶咬的妹妹,“快去解开烨彬的绳索!”

这么大的动响都没有人来“援助”露茜,他料定房子里再无其他人,这是他们逃走的最好机会!

“露茜,我从不对女人下手的,但你是个例外!”

说完,他一掌重重拍在了她的肩颈。

这里有个穴位,只要力道够大,被击中的人就会立即像此刻的露茜一样,软绵绵的晕倒在了地上。

见初寒已为凌烨彬解下了绳索,他便道:“把绳子给我!”

正好,这沙发旁边的小桌子有个桌角。

他便将露茜的双手捆住,绑紧在了桌角上。

“初寒,”凌烨彬一旦得到自由,立即紧紧抱住了她,“你怎么会来?”

他醒来后,就发现自己已回到伦敦并被露茜关了起来。

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,当牧思远把他“卧底”的事情放出来之后,找不到他,得不到解释的她会变成什么样?!

种种可能都想过了,唯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!

“你...我...”

牧初寒说不出话来,泪水已经满面。

“别哭,别哭!”

他心疼的为她拭去眼泪,“都怪我不好!”

牧思远在一旁看着无奈又好笑:“两位,这里可不是互诉衷肠的好地方,我们还是赶紧走吧!”

“对啊,”顾宝宝在门口催促:“我们快走吧!”

刚才离开的人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了,她担心他们随时会回来。

所以,尽管他们也将昏迷的汉克森锁进了房子,逃跑的脚步亦丝毫没有松懈。

到天快亮的时候,他们终于走出了这片宽广的树林,每个人都累得说不出话来。

稍作休息之后,牧思远道:“不能再耽误时间了,凌烨彬,你必须马上回CRE去。”

他窃得标的风声已经放出去,若迟迟不去CRE交差,整个计划将被打乱。

凌烨彬点头,“我这就去!”

“哥哥,烨彬,你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

牧初寒转头看着牧思远,“露茜随时会反扑,你有没有派人保护烨彬?”

牧思远点头:“我们这就兵分两路。我和宝宝回酒店去联络我的人,你们马上去CRE!”

这个办法听上去不错,但谁也没有想到,也正是这样的办法,给牧初寒留下了人生最大的遗憾。

顾宝宝永远记得这一刻。

她和牧思远站在原地,看着初寒和凌烨彬的身影远去,她的心头蓦地涌现一种莫名的预感。

莫名的,不清晰的,却像一只手紧紧抓住了她的心。

后来,初寒对她说:那天他们在赶去CRE的路上,他对她说明了一切。

她才知自己没有爱错人,心头的欢喜自不可言喻。

而心底更是认定,凌烨彬就是今生她要跟随的男人。

所以,这之后她才会如此义无反顾的,日复一日寻找在那一条海岸线边,期望终究可以找到她今生的爱人。

“妈咪,姑姑去哪儿了?”

一年多没有见到最疼爱她的初寒姑姑,曦儿经常会问她这个问题。

顾宝宝想了想,将她抱在怀中:“宝贝,妈咪给你讲个故事好吗?”

“嗯。”

曦儿点点头。

“王子和公主被坏人逼到了悬崖边上,因为公主可以为坏人换来很多的金银珠宝,所以坏人抓了王子的妈妈,逼迫王子把他心爱的公主交出来。”

曦儿瞪大了双眼,害怕的说:“那可怎么办才好啊?妈咪和心爱的公主一样重要哦!”

顾宝宝一笑,摸着她的小脑袋:“是啊,王子不舍得她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,于是,他一个人跳下了悬崖。”

“那…”

曦儿伤心的说:“王子是不是就这样死了?”

却见妈咪摇摇头:“每个人都认为王子已经死了,但公主却一定不相信。她说悬崖下面是海,王子跳进了海里,一定没有死。从此,公主便每天沿着海岸线寻找,希望终有一天可以找到王子。”

闻言,曦儿半晌不语。

再抬起头来,稚嫩的小脸上已经挂了泪珠:“妈咪,姑姑一定可以找到凌叔叔的,对吗?”

小小的她,已经听明白了妈咪的故事。

王子和公主就是她的姑姑和凌叔叔。顾宝宝心中一酸,低头亲亲她:“会的,一定会的。”

话说间,她自己也忍不住落泪。

那天一切本来都很顺利,CRE得到凌烨彬提供的标的后,非常满意。

离开CRE后,他先去酒店找初寒。

他想带着她回家去见自己的妈妈,然后一起离开伦敦。

但是,他们还没能回家,露茜就已经跟CRE告密,说标的是假的。

这一切不过是牧思远和他设下的一个局。

然后,露茜纠集了很多人,和CRE的人一起追杀凌烨彬。

他们逃到悬崖边,再无退路。

CRE的人抓了他的妈妈,跟他说:只要他把牧初寒交出来,他们就放了他和他的妈妈!

至于抓初寒的目的,自然是因为他们恼羞成怒,想要利用她威胁牧思远。

凌烨彬怎愿屈服,无奈牧思远的救兵迟迟未到,他只能想尽办法跟他们周旋。

只是,事已至此,CRE认定他已经背叛,露茜则一心置他和初寒于死地,周旋又有何用。

突地,露茜似发了疯一般,不顾一切的朝初寒冲去,想要将他往悬崖下推。

被凌烨彬挡住了!

但保护露茜的同时,他自己却被推下了悬崖!

顾宝宝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,当她第一个冲到那悬崖,看到的居然是凌烨彬被推下的那一瞬间…

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,再次回忆,她亦心有余悸!

是他们的错!

是他们晚到了一步!

“来,曦儿!”

牧思远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身后。

他伸手将曦儿从她怀中抱下来:“去跟哥哥玩儿,好吗?还有...”

他特别吩咐:“这件事不要告诉馨儿姐姐,好不好?”

曦儿乖巧的点头,慢慢的走开了。

顾宝宝撇开目光,抑制不住心底的疼痛。

“宝宝!”

他抱住她,“别再想了,发生那样的事情,谁也不愿意啊!”

至于露茜,牧思远早已动用所有伦敦的关系和力量,将她已故意杀人罪送入了监狱。

而CRE公司,也逐渐的在被牧氏蚕食。

顾宝宝心里难受,难道他的心底又好过吗?

他只能,只能以这样的方式,为初寒做些什么。

“思远,”她问道:“初寒那边有消息吗?”

牧思远不忍她失望,又不能骗她,只好沉默不语。

但沉默,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她微微一叹,站起身来:“好了,不说了。我去准备晚餐。”

说着,她便往厨房走去。

牧思远拉住她,“宝宝,你别难过了。至少我们,还可以代替凌烨彬好好照顾馨儿。”

当初寒决定在海岸线上寻找和等待凌烨彬之后,她便将慕采馨托付给了他们。

其实她不说,他们也会照顾好馨儿的。

事情到现在,分不清对与错,只剩下大家各自应该承担的责任。

“嗯!”

顾宝宝点头,冲他露出一丝微笑:“那你准备好了吗?明天我们就要回家了!”

耽搁了一年的计划,明天总算得以实施。

牧思远也冲她一笑:“我一切听夫人的吩咐!”

楼上,四个小孩挤在乐乐的房间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

仔细一听,其实只有乐乐和曦儿在说话,欢欢和慕采馨不过偶尔出声。

“乐哥哥,爷爷说我会有自己的房间!”

曦儿再次强调,“以后不跟妈咪睡了。”

“我才不相信,”乐乐冲她扮鬼脸,“你才四岁吔,你敢一个人睡吗?不怕我晚上偷偷进房间来吓唬你吗?”

曦儿瞪了他一眼:“坏哥哥!”

然后扭头跑到欢欢身边,“还是欢哥哥最好!”

欢欢冲她淡淡一笑,站起身来:“我不玩儿了,写功课去了。”

九岁的他又长高不少,加上脸上沉稳的表情,看上去像个小大人。

反观乐乐,虽然身高没有被比下去,但看上去还是个孩子。

“欢欢,你咋就知道写作业呀?没劲!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又显露出一些与孩子不相符的痞劲。

欢欢睇了他一眼:“乐乐,那你怎么就知道打架?也挺没劲的!”

“那是愣头三自己要找打!”

说到这个,乐乐一跃而起,火大的说:“他老是欺负低年级的学生,我当然要让他尝尝我的拳头有多厉害!”

说着,他似想起了什么,匆匆走了出去。

欢欢再了解他不过,摇头一叹:“又去打架,还狡辩说别人找打!”

说完,他也去了书房,不再理会。

曦儿想了想,也跟着跑下楼,追着乐哥哥的身影跑出了花园。

===欢欢乐乐的故事马上开始,亲们请多多支持某影~~~初寒之后的故事会夹叙~~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相见不欢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