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07章:相见不欢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07章相见不欢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嗯?

他们去哪儿?

慕采馨看看已走进书房的欢哥哥,又看看摇摇摆摆往外跑去的曦儿,也下楼追了出去。

她们俩跟着乐乐来到不远处另一栋小别墅前,曦儿奇怪:“乐哥哥,你找谁啊?”

乐乐皱眉:“你们俩跟来做什么,快回去!”

说完,他跑去了侧门。

两人赶紧跟上,顺着他的目光一看,只见小花园里有一个老爷爷正在剪草。

而另一个与乐乐年纪相仿的男孩,则低垂着头坐在草地上。

“愣头三,”乐乐的目光瞅准了他,毫不客气的叫道:“你不是说今天会来找我决斗的吗?怎么在这里做缩头乌龟!”

闻言,那男孩倏地抬起头来,凌厉似大人的目光扫了他们三人一眼。

曦儿见了,不由地打了和寒颤。

“乐哥哥,”她忍不住去抓乐乐的胳膊,小声道:“我们回去吧,他好凶!”

“你跟馨儿回去!”

乐乐皱眉说道,自顾走上前一步,又冲男孩叫道:“有本事你就出来,别躲在栏杆后面!”

男孩挑眉,一边站起身来。

他旁边的老爷爷赶紧拉住他,喝道:“鸣仔,不准出去,快进房里去写功课!”

男孩不耐的甩开他的手,大步走出了花园。

“牧永乐,”他一边朝这边走来,一边吼道:“今天我本来打算放你一码,你既然自动送上门,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“不客气?”

乐乐哼哼两声,“倒要看看谁的拳头厉害!”

话说间,两个男孩已然扭打在了一起。

两人力气相当,体格相似,一时间也分不清谁胜谁负。

倒是一旁的曦儿和慕采馨,急得哇哇乱叫。

而花园里的老爷爷见状,也赶紧丢了扫帚跑过来,无奈的冲两个小女孩说:“快去,快去叫你们家大人来!”

他一把老骨头了,没有力气拖开这两个孩子!

曦儿赶紧点头,拼命朝家里跑去了。

剩下慕采馨在这里,也无法做到袖手旁观啊!

“乐哥哥,你别打了!”

她只能焦急的叫喊着,却见乐乐突地一记重拳,把那男孩给打趴下了。

眼看着那男孩就要爬起来反攻,她赶紧跑上前拉过乐乐:“乐哥哥,我们走!”

“走哪里去?”

男孩一声重喝,似雷声咋响在耳边。

慕采馨不由地回头去看,却见他手中正抓了一块石头朝乐乐砸来!

她猛然一惊,本能的想要推开乐乐,却被乐乐先一步把她推开了。

而那块石头,就这样砸在了乐乐的额头上!

一道鲜血顺着他的额头直下,淌到了嘴边。

乐乐用手去擦,却怎么也擦不干净。

“乐乐!”

当顾宝宝赶来,看到的便是他额头开花的情景。

她简直被吓懵了,拼命跑过来抱住儿子:“乐乐,你怎么了?怎么这么多血?”

慕采馨显然也被吓住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顾宝宝的目光四下一看,便瞧见了那个男孩和他手中带血的石头。

“你...”

她气恼的看着这男孩:“你是谁家的孩子?为什么要打人!”

男孩目光桀骜的看了她一眼,简单的道:“是牧永乐来找我打架的!”

说完,他便撇开目光,不再言语。

倒是刚才那扫地的老翁,立即认出了顾宝宝的身份,赶紧上前道:“牧太太,真是对不起,我的孙子太调皮了,我实在...”

顾宝宝太生气,太伤心了,乐乐额头上的伤口已经让她这个做妈妈的情绪失控。

所以她没能保持礼貌,连话也没听他说完,便拉着乐乐便离开了。

“牧太太...!”

老翁着急的扯过孙子,赶紧跟在后面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

牧思远等在家里,瞧见乐乐的额头破了,赶紧拿过药箱。

却见跟着走进来还有一个老翁,不禁奇怪:“宝宝,这是怎么了?”

顾宝宝眼角带着泪,双手忙着给乐乐处理伤口,没说话。

“爹地,他是坏哥哥的爷爷!”曦儿在一旁说道。

老翁立即冲牧思远赔着笑:“牧先生,实在对不住,我孙子不小心把小少爷给砸伤了...”

说着,他看看外面,又道:“不如...不如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...”

“去医院检查了,就不会留疤了吗?”

顾宝宝哽咽着,“哪有小孩子打架这么凶狠的?”

说着,泪水再也忍不住滚落。

“妈咪!”

见她这么伤心,乐乐惭愧极了,伸出小手给她擦眼泪:“妈咪,我没事的,你别担心。”

顾宝宝拍了他一下,“你这个坏小孩,妈咪才不要担心你!”

老翁微微一叹,不敢出声。

牧思远转睛看了看外面,只见一个和乐乐年纪相仿的男孩正站在花园门口,非常倔强的背影。

他不但不愿意跟着爷爷进来,连看一眼这里面的状况都不屑!

一个孩子能有这样的胆色...

牧思远心中一动,目光回到老翁身上。

打量了一会,他总算想起来:“你是文家的园丁?”

闻言,老翁赶紧点点头。

牧思远在沙发坐下,“你带着孩子回去吧,是我儿子去找他打架,不关你们的事!”

老翁一愣,难以置信的看着他:“牧先生...”

牧思远淡淡一笑:“我跟文若山曾有一面之缘,小孩子打架是平常事,不作数的。”

老翁似这才相信了他的话,面露喜色:“牧先生真是大人大量!”

说着,他试着走上前来,对顾宝宝说道:“牧太太,我对医护也懂一些,不如让我为小少爷清理伤口吧。”

顾宝宝先前只是因为伤心而生气,并非是非不分。

本来就是乐乐跑到文家“挑衅”,倒也怪不得那孩子!

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说着,顾宝宝退开了些许,让老翁为乐乐上药。

所幸的是伤口不深,略微处理一下,也就止血了。

趁着这功夫,曦儿偷偷跑出了别墅,来到花园门口。

“坏哥哥!”

她一口气跑到男孩身边,气呼呼的叫着。

男孩斜了她一眼,“牧永乐死了吗?”

闻言,曦儿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你...你说什么?”

他怎么能说出这么可怕的话来?

却见他不以为然的挑眉:“如果他没死,我就要回去睡觉了。”

见他真的要走,曦儿赶紧叫住他:“你怎么这样?你打伤了我哥哥,难道不道歉?”

道歉?

他好笑的看着这个只到他腰间的小人儿。

打伤人就要道歉,那他老爸在外面打打杀杀,光道歉就要耗费半辈子的时间了!

“你滚开!”他冷冷道:“否则我连你也打!”

说着,他真的上前往她漂亮的公主裙扯去。

曦儿反应快,立即躲开了。

他抓了个空,哈哈一笑:“潜质不错,想做小太妹的话,就来找我!”

说完,他转身便要离去。

小人儿却依旧说着:“我不要做小太妹,爹地和妈咪说我是小天使!”

“小天使?”

他驻足,转头来,因为这三个字将她仔细的打量了一番。

刚才没有发现,原来她粉嘟嘟的脸蛋,大大的眼睛,雪白的肌肤组合在一起,好似真正的天使。

可惜,他的世界里没有天使这回事!

看着她的目光渐黯,透出阵阵让曦儿害怕的冷绝,然后他什么也没说,转身扬长而去!

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!

曦儿偏着小脑袋想了想,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吔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顾宝宝忙着整理行李,直到深夜才迷糊睡着。

但敲门声突然又响起。

“怎么了?”她听到牧思远在问。

门外传来佣人的声音:“少爷,少奶奶,乐乐发高烧了!”

--乐乐发高烧--

这几个字犹如魔咒,让顾宝宝猛地振起来,连鞋子都来不及穿,便跑去乐乐房间。

“我刚才想给乐少爷盖被子,谁知道他满头大汗,还说着胡话!”

佣人在一旁说着,跟她一起跑入了房间。

床上,小男孩满脸通红,嘴里却还叫着:“不准欺负馨儿,滚开...尝尝我的拳头!”

“乐乐!”

顾宝宝着急的叫着,赶紧吩咐佣人:“麻烦你,快去请医生过来!”

佣人跑出去了,牧思远走进来:“怎么样?”

她抬头看了他一眼,却欢欢和馨儿也跟了过来。

“很烫!”顾宝宝心痛的摇头。

“妈咪,是不是额头上的伤口感染了?”欢欢问道。

闻言,一旁的慕采馨垂下头,小脸上满满的歉疚。

“妈咪也不知道,”顾宝宝说着,“要等医生叔叔来了才知道,不过,乐乐本来倒也有些感冒!”

“那你别着急,”牧思远将冰镇过的毛巾敷到了乐乐的额头,又转头吩咐另外两个孩子:“快去睡觉吧,这里有我们就可以了。”

欢欢点头。

但他自己并不打算去睡,而是拉过馨儿,想让她去睡。

但是,馨儿看看自己被他拉起的胳膊,却坚决的摇摇头。

欢欢微微一愣,手立即放开,没再说什么。

片刻,医生过来了。

检查说是因为本身感冒引起,伤口也有一些影响,不过打了退烧针后,应该没问题了。

顾宝宝不相信,“医生,可是他还在说梦话啊!”

听,这会儿他又挥舞起小手,嚷道:“走开,别欺负馨儿,找死吗?哼哼,拳头来...”

医生笑起来:“他在做梦呢!这么有规律的梦话,说明他那个梦非常完整!”

闻言,顾宝宝恍然大悟,“对,对啊,他肯定是在梦里保护馨儿呢!”

几个大人笑了一会,牧思远便送医生出去。

顾宝宝给乐乐盖好被子,却见馨儿走了进来。

“馨儿,”她柔声问:“怎么还不去睡?”

慕采馨摇摇头,“阿姨,对不起,乐乐这样都是我害的!”

学校里老有女同学欺负她,乐乐知道后经常教训她们。

她们怀恨在心,就让白天砸伤乐乐的那个坏男孩来教训乐乐!

他们就这样结下了梁子!

“傻馨儿,”顾宝宝抚着她的小脑袋,“别的女生是在嫉妒我们馨儿长得漂亮呢!”

虽然才七岁不到,她已经出落得如此标致,难怪要惹来别人的妒意。

“总之都是我不好!”

慕采馨摇摇头,阿姨越不怪她,她就越发的愧疚。

终于她忍不住,哇的一声趴到床边哭起来。

“乐哥哥,”她害怕又伤心的说着:“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,好不好?”

真是个善良的女孩!

顾宝宝微笑着,在一旁静静的陪伴着她。

谁也没有瞧见,门口那个小身影,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良久,才暗叹了一口气,转身离开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三年后。

慕采馨不知道她的欢哥哥怎么了。

自从去年他去了寄宿学校以来,虽然一个月才回来一次,但阿姨叔叔、乐乐和曦儿都可以收到他每星期寄来的明星片。

唯独她,没有。

她很想很想给他写信,可是提起笔,这个九岁的小女孩又不知道,自己能写什么。

听说欢哥哥在学校很忙,即使给家人寄来了明星片,也只是短短几个字。

所以她就算写信过去,他也不会回的吧。

这样想着,更加灰心,便从来没有写过一封。

“馨儿姐姐!”

不远处,乐哥哥和曦儿相伴走来。

十二岁的乐哥哥外表越发像个小大人,但说话做事嘛,好像永远都不认真。

七岁的曦儿已经是公认的小美女,好几次阿姨带她们去逛商场,都有人来问曦儿要不要做小童星?

虽然也有人来问她同样的问题啦,但她心里知道,自己是比不上曦儿的。

曦儿是那么的幸福,有那么多亲人疼爱。

而她唯一的叔叔,每天在国外工作,从来没有回来看她。

那些经常寄来的信和衣服、玩具,怎么能代替叔叔在身边的疼爱呢?

想到这里,她又不自觉的摇摇头。

慕采馨,你怎么能这么想?

牧叔叔和阿姨、每一个牧家的人都对你这么好,你怎么能这么想?

可能只是牧家太大,所以她的心里才会感觉空落落的吧。

想一想,她一个孩子住的房间都是客厅加卧室的套间,她怎么不会觉得孤单?

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她一个趴在大大的床上,看着窗外广阔的花园草地,感觉到的真的只有...孤独。

“馨儿,你在想什么?”

乐乐高出她许多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眼里带着笑意。

她一笑:“我在想,今天欢哥哥会回来。”

乐乐伸手揽过她的肩头。虽然她不太喜欢,但这么多年,这已成为乐乐的习惯动作,她也无法拒绝。

“欢欢回来没错,但今晚上你也不能落下英语补习!”

说来奇怪,乐乐虽然做什么都不认真,唯独英语学得非常好,连她这个优等生,也需要他补习。

“好啊,”曦儿在一旁拍手:“那我要一个人跟欢哥哥玩儿!”

话说间,一辆车子从大门开进来。

经过长长的一条喷泉灯为装饰的大理石路,停在了环绕草地的车道上。

“欢哥哥!”

曦儿欢快的跳起来,立即跑了上去。

只见车门被打开,穿着学生西服的欢欢走下车来。

跟乐乐的铜色肌肤不同,欢欢显得白净斯文,若不注意到他眼中冷静且智慧的光芒,更多的人会认为他是个典型的书生。

“哥哥!”见到胞兄,乐乐难掩高兴之情,也快步走上前去。

剩下慕采馨一个人远远的看着。

心里的激动让她不知道该加快步子,还是任其自然。

而欢欢的目光,只是若有若无的扫了她一眼,便回到曦儿身上。

“小公主,”他笑道:“又有人夸你长漂亮了吗?”

“当然!”

曦儿上前抱住了哥哥,在他的脸颊亲了一口,“哥哥,有没有人说你又长帅了吗?”

“这个,”欢欢偏了偏脑袋,“其实你问乐乐就可以了,我们不是长得一模一样吗?”

说着,三兄妹哈哈一笑,结伴往家里走去。

走了两步,乐乐回头叫了一声:“馨儿,快点!”

慕采馨本能的答应了一声,心思却还停留在刚才欢欢那若有若无的目光里。

心像是被什么掐了一下,很艰难的,很艰难的,她才迈出了步子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真相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