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08章:真相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08章真相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她太乖了,也太沉默了!”

站在落地窗前的顾宝宝看着,不由地叹道。

牧思远没出声,听她继续说:“老师也说,她总是最不爱说话的那一个。”

“也许...”

牧思远想了想,“是天生性格使然吧。”

“我只怕是我们对她关心不够,”顾宝宝担心的摇头,“或者,是我们的爱始终代替不了烨彬。”

牧思远伸手搂住她,有一个决定:“我觉得我们应该把真相告诉她了!”

“真相?!”

闻言,她不由地面色发白:“不要!没有真相,不要说...”

让他们和初寒都保有一个希望。

这样,初寒才能支撑下去!

牧思远皱眉:“迟早要说的,宝宝,我们不能骗她一辈子!”

“那就再等几年,再等等!”

说着,她的眼角不自觉湿润。

这么几年,都是初寒在以烨彬的身份给馨儿写信,邮寄物品,不但骗了她,也在自我欺骗。

顾宝宝真的不敢想象,馨儿在知道真相后,会对她的心灵产生什么伤害!

“妈咪,哥哥回来了!”

话说间,乐乐欢快的大嗓门从门口传来。

顾宝宝赶紧抹去眼角的泪水,确定不会让孩子们看出异常后,才往门口走来。

欢欢读的寄宿学校管理很严格,平常只能打电话联系。

加上他的课业实在很忙,打电话的时间少之又少,每个月都让顾宝宝牵挂之极。

“来,让妈咪看看!”

她走上前轻搂住儿子,“好像又长高了。”

这么近距离的跟妈咪接触,欢欢还像小时候那般有些羞怯。

却又无论如何舍不得挣开妈咪的怀抱,“妈咪!”

他果然长高了许多,轻踮脚尖就亲到了妈咪的脸颊:“我长高了二公分呢!”

闻言,顾宝宝高兴的笑起来,“今天爷爷让厨师做了一大桌子菜,你要吃更多一点才行!”

“再多吃一点!”

欢欢皱眉,显露出在爹地妈咪面前才会有的孩子气:“那就变成大肥猪了!”

“大肥猪?”

曦儿在一旁眨着眼睛,“欢哥哥,为什么你要变大肥猪?大肥猪不是用来吃的吗?”

这个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,几人齐齐瞪了一眼她一眼,转身朝餐厅走去。

不理她?!

曦儿转身抓过慕采馨的胳膊,“馨儿姐姐,你说欢哥哥会变成大肥猪吗?”

“怎么会?”

她一笑,两人一起走入了餐厅。

一大家子团聚在一起吃饭,牧风铭自然非常高兴。

虽然差了的初寒和凌烨彬,但没有一个人表露出来。

这么几年,这件事不但成为初寒的伤痛,也已成为牧家的遗憾,轻易不会有人提起。

只有一次,初寒的妈妈私底下问过顾宝宝:“海水那么深,礁石漫布,又有这么几年了,烨彬他...真的还活着吗?”

顾宝宝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说不,岂不是让她伤透了心?

说一定还活着,她又会真的相信吗?

初寒又相信吗?

支撑她的,不过也只是一种信念。

“妈妈,”顾宝宝只想竭尽所能给她一些安慰:“我们每天都祈祷上帝,请他让烨彬活着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牧夫人听了,不禁泪流满面。

“都是我的错,我的错,”她哭着说道:“年轻的时候我不该抢自己姐妹的丈夫,老天爷的报应,居然到了初寒身上...”

说着,哭着,她几乎站稳不住。

顾宝宝赶紧扶住她,两人不禁相偎流泪。

但是,尽管牧夫人心里再苦再痛,她也没有在牧风铭面前表露一丝一毫。

她知道牧风铭心里也不好受,她怎能再加重他的心里负担?

或许,这种亲人能思不能见的刻骨心情,让他们更加珍惜了身边人。

“吃饱了!”

乐乐吃饭最快,三两下就扒完。

顾宝宝收回心绪,冲他笑道:“今天哥哥回家,等会你们一起去楼上看电影好不好?”

“好吔!”

曦儿立即拍手叫好。

楼上那个影视厅跟电影院一模一样,看动画片最棒了!

孰料,乐乐却摇头:“不行,妈咪!”

他看着慕采馨:“明天馨儿要参加英语演讲比赛,我说好了要给她辅导的。”

见顾宝宝微微一愣,慕采馨赶紧想说其实自己已经准备好了,辅导什么的都无所谓。

乐乐却抢先一步起身,抓过她的胳膊:“喂,馨儿,你都吃完了,咱们就去开始吧!”

倒不是他不想看电影,但是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吧!

之前他可是许诺,一定要让她拿个第一名回来的哦!

慕采馨力气不敌他,更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甩开他,只好乖乖的跟他上楼去了。

牧思远不由地苦笑:“这个乐乐,平常看他什么都置身事外,就算有事也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唯独对馨儿,倒是非常上心。”

闻言,顾宝宝心中一个咯噔。

突然意识到孩子们,是在一天天长大啊!

“欢哥哥,”曦儿的声音忽然响起,带着奇怪:“你怎么夹骨碟里的骨头吃?”

“啊?”

欢欢轻叫了一声,如梦初醒:“我夹错了。”

非常平静的,他冲曦儿一笑:“快吃饭吧!”

这点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到顾宝宝的思绪,她的脑海里,继续浮现着平常乐乐和馨儿在一起时的情景。

真的!

她以前居然从来没意识到,他们两个孩子每天二十四小时,起码有十二个小时是在一起的!

所谓的青梅竹马,是不是就是这么回事?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你呀,要有气势一点儿,这样软绵绵的,我听了都要打瞌睡了!”

慕采馨的房门是敞开了,才走到门边,便听见了乐乐的声音。

回答他的是慕采馨柔软尚显稚嫩的声音:“乐哥哥,那我再试试!”

“好,你试,我听着!”

乐乐的耐心让来人将脚步顿在了门边。

继而,他自嘲的一笑。

他是在做什么?偷听吗?

摇摇头,他大步走了进去。

看到来人,慕采馨黯淡的眼神陡然一亮:“欢哥哥!”

他是来看她的吗?

要知道,从他下车到吃晚饭,他都没有正眼瞧过她!

然而这一次,他依旧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,目光便停留在了乐乐身上。

“乐乐,”他说着,“上次你要的手枪模型我给你带来了,你现在要看吗,我放在房间里。”

乐乐高兴的点头:“要看,要看,是可以拆卸的吗?”

“当然!除了不能打子弹外,其余和真枪一模一样!”

一句话说得乐乐更加心痒痒,立即从沙发跳下来,“哥哥,你看着馨儿练习演讲,我去瞧瞧!”

说完,他便快步走出了这房间。

房间里,陡然只剩下她和欢欢两个人,她笑着,努力思考着该对欢哥哥说些什么。

但下一秒,他却也转身往外走去。

她有些心慌,被逼出声:“欢...欢哥哥...”

说着,她情不自禁的走上前。

欢欢没有回头,也没有停住脚步,只道:“你好好练习吧!”

慕采馨点点头,赶紧问:“欢哥哥,等会我练习好了,可以去找你玩儿吗?”

欢欢没有说话,身影瞬间便消失在了门边。

只是,慕采馨想着,她可以把他的沉默当做默许的答案吗?

她可以的。她想。

乐乐玩了一会儿玩具枪,又回来监督她练习。

终于等到九点半,效果让乐乐满意了,今天的练习才算完毕。

“馨儿,”乐乐拉开衣柜,指着一条裙子说:“明天你穿这裙子去才跟那个环境搭,知道了吗?”

她忙不迭的点头。

此刻,哪怕他说明天让她穿着泳衣去演讲,她也会愿意。

只求快点可以去找欢哥哥说说话。

然而,当她来到欢欢的房间,却只见到了顾阿姨。

看着她四下搜寻的目光,顾宝宝笑起来:“找欢欢吗?刚才学校有电话来说明天紧急测验,所以他刚才回学校去了!”

---回学校去了---

这么快?!

她礼貌的点点头,转身退出他的房间,眼眶却忍不住红了。

虽然她还小,但她明白的!

原来她的欢哥哥,是不喜欢她、讨厌她的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又过了一个三年。

一大早,牧家的几个孩子便齐聚在了大客厅里。

今天,牧思远和顾宝宝将要带他们去英国。

这不是旅行,因为除了慕采馨,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重大的责任,那就是

--牧风铭的身体渐渐老去,想要在人生的晚年,盼回已经几年没有回家的女儿--

“馨儿,你很开心吗?”

乐乐看着慕采馨,“怎么一直在笑?”

十二岁的慕采馨略带羞涩的一笑,却难掩高兴:“我当然开心呀,乐哥哥。我已经好久没见到叔叔了!”

想到这次去英国可以跟叔叔见面,昨晚上她几乎开心激动得睡不着。

说着,她的目光忍不住又往欢欢看去,想要跟他分享自己的开心。

但是,欢欢却只是低头坐在一旁,毫无反应,似根本没有听到她说话。

黯然的移开目光,她没有再看他。“准备好了吗?”

这时,牧思远和顾宝宝走出来问道。

孩子们都点点头,曦儿最小,已经有十岁,所以都各自拿着自己的行李,跟着他们走出了牧宅。

因为是自家飞机,内饰非常舒适,欢欢乐乐和曦儿都渐渐睡着了。

只有慕采馨,双眼不时闪烁着激动的光芒,丝毫没有睡意。

“别担心!”

牧思远拍拍妻子的手,轻声道:“她已经长大了,很多事可以自己接受了。”

长大!

也不过十二岁啊!

之所以选择这个年龄告诉她真想,是害怕时间拖得越久,她以后知道了,会恨他们的隐瞒!

如果要顾宝宝拿主意的话,她宁愿馨儿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么残酷的事实!

到达伦敦后,由着牧思远先带孩子们游玩,顾宝宝则去找初寒。

初寒没有固定的住所,她总是沿着海岸线移动。

曾经她对顾宝宝说:“嫂子,我每天都做一个梦。梦里,我在清晨醒来,晨光中有一个人的影子。我努力的睁大眼,发现居然是他来了,他回来了。”

只是,当她高兴的起身跑去想要拥抱他,扑了一个空之后,才发觉是一场梦!

好多次,顾宝宝想起她的话,都忍不住流泪。

都说她痴情的,其实不然,初寒才是那个最长情最死心眼的。

即便那人生死未卜,即便只是抱着一个希望,她也愿意长守。

推开白色低矮的栅栏,眼前的这间小木屋应该就是初寒现在的住所。

“初寒,初寒?”

顾宝宝轻叫了两声,门立即被推开,探出一张憔悴的脸。

“嫂子!”

牧初寒笑着上前,伸手拥抱她:“你来了!”

顾宝宝点头,忍住流泪的冲动:“思远也来了,还有欢欢乐乐,曦儿...”

顿了顿,她才道:“馨儿也来了。”

闻言,牧初寒微微一怔,却也立即释然:“来了好,也该让她知道了。”

“初寒,”顾宝宝为她理了理额前乱发,轻声问:“烨彬他...有消息了吗?”

如想象中的一样,她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她每天都跑去附近的村落里寻找,希望有什么落水的人曾被村民救起。

每到一个地方,她都会跑去这里的海事管理所和警署,留下自己的电话,希望他们能找到失踪人口之类的。

这么多年来,被救起的人、失踪的人都找到不少,其中却没有凌烨彬。

顾宝宝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只能搂过她的肩膀走进了木屋。

只见里面陈设简陋,不说跟她以前生活的环境相差太远,就连一般的家庭都远远比不上。

牧初寒可能猜到了她的心思,冲她一笑:“嫂子,让你笑话了。我不住多久就要换个地方,没有添置东西的必要!”

“初寒!”

顾宝宝叫了她一声,再也忍不住热泪盈眶,一把抱住了她。

“初寒,你受苦了!”

她的温暖让牧初寒心中一酸,忍不住也落下了泪。

口中却道:“嫂子,你应该鼓励我啊!当初你怎么等待哥哥回到你身边的,你都教给我好不好?”

也让她不至于再三陷入崩溃的边缘!

“初寒!”

顾宝宝摇头:“你跟我回去吧,好不好?上天若让你们能相伴一生,就会让你们团聚的,你先跟我回去,好不好?”

牧初寒也摇摇头:“嫂子,你比我更清楚。上天只会让你遇到你生命中的那个人,能不能一生相随,靠自己去努力。”

说着,她抹干了泪水,不让自己被心底的脆弱战胜。

“嫂子,我会找到他的,我会等到他的。但如果我离开,我就一定失去了这样的机会!”

说着,她冲顾宝宝一笑,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副绣布。

展开来,是一块丝绸桌布,上面栩栩如生的鸟虫花兽,都由一针一线刺就。

“初寒,你…?”

顾宝宝猜测这是她的杰作,却又有点不敢相信。

牧初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嫂子,有时候太寂寞了,我就靠这个打发时间,几年来,倒是做了这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”

“很漂亮!”

顾宝宝由心而赞,却又暗自一叹。

以前的牧初寒,再也不存在了!

两人聊着,一边在椅子坐下,丝毫未觉窗外有个小身影,在怔忪良久之后,脚步踉跄的离开了。

是慕采馨!

她已经十二岁了,正是最为敏感的年纪。

一路来到伦敦,她虽然很激动很高兴,却也隐约的感觉到了顾宝宝神色的不对。

特别是当她知道,只有牧叔叔带他们出去玩儿,而顾阿姨另有去处的时候,她心中那不安的预感更加浓烈。

所以,她第一次对牧叔叔撒谎,说自己有点不舒服,想留在酒店休息。

其实,她是跟着顾宝宝出来了。

在远远看到初寒阿姨的那一刻,她感觉自己的血液几乎凝结。

刚开始她们站在门口说话,她没敢上前。

待她们走进木屋后,她才悄悄来到窗户边。

平常她绝对不会做这种偷听的事情,但这一次,像是有什么力量支撑着她,迫使着她,来到了窗户边。

===对不起各位亲们,更新晚了~~~某影泪奔~~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真相(2)求月票哟哟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