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09章:真相(2)求月票哟哟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09章真相(2)求月票哟哟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然后她听到了这样的对话:初寒,烨彬都失踪了七、八年了,你真的不放弃吗?

--我不放弃,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就等下去—-

--初寒,你这是何苦?--

--嫂子,我不等他,我还能做什么?回家去,嫁给别的男人吗?我真的做不到,做不到!--

--初寒,我真的不敢想象,馨儿知道了之后,会怎么样?--

--她一直都很乖的,她不会辜负烨彬的希望,她会好好长大的。--

她会吗?

她可以吗?

当人生的美梦被突地撕成了碎片,她真的可以吗?

凛冽的海风吹打在她的脸上,冰冻了她的泪痕,麻木了她所有的思绪。

一望无际的大海就在眼前,却让她如何相信,她的叔叔在八年前,就已失踪其中?!

“叔叔,叔叔!”

对着大海,她不禁放声喊着。

多希望这一刻,叔叔就能站到她的面前,告诉她一切都不是真实的!

不是!

“你的叔叔已经死了!”

猛地,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在她身边出声,将她吓了一跳。

她转头,惊诧的瞧着,只见此人两鬓发白,皮肤布满褶皱,已经有些年纪。

“你...你是谁?”

问着,她不由地后退几步,直觉在提醒她不要靠此人太近。

但他又逼近了一步,目光如鹰,而她则是他眼中的猎物。

“我是谁没有关系,关键是你要知道自己是谁!”

慕采馨为这奇怪的问题一愣:“我是谁?”

她还能是谁?她不是叫慕采馨吗?

“慕采馨,”然而下一秒,此人却叫出了她的名字:“你知道你这名字的来源吗?”

她名字的来源?

她现在更想知道的是,“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“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,”此人瞪住她:“我还知道你的亲生父母名字里各有一个采字,一个馨字,这就是你名字的由来!”

正在慕采馨感到万分讶异时,他却说出了一句更让人震惊的话:“我还知道你认贼作父,是个真真正正的不孝女!”

“你...”

慕采馨睁大了双眼:“你是谁?到底是谁?”

她不过是个孩子,如何能承受这么严重的指控?

她的脸都被吓白了。

这男人却依旧没有回答她,而是冷冷吐出两个字:“跟我来!”

说完,便转身快步朝前走去。

慕采馨几乎是马上迈出了脚步,但牧思远的教导陡然浮现心头:馨儿,在外面千万不能跟不认识的人说话,也不能随便跟什么人走,知道吗?

迈出的步子又缩回来,她看着那人突然又转身,冲她冷笑:“怎么?在牧家享尽了荣华富贵,现在连亲生母亲也不认了?”

--亲生母亲--

几个字像巨石打在她的心头,她狠狠的愣住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随着身子的颤抖,声音也不再平稳。

那人却不再说话,冷冷一哼,继续往前走。

他走得很快,没有给她留下任何思考的余地。

眼看着他的身影就要消失在不远处的行人中,慕采馨赶紧跟了上去。

她一直跟着他走了大约半个小时,才来到海边一个破旧的小屋。

“进来!”

这男人粗声粗气的说着,一把推开了木屋的门。

慕采馨不敢上前,却见一个衣衫破旧的女人走了出来,疑惑的目光投在那男人脸上。

可能是发觉男人的表情有异,她的目光缓缓转开,终于落在了慕采馨的脸上。

四目相接,不仅女人愣住了,慕采馨也愣住了。

此张脸,彼张脸,是如此的相像。

清清楚楚的写着“母女”二字!

时光似停止了,空气也不再流动。

直到那女人出声:“你...你...”却也半晌说不出一个字。

那男人在一旁道:“她是你的女儿,慕采馨,我总算给你找到了。”

一语惊醒梦中人,女人是急着朝前走,慕采馨却是连连后退。

“不,不可能!”

她冲着那男人大吼:“不可能的,你撒谎。”

她的妈妈不是已经在很多年前,就已经去了天堂?

眼前这个女人,到底是谁?

“馨儿,”那女人叫了一声,泪流满面,“别这样说你舅舅。他为了保下妈妈这条命,吃了太多苦。”

原来这男人是她的舅舅!

慕采馨惶然的看了他一眼,摇头的动作更加猛烈。

“你们都在撒谎,”她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一味否认:“都在撒谎,你们是骗子!”

说完,她转身便要跑开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

那男人一把抓过她,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好好看看你.妈妈,已经变成了什么样!”

说着,他胳膊一甩,将她推到了那女人的面前。

抬头,她愣住。

这是一张怎样的脸?

刚才隔得远没有看清,此刻她才发现,原来这张脸上布满了微细的伤口,像在对人诉说这张脸的主人,曾经经受过多少磨难!

慕采馨终究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,看过之后,不由害怕的退后了几步。

那男人立即冷笑起来:“看看,这孩子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?孟馨,你好好看看,这就是你每天牵挂着的孩子,她可未曾想过你!”

孟馨!

这个名字确实是她妈妈的,这个人的脸,也确实跟妈妈一模一样!

为什么?为什么?

她在心里呐喊着问:为什么她就是不能相信,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妈妈?

闻言,被称做孟馨的这个女人却只是淡淡一笑:“馨儿,妈妈吓着你了,真是对不起!不过你别怕,妈妈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慕采馨摇摇头,心里却没再那般顽固的抵抗,只问:“你真是我的妈妈?可是我的妈妈,在我小时候已经...”

她还记得,小小的她因为几天没有见到爸爸妈妈,一个人躲在家里哭。

突然,烨彬叔叔出现在她面前,伸臂抱起了她。

他的怀抱是那般温暖,有着爸爸的味道。

然后,叔叔对她说:“馨儿别哭,虽然爸爸妈妈去了天堂,但你还有叔叔和很多爱你的人!”

闻言,孟馨摇摇头:“馨儿,妈妈没有死。是舅舅救下了妈妈,否则,今天妈妈便再也看不到你了!”

慕采馨还是不相信:“你被救了...这么多年,你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

“我有,我有啊!”

孟馨着急的解释:“妈妈昏迷了三年多才醒来,之后一直在找你。但是因为凌烨彬突然失踪,线索便断了。直到最近,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生活在...”

说到这里,她的脸上露出一阵悲愤:“原来你一直生活在牧家!”

“昏迷了三年?”

慕采馨心中一凛,“生活在牧家有什么不对?”

这个女人的表情让她害怕又惶恐。

但这女人只是继续悲愤的看了她一眼,说不出话来。

一旁的男人道:“你不知道吧,当年你爸爸妈妈是因为刹车失灵而出了车祸,而制造这一切的人就是牧思远!”

说着,他逼上前一步,加重了语气:“凌烨彬就是帮凶!”

慕采馨根本不信他的话,“你别胡说!牧叔叔不是那样的人!”

“你当然这样说!”

男人恶狠狠的啐了一口:“这些年你在牧家吃好穿好,倒忘了自己是姓慕而非牧!忘恩负义的家伙!”

“你住口!”

她虽然沉默,虽然年纪尚小,却已有自己的坚持。“不准这样说牧叔叔,也不准这样说我的叔叔!”

她愤怒的大喊:“我不知道你们是谁,总之,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!”

说完,她转身便要跑开。

“馨儿!”

然而,孟馨的一声呼唤,几乎肝肠寸断,又绊住了她的脚步。

“馨儿呀,”她哭起来,“你太让妈妈痛心了。你就是我的女儿呀,你为什么不能接受现实?”

接受什么现实?

突然冒出一个妈妈,又突然告诉她牧叔叔和凌叔叔都是坏人的现实?“馨儿,”

孟馨急切的说着,“小时候的事情,你都不记得了吗?你也不记得爸爸了吗?小时候他是多么的疼爱你,你都不记得了吗?”

泪水从慕采馨眼里滚落。

她怎会不记得?

她不仅记得爸爸,也记得凌叔叔,更记得牧叔叔对她的好。

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她要说爸爸是被他们害死的?

“馨儿,”见她停下脚步,孟馨缓缓的走上前,一字一句打在她的心尖:“一切都是为了商业利益,为了钱。当年你爸爸和凌烨彬是一个公司的人,牧思远曾经为了收购这个公司用尽手段,而凌烨彬为了这个争夺高位而想要陷害同事。他们的矛头都对准了你爸爸...不过我想,牧思远现在可能都不知道你爸爸的真实身份...”

回忆往事,孟馨仍激动不已,“那场车祸之后,舅舅在医院买通了关系,掩下所有人的耳目,把我救了出来。馨儿呀,你别怪妈妈没有去找你,妈妈昏迷醒来后,其实一直在找你,却找不到你呀...!”

“你别说了,别说了!”

她真的无法接受!

转过身,她看了这个妈妈一眼,又看了那男人一眼,终究还是摇摇头,转身跑开了。

远远的,她似乎还听见孟馨的声音,在叫着:“馨儿,馨儿!”

这声音,却让她感觉不到半分喜悦,她有的,反而只是...恐惧。

害怕、痛苦、纷乱的心情几乎将十二岁的她击倒,她在伦敦街头寻找了许久,许久。

到天黑的时候,才找到了回酒店的路。

一天之间,她的生活几乎颠覆过来,让她如何承受得住?

当她带着浑噩的大脑来到电梯边,只见电梯门打开,一张熟悉的脸带着焦急映入眼帘。

欢哥哥!

她几乎是没有思考的,便上前抱住了眼前人。

她太需要支撑了!

欢哥哥就是她心底永远温暖的港湾!

闭上眼,感受着这已生疏却依旧温暖的怀抱,她几乎落泪。

然而下一秒,一个声音将这一切骤然打碎。

“馨儿,你去哪儿了?”

不对!

她惊愕的退开,看着眼前人。

目光渐渐积聚,她这才认出来,原来这个人是乐乐!

刚才她太恍惚,居然没有认出来!

“馨儿,你去哪儿了?我们到处找你!”

乐乐猜不出她的心思,只焦急的又说了一遍。

“我...我...”她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这时,另一个熟悉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:“回来了就好。乐乐,给爹地妈咪打电话吧,别让他们担心了。”

她怔住。

呆呆的转过目光,只见欢欢正从酒店大厅的门口处走来。

她的大脑猛地一片空白。

她想起来了,刚才走进酒店大门的时候,好像似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划过眼帘。

那就是欢哥哥吧!

只是她的情绪太过恍惚,居然没有意识到他从身边走过!

“好!”

乐乐点头,一把拉过她:“我们快上去吧,爹地正说要报警呢!”

她无可抗拒的随着乐乐走入电梯。

欢欢也跟着走进来,虽然就站在她身边,她却只有一种感觉。

--他们已越来越远--

记忆里,那个叫她“小慕儿”的欢哥哥,越来越,越来越模糊...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你说馨儿今天去了哪里?”

酒店房间里,时针已指向十二点,顾宝宝依旧担心不已:“她不像个会乱跑的孩子,而且我看她回来后,情绪就一直有点不对劲。”

牧思远揉揉她的脑袋:“你是不是在担心,明天带她去见初寒的事?”

他说着,一边为她擦干头发:“担心也没有用,迟早是要告诉她的!”

“可...”

话未出口,房间门忽然被敲响。

两人一愣,这么晚谁会来找他们?

却听慕采馨的声音在外面响起:“牧叔叔,顾阿姨,你们睡了吗?”

顾宝宝腾的一下站起,狠狠怔了怔,才回过神来:“没有,没有!”

她跑去把门打开,看到的,却是慕采馨有些发白的脸。

“馨儿,快进来!”

她拉过她,一边问道:“你今天怎么了?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?”

关怀的语气让慕采馨心绪难平,在房中默练过千百遍的话,似乎又难以出口了。

但是...

一想到孟馨那张满布细小伤口的脸,她又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“牧叔叔,顾阿姨!”

她松开顾宝宝的手,在距他们几米处的地方站定,苍白但坚毅的目光望住他们:“今天我撒谎了。”

牧思远和顾宝宝一愣,对视一眼,对于发生了什么事,心里已经明白了一个大概。

低头,顾宝宝暗叹一声,在沙发坐下了。

“顾阿姨,今天我跟着你...”

她听慕采馨继续说:“我也看到了初寒阿姨,我...”

顾宝宝不由地打了个寒颤,本能的想要阻止她继续说,却被牧思远按住了。

“我...”

慕采馨也是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道:“我听到了你们说的话...叔叔...”

痛苦的泪水从眼眶滚落,她梗咽着:“叔叔到底...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们可以告诉我吗?”

“馨儿!”

顾宝宝也忍不住流泪,上前抱住了她。

她才十二岁啊,颤抖的身体示意自己根本无法承受,为什么上天又要让她承受二次成为孤儿的事实?

“馨儿,都是阿姨不好,阿姨不该瞒你!”

她为馨儿擦去泪水,“你现在长大了,阿姨就把事情都告诉你,好吗?”

十二的孩子已经懂得许多,她能听懂CRE与牧氏的商战,也能听懂凌叔叔与牧初寒之间的感情,理解他为了保护爱人牺牲自己的行为。

只是,当顾宝宝说道:“是我们晚去了一步,如果我们早点带人去救他们,一切不至于搞成今天这样!”

她眼中的目光开始波动异常。

--一切都是为了商业利益,为了钱。牧思远曾经为了收购这个公司用尽手段,而凌烨彬为了这个争夺高位而想要陷害同事。他们的矛头都对准了你爸爸...--

孟馨的话无法控制的在脑海中回响,一遍又一遍,一遍又一遍,让她几乎窒息。

“馨儿,你怎么了?”

看着她苍白的面色里似带着些许恨意,牧思远不由奇怪的问。

闻声,她的目光转至牧思远的脸上。

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窜入脑海:会不会是他,想要杀人灭口,才故意晚到一步,让凌叔叔失踪?

她自己也被这个想法吓住了。

她怎么能这么想?

怎么这么想一个疼爱了她这么多年的牧叔叔?

===今天还有更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我要好好长大(求月票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