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11章:破碎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11章破碎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不和我说话?”

十八岁的乐乐身高已至一米八,因为经常做打架运动的缘故,肌肉比同龄人都要结实。

至于力气,单手拎起曦儿也不是问题啦!

现在,他就整个儿将妹妹拎在手中,像提了一只小鸡仔似的还晃来晃去。

“坏哥哥!”

曦儿吓得哇哇大叫,这滋味跟荡秋千可相差太多。

“叫好哥哥!”

乐乐的条件非常简单。

“才不要,啊...”

话未说完,乐乐居然将她抛了起来,吓得她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然而,再落下,却落入了一个宽软的怀抱,一点也没有预期的摔倒草地上的疼痛。

睁开眼,原来抱住她的,还是这个坏哥哥!

“哇!”

好险!

她再也不顾两人是在闹别扭,抱着乐哥哥的脖子大哭起来。

“乐哥哥,我...我怕!”

她哭着,一边将小脸靠在了他的肩头。

乐乐哈哈一笑,“真是个胆小鬼!你到底是不是我牧永乐的妹妹,嗯?”

话虽如此,大掌却疼爱的抚上了她的小脑袋,柔声哄着:“好了,不哭了。”

曦儿揉着红红的鼻子,“要我不哭也可以,除非...”

她的眸子转至慕采馨脸上:“馨儿姐这几天都不开心,你能让她笑吗?”

不知话题怎么会突然转到她这里,慕采馨微微一呆,已听到乐乐说道:“那还不容易?馨儿,你看到我难道不开心吗?笑一笑吧!”

笑!

她真的很久都没笑了吗?

久到曦儿要以此来许愿?

她心里有些惶恐,逼着自己立即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“曦儿,”还一边说着:“我没有不开心的。”

曦儿不相信的哼了一声,“才怪。我明明看到你不开心。不过...”

说着,她伸手拍了一下身边人:“乐哥哥在这里,我也不怕你不开心啦!”

说完,她便笑着跑开了。

闻言,慕采馨的心中不由地一个咯噔。

她这样说,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?

然而,当她的余光往乐乐看去时,却见他神色正常的在长椅坐下了。

他是不可能猜到她此刻心思的。

他就是这样一个大大咧咧,心胸宽广的人。

真的,跟乐哥哥相处的时候,就会觉得心里一点儿负担都没有。

想到这里,她唇边的笑意更深,也在他身边坐下了。

欢欢远远的看着,心下不由地一片黯然。

他在家里的这两个月,好少见到她的笑容。

原来只是在乐乐身边的时候,她才会...

开心。

思绪一点点空白,他就这样伫立在窗边良久,直到佣人来请他下楼吃饭。

餐桌上,大家依旧热烈的讨论着关于他的去留问题,沉默良久的他突然开口:“我去留学!”

见牧思远愣了一下,他重复一次:“爹地,我想去留学。你再给我三年时间,我立即回来接手公司。”

这是他最终的决定,不容更改。

说完,他便放下碗筷,往楼上走去。

清脆的脚步声一点点打在慕采馨的心尖,汇聚成一个声音:他要走了,要走了!

不再是一个月回来一次,不再是一个学期可以见面一次,这一次,可能三年都无法再见面。

再过三年,她也已经十八岁了!

三年里会发生什么事?

三年后,她是否还能否留在牧家,还能否见到欢哥哥?

种种疑问纠结在她的心里,一直到深夜,她还无法入睡。

只要一想到三年后,他们或许再也不会相见,她便再也无法留在房间。

推开门,她站在走廊上,看着楼梯右边的那两扇门。

其中一个便是欢欢的房间门。

一咬牙,她凭着心里陡然而生的勇气,走上前,伸手轻轻的将门推开。

里面只有朦胧的灯光,她知道他的习惯,睡觉时喜欢开一盏小灯。

听着他熟睡后细密规则的呼吸声,她的嘴角泛起淡淡苦涩。

脚步轻轻的移动,她来到了床边。

灯光下,熟睡的脸庞不失俊毅,带给她的,却只有无限惆怅与伤感。

欢哥哥...

她在心中轻呼,多想用手指触一次他的脸。

因为,以前没有这样的机会,以后更不会有。

所以,就让她把握这一次吧!

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让她割舍心中这一份无法言喻的感情。

欢哥哥,祝你一路顺风!

祝你...

她俯身,当柔软的唇瓣贴在他的额头,泪水再也禁不住滚落。

害怕惊醒他,她匆匆起身离开。

却不见床上人倏地睁开眼,浑身狠狠一震,正想起身去追...

“馨儿?”

这时,门外陡然传来乐乐的声音。

他一愣,听乐乐继续说着:“馨儿,你来找我吗?怎么走错了房间?”

“嗯...我...我搞错了!”

她的声音接着响起,带着些许的慌乱,“现在没事了,我...我睡觉去了。”

“好,快睡吧!”

片刻,走廊又恢复了平静。

他才回过神来。

原来她是搞错了,把他当成了乐乐?

把他当成了乐乐!

脸上泛起笑,他抬手,重重的抹去了留在额上那一吻的余温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二年后。

牧永乐将跑车从车库里冲出来,正在修剪花枝的园丁被吓了一跳。

“乐少!”

他强烈抗议:“你可不能这么吓唬我这老头子!”

车窗摇下,露出牧永乐满面笑容的脸:“看看,我这跑车怎么样?”

“啧啧,”园丁大叔认真围着跑车转了一圈,乐得直点头:“不错,不错!”

他疏起大拇指,“但要我说,乐少的脑袋更了得!”

几万人报名参加的游戏闯关大赛,乐少脱颖而出,拔得头筹,才赢得了这辆跑车!

闻言,牧永乐哈哈一笑。

“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我的脑子好使!”

就为进入了一个普通大学的事情,他那个爹地至今还耿耿于怀!

这件事牧家上下都知道,但没一个人因此轻看这个少爷。

因为这个少爷不但活泼开朗,而且跟谁都谈得来。

更重要的是,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情,他就会钻研到底,成为个中翘楚。

咳咳,虽然,他喜欢的事情是—打架--!

“乐少,”园丁大叔摇头,“我看你的脑子和欢少一样好使,否则那游戏那么多关卡,你怎么都能通过?”

最后一关的时候,还先亚军半个小时闯关,把观众们看得直瞪眼!

牧永乐依旧哈哈一笑,不以为意,“好了,不跟你瞎掰了,我要出去兜兜风!”

正说着,只见一个佣人跑下台阶,匆匆来到他身边:“乐少,少奶奶说你不能出去,等会欢少要回来!”

哥哥要回来?

牧永乐一愣。

他已经两年没有回来,这时突然回来做什么?

说实在的,哥哥这两年忙着读书,两人连电话都少打,他还真有点想他。

“好!”

他熄火,跳下了车子。

这时,花园门徐徐打开,真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,家里的车子已经将牧何欢接了回来。

牧永乐高兴的走上前,朗声叫道:“哥哥!”

闻声,下得车来的牧何欢抬起头。

两年未见,乐乐更加壮实,结实的肌肉几乎将身上的白T恤撑破。

皮肤也更黑了,却透出无比健康的光泽。

而在牧永乐眼里,哥哥也变了。

文弱的书生气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沉稳的气质,冷静的眉眼之间,透着商场中人该有的狠绝。

是了,听爹地说,他一边读书一边学着打理牧氏建在当地的分公司,而且做出了很好的业绩。

“乐乐!”

只是这一声呼唤,还跟小时候一样的,亲切。

牧永乐跑上前,像多年前两人初次见面那样,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。

然后,牧永乐拍了他一下:“看,我们还是一样高!”

说也奇怪,无论两人的气质如何迥异,身高永远都保持同一水平。

牧何欢挑眉,有着故作的无奈:“没办法,同根同源!”

说完,两人相视开心的一笑,一起往别墅走去。

“哥哥,你怎么突然回来?”

牧永乐一边问着。

“我要去一趟澳洲,顺便回来看看。”

牧何欢说着,眼神不自觉的往门口看去。

他很奇怪在清晨的这个时间,为什么没有瞧见应该看到的身影。

“乐乐…”

他忍不住问:“家里的人呢?”

家里的人?

“在里面啊!”

牧永乐奇怪他的问题,“爷爷奶奶这时候还没起床,爹地应该去公司了,至于妈咪嘛,大概是在为你准备早餐。”

牧何欢点头,听他继续说:“曦儿最近参加了一个什么合唱班,很早就去练习了。”

说着,他有些着急的问:“哥,你这次回来,一定多住几天吧!”

牧何欢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看看吧。”

也许多住几天。

也许,明天就走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家里跟二年前没有多大变化,爷爷奶奶的身体尚好,爹地妈咪还是一样的喜欢肉麻。

至于曦儿,现在长大了两岁,倒是更加乖巧文静了。

牧何欢环视餐桌一周,目光落在曦儿身边的那个座位上。

那个座位是空的。

他想了想,终究还是以非常平静的声音问道:“馨儿呢?”

闻言,曦儿叹了一口气:“馨儿姐去了二千公里以外的一个小城市。”

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,“为什么?”

顾宝宝在一旁笑着:“上半年馨儿考去了那里的一所大学,我们劝她不要去,但她很坚持。”

曦儿接过妈咪的话:“家里人都让她和乐哥哥一起去美国留学,她怎么也不愿意,反而一个人去了那里。”

“喂!”

闻言,乐乐立即纠正她:“曦儿,你可不要乱说。馨儿只是说不想去国外读本科,到时候她还是会跟我一起去美国念研究所的!”

听到—研究所—三个字,曦儿不说话了,只在心里打闷笑。

乐哥哥能考上研究所吗?

除非有教人打架的研究所。

牧何欢却没觉得一点儿好笑,他只是低头,默默的扒着饭粒。

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其实他自己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欢哥哥!”

这时,曦儿冲他眨眨眼,“你在国外这二年,有没有给我找一个洋嫂子?”

她的哥哥这么帅气,一定有很多女人想要做她的嫂子吧!

闻言,他拿着筷子的手蓦地抖了一下。

这反应似有些过于强烈,但顾宝宝已看出了端倪,心下不由地默默一笑。

她还记得,欢欢小时候对女生可是很害羞的,有这样紧张的反应,还不说明了一切?

等会晚上,她一定要好好问一问。

不用等到晚上了,吃过晚饭后,她还在厨房和佣人一起切水果,便听见客厅里传来曦儿快乐的尖叫声。

“大家来看啊,欢哥哥的女朋友好漂亮!”

她一愣,还以为“欢哥哥的女朋友”突然来到了家里,赶紧跑出去一看。

只见曦儿躲在爹地和乐乐身后,拿着欢欢的手机大声嚷嚷。

她好气又好笑,“什么?让我看看!”

“妈咪,不要看!”

欢欢抢不回手机,红着脸道:“妈咪,真的不要看!”

他都这样说了,她当然更要看。

一把拿过手机,只见发来是一条动态彩信。

彩信上的女孩漂亮异常,正冲欢欢送着飞吻,下面用英文打了一排字:亲爱的,我想你了!

“哥,”乐乐最爱起哄,更大声的叫道:“你这也太不坦白了,都亲爱的了,还不跟我们介绍介绍!”

“这…这…”

他真不知道从何说起,既然抢不回手机,他也不抢了,转而在沙发坐下。

“你们看吧,看够了把手机还我!”

真是拿他们没办法。

牧风铭哈哈一笑:“欢欢,那真是女朋友?”

牧何欢为这个问题一呆。

真是女朋友吗?

大概是吧,至少学校里的同学都是这么说的。

因为经常出现在他身边的,只有她一个。

但这绝不是他的本意!

他只是入学的第一天就碰到她,这个漂亮的混血儿。

从此他的生活里就处处可以见到她,即使是假期他在公司上班,也能看到她也以假期工的身份,出现在公司里!

同学们都说她在追他,坚持了两年多,付出很多,也很辛苦,他应该给她一个交代。

可是,他该给她一个什么交代呢?

他的沉默被牧风铭看成是默认,“既然是女朋友,以后有机会,就带回家里来玩。”

听着爷爷的话,他莫名的感到烦躁。

“知道了,爷爷!”

简短的答应,他便起身上楼去了。

留下一屋子人坐在客厅里,面面相觑。

看,欢欢对自己这个女朋友,好像兴趣不高嘛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牧何欢,听说你要离开二个月,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去有点事。”

“你不说也可以。但是你一定要赶回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。”

“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赶回来。”

“我不管,总之我等你!”

“思琳达!”

距离她的生日派对还有三天。

欢欢深深的叹气,拿出电子地图,不自觉的便翻到了饭桌上,曦儿说到的那个城市。

她在那儿!

她为什么选择去那儿读书?

她不是应该跟乐乐在一起的吗?

他起身,缓缓踱步走到窗前。

却见爹地妈咪正在花园里喝咖啡。

心念一动,他也转身下楼去了。

“馨儿和乐乐倒是不错,从小青梅竹马…”

“现在还有青梅竹马这一说吗?”

“讨厌…”

走得近了,便听见爹地妈咪断断续续的对话。

他的脚步有些迟疑,但他们已经看到他了。

“欢欢!”

顾宝宝高兴的冲他招招手,“快过来,跟爹地妈咪说说话。”

他点头,走到他们身边坐下。

顾宝宝给他倒了一杯咖啡,“在那边过得好不好?”

“我很好,谢谢妈咪关心。”

“傻孩子!”

顾宝宝抚了一下他的头:“别跟妈咪说这些客气话。”

他微微一笑,转了个话题:“爹地妈咪,你们刚才说什么,好像很开心?”

“我们?”

顾宝宝笑着:“我们在说乐乐和馨儿!”

说着,她拍拍儿子的手:“欢欢,你觉得乐乐跟馨儿怎么样?”

牧思远在一旁撇嘴:“你少来,他们都还那么年轻,说这个太早!”

“又不是谈婚论嫁,”顾宝宝不服气的看着丈夫,“说说有什么了不起。”

就这样,他们错过了牧何欢唇边的苦涩,只听到他简短的回答:“很好啊!”

“我也觉得好!”

顾宝宝非常高兴儿子赞同她的看法,“你看啊,他们小时候就那么好,经常待在一起玩儿,这样的关系啊,以后结婚了就更加牢固…”

---以后结婚---

之后妈咪还说了什么,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,心头萦绕着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无法言说的感觉。

他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,那个小小的女孩跑到他身边,小心翼翼的抓着他的衣角,那般乖巧的说:“欢哥哥,带小慕儿去玩好不好?”

好啊!

他笑着,怎么不好?

可是醒来,却只剩他一个人在这空空的玩具房。

“哥!哥!”

门外,传来乐乐的声音,让他彻底回过神来。

他赶紧起身走出玩具房:“怎么了?”

乐乐笑着拉他往房间里走,“快来看,馨儿给我发了很多照片。”

欢欢看着他打开一个名为—新校园—的文件夹。

“你来看看,馨儿是不是变漂亮了很多?”

乐乐兴冲冲的动着鼠标,片刻又失望了。

因为她发来很多风景照,上面根本没有她的身影。

就当乐乐要发脾气的时候,终于出现了一张。

她站在盛开的鲜花后,对着镜头浅笑。

那一抹笑容,胜过了所有的鲜花。

“好看吗?好看吗?”

乐乐一个劲的问,他却说出不话来。

“虽然不像你那个女朋友一样,是个混血儿,但我的馨儿也是很美的哦!”

乐乐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,不服气的说道。

--我的馨儿—

他的心狠狠一颤。

“乐乐,”他抬头,脸上逼出一丝笑意:“你很喜欢馨儿?”

“当然喜欢!”

乐乐不假思索的点头,继续有滋有味的看着这张照片。

没有人察觉,他心中的什么东西,碎了。

“乐乐,”突然,他说:“哥哥明天就走了。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因为谁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