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12章:因为谁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12章因为谁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三年后。

慕采馨拖着行李走入牧家别墅的花园。

阔别四年,牧家没有太大的变化,只是今天,有很多人正集聚在花园,紧张有序的忙碌着。

不知道又要举办什么样的派对,又是为了谁?

她淡淡一笑,并不在意。

她这次回来,只不过是短暂的停留。

“馨儿!”

突地,台阶上走下一个高大的男人,阳光般的笑容挂在脸上,让她不由地也笑起来。

“乐哥哥!”

她走上前,任由他拿过自己手中的行李。

“你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?”

牧永乐责怪她,“我可以开车去接你!”

“不用,乐哥哥。”

她依旧笑着:“你看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

“好!”

牧永乐佯怒着瞪她一眼:“知道你小妮子长大了!”

--长大了--

她一直的愿望,终于实现了。

“乐哥哥,”

深吸一口气,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,“我想明天去英国。”

闻言,牧永乐讶异的看着她:“为什么去英国?”

那会儿家里安排她出国留学,她怎么都不愿意,现在为什么又要去英国?

“我...”

她撇开目光,“我现在长大了,我想去陪陪初寒阿姨。”

这句话,她不敢看着他说。

因为她去英国的原因,并非这么简单。

她更想去做的,是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她父母的车祸是否真的跟牧叔叔有关?!

闻言,牧永乐一笑:“那好啊,我陪着你一起去。”

不料,他这个答案却让她吃了一惊,她似乎想也没想,便猛烈的摇头:“不用了,乐哥哥,真的不用了...”

话到此处,触及到他眼中讶异的神色,才发觉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些过头了。

“不是的,乐哥哥...”

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,“我一个人去就好,你不用陪我,别为了我,耽误你的时间。”

闻言,牧永乐低头,掩去了目光中的一丝疑惑与黯淡。

他没再说什么,只道:

“明天别去。至少参加了派对再说吧。”

“派对?”

她看了一眼花园里忙碌的景象,不由地问道:

“是什么派对?”

“庆祝欢欢正式成为牧氏集团的总裁!”

--欢欢--

这么几年了,这两个字似乎已在她心底划为了陌生人。

此刻,她的心情已再无波澜。

“好啊!”

她将行李打开,拿出一些日用品放好,一边道:

“叔叔和阿姨在家吗?我想去跟他们问声好。”

“他们?”

牧永乐一笑。

早在上星期爹地把授权文件一签,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妈咪上飞机四处旅游去了。

昨天他给他们打电话,爹地还说这个派对没兴趣参加!

除此之外,他还特别交代,家里没有什么要紧事,就别给他打电话,以免打扰到他们的二人世界!

听牧永乐说着,慕采馨先是有些错愕。

然后,不自觉的,她的脑海里浮现的,居然是几年前她在英国看到的“妈妈”,和她那张满布伤痕的脸。

她的心,像被什么重重一击,半晌都回不过神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今晚,牧家别墅灯火通明,热闹非凡。

牧氏集团更换总裁,对很多人来说,都是一件异常重要的事情,所以不到晚上八点,布置成会场的花园已经挤满了人。

慕采馨本来是不想参加的,但大家长牧风铭说她也是牧家的一份子,出于任何角度考虑,她都必须出席。

于是,在阔别四年后,她再一次见到了欢欢。

只是,他并非一个人,他的臂弯里,挽着他漂亮大方的女朋友,思琳达。

“这位一定是你的另一个妹妹,馨儿喽!”

无需牧何欢介绍,思琳达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。

曦儿笑答:

“琳达姐姐猜对了!”

思琳达笑着冲她举杯:

“馨儿,今晚你真漂亮!”

“谢谢!你也是!”

她也举杯,礼貌的啜饮了一口。

本想就这样走开,曦儿却继续说道:

“欢哥哥,爹地和妈咪刚才有打电话来哦!”

闻言,牧何欢瞥了她一眼,身边的思琳达已经问道:

“哦,曦儿,伯父伯母说了什么?”

“他们要我问问哥哥,”

曦儿眨眨眼,“你们什么时候才打算订婚啊?”

闻言,思琳达不由地笑了起来。

她的笑容真的很漂亮,慕采馨是个女人,却也不自觉的多看了几眼。

然而,目光陡然顿住,在思琳达身后的方向,一个熟悉的身影陡然闯入了眼帘。

虽然几年未见,但因时常想起,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她赶紧收回目光,不让人看出端倪。

只是,她不能若无其事的站在这里,听他们继续说话了。

“曦儿,我去那边一下!”

她小声说着,又对思琳达说了声“失陪”,便匆匆朝那个身影出没的方向走去。

然而,只是这一刻的晃眼,那身影便不在刚才出现的地方了。

慕采馨左右找了一圈,只瞧见眼前的这一排低矮的松树。

松树的背后,是另一片草地,但已超出会场布置的范围。

会不会...

心念一动,她从两棵树的夹缝中钻了过去。

自始至终,她都没有正眼看他!

牧何欢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注意这些,大概是因为他从小练就的观察力,已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
如果是这样,他的心里,为什么泛起了一丝酸涩?

而目光也忍不住,跟随她的身影去了松树排那边。

突地,乐乐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松树排,闯入了他的视线范围。

原来,她匆匆离去,是为了找乐乐吗?

“哥哥,哥哥!”

曦儿的叫声让他立即回神,而思琳达已发觉了他的失神。

“欢,你怎么了?”

她微微皱眉。

“没,没什么...”

他淡淡一笑,“这么多客人,我们去打招呼吧!”

思琳达点头,没再说什么,跟着他朝前走去。

然而,再抬头,又发觉他的目光往某一处瞟去。

她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。

可是,那边除了一排松树,一些宾客,根本再无其他特别啊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穿过松树,慕采馨来到这一片空荡的草地,依旧没有找到那个身影。

难道看错了?

正焦急间,却听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:

“慕大小姐,你过得挺快活啊!”

熟悉的声音,冰冷的语调,让她浑身一震,半晌才转过身去。

他正站在她的身后,目光愤恨又冷然的瞪着她。

“你...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她诧异。

“怎么,我的出现打扰到你享受荣华富贵了吗?”

他嘴里的话依旧这样伤人,只是她已不再是那个胆怯的小姑娘。

她可以装作没有听见,只道:

“我打算明天去英国找你们!”

闻言,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顿良久,像是在思量她的话有几分真实。

然后,他才吐出几个字:

“不必了!”

不必了?

她诧异的问: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...”

说着,他伸手从外套里掏出了一个工作证,“我现在是牧家的园丁,你想要看我,在这里就可以!”

“你...”

这一惊非同小可,慕采馨走上前,抓过他的工作证一看。

脚步有些发软,手里的,眼里的,的的确确是管家发出来的工作证,职位一栏清清楚楚写着:园丁。

“为什么?”

混乱的思绪只剩下三个字,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来这里?”

这算是潜入牧家吗?

听着她的问题,他眼里的恨意更浓,“你问我为什么?这三个字是不是应该我问你?”

他走上前一步,凶狠的目光将她逼退一步。

“如果是我的父母先后被人害死,我倒要看看我会不会认贼作父,为了贪享荣华富贵,背宗忘祖!”

“你...你说什么?”

她惊呆了,为什么他说--

如果我的父母先后被人害死--?

“那个...那个...”

她的声音颤抖得说不出更多的话,他接过来说:

“那个女人是你的妈妈!三个月前,她死了!”

“啊...!”

她低呼一声,双腿一软跌座在地。

“你伤心吗?”

他残忍的看着她,大掌狠狠的扼住她的手腕,“你可知道?你.妈妈最后一口气支撑了三天三夜,叫着的都是你的名字!你不相信她是你的妈妈,还是你根本就想要你的妈妈早就跟你爸爸死去,好让你心安理得的享受牧家给你的荣华富贵?”

说完,他冷冷笑着,甩开了她的手:

“不过现在也没差多少,反正这么几年,你从来都没有去看过她一眼!”

“别说了!别说了!”

她低声哀求着,双手蒙住满脸的泪水,泪水却又从指缝间透出。

见着她这模样,他微微闪烁着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良久,他突地一叹,“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,反正我妹妹已经死了,就当她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个不孝女!”

说完,他转身便要离去。

“舅舅!”

然而,在转身的那一刹那,她却突然这样叫他。

他的脚步有些不稳,“你...”

“舅舅,”

她放下蒙脸的双手,哭道:“我没有,我没有忘恩负义,我没有!”

“自从伦敦回来后,我已很少接受牧家的抚养,我是靠自己读完了大学。我只想快快长大,长大了,我才去伦敦找你们,才能弄清当年发生的一切!”

她的话让他冷漠的神色稍稍缓和,但声音依旧冰冷:

“看来,你还是不相信我们说的话,你不相信当年你父母的车祸跟牧思远和凌烨彬有关,对不对?”

“我...”

她无言以对。

仅靠三言两语,怎能推翻她心里已对他们产生的感激之情?

“很好,很好!”

他冷笑着,“明天,明天你就去英国,我也会去,我就让你看看证据,让你彻彻底底的看清楚你的牧叔叔和凌叔叔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!”

说完,他便转身离开了。

证据!

他有证据!

慕采馨紧紧闭上了双眼,一颗心像是被什么掰开,痛苦和惶然让她浑身忍不住阵阵发颤。

“馨儿!”

忽地,牧永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她一愣,赶紧抹去了泪水,他已走到身边:

“馨儿,你怎么了?你干嘛坐在草地上?”

他赶紧弯腰扶她,又看到了她脸上的泪痕。

他不由地大惊:

“你怎么哭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没事,没事的,乐哥哥!”

她胡乱扯了个理由:

“我很少穿高跟鞋,把脚给崴了...我真没用...被痛哭了。”

牧永乐丝毫没有怀疑,哈哈一笑:

“真是的,还像个小孩子!”

言语中的疼爱让慕采馨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我没事,乐哥哥,”

她尽力想要挣脱他的怀抱:

“我自己可以站起来的。”

“别逞强!”

他佯装恼她,“乖乖让我来吧!”

说着,他将她整个儿抱起来,“我送你回房间去休息。”

“不...不要...”

她却摇摇头。

她不想要回到牧家那个别墅,那个房间,本来就不属于她。

“那你想去哪儿?”

他感兴趣的问道。

无论她想去哪儿,他都愿意奉陪。

其实她只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。

但她又知道,此刻他以为她的脚受伤了,绝不会让她一个人独处的。

只好说:

“乐哥哥,我想去海边。”

“好!”

他点头,笑道:

“不过我们可能要从后门偷溜出去!否则欢大总裁知道了,可是会责怪我们不给他面子的!”

说完,他抱着她,大步朝与派对现场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两人来到海边,牧永乐将车停好后,又小心翼翼的把她从车中抱下来。

这样骗他担心,慕采馨心里非常抱歉,只好垂下目光不看他。

“馨儿,你先坐会儿。”

然而,到了沙滩,他放下她之后,又道:

“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“你去哪儿?”

她赶紧问,他却已跑开了老远。

看着他的身影没入远处的海滩商店,她有些疑惑的他为什么要去买零食。

然而,当他回来,手里却多了两袋冰块。

“来,把伤脚敷一下!”

慕采馨一愣,他已伸手扯开她覆在脚踝的裙角,将冰袋压在了上面。

他的体贴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记忆中那个大大咧咧的乐哥哥,什么时候有了这样善解人意的心思?

“乐哥哥,你别对我这么好...”

她真的承受不起。

乐乐一笑:“傻瓜,我不对你好,对谁好?”

说着,他抬头来看她,目光渐渐愣住。

柔美的月光下,轻漾的海风中,她的双眼犹如一汪清泉,透亮而美好。

白皙的肤色让日渐妩媚的五官,在他眼里美德如此迷人!

原来时间已经让那个文静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动人的少女!

牧永乐几乎看呆了,本能的凑近,想要吻上这美好...

她却躲开了,面色绯红。

“乐哥哥...”

意识到他要做什么,她本能的躲开了,身子没有犹豫的往后缩。

“乐哥哥...我们...我们回去吧。”

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这么说。

可能没想过她会拒绝,牧永乐一呆。

转念一想,也许是自己太着急吓着她了,便又笑起来。

“馨儿,乐哥哥吓着你了吧,你别怕,我跟你开玩笑的。”

他一点儿也不生气,非常坦荡的说道。

他这样,倒让慕采馨觉得自己反应过头了。

她心中不由好气又好笑,“乐哥哥,下次你别这么捉弄我了,好吗?”

“好呀!”

他摸着后脑勺傻傻一笑,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。

不可否认,他是个迷人心地又好的男生,只是...

这些都是她无法拥有的!

“馨儿,你不开心吗?”

翻个身,他躺在了沙滩上,一边问道。

“我没...”

慕采馨想要否认,他却打断她的话,接着说道:

“你为什么不开心呢?我说的不只是今天,而是从很久以前开始,我就发现你不开心了。”

他仔细想了想,“大概是我十五岁那年,我们从伦敦回来之后。这么多年了,你一直都不开心,对吗?”

闻言,她的心中一惊。

她以为自己已经为这些年做的事情,找过了很好的理由,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说。

在内地读大学,是因为不喜欢国外的环境;

寒暑假很少回来,是在外面做假期工,以便丰富自己的阅历;

至于她并不只是寒暑假才打工的事情,她也一直瞒着牧家人啊!

为什么他还能察觉出她的异样?

“馨儿,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,告诉我好不好?”

听着他诚恳的语气,慕采馨觉得非常歉疚。

她突然明白,不是因为她的理由不够,而是因为他一直关心着她!

“乐哥哥,我没有不开心,真的。我只是...只是...”

“是不是因为欢欢?”

陡然,他问出这样一句话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证据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