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14章:离别前夕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14章离别前夕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何欢走进家门,已经是晚上十二点,大家应该都睡了。

偌大的客厅只亮了几盏小灯,显得愈发的安静的与空旷。

他疲惫的松开领带,一边往楼梯走去,才发觉角落里的酒柜边,正坐着一个人。

“乐乐?”

他好奇的走上前,不明白他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。

闻声,牧永乐转头来冲他一笑,“哥,你回来了。”

随着他的说话声,阵阵酒气扑来,看来已经喝了不少。

“来,你辛苦了。”

他给牧何欢也倒上一杯:

“喝杯酒解解压!”

牧何欢拿过酒杯抿了一口,皱眉问:

“你怎么了?干嘛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?”

说着,他不禁又问:

“馨儿呢?”

牧永乐哈哈一笑,“哥,你的问题还真多,一连问俩!”

不过,他倒非常愿意详细的回答。

“第一,我这可不是喝闷酒,而是在品酒。这瓶是六五年的葡萄酒,可遇不可求;第二,馨儿去英国了,没空陪我喝酒。”

说完,他非常享受的抿了一口杯中酒液,才继续道:

“而且就算馨儿在家里,她也不是必须时刻跟我在一起的。”

听这话里似藏有苦涩,牧何欢有些焦急的问道:

“怎么?和馨儿吵架了?”

“怎么会?”

牧永乐大手一挥,脸上继续笑着,“馨儿在我心里,就像曦儿一样,我这个做哥哥的,怎么会跟她们吵架?”

又在说酒话了!

一定是因为馨儿去英国却没有让他一起去,在这里生闷气呢!

他的唇边抹出淡淡苦笑:

“乐乐,馨儿怎么和曦儿一样?曦儿是你的妹妹,而馨儿,是要做你未婚妻的女孩!”

这是牧家上下公认的事实呀,现在连他说起,也是这样自然。

随着年纪的增长,他心中的想法也渐渐变化。

如今,只要乐乐和馨儿都能快乐幸福,他就非常满足了。

听了他的话,牧永乐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以拿着杯子碰了一下他的,“来,哥,喝了这杯,我们就回房睡觉吧!明天的事情,明天再说!”

他撇嘴一笑,“好,干杯!”

希望明天你酒醒了,就会忘记此刻心中那些小小的不愉快!

放下杯子,兄弟俩互搂着肩往楼上走。

“乐乐,最近在忙什么呢?”

牧何欢一边问着。

听他呲牙一笑,“我很忙啊!我在学习野地作战的技巧!”

--野地作战--?!

牧何欢一愣,心中蓦地升腾起阵阵恐惧,连脚步也不由地停下来了:

“乐乐,你研究这个做什么?”

他不会是想要去当兵打仗吧?

那可是危险之极、时刻都在玩命的事!

虽说现在一些雇佣兵能够赚到不少钱,但他宁愿一辈子养着乐乐,也不会让他去冒这种险的!

“哥,看把你吓的!”

牧永乐拍拍他的心口,“我漏说了,是游戏中的野地作战技巧!”

“你...”

闻言,牧何欢不由地气结,大掌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头:

“你这个小乐乐!”

“哥,虽然我叫你哥哥,”

他立即抗议:“我也不是小乐乐了哦!”

话虽如此,心里的滋味却是暖洋洋的。

是的,他们的心里时刻都觉得,有这样一个双胞胎兄弟,自己是无比幸运的!

所以,乐乐,我希望你永远都快乐!

所以,哥哥,我希望你可以很幸福,很幸福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从小时候住过的房子出来后,慕采馨还在伦敦停留了几天,想要找到牧初寒。

给顾宝宝打电话,她却说初寒虽然打过电话,但却没有说清楚自己在哪里。

报了个平安,让家人放心而已。

“馨儿呀,”

顾宝宝还对她说:“你不要一个人待在伦敦,快点回家去吧。先回家去,想继续读书或者工作,都可以跟爷爷商量。”

慕采馨答应着,泪水却忍不住滚落。

顾阿姨对她这么多年来的关心和爱护,让她如何能去伤害牧家的人?!

于是,她决定回牧家收拾行李,永远的离开。

回到牧家时是上午十点多,牧何欢肯定是不在家的。

至于牧永乐,她也没特地去打招呼。

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,她打算收拾好行李之后,再去跟爷爷道别。

借口她早就想好,伦敦是她的出生地,何况初寒阿姨也在那儿,她想回那儿生活应该可以理解。

“馨丫头?”

然而,行李收拾到一半,牧风铭忽然敲门进来了。

她一愣,赶紧走出卧室,来到外面的小客厅,“爷爷!”

“回来了怎么不上去跟我打个招呼?”牧风铭皱眉道。

他还是听佣人说才知道的。

“爷爷,”

她扶着他在沙发坐下来,一边道:“我这就准备上楼去的。”

牧风铭微微一叹:

“现在曦儿在学校不常回家,乐乐也忙着往外跑,家里只剩下我和你奶奶,怪冷清的!”

慕采馨听着这话心里难受,但是,想说的话也总得说出口啊!

“爷爷!我...”

终究不忍,吞吐间,牧风铭已猜到了她的意思:

“馨丫头,你也要离开这里吗?”

未等她回答,他已奇怪的问:

“你要去哪儿?乐乐跟你一起去吗?”

她赶紧摇头:

“爷爷,乐哥哥不去,他不去的。”

她这样说,牧风铭更觉奇怪:

“乐乐为什么不去?你们...你们是不是吵架了?”

“吵架...”

她一愣,陡然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是了,前不久他不是才问她和乐哥哥,什么时候订婚来着?

在牧家人眼里,他们根本就是一对。

她为他们这样的想法有些无奈。

“爷爷!”

既然要走,何不解释清楚?

“我跟乐哥哥没什么的。”

“没什么?”

牧风铭挑眉,示意她继续解释。

“我把乐哥哥...”

顿了顿,她又加上:

“欢哥哥,当成自己的亲哥哥,我把曦儿当成自己的亲妹妹,爷爷,你就是我的亲爷爷...”

说着,泪水不禁夺眶而出。

她不能否认自己心中对牧家的人存在着的浓厚感情。

但每当她这样想,她对自己的亲生父母,又有着无比强烈的背叛感。

她的心被矛盾交织,痛苦难当。

“馨丫头!”

牧风铭伸臂轻搂她的肩:

“我又何尝不把你当亲孙女?”

他慈爱的拍拍她:

“你去吧!想做什么,想去哪儿都可以,但你要答应爷爷,永远记得这里是你的家,行吗?”

“嗯!”

慕采馨重重的点头。

话说间,牧风铭也不由地湿了眼角。

他不再多说什么,总不能在孩子面前掉泪吧,便道:

“好,晚上在家陪我吃饭,行吗?”

他要把欢欢乐乐还有曦儿都叫回来,家里好久没有这样,大家在一起吃晚饭了。

把牧风铭送出去,她走回卧室,继续收拾行李。

要带走的东西不多,她之所以回来,大概是心底舍不得这里吧。

她六岁多就来到这里,每天晚上,顾阿姨都来给她讲故事。

第一次参加学校里的文艺演出,牧叔叔和顾阿姨还专门作为家长出席。

每年的生日,牧家上下的人都会来个她庆祝。

还有...还有...太多太多了,多到三天三夜也说不完。

“你要走?”

猛地,那个熟悉的声音带着冰冷,将她拉回神来。

她转头,只见他居然不声不响的便来到了她的房间,正站在卧室门口。

她心中一慌,赶紧想要出去把门关上,被他拦住:

“门我已经关了!暂时我还不想暴露我的身份!”

她退了一步,没有出声。

“密码箱你打开了?”

他继续问。

见她点头,他的眉头微皱:

“里面的东西你都看了?”

她再次点头。

他却因为她的平静而大感疑惑:

“那么你还是不相信?”

“不!”

她抬眼看着他:“我相信。”

那么多的资料,随便一个都可以证明他们对她说的话,是真实的!

闻言,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:

“既然相信,为什么要离开这里?”

“不离开这里?我还能做什么?”

“你能做的太多了!”

他狠狠的说道:“你要留下来,为你的父母报仇!”

“报仇?”

她怔了怔,“我要怎么报仇?”

杀了牧思远偿命吗?

不,她自问无法做到。

他看着她,似乎猜到了她的心思,突然冷笑出声:“放心,我有一个完美的计划,不会让你的手沾到一滴鲜血!”

慕采馨没有出声,即使出声,她也阻止不了他继续说下去。

因为,她在他的眼里,突然看到了疯狂的神色!

可想而知,他果然已经计划了很久,只等待着实施的这一天!

只是,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他说出来的第一句话,居然是:

“你嫁给牧何欢!”

她狠狠一震:“你说什么?”

还是她听错?

“你嫁给牧何欢,成为牧家的媳妇,一切都好办!”

“你...你...”

她分不清自己内心深处涌荡的,是恐惧还是激动,让她语不成调:

“你在...你在说胡话吗?”

谁不知道,牧何欢已经有女朋友了。

而且这个女朋友来头不小,正好跟他门当户对!

“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!”

他睨了她一眼,“他有了女朋友又怎么样?这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,而且...你占有很大的优势!”

“优势?”

“当然!”

他的脸上露出志在必得的笑意,“只要我们运用得当,你就可以坐上牧家少奶奶的宝座!”

可惜,慕采馨远远没他那么乐观。

而且她压根儿就没有这种打算,所以她拒绝:

“不可能的!我不会这么做!”

“报仇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,”

她转过身去,不再看他:“牧家把我养大,我心里再恨,再恼,也不会做出伤害他们的事情!”

“你...”

他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,被她不容抗拒的打断:

“你骂我不孝吧。等我死后,我自会去跟爸爸妈妈解释,他们要怪我,要骂我,我都受着!”

说完,她走到了窗户边,用沉默下了逐客令。

他却没有立即走,而是久久的看着她。

直到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个主意,他才带着冷笑,转身离去。

听着关门声响过,慕采馨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摊开手心,里面都是汗水!

她刚才真的被吓住了。

不因为他冰冷的威胁,只为他那一句--

你嫁给牧何欢--!

短短六个字,像是让她体内的什么东西一触即燃,砰的炸开来,几乎碎裂的她的心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大家都来了。”

牧风铭笑呵呵的在餐桌坐下,看着围绕他而坐的四个孩子。

想想,欢欢乐乐跟着他住在公寓,吵闹着要妈咪的情景仿佛还在昨天,转瞬,他们都已变成了大男人!

“爷爷,真的老了!”

他不自觉的叹道。

“谁说爷爷老了?”

曦儿赶紧道,“爷爷,你上星期不是还跟我去爬山了吗?医生说啊,你的身体状态跟四十岁的人一样!”

虽然是句玩笑话,但孩子们能主动逗他高兴,他已十分满足。

这时,佣人拿来两瓶已打开的红酒,问道:“老爷,现在斟上吗?”

牧夫人皱眉:“风铭,就不要喝酒了吧!”

“要喝,要喝!”

他示意佣人给每人都倒上,一边道:“这两瓶酒是我大学毕业时,你们的曾祖父送给我的礼物,我一直没有舍得打开,今天倒要好好尝尝!”

闻言,慕采馨不太好意思:“爷爷,既是这么珍贵的东西,何必今天用?”

牧风铭慈爱的看着她,“丫头,在爷爷心里,你也同样珍贵啊!”

说着,他端起杯子,“来,今天你先陪爷爷喝一杯。以后,爷爷能跟你一起喝酒的机会就少了。”

“爷爷...”

她的眼圈忍不住红了。

“馨儿,”

闻言,牧永乐诧异的问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慕采馨咽下了泪水,再次端起酒杯,目光看着旁边的这三人:“乐哥哥,欢哥哥,曦儿...来,我跟你们喝一杯告别酒!以后,请你们代我多多照顾爷爷和奶奶!”

见三人都没动,她先仰头,自顾喝下了杯中酒。

“馨儿姐!”

曦儿这才反应过来,着急得站了起来:“你到底要去哪儿呀?”

听这个意思,好像以后都不会回来一般!

“我...”

慕采馨淡淡一笑,“我想去伦敦生活。”

闻言,曦儿一呆,目光不自觉的转至身边的牧永乐:“乐哥哥...”

她叫着,脑海里转过很多念头。

馨儿姐不是要跟乐哥哥订婚的吗?

他们不是在一起的吗?

为什么馨儿姐突然要走?而且还要出国定居!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相较之下,牧永乐却平静得多,他拉过妹妹的手让她坐下,才道:“馨儿,你决定了吗?”

见她点头,他露出微笑:“好!我祝你一帆风顺!”

说完,他才将杯中酒喝尽了。

餐厅里的空气似乎静了几秒,除了牧风铭、慕采馨,这样的转折让牧家的其他人都感到惊讶。

“馨儿!”

直到牧何欢出声,打破了这寂静,“多多保重!”

“谢谢欢哥哥!”

短短四个字,她已感到非常满足。

本来,他们之间早就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要说。

吃过饭,慕采馨便回房间去了。

刚才曦儿喝多了酒,哭得稀里哗啦的,说舍不得她走。

现在被乐乐扶到房间去了,她也不敢去看。

她刚才也喝了不少,真怕自己也哭,闹得家里乱哄哄的,影响爷爷休息。

她在小客厅的沙发半躺下,看着高高的天花板。

明天以后,便看不到了,泪水不自觉从眼角滑落。

心里有些不舍,却也有些...解脱。

“小姐!”

这时,佣人走进来,将一盅汤放在了茶几上:“太太吩咐准备的醒酒汤,请你趁热喝!”

“谢谢!”

她还真需要这个,一口喝下去,喝完了好睡一觉。

只是,她在床上躺了半晌,却迟迟无法入睡。

只感觉头晕沉沉的,喉咙发干。

突地,她似感觉有什么不对,猛地睁开眼,不禁呆住。

这张脸,熟悉又陌生的脸,让她不敢妄自猜测。

只道:“乐哥...”

话还没说完,下巴已被他抬起:“看清楚了,”

他低沉的声音悬在她的耳边:“我是谁?”

“...欢哥哥...!”

他满意了,松开她,却不放过她。

反而逼近一步,双手撑在她面颊左右,将她围禁在自己的身下。

“为什么要走?”

他问着,带着浓烈的酒气。

她刚才没有注意,难道他也喝了很多吗?

她本能的往后缩,一边道:“我...我想去伦敦。”

奇怪,头越来越沉,身子却越来越热。

不过初春的天气,难道已这般闷热了?

“说实话!”

显然的,他对她的这个答案并不满意。

===亲们,月票,月票,荷包,荷包,花花,花花~~~某影的话说完了,滚去码字了~~~\(o)/~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终有一人需放手(求月票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