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20章:悄然而入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20章悄然而入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告诉牧家人?”

这句话让他的笑意更加肆无忌惮,“那我们正好同归于尽!”

说完,他的脸色陡然一变,几近狰狞:“慕采馨,我劝你最好识相一点!你是太傻,还是太天真?”

她心中一愣,听他继续说下去:“混进牧家,时刻监控着你,掌控着你的行动,你真以为我一个人能做到这一切?”

闻言,慕采馨惊恐的看了他一眼,立即又将目光撇开。

暂且她还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只是下意识的不想让他怀疑自己的心思。

“你...”

她试探着问,装出害怕的模样:“你不是一个人?”

见状,他得意一笑:“慕采馨,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,他日大仇得报,你还怕没有好日子过吗?”

听他话里的意思,似依旧想要争取她为之效劳。

况且,既然他们有很多人,计划一定不小。

这么大的计划,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她的父母报仇吗?

她还不至于这么天真。

一时间千头万绪,在他面前,她没有多少时间思考。

匆匆在心里打定主意后,她便佯装叹气道:“哼,牧家的势力有多大,你究竟知道吗?你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。”

闻言,男人眸光一转,“哦,原来你迟迟不合作,竟是害怕牧家的势力?”

“你不怕吗?”

她挑眉反问,“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!”

说完,她冷冷一笑,将头撇去一边,不再说话。

如果他们的计划里她果然是个关键,她不怕他不想办法来说服她。

而那时,她就正好可以套出他们的全盘计划!

然而,这男人何其狡猾,怎会因为她三两句话就上当?!

“慕采馨,”他看着她,“我倒是越来越不明白你了。听你这话儿的意思,现在愿意听我的话了?”

老狐狸!

她在心中暗骂了一句,脸上却是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:“你不是也看到了?自从那天在花园里,他听到我们说话后,对我的态度急转直下,现在...我虽然有了孩子,但能不能嫁给他,还是未知之数。”

说着,她不禁低头垂泪。

男人瞧着,忽然道:“如果你能嫁给他,事情就好办!至于怎么才能让他娶你,就看你的手段了!”

而这,也可以用来观察她这番话有几分真实。

想到这里,他的唇角露出一抹笑意。

“等你的好消息!”

说完,他走到卧室外的小客厅,抱起放在墙角的一盆花,堂而皇之的走出去了。

慕采馨抹去泪水,想着他说的--你能嫁给他,事情就好办。

是啊,如果她将这件事告诉牧家人,他若来个鱼死网破,她无法估计有谁会受到伤害。

更何况,他毕竟是她的“舅舅”,她也不忍心看到他被赶尽杀绝。

如今,她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即是--她打探到他们全盘的计划后,再从中斡旋,不让他们有机会伤害到牧家人,也不会伤害到她的...孩子!

只要这样就好了,她也只求如此!

主意既定,她便下得床来,往门口走去。

然而,刚拉开门,一个高大的身影便映入眼帘。

看他抬手的姿势,似正要敲门。

慕采馨微微一愣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:“欢...你来找我吗?”

见他点头,她不自觉微微一笑。

“啊,我正好...正好也要去找你呢!”

“找我?”

她点头,“欢哥哥...我想跟你说...我们...”

看她肩头微颤,拳头暗自握紧,想要说出的话似非常难以启齿。

他心中一沉。

如果她要的说话和刚才在客厅里说的话相同,不如让他先说:“我们结婚!”

“啊...?”

她惊诧的抬头。

“我们结婚!”

他重复一次,同时伸臂抓过她的手。

“这个给你。”

话说间,她已感觉手心被放入一个冰硬的东西,有点沉。

让她的心“咚”的一声闷震。

她好想问问他,是什么?

但他已经放开她的手,退开了一步,“你现在有身孕,无论如何,好好休息。”

说完这一句,他便转身走开了。

只是她没有发现,他也尽力压抑着,那步伐间些许的凌乱。

欢哥哥...

她站在门口瞧着,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,才低头来看自己的手。

那安静的,躺在手心的,是一枚钻戒。

泪水滴落,心腔里却是带着心酸的笑意。

无论如何,这也算他的求婚,不是吗?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因为即将举行婚礼,牧家顿时变得热闹起来。

最高兴的当然要属牧风铭了。

之前牧思远和顾宝宝的婚礼没在牧家办,他一直耿耿于怀,还不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热闹一番!

最忙的人呢,就非牧筱曦了。

爹地不舍得妈咪操劳,又担心佣人伺候得不好,就只剩她,时刻陪在未来大嫂的身边忙这忙那!

还好,她跟慕采馨一起长大,很多事情都有默契。

而且慕采馨为人最不挑剔,原本计划一周才拍完的婚纱照,三天就搞定了。

只是,她那个欢哥哥真是气死人!

摄影师让他把新娘抱紧一点,他都磨磨蹭蹭,像个大闺女般害羞!

最后没办法啦,她只好跑上前去,一把抓过哥哥的手,搭在了馨儿姐的腰上。

然后,她发现,他们两个居然都脸红了!

天啊!

是她太落后还是他们太保守?

两个人连孩子都有了,还这么害羞!

哼!

亏得她这个待字闺中的少女不怕他们小两口的“荼毒”,每天跟随左右,以为随时可以看到某些限制级镜头!

现在看来,是没希望的啦!

“哇,累死了!”

牧筱曦随手将东西扔上沙发,粘着顾宝宝大呼:“妈咪,结婚真不好玩!好累!”

话说间,司机跟在慕采馨伸手也走进来,将手中的大包小包放到了沙发边。

“都买了些什么?”顾宝宝笑问道。

“衣服和鞋子,还有一些首饰。”

慕采馨答着,有些不好意思,“顾阿姨,我买得太多了。”

“哪有?”

牧筱曦在一旁叫起来,“才买了两三件就嚷着要回来,还是我使劲拉着,又把卡抢过来,才买了这些!”

说着,她调皮一笑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金卡往顾宝宝眼前一晃:“妈咪,我发现呀,欢哥哥是天底下最口是心非的男人!”

“哦,怎么说?”

顾宝宝笑问着,眼角的余光已瞟到了慕采馨涨红的脸色。

可想而知,因为这张金卡,曦儿一定已经“取笑”过她了。

“你看嘛!”

曦儿把金卡放入妈咪的手里,只见上面写着欢欢的名字。

“欢哥哥表面装酷,对人爱理不理的样子,今天早上听说我要陪馨儿姐去买东西,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金卡拿出来了!”

“曦儿,别说了。”慕采馨红透了脸。

“为什么不说?”

曦儿的大眼睛一转,“馨儿姐,有件事我还没跟你说哦。”

“什...什么?”她咬唇问道。

直觉一定跟他有关,所以即使小脸儿羞红,依旧忍不住想要知道。

“早上欢哥哥趁你去厨房拿牛奶的时候,偷偷跟我说...”

曦儿眨眨眼,故意顿了一下,吊足她的胃口,才道:“牧筱曦,今天你最好打起精神,我的老婆孩子可都交给你了!”

想起欢哥哥那一本正经又略带羞涩的模样,曦儿就忍不住咯咯笑起来。

“坏曦儿,你笑话我!”

慕采馨娇嗔了一句,嘴角却是藏不住的甜蜜笑意。

可是,她不能再在客厅待下去啦,再待下去,她的脸一定会烫到烧起来。

“顾阿姨,我...我先上楼去了。”

说完,也顾不得对方是否点头,只管起身往楼上走去了。

“曦儿!”

顾宝宝无奈的掐了一把女儿的胳膊,“你呀,真是调皮。一定要逗得馨儿不好意思吗?”

“哼!”

牧筱曦笑着挑眉:“谁让他们俩都是个闷葫芦?跟他们在一起,我都快要急死了!”

明明互相关心牵挂着对方,又不直接说出来。

顾宝宝好笑的摇头:“傻丫头,有时候爱得越深,反而说不出口的。”

牧筱曦一呆,抬手摸着自己丝般长发:“真的有这样的事?妈咪,你没骗我吧!”

“你还小,总会遇上一个人教会你的!”

顾宝宝拍拍她的脸,起身和佣人一起收拾这些买来的东西去了,留下曦儿一个人,在客厅里发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

慕采馨回到房间,感觉自己心里是这样的愉快。

--我的老婆和孩子--

他真的这样对曦儿说吗?

他的心里,真的这样认为吗?

她好开心,好开心。

但是,开心总是如此短暂,当她看到衣柜门被微微打开,她的好心情瞬间消失。

“舅舅”曾跟她约定,如果衣柜门被打开,就说明他有趁机到过她的房间。

先锁上房门,她才来到衣柜前,把门拉开。

一件粉色大衣杂夹在夏装里,如此明显的暗号,看得她心中惶然。

双手赶紧摸入大衣口袋,里面果然有张纸条!

她赶紧将粉色大衣挂回原处,才打开纸条来看,只见上面写这一行小字--晚上十一点半,小花园--。

筹备婚礼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,看来,他们的计划已经开始部署了!

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,一点点将纸条撕碎。

宝宝!

然后,她抬手抚上自己的小腹,在心里勇敢的说着:别怕,妈咪会保护你的,一定!

晚上十一半,除了牧何欢还在公司没有回来,牧家的其他人大都已经睡下。

牧思远和顾宝宝睡得晚些,房间还亮着灯。

但两人不外乎只是在床上聊天阅读,偶尔拥抱一下,分享一个小吻而已。

负责守护大门的佣人也准备锁门睡觉,反正大门可以自动开启,而欢少带有钥匙。

然而,当他正把门拉上,却见一辆出租车在大门不远处停住。

片刻,车上走下来一个女人,匆匆朝牧家这边赶来。

佣人渐渐看清了来人的模样,不由地又惊又喜。

二小姐...

嘴巴张开,他正准备打招呼,她却模样谨慎的冲他摇摇头。

他立即会意,轻轻打开门让来人进来了。

“不要告诉别人我回来了。”

听她这样吩咐,他又赶紧点头,她才冲他微微一笑,朝前走去。

她并没有走花园中央的大道,而是改由旁侧的小路。

曲曲折折的小径隐没在花丛和矮树中,加上本就是黑夜,倒也可以当做掩护。

只是,才走到花园中央,她便顿住了脚步,轻巧的躲入了旁边的矮树后。

因为前面的矮树后,站了两个人。

看他们的背影,她一时分辨不出身份,只知道是一男一女。

悄悄的,她更加走近些,他们交谈的只言片语便飘入了耳中。

“...慕采馨...这件事...不难...”

--慕采馨,馨儿!--

她一怔,还想听得更加清楚,却见慕采馨慌忙摆摆手,转身离开了。

“喂...”

那男人叫不住她,狠狠的往树干上敲了一拳,气愤非常。

她悄悄的躲着,大气也不敢出,直到那个男人也离去。

那个男人是谁?

为什么馨儿和他深夜在此交谈?

他们刚才的谈话内容又是什么?

种种疑问不得其解,她只能良久的注视着那男人离去的背影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越看着那背影,她的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回忆。

那晚,似有月光,她躲在一间民房的窗户后面,也是这样看着一个背影...

淡淡冷风吹来,她不由地打了个寒颤,这才回过神来。

先不管了,现在她回家来了,总有机会搞清楚这一切!

于是,她起身,大步走进了别墅。

走进客厅,守夜的佣人见到她,亦是又惊又喜。

“二小姐,你回来了!”

老佣人拉着她的手,“我马上去告诉老爷,让他高兴高兴!”

“等等!”她阻止道,“现在很晚了,还是不要去打扰爸爸休息。”

说着,她异常谨慎的将佣人拉到一边,耳语了一阵。

佣人的面色陡然凝重下来,频频点头,然后将她带到了客房。

“二小姐,你就放心在这里住吧,我会保密的。”

她点点头,又问:“欢少的婚礼是什么时候?”

“后天!”

“好!”

她松了一口气。

于是,这间客房便被佣人锁了起来,如果有人问起,就说是洗手间的冲水系统坏了,不方便使用。

至于这一天的食物,自有这个佣人给她偷偷送进来。

这个佣人看着她长大,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绝对不会多问。

于是这一天,她都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动响。

听到爸爸妈妈的说话声,她思念的想要流泪;

听到哥哥嫂子的声音,她有些难过;

后来又听到欢欢和曦儿,还有馨儿的声音,她总算开心起来。

他们都长大了!

可是,她又有些疑惑,怎么一直没有听到乐乐的声音呢?

不过她并不着急,反正明天,明天的婚礼后,她就可以见到他们了,她就可以好好跟他们说说话。

但今天,她就在家里好好的躲着吧!

终于,当窗外的天色再一次亮起,她也早早的起床,换上了一套简朴的礼服。

大约九点多,牧家安静下来,那佣人便来帮她开门了。

“二小姐!”

佣人拿来了她需要的宽檐帽,“大家都去教堂了!”

“谢谢你!”

她将帽子戴上,又带上墨镜。

这几年她都是短发,这样一遮,如果不仔细看,应该没有人认得出她来!

“二小姐呀,”佣人不禁多嘴了一句:“教堂人多,你不如不去啊!”

她摇摇头,“不,我要去的。”

馨儿是烨彬的养女,欢欢是她的侄子,他们的婚礼,怎么能不去参加?

“你别为我担心!”

她冲佣人微微一笑:“婚礼之后,我就能‘曝光’了!”

说完,她哈哈一笑,走出了房间。

来到教堂,正好赶上时间。

她在宾客众多的教堂里找了个角落站好,远远的看着站在神坛下欢欢。

这么多年未见,他长成一个男人了,器宇轩昂,气度不凡!

就像当年的牧思远!

烨彬若看到馨儿找了一个这样的一个老公,不知会有多么开心!

===亲们月票给你力呀,到四十张某影就使劲儿加更~~~\(o)/~=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新婚之夜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