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21章:新婚之夜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21章新婚之夜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这时,但听教堂的侧门被打开。

当轻柔欢快的音乐声伴着百合花的香味飘散在空中,盛装下的新娘挽着一个精神爽朗的老者缓缓步入了教堂。

大家都站起身来,笑脸相迎。

牧初寒亦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爸爸!

他盼这一刻一定很多年,无法亲自将女儿送出嫁,只能将心愿寄托在孙子这一辈。

爸爸,是初寒太不孝了!

对不起!

她在心中低声说着,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,再次换上笑容。

馨儿,今天的你好漂亮。

初寒阿姨永远都祝福你!

她从随身包里拿出DV机,把这美好的一切都拍了下来。

以后给烨彬说的时候,再华丽的语言也比不上这真实的画面啊!

在众人的祝福中,牧风铭带着馨儿走到了神坛下,牧何欢的面前。

“欢欢!”

他看着孙子沉默的面色,皱眉道:“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啊,还不笑一笑?你若不高兴,我可不把馨儿交给你!”

牧何欢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,挤出了一个笑容:“爷爷,您别闹了!”

牧风铭哈哈一笑,这才拉过他的手,让他紧紧的握住了她。“欢欢,以后馨儿就交给你了!”

待他语重心长的说完,站在一旁的顾宝宝马上上前,扶着他慢慢走到长椅坐下了。

接下来就是对着牧师许誓,然后交换戒指,再接着,牧师便说:“新郎,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。”

慕采馨心里“突”了一下,没料到还要这样。

她知道这对他来说一定很为难,正想着怎么可以推掉才好,双唇已被他倾身吻住。

并不是想象中浅浅的一吻,应付了事就好。

他是很用心的吮住了她的唇,双臂还搂住了她的腰,让她错愕又羞怯的贴入了他的怀中。

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!

或许,牧何欢暗想,是不想让这一生一次的时刻,留下遗憾吧!

一生一世?!

他心中一叹,更深的吻住了她。

是的,他无法否认,就算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他还是如此的想要跟她一辈子。

突地,他的唇齿尝到一丝咸涩。

他微微松开,看到她脸庞晶莹的泪。

只是,他分不清,这是高兴还是痛苦

“新郎新娘请去外面跟亲友们拍照吧!”

婚礼司仪见机行事,朗声说道。

祝福的掌声响过,他们在亲友的簇拥下走出了教堂,来到外面又高又长的台阶上。

来观礼的人太多,拍照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,才开始扔花球。

顾宝宝笑着推了女儿一把:“曦儿,快去抢花球吧!”

牧筱曦有些不好意思:“妈咪,人家又没打算结婚!”

“抢到了就可以结婚了,快去!”牧思远也推她,她只好嘟着嘴儿走上前去。

但听得一阵女声的尖叫与欢呼,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花球的位置,双手猛地被打了一下。

“哇!”

看着众人的目光朝自己看来,牧筱曦也低头,错愕的发现那花球正安稳的躺在自己手中!

“曦儿,恭喜你哦!”相熟的亲友在一旁笑着。

牧筱曦小脸一皱,大呼一声:“人家不要这么快结婚啦!”

说着,她将花球一抛。

但见这花球在空中划了一道轻巧的弧线,再落下,是个带着眼镜的女生接住了。

牧筱曦哈哈一笑,听得那眼镜女生旁边的人笑道:“章雪宁,看来你的好事将近哦!”

那被称做章雪宁的女生不慌不忙的一笑,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:“到底是谁的好事将近,还不知道呢!”

话说间,她的手臂忽然使劲往上一扬,那花球便往更远的地方飞去了。

一群恨嫁的女人立即涌上前去,倒让她自个儿落了个清静。

“你倒是挺聪明!”牧筱曦看着她。

她依旧是那不愠不火的笑容,“你也不赖!”

说完,她便转身走开了。

气度与姿态,让牧筱曦只想到了两个字:潇洒!

闹完这一阵,酒宴时间该要到了。

顾宝宝上前对儿子和媳妇道:“我们先过去酒店吧,还要换衣服什么的,很多事。”

说着,她伸手为慕采馨摘下散落在发间的花瓣。“谢谢顾阿姨!”

闻言,顾宝宝佯瞪了她一眼,“还叫阿姨吗?今天的婚礼都是假的?!”

慕采馨呆了一下,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。

可是,“妈咪”两个字才冲到嘴边,她的脸已经先涨红,怎还叫得出来?

一旁的牧思远笑道:“馨儿,你可要习惯才行。以后你不但要叫妈咪,还要叫爹地哦!”

他的话让她心中一暖,虽然声音还有些怯弱,但紧张已经消失:“爹...爹地!”

牧思远笑着挑眉,算是答应了。

接下来再叫顾宝宝就顺口多了。

“妈咪!”

“嗯,乖!”

看着顾宝宝慈爱的笑脸,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感动,上前紧紧的抱住了--这个自己一直以来的妈咪。

“傻孩子!”顾宝宝就知道她哭了,“别哭哦,今天可是高兴的日子!”

说着,她小心的为她擦去泪水。

又拿出两个红包放入了她的手中,“来,这是爹地妈咪给的彩头,拿好了,快上车去吧!”

“谢谢爹地妈咪!”牧何欢说着,拉过她往花车走去。

看着他们上车,牧思远和顾宝宝也往另一辆车走去。

“欢欢这也算成家立室了!”

顾宝宝感叹一声,伸臂正准备把车门关上,一个身影却飞快的坐了进来。

她一愣,却见来人扯下帽子,冲他们一笑:“哥哥嫂子!”

“初寒!”

两人不由地齐声低呼。

这好几年来,他们都只能单方面的等待她的电话,根本不知道她的行踪,更不敢期待她能在欢欢的婚礼这天出现。

“初寒!”

顾宝宝紧紧抱住了她,不由地喜极而泣。

“今天你能来,真是太好了,太好了!”

“嫂子...”牧初寒也有点想哭,但她忍住了。

因为现在,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“司机,麻烦你开车吧。”

她松开顾宝宝,神色凝重的说:“哥哥,嫂子,我前天晚上就回到牧家了。但我一直躲在客房里。”

“客房?”顾宝宝一呆,牧思远已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察言观色是他所长,一瞟她的面色,再联想这几年她的行踪一直飘忽不定,他即知道事情非常不简单。

她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暗中冲他们瞟了一眼司机。

示意现在有外人在,不方便多说。

顾宝宝心中一沉,如此小心翼翼,她也立即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“等会酒宴我就不参加了,”牧初寒接着道,“等会我就在车上等你们一起回家。”

顿了顿,她才道:“回到家后,如果方便,我想先单独见一见馨儿!”

闻言,顾宝宝像是猜到了什么,双眼不禁瞪大。

双手,则紧紧握住了牧思远的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好累!

但是也好幸福!

这就是慕采馨这一天过下来的感觉。

此刻,坐在大红色点缀的新房,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,她的心,从来没有如此刻这般充实过。

因为,她有了丈夫,又有了...孩子。

从此,她不再是一个人。

只是...

目光转至那张宽大的床,她又不免紧张。

今晚上...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呢!

可是,他会不会留下来?

“扣扣...”

一阵敲门声斩断了她的思绪,她立即起身开门,却见顾宝宝站在门口。

“妈咪!”她赶紧将门拉开一点。

顾宝宝摇头,示意自己不进来,只问:“欢欢呢?”

“他在洗澡。”

顾宝宝点头,“你来妈咪这里,妈咪有些话想跟你说,好不好?”

当然好!

她立即拿过衣架上的大衣穿上,跟着顾宝宝走出了房间。

然而,到了房间门口,顾宝宝却只将门推开一点让她进去,自己则站在门外。

“妈咪?”

慕采馨疑惑的看着她,却见她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进去吧,要见你的人在里面。”

她带着惶然的心情走进,穿过小客厅,来到卧室,只见阳台上,站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。

陌生是因为太久没见,熟悉是因为即使很久没见,也能立即分辨出来。

“初寒阿姨!”

她含泪叫了一声,跑上前去,和牧初寒紧紧拥抱在了一起。

看到初寒阿姨就像看到了叔叔,她实在,实在太想念叔叔了!

“阿姨,”她哭道:“我去伦敦找过你,找很久都找不到!”

“别哭!”牧初寒为她拭去眼泪,笑道:“今天可是你结婚的好日子啊!”

她乖顺的点头,抬手胡乱的抹去了泪水,“阿姨,那你...你有没有叔叔的消息?”

闻言,牧初寒在心底犹豫了一下,才默默摇头。

但是,她牵着慕采馨的手在阳台的椅子坐下,“馨儿,我这儿有叔叔的一个东西要交给你。”

说着,她从随身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。

打开来看,是一串绝美的珍珠项链。

“阿姨?”慕采馨不明白。

牧初寒笑着说道:“这还是你小时候,你叔叔给我的。”

“那时候我们一起去参加了一场拍卖会,偶然看到了这串项链。虽然你还小,但叔叔说你长大后戴着它一定很漂亮!于是,我们就拍了下来。”

“拍下来之后,我跟你叔叔说,不如现在就给你,但他摇摇头,说要把这个作为你的嫁妆。”

说着,牧初寒将项链拿出来亲手为她戴上,然后仔细的看了看。

“很漂亮,烨彬的眼光真的很不错!”

慕采馨早已泪流满面,“阿姨,叔叔...我好想叔叔!”

她真的无法相信,一个会为她准备嫁妆的人,会像“舅舅”说的那样,心狠手辣的伤害她的父母!

“馨儿,别哭!”

牧初寒柔声劝慰着,但越是这样,她便越发的伤心。

如果今天,今天这样的日子,叔叔也能陪伴着她,那该有多好!

该有多好!

回到房间后,她依旧伤心不已。

只见浴室的灯已经关掉,而他却没在房间。

或许今晚,他本就没有打算在这里过夜!

慕采馨淡淡摇头,不让自己多想这些,一个人爬进了被子里。

没多时,她便流着眼泪睡着了。

她做了很多很多梦,一会儿是小时候,一会儿又跟叔叔在一起,有梦到和叔叔分别,却也有和他重逢的那一刻!

重逢的那一刻!

她在心底叹息,睁开沉涩的双眼。

只见房间大灯已经关闭,余下床头的小灯,散发着淡淡的光晕。

她一愣,下意识的转身往旁边看去。

不期然的,撞进一双熟悉的眸子,为其中泛起的关切而不禁错愕。

“你...”

半晌,她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那我应该在哪里?”他反问。

她微窘,好像自己刚才问了一个最傻的问题,不自觉低下头去。

他的气息跟着凑上来:“你梦到了什么?”

梦?

他怎么知道她做梦了?

“为什么在梦里哭?”他继续问。

原来如此!

她摸到脸上未干的泪痕,伤心道:“我梦到了叔叔!”

她知道他也许不喜欢听她说这些,但她却是多么的想要找个人倾诉。

“如果今天叔叔在这里,该有多好!他一定会很高兴,我...我也会很开心的!”

“为什么?”他却这样问。

她愕然的瞧了他一眼,“因为今天是我们的婚礼啊!”

说出了答案,才觉得自己好像太直白了些,小脸不由地泛红。

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,只好转过身去了。

然而,他却突然伸臂,从后面搂住了她。

“今天对你来说,很重要吗?”

他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,呵出一圈圈的热气,让她的心尖阵阵发麻。

或许他不明白,他对她致命的吸引力。

她试着往前缩,与他拉开些许距离。

然而,一旦她往前移动半分,他亦上前搂紧半分,两人始终紧贴在一起。

最终,他不禁一叹,“今天对我来说,也很重要的!”

“欢...哥哥...”

她愣住了,呆呆的问,“你...你不怪我了吗?”

“怪你!”

他说,“但我们已经结婚了,以后这些事就不要再说了。”

闻言,她心里有些高兴,却也有些失落。

他这样抱着她,又跟她说话,可是,她为什么觉得,他们的距离好像还越来越远了?

“睡吧!”

片刻,他伸手关上灯,不再多说。

“嗯。”她点头,双手习惯性的抚上小腹。

自从怀孕以来,在心底对宝宝说话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,而今天的睡前对话又有了新内容。

宝宝,睡觉了哦。

今晚上爹地也有陪着你睡,你开心吗?

你应该很开心对不对?

因为妈咪,也很开心哦!

感觉到她的动作,牧何欢似有心灵感应,问道:“你在跟宝宝说话吗?”

她一愣,不由地笑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他淡淡的哼了一声,“他还那么小,你说话他怎么能听到?”

“可以的!”她相信,因为她有感觉。

“你也可以试一试!”

说道宝宝,她的话多起来,胆子也大了些。

“试?”

她点头,详细的为他解释:“你把双手放在我的小腹上,然后在心里默默的对他说话,他可以听到的!”

“真的吗?”

牧何欢半信半疑,终究还是敌不过初次为人父的好奇,将双手轻抚在了她的小腹。

嗯...该跟宝宝说什么呢?

他想了想,在心底说了一句话。

不知是心理作用,还是真有其事,他好像真的感觉到了宝宝的回应。

没有语言,没有动作,像是一种心灵上的相通!

“哈!”他不由地笑起来。

“你说了什么?”慕采馨好奇的问。

“我不告诉你!”

牧何欢说着,语气里有自己都未发觉的小脾气。

她不由地笑道:“好吧,我不问了,父子间也可以有小秘密的!”

知道就好!

他轻瞪了一眼她的后脑勺,唇瓣却吻上了她馨香的发丝。

“睡吧!”声音也变得柔软。

她点头,又忍不住问:“明天晚上你还对宝宝说话吗?”

“嗯。”他闷哼一声。

“那以后每天晚上都跟宝宝说话吗?”

小女人真喜欢得寸进尺。

可是,他发觉自己说不出拒绝的话,只能再次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真的吗?”她要一个保证。

“嗯!”

这时,小女人才笑了。

因为他刚才也已经答应,以后每天晚上都会陪伴着她哦!

这一次,是从心底发出了笑意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前尘往事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