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22章:前尘往事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22章前尘往事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牧家大宅。

另一个房间内。

顾宝宝和牧思远坐在沙发上,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窗前的牧初寒。

半晌,牧思远才缓缓起身,“初寒,你...”

他简直不敢相信,“你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!”

牧初寒辛酸一笑:“哥哥,我为什么要跟你开玩笑?”

“初寒...”

相较于牧思远的冷静,顾宝宝早已泪流面满。

她上前紧紧抱住了牧初寒,心头的欢喜让她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“嫂子...”

牧初寒也伸臂抱住她,说出了一个更加让人震惊又高兴的事情:“我还有一个女儿,今年已经五岁了!我给她取名叫凌初蕊!”

房间里陡然安静了几秒,随即响起了顾宝宝的尖叫声:“初寒...你...你还有什么事,最好一次说完好不好!”

先是八年前,就找到了凌烨彬,再者他们居然又有了一个五岁的女儿!

她担心自己的心脏受不了!

她必须先要冷静一下,才能说话:“初寒,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仔仔细细的跟我们说,好不好?”

牧初寒点头,跟她一起在沙发坐下,也理清了自己的思绪。

“那一年,你们带着几个孩子从伦敦回来后,我再一次搬家。”

这一次,她没有再找个村落住下等待。

她发现这些海边有一些“探险者”,总喜欢开船去更广的海域,寻找一些珍奇鱼类。

而他们的歇息地便是分散在各处的小岛。

于是,她也买了一条小船,跟着他们一起在海上漂泊。

她不是为了寻找珍奇的鱼类,而是为了更好的寻找到凌烨彬。

每一天她都祈求上苍,能够让她找到他。

她不在乎他变成什么样,也不在乎寻找多长的时间,她只求穷尽此生,还能找到他,就已心满意足。

但是,上天对她是非常厚待的。

就这样漂泊了半年后,他们来到一个度假岛上。

这个度假岛很大,也有很多居民长住在此。

每次来到这样的岛上,她都是非常高兴的,因为,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机。

如果昏迷中的烨彬漂到这个岛上,被救起的机会也非常大。

所以,趁着同伴给养的时候,她便拿着烨彬的照片四处打听。

只是,到第二天同伴们要离开的时候,她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。

同伴们问她还要继续跟下去吗?

她毅然点头,然后走进小船舱想看看自己有没有需要补给的。

然而,刚走进去,她的视线便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给挡住。

她以为是小偷,正要大声呼救时,那人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。

“初寒,是我!”

熟悉的声音像是从梦中传来。

她瞪大了双眼,转头使劲看使劲看,不敢眨一下眼!

终于,她的视线穿透了层层迷雾,翻越了千山万水,落在了眼前的这张脸上。

泪水很快弥漫上来,她抬手狠狠的擦去,几乎将脸上的皮肤擦破。

然后她听到一声叹息,整个人被他搂入了怀中。

“初寒,你怎么这么傻?你怎么可以这么傻?”

是他,真的是他!

这个魂牵梦绕的声音,即使一百年没有听到,她也可以立即分辨出来。

只是,太久的等待让她不再敢轻易相信,她捧起他的脸,手指滑过他脸部的每一寸肌肤。

直到感觉到了柔软和热度,她才敢轻声发问:“真的是你吗?烨彬,真的是你吗?”

“是我!”

她得到他最真切的回答,“是我,傻瓜,是我!”

两人再度相拥。

回想起这段时光,很多次她都不禁自觉好笑。

那时候,她每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烨彬,真的是你吗?你不是别的什么人来骗我的吧!”

惹得他好笑又好气。

而到了晚上,便是她最难熬的时候。

她会一直紧紧抓着他的手无法入睡。

唯恐醒来后,又如前几年那些日子般,身边空无一人。

“初寒,睡吧。”

他不止一次跟她保证:“我不会再离开你了,绝不会。”

记得第一次他说这样的话,她怎么也不肯相信。

“为什么这么多年,你一直都不来找我?”她问。

他对她说过,跳入大海之后,一开始他非常努力的游,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小岛靠岸。

但十几个小时后,终因体力不支而昏迷。

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却幸运的被在海上度假的一对夫妇救了起来,之后便一直生活在初寒找去的那个小岛上。

听了她的问题,凌烨彬深深一叹,也罢,这些事情总是告诉她的。

“初寒,我醒来之后,第一时间就是去找你。”

他说着,翻身将她紧紧的抱入怀中。

他还记得那天远远的看到她,她正站在海边,神色茫然且悲伤,让人看了心碎。

他知道她是在想他。

那一刻,他是多么想要冲上前,告诉她他没事,不要再让她担心。

然而,他还未及跨出步子,却发现更远处,有两个人一直在盯着她!

他心里意识到了什么,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那天,那两个人悄悄跟了初寒多久,他也就跟了那两个人多久。

终于,他认出来,那两个人是CRE的人!

CRE一直在找他!

是了,他也有听闻牧思远已在一步步将CRE逼入了绝境,他们一定是想通过初寒找到他报仇!

想到这一点,他如何还能去找初寒?

他并不是怕死,他只是害怕他和CRE的敌对关系,会让她和馨儿都受到伤害!

所以,他决定从此隐姓埋名,让大家都以为他已经死了。

他绝没有想到的是,初寒会这么傻,一年又一年的寻找着他,从来没有放弃!

甚至,甚至还找到了他居住的小岛上!

要知道,这个度假岛形同孤岛,他若不是跟着那对救起他的夫妇,也决计无法来到这里!

但她却找来了,跟着几只寻找珍奇鱼类的船,乘风破浪来到这里!

如果他再不现身,她是不是还会乘着那条单薄的小船,继续寻找到下一个海岛?

她会的,一定会!

可如果他让她这么做了,他将再辜负她一个八年甚至更久的时光!

“对不起,初寒。”

看着她被海风吹得如此憔悴的容颜,他愧疚万分,“我不该这么自私,我...”

“谁说你自私了?”

她含泪道,“你只是想保护我罢了,可是...可是你不明白,不能跟你在一起,我就算活着,其实比死了更难过!”

这么多年,如果不是坚信他还活着,她早已在很多撑不下去的关口,选择了...

“初寒,你别说了...”

他心如刀绞的吻着她,“你跟我走,我们去一个偏僻的海岛,从此再也不分开。”

“嗯!”

她流着泪点头,只要是他,天涯海角她都愿意相随。

只是,“烨彬,如果是CRE的人要找你,我们就回去找哥哥帮忙!”

她不想让他整日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。

孰料,他却坚决摇头:“不要,初寒!你要相信我,我‘死’了绝对比活着我!”

这不是对他自己而言,而是对别人而言。

牧思远固然有办法对付CRE,但那是商业层面的。

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如果哪一个地方疏忽了,让牧家的人受到伤害,都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!

“初寒,我已欠了他太多,我不希望看到他的家人为了我的事情而受到任何伤害,你明白吗?”

“更何况,馨儿现在在牧家,我也很放心。CRE找不到我,久而久之自然会罢手,就让一切归于平静吧!”

于是,他们来到了另一个海岛,远离伦敦数千公里,恍若隔世。

在这里,他们平静的度过了九年时光。

在第四个年头,他们的女儿出生了!

牧初寒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幸福过。

她的人生,像是由地狱走入了天堂,每时每刻,她都异常珍惜。

但是,也就是在第八年,当她来到城里给顾宝宝打过电话后,她发现自己被跟踪了。

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CRE依旧没有放过烨彬!

虽然那一次被她成功的甩掉,但之后每一次去城里,她都会发现身后有跟踪者。

有一次,他们几乎要抓到她,总算被她想办法逃脱。

但也就是那晚,她在暗处看到其中一个跟踪者的身影,和前两天晚上在花园里看到的那个,非常相似!

那天成功逃躲后,她飞一般的往家里开车。

最开始,她一直想着的是搬家,一定要搬家!

她可以受到伤害,但烨彬和他们的宝贝一定不可以!

但是,当车子快开到家的时候,她猛然清醒的认识到,这个办法不行!

既然CRE的人已经发现了她并一直跟踪,说明他们对烨彬的生死已经起疑。

他们必定不惜任何代价找出烨彬!

所以躲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!

她只剩下一个办法,也是最明智的办法,就是回来找...哥哥帮忙!

但她也知道,如果烨彬知道她的想法,一定不会答应!

所以,她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,既能瞒着他又能非常正当的回来。

没想到不久后,她就得到了欢欢要结婚的消息,所以她得到烨彬的同意,一个人回来了。

听着她把这些事说完,顾宝宝早已泣不成声。

牧思远皱着眉头,不无愧疚的叹道:“想不到当年我一个将计就计,其实是害了他!”

顾宝宝点头,梗咽道:“思远,这一次你一定要把事情解决好,不要再让他和初蕊躲在海岛了!他们...他们可是牧家的人啊!”

说着,她又看看初寒:“初寒啊,烨彬还活着的事情,你有没有告诉馨儿?这么多年了,她以为叔叔...她真的很伤心。”

闻言,牧思远面色有些沉下来。

想着那天晚上,在花园里看到馨儿和那个熟悉的身影的情景,她就有些耿耿于怀!

“哥哥,嫂子,我有句话说了,你们不要不高兴!”

说着,她将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只言片语都说了出来。

闻言,牧、顾两人都是一呆。

说什么他们也不会相信馨儿会串通外面的人来谋害牧家,但初寒也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。

那么结论只有一个,“我想馨儿一定是有什么苦衷!”

顾宝宝笃定的说道。

牧思远也点点头。

思索片刻,他才道:“这件事必须让欢欢知道!”

“为什么?”

顾宝宝和牧初寒有些诧异。

“我猜测,牧家一定混进了CRE的人!”

牧思远分析道,“欢欢现在是牧氏的总裁,既然涉及到CRE,那就需要他去面对;”

“第二,馨儿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,于公于私,这件事一定得让他知道,并且让他去处理,不是吗?”

两个女人一愣,都不禁无奈的撇嘴。

以前怎么没看出来,这个牧思远,要他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,倒是比谁都快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慕采馨看看时间,十一点半。

楼下和花园里的大灯都已被关掉。

欢哥哥应该过了十二点才回来,她只能趁现在的时间去花园。

在这之前,她小心的将颈间的珍珠项链摘了下来。

上次初寒阿姨跟她说过,让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她回来了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,却也照做。

所以当别人问起她这串漂亮的珍珠项链从何而来,她都说是是自己买的。

如果“舅舅”等会问起,她其实也可以这样说。

只是,她心里就是不愿意让他看到。

或许她是害怕自己伪装得不够好,在他面前露出马脚吧!

踩着斑驳的树影,她缓缓走到了“舅舅”约定的位置。

大约等了十来分钟,那个身影才出现。

看着她微皱的眉头,他嗤鼻道:“怎么,久等了?”

她确实有些担心欢哥哥会突然回来。

“什么事,你快说吧!”

好,他也想要长话短说。

“标的!”

“什么标的?”她奇怪的问。

“牧氏准备了近五年的一个工程,下个星期竞标开始,我想知道他的标的!”

他要这个做什么?

慕采馨看了他一眼,没将眼神里的戒备藏好。

“你这样看我?!”

他陡然一怒,“难道我说过的话你都忘了吗?”

慕采馨赶紧回过神。

她冷静着将脸色转为不以为然的笑:“你让我去摘天上的月亮,我也要完成吗?你这个要求太强人所难了!”

她解释道:“他从来不让我去公司,我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和借口去公司,我怎么给你拿到标的?”

而且,就算她能去公司,这样机密的东西,又怎么能随便让人拿到?

“我们可以帮你!”

孰料,他却这样接过话,“我们会帮你安排好一切。”

“安排?安排什么?”

她疑惑。

“你不要多问,到时候你就明白了。”

他大手一挥,“总之你必须在竞标会以前拿到就可以了!”

说完,他像是也怕被人发现,匆匆离去了。

慕采馨呆呆的站了一会儿,也只能转身离去。

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,房子顶楼的一间房内,几人正将望远镜缓缓收回。

牧初寒轻轻按下声源,看了顾宝宝一眼。

却见她也无奈的将望远镜放下,摇头道:“我还是相信,馨儿是有苦衷的!”

他们对牧何欢说了这件事之后,他便派了几个得力助手深夜潜入花园,在各处都秘密装入了微型窃听器。

所以,刚才慕采馨和那男人的对话,他们也都听到了。

“欢欢!”

顾宝宝抬头看着儿子:“你去问馨儿,问她有什么苦衷!”

牧何欢坐下来,面色却是异常平静的:“有什么可问的?事情再简单清楚不过!”

“欢欢,你...”

她脸色一变,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他一定认为一切都是馨儿和那男人设下来的局!

但她就是不相信,不相信馨儿会这么做。

“欢欢,事情绝对不是这样的,刚才你不是也听...”

但是,儿子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,突然出声打断她的话:“我有一个好的计划。但前提是,你们都要当做一切没有发生过!”

其余三人一愣,牧思远问:“你有什么好计划?”

==亲们,今天有加更哦~~~有亲留言说情节进展太慢了,某影从善如流啦,立即加快进度啊啊啊~~~\(o)/~===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窃(加更求月票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