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24章:没有解释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24章没有解释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慕采馨将纸上的数字看了又看,脑海里浮现牧思远曾说过的话。

--生意里的数字形同宇航局的数字,有时候改个小数点,也会让成本计算失准--

思量片刻,她将这数字重新抄了一遍,但其中一个数字,则从五变成了九。

她不认为“舅舅”窃得标的,是为了同牧氏竞争这个项目。

牧氏毕竟财雄势大,就算“舅舅”有很多人,也无法吃下这么庞大的工程。

她认为,他只不过想要泄露牧氏的标的,让牧氏受到损失罢了。

而现在她将标的改动一个数字,既不会泄露牧氏的机密,也可以让“舅舅”罢手,也算是两全其美吧!

将写好的数字藏入口袋,她来到了花园隐秘的一角。

按照约定,她只要将东西放在这里的第三个花盆下即可,“舅舅”自会来取。

但她迟迟没有离开,她想要等着他来。

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熟悉的冷笑在身后响起。

她微微一怔,控制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,才转过神来。

毕竟是撒谎骗人,这样的事她还做得不太顺手。

“你出来这么久,是存心想让牧何欢怀疑吗?”

他说着,脸色是一贯的冰冷。

慕采馨看着他:“他还没回来!”

这话没有破绽,明天就是竞标会了,他的忙碌也是应该的。

“东西呢?”

他将目光转至她身上,问道。

但见她的一只手放入了口袋,却不立即伸出来,而是先道:“东西我可以给你,但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

男人沉下脸。这小丫头倒学会了反制他。

不过,听听她想要说什么也无妨。

“从此不要再来找牧家的麻烦了!”

她冷静的说道,“牧家对我有养育之恩,我也不会再帮你做任何有损牧家的事!”

闻言,男人冷冷的笑了两声,冲她伸出手:“东西拿来!”

慕采馨倒退一步,非常坚持:“你还没有答应我的条件!”

男人狠狠的瞪着她,心里却在发笑。

还有下一次?

只这一次,他就让牧氏翻不过身来!

“你大可放心,如果你不想再跟我--同流合污--,”他把这四个字说得讽刺极了,“以后可以不再理我,更不用管我会做些什么!”

顿了顿,他才道:“不过,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?当过婊.子的一辈子都人尽可夫!”

闻言,慕采馨的脸色唰的一白。

而他便趁这时上前,粗鲁的甩开她放入口袋的手,将东西抢走了。

借着花园灯看清了纸上所写,他立即将东西收好了。

“这确实是那个数字?”总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慕采馨也冷笑了,“不相信,你大可不用!”

男人看了她一眼,转身便走。

“站住!”

她低声喝住他,“如果这次之后你还不死心,难保我会把这一切告诉牧家的人!”

这算是她最后的底牌。

但他没有理会,只继续朝前快步而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。

她沉沉一叹,伸手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。

希望这件事可以快点平静的过去,不会伤害到任何人!

第二天一早,牧何欢就起床了。

知道今天是竞标会的重要日子,慕采馨也早早起来,亲手为他准备早餐。

两人本是像平常那样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,只是,到他穿上西服外套走到门口的时候,忽然转过头来又看着她:“今天有时间的话,可以看电视。竞标会电视上会播。”

她的第一反应是:“哦,我还是不看了,医生说电视机也有辐射。”

牧何欢淡淡挑眉:“不看吗?那太可惜了。他们都说我上镜的时候很帅,原来你不怎么喜欢看到。”

慕采馨一愣,小脸儿不禁泛红。

谁会猜到他的意思是这个?

“那...”

赶在他走出门口之前,她马上道:“我会看的,我保证!”

看不到他的表情,因为他已经走出去了。

于是这一天,牧家多了一个小傻瓜,整天都守在电视机旁。

“少奶奶,”佣人好心劝她:“不如你打电话问问欢少,看是什么时间?”

免得她靠在沙发上,想睡也不能好好睡。

慕采馨想了想,还是摇头:“他那么忙,我还是不打电话过去了。”

相反,她在家里什么也不用做,等一等没关系的。

终于,当她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睡了一觉后,忽然听到佣人说:“少奶奶,你看那是不是欢少?”

她赶紧坐起来,睁大朦胧的睡眼往电视机瞧去。

果然是竞标会吔!

因为是个与政府相连的大工程,故而对新闻媒体开放。

竞标会好像有很多程序,不同的人陆续发言,慕采馨对这些是毫无兴趣的,她的目光只是跟随摄像头搜索着他的身影。

“看到了,看到了...”

一旁的佣人忽然激动的叫着,“少奶奶快看!”

慕采馨甜甜一笑:“我也看到了。”

只是她的悸动在心里。

只见他和牧氏公司的人坐在会场的前排,神色平静,目光镇定,自有一股威严不可侵犯。

但在慕采馨的眼里,这样的他也难掩帅气!

当台上那一排人都发言过后,竞标会开始了。

程序倒也不是很复杂,只是参加的公司很多,每个公司给一些时间介绍,就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。

佣人在一旁看得发闷,不由道:“看来做生意也不容易,欢少都在那儿坐了这么久,不言不语的,难道他不闷吗?”

其实佣人更想问的是,少奶奶也在沙发上坐了这么久,一直津津有味的瞧着,难道她也不闷吗?

慕采馨摇摇头,“不啊,我觉得很有意思!”

因为牧氏是龙头老大,所以摄像机一直有拍到牧何欢坐的这一边,她有老公可以看,哪里会闷?

然而,竞标会进行到后面,她却有些紧张了。

因为工程发包方会当场宣布竞标成功的公司!

虽然她给“舅舅”的是个假数字,但做过“贼”的,依旧还是会紧张。

渐渐的,原本陪着她的佣人都去准备晚餐了,沙发上只剩她一个人在等待。

终于,发包方要宣布结果了。

她的手心微微有些冒汗,她只能使劲的抓着遥控器,将音量调大。

“感谢各位公司代表的参与,现在我宣布,”雄浑的声音响亮整个会场,大家都安静下来:“这次工程我们选择跟牧氏集团合作。”

随着会场一片掌声响起,慕采馨也高兴的站了起来。

太好了,太好了,她就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情,不会影响牧氏的利益!

“你很高兴?”

突地,却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带着浓浓的疑惑。

慕采馨一愣,转过头去看看他,又看看电视机里正在接受媒体祝贺和采访的他。

“你...”她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“有什么好奇怪?”

他瞥了电视一眼,“竞标会上午就结束了。”

她一愣,还以为这是直播。

那么其实上午竞标结果就出来了对吗?

她有些自嘲的笑笑,自己还真是笨哦,其实可以打个电话问他的秘书。

“恭喜你了!”

她抬头,冲他笑道。

“你是真心想要恭喜我吗?”他却这样问。

慕采馨不由地疑惑,这时才看清了他的脸色。

带着嘲讽、冰冷与恨意...“你...”

她心中一沉,“你怎么了?”

“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啊!”

他依旧面无表情的说着,一步步逼上前,“你的反应不应该是惊讶,疑惑,失望的吗?”

只见她的面色已经苍白,她的心里一定明白了什么吧。

那么,他也不跟她绕圈子了,“还是你接到消息后,又马上调整了你们的‘战略’?”

她的心完全的沉没了。

她明白他已经知道了一切。

“欢...”

只是,她觉得自己可以解释的,把一切都告诉他,换自己一个清白。

但,真的到张嘴要说的时候,她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。

“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他看着她。

她也抬头来看他,望进他深邃的黑眸。

其实,她多希望可以从中找到一些怒气,有怒气,就表示他在乎她的解释。

但没有,什么也没有。

除了她看不懂的那些深邃眸光,什么也没有!

“你...”想了想,她只找到一个问题: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此时此刻,告诉她也无所谓。牧何欢耸肩,“从他们吩咐你偷标的的时候。”

闻言,她浑身狠狠一震,目光惊惶的看着他:“那你还...”

“我是故意的!”

他截断她的话,清楚明了的回答,“回家来办公,让你看到标的,甚至去洗手间让你有时间记下标的,都是我故意的!”

说完,他目光一动:“你呢?现在我们摊开来说吧,我什么都告诉了你,你可不可以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说道这里,他似乎有些激动:“牧家有人对不起你吗?为什么你要这样做?”

慕采馨看着他,不知她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,反正她就是不言不语。

唯一可以猜出她心情变化的,只有那一双渐渐呆滞的双眼,似有什么正悄悄流逝。

他瞧着,不明白心头的紧张从何而来。

“你说话呀!”

走上前,他捏住她的肩膀,大吼道:“你回答我呀,怎么,你就这么敢做不敢当吗?”

他的吼叫似将她唤回神,目光缓缓顿在他的脸,她说出来的却是:“你...你利用我...”

“我利用你?”

闻言,牧何欢陡然大怒:“慕采馨,我们到底是谁利用了谁?是谁?”

说完,他恨恨的将她推开,“把我玩弄在股掌之上的,不一直是你吗?”

“欢欢!”

顾宝宝和牧初寒正跑进来,牧初寒赶紧上前扶住了慕采馨,转头道:“欢欢,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?”

顾宝宝也道:“对啊,欢欢,难道你真的相信馨儿是这样的人吗?”

闻言,慕采馨呆呆的看了她们一眼,“你们...你们都知道了?”

见她面色苍白,顾宝宝心疼道:“馨儿,都是过去的事了,你先上楼去休息,好不好?”

却见她眼神一黯,脸上却浮现起一丝笑意。

她是笑自己真傻呵!

还想着自己可以保护他们,到头来,自己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!

“馨儿...”

牧初寒担忧的叫了一声,却被她推开了手臂,“我没事...”

她摇摇头,“我没事...”

说着,她转睛望住牧何欢:“是,我没有什么好说的,一切就是你们所知道的...”

说完,她转身,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去。

“馨儿...”

顾宝宝走上前想去追,却被牧何欢拉住了,“妈咪,不要管她!”

说完,他亦转身,走出了别墅。

“这...”顾宝宝一时无措。

刚才是欢欢阻拦了她,其实她若真的追上去,又能跟馨儿说些什么呢?

她笃定馨儿一定是有苦衷的,可为什么事到如今,她还是不肯说出来?

“嫂子,你别着急了。”

牧初寒也没什么好办法,只道:“或许让他们各自冷静一下,事情更好解决。”

顾宝宝点头,暂时也只能这么做了。

“对了,初寒,”她忽然想起来,“烨彬和初蕊今天什么时候到?”

“大概是晚上吧。”

具体时间她也还不知道。

顾宝宝一笑,拉过她的手:“那你现在可以去见爸爸了吗?”

这么大好的消息,她都想象不出,爸爸知道后,会有多么的开心!

“嗯!”

牧初寒含泪点头,跟她一起朝楼上牧风铭的起居室走去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楼下好热闹!慕采馨侧耳听着,又感觉好遥远--一切似与她根本无关。

只是,在房间里待这么久,肚子里的小宝宝跟她闹起来。

可能是饿了。

这时,房门忽然被敲响,是佣人给她送晚餐来了。

“少奶奶,快吃吧。”佣人心疼的说道。

“谢谢你!”

她拿起勺子,忍不住又问:“楼下很热闹,来客人了吗?”

佣人点点头,嘴角也藏不住笑意:“老爷今晚上很开心,叫来了一些朋友吃晚饭。”

说着,她一边给慕采馨倒上果汁。

慕采馨苦涩一笑:“牧氏得到这么大一个工程,是该庆祝。”

闻言,佣人却摇头:“老爷才不会为了钱而开心呢!今天老爷见了二小姐,二小姐又说,等会二姑爷和小小姐也会回来,老爷开心得哟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!”

她实在也太开心,这些话顺着嘴便说出来了。

却听猛然“咣”的一声,慕采馨手中的勺子打落在地。

她一呆,慕采馨已惊讶万分的看着她:“你...你说什么?二姑爷?”

--二姑爷--是不是她的烨彬叔叔?

还有什么,什么--小小姐--,那是不是烨彬叔叔的女儿?

“你说什么,到底在说什么?”

她激动的问着,却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。

明明是前几天,她才问过初寒阿姨,可是她说,她说并没有烨彬叔叔的下落啊!

“少奶奶,少奶奶...”

佣人被她激动的情绪吓住了,赶紧扶住她的胳膊:“你冷静一点,冷静一点!”

冷静?

让她如何冷静?

她也不问佣人了,她站起身,她要下楼,要亲眼去看看。

见状,佣人赶紧上前拖住她,“少奶奶,你不能下去,不能啊...”

“为什么?”

慕采馨转头惊问,她才意识到自己嘴快又说错了话。

其实,其实是刚才,太太让她来叫少奶奶下楼时,欢少阻止了她。

还说他不想见到她,如果她来吃晚餐,他就出去之类的话。所以太太才让她把晚餐送上来的。

可是这样的话如果告诉了少奶奶,她听了该有多伤心啊!

然而,看到她这为难吞吐的神色,慕采馨同样已经猜到了七八分。

“是欢少不准我下楼吧!”

她突然问。

佣人低头,算是默认了。

慕采馨淡淡一笑,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要下楼去看叔叔,他没有权利阻止我!”

“少奶奶!”

闻言,佣人赶紧叫住她,“其实二姑爷还没来,二小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,老爷不过是高兴,先庆祝罢了。”

她想出了一个大家都不为难的办法:“这样吧少奶奶,你先吃饭,别饿着肚子里的小少爷。等会二姑爷来了,我马上上楼来告诉你,你看好不好?”

话说间,慕采馨也渐渐冷静下来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他绝对不是(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