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25章:他绝对不是(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25章他绝对不是(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初寒阿姨是故意瞒着她的吧!

因为她在他们眼里,已经划为了不被信任的人。

她缓缓回到沙发坐好,虽然是继续吃饭,凝静的眼神不知停哪里。

佣人微微一叹,尽管心里担心,但楼下还需要她帮忙呢!

“少奶奶,你慢慢吃,我等会来收盘子!”

说完,她也只好先下楼去了。

听着门被轻轻关上,强忍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簌然滚落。

叔叔还活着!

叔叔还活着...

她的心里是如此的高兴,但...又是这样的痛!

草草的吃过饭,她便一直坐在窗前等待。

小客厅的窗户斜对着花园大门,一丝一毫的动静尽收眼底。

可是,一直等到爷爷的宾客们散去,楼下恢复了平静,依旧没有等到叔叔的影子。

她有些累了。

这时,门却被推开,牧何欢走了进来。

她看了一眼,又急急的撇开了目光。

不明白他为什么还到这里来,转念一想,或许他只是来拿自己的换洗衣服。

但是,他的脚步却来到了她身边。

难道,他不让她见叔叔还不够?

或许,这一次,他是想让她离开...牧家?

她为自己这样的想法不禁颤抖,片刻,心里却又释然。

是了,在他眼里,她不过是个来牧家“偷东西”的贼!

既然如此,她不需要他来赶她!

转过头,她勇敢的对上他深邃的双眸,“你...”

“砰!”

她出声,却被窗外传来的一声刺响惊断。

眼前的人迅速扑去窗前,她也紧跟着去看,只见花园里闯进了一个人。

而刚才那一声震响,即是从他手里的枪发出来的!

“该死的!”

牧何欢低声咒骂,又飞快转身跑下楼去了。

而慕采馨则紧紧抓着半边窗户,惊讶得无法出声。

那个人,正在花园里的那个,手里拿着枪的那个,居然是--“舅舅”!

来不及多想,她也转身跑下楼去。

不知他是怎么闯进来的,这一声枪响惊起了所有的佣人,却没一个人真敢上前。

看得出,这男人好像喝了酒,有些神志不清。

若真被逼急了发起酒疯来,胡乱一阵开枪,后果不堪设想!

牧思远先走到门口,转头推了一把顾宝宝:“你上楼去,别让老头下楼!”

这样,也可以让她不要置露在枪击的范围。

顾宝宝一时没想到那么多,以为他是关心牧风铭,便跑上楼去。

见她转身,牧思远赶紧抓过两个佣人,低声吩咐:“你们去看着她和老爷、老夫人,千万不要让他们下楼!”

这时,牧何欢已来到了他身边,“爹地,你也上楼去,这里我可以应付!”

牧思远对他的话不置可否,只问:“CRE的漏网之鱼?”

这段时间,他明里暗里双管齐下,调查出当年CRE被牧氏收购后,自动辞职而去的十来个人又暗中组织起来,伺机报仇。

他们暗中操控了一家伦敦的公司,利用它来跟牧氏争夺此次的承包权;

另一方面,他们也通过各种手段收买了一些具有影响力的媒体,就等牧氏败标的消息出来后大肆宣扬,从而影响牧氏的股票,让牧氏元气大伤。

只是,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牧氏非但没有败标,更早已与警方合作布下天罗地网,将组织中的人逐一抓获。

而这个人,应该就是逃脱的那一个!

牧何欢点头,注视着那人的目光透着阵阵阴狠。

忽地,他跟一旁的三个身强力壮的园丁悄悄耳语了几句,那几个园丁便悄悄退下了。

慕采馨也在这时赶到了门口,她似听到牧何欢跟那几个园丁说什么合围包抄之类的话,来不及发问,他却已经走下了台阶。

“你...”

她不自觉的担心,被一旁的牧思远拉住:“他自有解决的办法,不用担心。”

她看看牧思远,又看看他,看看渐渐朝台阶走来的“舅舅”!

这叫她如何不担心?

如何不担心!

“你是谁?”

牧何欢站在台阶中央,冲那男人冷声问道。

“你...不知道我是谁?”

男人哈哈一笑,虽然脚步踉跄,面色却无丝毫醉意。

“可我知道你是谁!”

说着,他目光一冷,顿住脚步与牧何欢冷冷相望。

牧何欢挑唇,“你醉了。不过醉酒的人也是清醒的,所以...你应该也知道你闯到牧家来的后果!”

“后果?哈哈...”

男人再次肆意大笑,“最坏的后果就是我跟你--同归于尽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男人猛地冲牧何欢举起了手枪。

而更让人惊讶的是,双眼根本还来不及看清,那个男人已被三个园丁围扑在地!

牧何欢快速上前,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抢,对准了他:“说!”

他的声音恶而狠绝:“你是不是CRE的人?”

男人被压制在地,艰难的抬头冲他冷冷一笑:“成王败寇,牧何欢,你要杀随便!”

说着,他将头更高的抬起,冲站在台阶上的牧思远大喊道:“牧思远,我恨我不能亲手杀了你!啊...!”

“闭嘴!”

牧何欢喝他。

他充耳不闻,依旧大吼:“牧思远,你是缩头乌龟吗?还是你已经老了,居然要派你儿子出面?有本事就来跟我单打独斗呀!啊!”

“砰!”

一声枪响,打在他脑袋右侧的草地上,是牧何欢让他闭嘴的警告!

慕采馨浑身一颤,听牧何欢继续道:“再吵,我直接射穿你的脑袋!”

她痛苦的摇摇头,忍不住尖叫:“不,你不能这么做!”

也不知她忽然哪儿来那么大的力气,居然甩开了牧思远的手,飞快跑下台阶,几乎是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那男人面前。

在场的人都是一呆,不明白慕采馨为何要如此维护这个人!

“你走开!”

牧何欢脸色陡然变得铁青,“枪眼可不长眼!”

她没有走开,反而张开了双臂将男人挡在了他的视线外:“你不可以伤他,不可以!”

“他刚才拿枪指着我!”

牧何欢的心里几乎泣血,“如果我有丝毫的犹豫,刚才那一枪就打在了我的头上!”

在她看来,即使这男人是她一伙的,难道也比他的人生安危来得更重要?

望进他眼里的痛苦,她的心里何尝不痛如刀绞?

但她亦突然明白,事到如今,她也只能奋力保护其中一个了。

这是牧家的地盘,他不会受到伤害,但“舅舅”的生命却时刻受到威胁。

对不起,欢哥哥!

对不起!

从小到大,我都没有机会对你表达心中的爱意,如今,我们之间也只能一错再错了!

人们都说两个人若是有缘分,便会相守一起。

而我们,是差了“缘”还是“份”呢?

也许,这一切到了现在,其实已经根本不重要了吧!

她默默咬牙,再一次道:“你不能伤害他!除非我先死!”

她抬起头,心里同样在滴滴泣血:“可你别忘了,我的肚子里,有你的骨肉!”

“你...”

拿着枪的手狠狠一抖,他怔怔的看着她突然却笑起来:“好,很好!慕采馨,我只问你三个字--为什么?”

他真想知道吗?

如果知道了真相,当他以后回想起她的时候,不会那样痛苦,她愿意说。

“因为...”

刚吐出两个字,却听耳边一阵大吼,她还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,喉咙已被“舅舅”紧紧扼住。

原来,他趁牧何欢跟她说话分神之际,居然拼死一搏,甩开了抓住他手脚的三个园丁,将慕采馨控制在了手里。

“谁都不许动!”

他的手脚在挣扎中似乎弄伤了,但他咬牙忍着,逼出额头阵阵大汗。

“谁动,我就掐死她!”

他的威胁似没有用,牧何欢冷眼瞧着:“你们是一伙儿的,你难道忘记了?”

闻言,男人狰狞着一笑,双眼瞪着牧思远:“姓牧的,当年毁了我的公司,今天我就杀了你的儿媳妇和孙子,你觉得这个交易划得来吗?”

“你的公司?”

牧思远不禁走下几步,仔细瞧着这男人的容貌。

太多年了,他对CRE的总裁的模样都有些模糊了,更何况眼前这个男人蓬头垢面,苍老憔悴?

但当他仔细一瞧,还是看出了些许端倪。

“我说你去哪里了,原来你一直躲着,就为了给你的CRE报仇?”

牧思远明白了,眼神之间却难掩轻蔑。

--你的CRE--?

慕采馨疑惑,CRE跟她的舅舅有什么关系?

“牧思远,你是笑话我不敢吗?”

男人捕捉到他轻蔑神情,不由大怒,掐住她脖子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。

牧思远索性笑出来,眼神却往牧何欢一瞟。

多年父子自有默契,牧何欢轻抖手腕,示意明白。

“我是在笑你,”牧思远继续道:“不过我不是笑你不敢杀人,我是笑你白费了十几年的好光阴!”

“白费?”

他瞪着牧思远,听他继续说下去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牧思远挑眉:“十几年来,你若放在正道上,或许已经创建了一家比CRE规模更大的公司!”

男人一怔,他万万料想不到牧思远居然会对他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。

对这番话里意思,他似乎是有些明白的,但...

他已来不及深思。

“砰砰砰...”

但听得三声枪响连环而过,顿时血光迸射,扑洒在了慕采馨的脸上,手上...

她的脖子陡然松了,因为掐住她的人,正缓缓往后倒去。

“砰...”一声闷响,他重重的跌落在地,再也爬不起来。

三颗子弹,分别打在他的一只胳膊和左右腿。

“舅舅!”

慕采馨显然被吓住了,极少叫出的称呼在夜空中响起,让众人都是莫名一怔。

她不是个孤儿吗?

突然从哪里冒出个舅舅,而且是CRE的前总裁?!

牧何欢倒吸了一口凉气,上前抓过她的胳膊: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

慕采馨没空解释那么多,只苦苦哀求道:“求求你救救他,救救他...”

虽然中枪的都不是要害位置,但失血过多依旧会有生命危险呀!

“叫救护车!”

牧何欢皱眉下令,本来他就没打算打死他。

然而,当那几个园丁上前想扶起他时,他却陡然尖叫:“别过来!不准过来!”

他一边叫着一边蜷缩着身子,可能是太痛,也可能他是真不想让人碰。

“舅舅!”

慕采馨着急了,“你别这样,你...”

男人的双眸盯着她,不知想到了什么,一道奇异的光彩从眼底闪过。

然后,他对慕采馨道:“采馨,你来扶我,我不要别人扶!”

慕采馨点头,赶紧上前想要扶起他。

无奈他受伤,整个重量都压在她手里,她又怎能扶起来?

不小心还可能伤到她肚子里的孩子!

牧何欢不由皱眉,上前一把抓住男人的胳膊,“你还想耍什么花招?”

说着,他便想推开慕采馨,本能的想要让她离这个男人远一点。

然而,就是趁他这分神的瞬间,那男人猛地夺过了他手里的枪。

牧何欢只觉手里一空,几乎是同一瞬间,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!

双臂用力,他将慕采馨使劲推开,然后...

“砰”的听到一声枪响。

慕采馨心中一沉,回过头来,映入眼帘的是--他用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,缓缓倒下。

鲜血侵染了他大半边脸颊,他选择了最为痛苦的--方式--。

“舅舅!”

她哭喊着扑上前,使劲的摇着已无只觉的男人。

无论怎样,他也算是她最后的一个亲人,无论是他,还是牧家人,她费尽心思不过也是想要保护自己的亲人不受伤害罢了。

为什么...

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?

“馨儿?”

突地,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。

先是有些不确定,片刻之后,变成了肯定与欣喜:“馨儿!”

她茫然抬头,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与他身边的小女孩。

她的脑子空白了一下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“馨儿,你怎么了?”

他温和的问道。

泪水从她眼眶滚落,她可怜又无助的看着他:“叔叔,我的舅舅死了!”

“舅舅?”

他看了看倒在血泊里的男人,面露疑惑:“你什么时候有个舅舅?”

她呆住。

片刻,才出声解释道:“叔叔,我的舅舅就是我妈妈的弟弟啊...”

却见他依旧摇头:“馨儿,你可能是搞错了,你的妈妈从来没有兄弟姐妹啊!”

搞错了?

慕采馨呆呆低头,看了看倒地的男人,再看看站在眼前的叔叔。

眼前的一切忽然开始晃动,晃动...

她用力抱住脑袋,抱住这发疼的脑袋,想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
但是,她终于还是坚持不住,昏了过去...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馨儿,你醒了吗?”

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,慕采馨努力的睁开眼,看着眼前的面孔渐渐清晰。

叔叔!

她怔怔的看着,以为自己还在做梦。

但片刻,她便想起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情。

“叔叔...”她哑着声音开口,“你回来了。”

凌烨彬点头,拿了枕头给她垫在脑后,让她稍稍起身。

“你有没有感觉好一点?”

他的关怀让她似乎回到了五岁的年纪。

那时候,叔叔每天都会早起给她做早餐,然后才叫她起床。

他总是这样问着她--馨儿,昨晚有没有睡好?--

--馨儿,昨晚有没有做个好梦?--

“叔叔,”慕采馨含泪看着他:“为什么,这么多年你都不来看我?”

凌烨彬慈爱的拍拍她的肩:“馨儿,叔叔有不得已的苦衷,虽然我们没有见面,但叔叔一直都很挂念你。”

--不得已的苦衷--

她默默点头,现在的她,已经可以理解这句话的无奈与痛苦了。

“馨儿,”凌烨彬接着问,“叔叔问你,那个‘舅舅’是怎么回事?”

在她昏迷的这几个小时里,他已经听初寒和欢欢说了发生的一切。

他们一致认为,她肯定是被人骗了!

闻言,慕采馨看了他一眼,“舅舅就是舅舅啊!”

人都走了,她也不想多说什么,只道:“叔叔,我现在连最后一个亲人都没有了。”

看着她眼底的伤心,凌烨彬心疼又生气:“馨儿!”

他抓过她的手,像是要唤醒她似的大声道:“你没有舅舅!你的父母都是独生子女,没有任何兄弟姐妹呀!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她离开了(加更求月票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