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26章:她离开了(加更求月票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26章她离开了(加更求月票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闻言,她转头呆呆的看了他一眼。

他眼底的急切与关心如此真诚,毫无作伪。

她的心几乎就要动摇了,但...

密码箱里的那些东西蓦地涌入脑海,她又默默的摇头。

“叔叔,你别说了。”

她不愿去恨任何人,但也不愿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说完,她撇开脸,闭上了双眼,示意不想再听,也不想再说。

凌烨彬无奈,“馨儿,那你好好休息!”

说完,他便走出了房间。

走廊上,顾宝宝和牧初寒都在焦急的等待着。

牧何欢则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,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来。

“她怎么样?”

顾宝宝低声问。

凌烨彬摇摇头,“什么也不肯说。”

顿了顿,他又微微一叹,“看来那个男人的死对她打击很大!”

闻言,牧初寒非常担心:“这不会对她肚子里的宝宝有什么影响吧!”

顾宝宝更是自责:“我真是太粗心大意了,馨儿被人骗了这么久,我居然一点儿也没察觉到。”

“这不能怪你!”

凌烨彬注意到一旁默不作声的欢欢,轻轻一叹:“我们先下楼去吧,让她一个人静一静也好!”

待他们下楼,牧何欢才缓缓走到了卧室门口。

觉得自己心里有很多话想要问问她,但几次迈步,却没能走进去。

为什么呢?

是不是还没有调整好自己的心态?

进去后跟她说话,是用责备或询问,还是关怀的态度?

--看来那个男人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--

--叔叔,我的舅舅死了--

当她说出这句话时的无助与伤心浮现脑海,他深深一叹,推门走了进去。

“叔叔,”听到脚步声,慕采馨以为是凌烨彬去而复返,不禁出声:“我没事,你不要担心我。”

但是脚步声却越来越近,最后在床边停住。

她睁开双眸,静静的看着他。

或许心情是复杂的,但脸上的表情却如此平静。

他瞧着,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。

只道:“你好点了...?”

慕采馨点头,似猜到他想要问什么,“你别说了。他现在已经死了,无论他以前做过什么,都请你别追究了。”

牧何欢没有理会她的话,仍旧问:“你什么时候知道他是你的舅舅?”

她垂头不语,他又道:“他说是你的舅舅,你就相信吗?而且...”

他在床沿坐下,紧逼她的双目:“你知道他是要来对付牧家,你不阻止也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帮他?”

或许,这才是他真正在意的--她的心里到底有没有牧家,有没有他?!

闻言,慕采馨心中一颤。

他能问出这样的问题,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了解过她!

“你何必问?”

她静静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心里不是有答案了吗?”

“我心里有很多答案,”他抓过她的手腕,目光紧逼着她:“我需要你告诉我是哪一个!”

他希望她能解释,或者说她做这一切都是被逼的!

那么他可以说服自己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两个人重新开始!

可是,她却给他这样的回答:“我告诉你,答案就是最坏的那一个!你心里想象的、最坏的那一种可能,就是我本来的样子!”

话说间,她还是无可抑制的流泪。

但泪水,掩盖不住她眼底的倔强。

“你...”

他几乎面色铁青,甩开了她的手:“慕采馨,你这样说,难道你知道自己在我心里,是什么样子吗?你知道吗?你真的知道吗?”

不,她不知道。

她从来都没有想要真正了解过!

“是了,我何必说这些?”

铁青的面色渐渐褪去,他站起身,脸上陡然浮现一丝自嘲的笑意:“你宁可相信一个陌生人对你说的谎言,也未曾费心思在我这里,我又何必说这些?”

说完,他转身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--陌生人的谎言--

慕采馨抬头,久久的注视着他的身影,直到门被关上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三天后。

牧何欢走进客厅,在楼梯口顿住脚步。

看看正在忙碌的佣人,又看看透过落地窗照进来的阳光,一切和他三天前离去时并无分别。

但为何,他就是莫名的觉得房子里安静了许多。

“欢少,你回来了!”

管家走上前来,想要替他拿过出差用的行李。

他摇头,问道:“家里的人呢?”

“欢表哥!”

话说间,一个甜美稚嫩的声音在身边响起。

他低头,一个娇美的小女娃儿正扑上来抱住了他的腿。

是初寒姑姑的女儿初蕊。

“蕊儿!”他微笑着将她抱起来,轻轻揪一下她的辫子,“爹地和妈咪呢?”

“妈咪和舅妈在楼上,爹地去英国了!”她嘟着小嘴儿道。

姑父去英国了?

他看了一眼管家,管家即刻回答:“是的,欢少。姑爷和少奶奶一起去的,已经出发两天了!”

他一愣。

夜很深了,晚风吹着花园里的树叶,带来阵阵宁静。

忽然,“叮叮”两声从电脑里发出,让牧何欢的视线从文件上移开。

有两封邮件过来。

他打开第一份,惊喜的发现寄件人是乐乐!

赶紧打开来看,上面却只有短短数行:哥哥,我很好。

战况激烈,形势复杂,真想借你那二百二IQ的脑袋一用。

不过不用担心,我这一百八的脑子也够用啦!

小乐乐!

他无声的笑了。

继续点开第二份,发件人是凌烨彬。

欢欢:下午你打电话来,馨儿的情绪很不对,所以没有跟你多说。

到了英国这几天,我不得不说,我们不能怪馨儿被骗,只能怪他们设下的圈套太深。

他们甚至不惜让一个人女人整容成馨儿母亲的模样,这让十三岁的馨儿如何能逃脱他们的骗局?

前几天,馨儿带我去了她十三岁那年,他们带她去过的地方,一一为她解释了他们利用的漏洞。

但她心里依旧是不愿相信的。

或许,她心里对亲情的渴望,是我们无法想到的。

我常常想,或许应该劝她不要再继续追查真想。

让她保留一份对亲情的怀念,何尝不是一件好事?

然而,事实总是如此残酷。

今天上午,我们偶然遇到了那个假扮成馨儿母亲的女人。

当这个在“舅舅”口中已经死去的“妈妈”再度出现在馨儿面前,她彻底崩溃了。

之后她一直不吃不喝,直到刚才才睡着。

欢欢,我很担心她,也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。

而你,是不是心里还在怪她?

你知道吗?多年前,“舅舅”跟她说,牧思远因为追求商业利益,而我为了追求更多名利,从而害死了她的爹地。

他们制造了大量的假证据,而前两天,我也看到了这些证据。

我自问换做是我,在这些证据面前,也不得不相信他们的说法。

换做是任何一个人,或许都会走上为父母复仇的道路。

但馨儿没有这么做。甚至她给他们的那个标的数字,也是假的!

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吗?

她是想要保护牧家人,也想要保护她的“亲人”!

可惜,最后换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结果,欢欢,你说如果换做你是馨儿,你会怎么办?你会怎么想?

别说问你了,其实当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,我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。

我真恨我自己,为什么要躲起来这么多年,我该受的苦,其实是让馨儿一个人承担了...

写到此处,凌烨彬沉沉的叹了一口气。

点下发送键,他走入里面的套房。

还好,她睡得很安稳。

“馨儿,”他在床沿坐下,像小时候那般慈爱的抚过她的长发。

“馨儿,对不起,是叔叔对不起你!”

窗外,夜更深了。

慕采馨缓缓起身,走出卧室。

沙发上,叔叔已经睡着。

借着窗外的月光,她怔怔的看了一会儿,直到泪水模糊了视线...

叔叔,对不起,才跟你相聚,又要分离。

只是,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,真的不知道...

原谅我,原谅我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欢少!是这间酒店!喂,欢少,车子还没停稳...”

司机赶紧踩下刹车,牧何欢的身影已经奔入了酒店大厅。

他一边往电梯跑一边拨打凌烨彬的手机,手机响了好一会儿,才被人接起。

“姑父,是我,你们在哪一个房间?”

那边显然愣了一下,才回答:“三楼左边...”

还没说完,牧何欢便挂断了电话。

他来这里了?

凌烨彬这才反应过来,连夜赶来的?

他赶紧开门来到走廊,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电梯里跑了出来。

果然是他!

“欢欢!”他惊讶的叫着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待他匆匆跑近,才发现他面容憔悴,双眼布满血丝,显然是彻夜未眠。

“姑父,馨儿呢?”

他来不及多说什么,只匆匆问道,一边往凌烨彬身后的房间走去。

“欢欢!欢欢!”

凌烨彬赶紧追上来,声音里有些惶急。

但牧何欢没有功夫听他说话,直到他将整间套房找了个遍,也没发现馨儿的身影...

才将目光落回他身上:“姑父,馨儿呢?”

凌烨彬也正在着急这件事情呢!

“我早上起来就没看到她!”他焦急的回答:“她好像离开了!”

“离开了?”

牧何欢狠狠一怔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一直等待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