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27章:一直等待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27章一直等待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三年后。

“欢少,请!”

到达目的地,司机恭敬的下车,为牧何欢打开车门。

酒店的招牌映入眼帘,他不禁微微一怔:“你...确定在这里?”

司机点头:“是的,欢少!少奶奶说在这里等您!”

他点头,走入了酒店大厅。

立即有一个中年妇人上前来问:“您就是牧先生吧!”

见他点头,她立即自我介绍:“我是慕小姐的生活助理,帮她照顾小诺。”

小诺!

听到这两个字,牧何欢眼里的目光陡然变得柔和异常。

“他们现在在哪儿?”

语气中不由地带了焦急。

中年妇人立即转身:“请跟我来吧!”

牧何欢跟着她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客房,走进一瞧,只见一个穿着浅绿色小短袖和蓝色背带裤的小男孩正坐在沙发上。

他专心的摆弄着手中的玩具,丝毫未觉有人走进了房间。

牧何欢难掩心中的激动,快步走上前,柔声叫道:“小诺!”

闻声,小男孩抬起头,脸上顿时露出可爱的笑容:“爹地!”

叫着,他伸出胖乎乎的手,示意爹地抱抱!

牧何欢一把将他抱进怀里,忍不住亲了又亲。

这是他的儿子呵!

从出生到现在,他都只能通过慕采馨发来的照片看着他成长,这还是他第一次,可以抱他,亲他!

显然地,慕采馨也没有剥夺他的权利,不但让他给儿子取名叫“牧一诺”,平常应该也有给儿子看他的照片。

所以刚才,小诺才能一眼就认出他来!

“爹地,爹地!”

第一次见到真的爹地,小诺也高兴坏了,小嘴儿不住的在爹地脸上涂抹口水。

直到爹地发现,他只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。

“小诺,”牧何欢奇怪的问:“妈咪呢?”

不是说好一家人在这里见面吗?

为什么不见她的身影?

小诺想了想,才道:“妈咪回家...”

他才二岁半不到,说长句还是有些困难,只能简而概之。

中年妇人在一旁淡淡笑道:“牧先生,慕小姐让我转告你,希望今天你能和小诺玩得开心。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,你带小诺玩累了,送他到这里即可。”

牧何欢一怔。

什么叫--希望今天你能和小诺玩得开心--?

他盼今天三年,不仅仅是为了见小诺啊!

“爹地,不开心?”

餐厅里,小诺举起小勺子凑到他嘴边。

小小的他已感知到爹地的心情,懂得拿冰激凌来哄人。

牧何欢微微一笑,这孩子的性格就像她。

可是,他心中掠过丝丝痛楚,为什么她今天不肯来见他?

三年了,他们没有失去联系,却也只能通过邮件联系。

虽然,除了住址之外,她连电话号码也没有对他隐瞒。

但二年前,当他打电话过去时,她却语气淡漠:“以后,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还是不要电话联系吧。”

那样的冷漠疏离,像是非常烦恼他的声音,打扰了她的生活。

从那以后,他便不敢轻易打电话过去了。

但是,他们还是夫妻对不对?

虽然三年来都没有见面,但他们的婚姻关系并没有结束。

而现在,他们还有了一个--正坐在他怀中撒娇的儿子。

“爹地,今天可不可以看怪兽?”

“怪兽?”他一笑。

小诺猛点头,“对,对,怪兽打怪兽!”

他明白了,儿子说的是才上映的一部新电影。

“好,我们等会就去看怪兽!”

之后,他们不但去看了电影,还去了游乐场,商场...

回酒店的路上,小诺几乎要睡着。

可是,小人儿似也明白,睡一觉醒来后,可能就要很长时间才能再看到爹地。

所以,他用小小的毅力在撑着眼皮,不让自己被瞌睡虫打败。

“爹地,你什么时候再来带小诺玩?”

忽地,儿子问出这样的问题。

牧何欢心中有些涩涩的。

他太了解儿子现在的心情,就像他小时候那样,也会问:妈咪,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欢欢?

“小诺!”

抱着小人儿的手臂紧了紧,他觉得自己有些想哭的感觉,“爹地要跟你说对不起,爹地...”

“爹地不说对不起!”

孰料,怀中的小人儿却笑着说:“妈咪说,爹地忙,忙赚钱,让小诺吃好穿好,买玩具!所以没有时间!”

妈咪的话他可是都记得哦!

所以他一点也不怪爹地啦!

牧何欢喉头一窒,她跟儿子是这样说吗?

她没有将对他的失望、将他们之间的疏离传染给儿子,一点儿也没有!

“小诺!”他低头看着儿子,“等会可不可以帮爹地一个忙?”

“嗯!”

小人儿拍拍xiōng部,表示没问题!

他一笑,拿出一旁的便筏纸,匆匆写下一行字。

“等会你回家,帮爹地把这个给妈咪好吗?”

他小心翼翼的折好,放入了儿子背带裤的口袋。

“好!”

小诺甜甜的说着,偎进了爹地宽广的怀抱,终于还是不敌睡意呼呼进入了梦乡。

看着他在梦中的笑脸,牧何欢心头宽慰。

她真的把儿子照顾得很好,懂事又乖,健康活泼。

可是,她为什么不肯见他?

她是在折磨他对她的思念吗?

但,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弃。

刚才拜托给小诺的那张纸条上,写着--他会在酒店餐厅等她,一直到明天他该回去的时间--。

他真的很想见她一面,看看她好不好。

他真的很想念她!

真的!

是的,如果他让人跟踪她的生活助理,立刻可以知道她的住址。

但二年前的那个电话,让他不想那样做。

他直觉这样的做法会惹她不开心,他不想这样的结果。

所以,他会等,一直等到她主动愿意来见他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今天一定玩累了!”

慕采馨从生活助理手中接过熟睡的儿子。

一天未见,她怪想他的,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小脸蛋。

“妈咪...”小人儿醒了,揉着眼睛嘟囔。

慕采馨笑着:“妈咪不吵你了,宝贝继续睡,快睡。”

为了小孩子的发育,睡觉时最好是不要被吵到的。

小诺点点头,但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,小手放入背带裤的口袋里。

掏一下,掏两下,三下,小脸儿着急的皱成一团:“不见了,不见了!”

“什么不见了?”

慕采馨也跟着着急的问。

小诺顾不上回答,着急的将两个口袋里布都掏了出来,还是没有!

“哇!”

他忍不住哭了。

这可吓坏了慕采馨,一边哄一边问:“是什么呀,宝贝?快点告诉妈咪!”

他抽噎道:“爹地,爹地的纸条!”

闻言,她松了一口气。

还以为是什么小孩子家的宝贝!

“诺诺,你乖啦,纸条上应该是写了爹地的电话号码对不对?”

小人儿摇摇头,又点头。

他不知道爹地在纸条上写了什么吔,不过妈咪说是电话号码,那就应该是电话号码吧!

见他点头,慕采馨笑了:“妈咪知道爹地的电话号码呢,宝贝,现在你先睡觉,明天醒了之后呢,妈咪就将号码告诉你,让你给爹地打电话,好不好?”

那好吧!

小诺点点头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
今天真的玩累了哦!

不多时便再次进入了甜美的梦乡!

看着他带着笑意的小脸,慕采馨欣慰的为他揶过被角。

今天他们父子应该玩得很开心吧,也许她今天没有去是个正确的决定。

否则,他们之间的漠然一定会让敏感的诺诺不开心。

所以,她确实不应该去的。

诺诺需要的是妈咪和爹地,他却不需要她。

而她亦不需要他。

所以,只要他们继续保持着诺诺的爹地妈咪身份就够了!

想到这里,她咽下心中的苦涩,缩进被子里,抱着香软的小人儿睡着了!

流泪吗?

不,自从做了妈咪以来,她不再爱掉泪了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

时间再次走过三百六十五天,诺诺已经三岁半了。

而她发现,自己眼角的细纹又多了一条。

心里总是有些失落的,哪个女人不怀念青春年少的时光?

那时候一张脸就像甜蜜多汁的水蜜桃,不需要任何护肤品。

“慕小姐,如果你这样的年纪就开始感慨,那我这样的岂不是每天要在叹气中度过?”

生活助理在一旁笑她。

慕采馨摇头,“我是真的老了呀,诺诺都这么大了!”

老?生活助理挑眉,在她看来却是风姿正茂!

慕小姐怀孕的时候她就在一旁帮忙,亲眼看着她由孕妇变少妇,该窈窕的地方曲线更加柔滑,该挺起来的地方则分毫不怠。

比起以前那青涩的模样,不知道柔媚了多少!

她自己感觉不出来,难道每次上街,那些男人的超高回头率还不足说明一切吗?

这个慕小姐是“守身如玉”,只要她愿意,不知道多少男人会成为她的裙下之臣!

“慕小姐,”看她依旧对着自己眼角那两道细纹感慨,生活助理索性拿起旁边的一大束玫瑰,问道:“今天的匿名花束如何处理?”

慕采馨脸色微红,“你看着办就好了啊!”

生活助理心里直翻白眼!

拜托,她可不是男人,再也不要看慕小姐这副娇媚样了!

“妈咪!”

这时,在一旁不知翻着什么东西的牧一诺忽然出声,“你看爹地在这里!”

--爹地--

慕采馨的心跳足足漏了一拍,才转头来看。

原来诺诺是在杂志上发现了爹地的照片。

她凑近一看,只见标题上写着的--金童玉女公开露面,难道好事将近?--

是在某个大型宴会上拍到的照片,他随意的穿着一套休闲西服,虽然脸上毫无表情,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成熟男性魅力的散发。

而臂弯里挽着的玉臂,则来自一个当红女主持,模样漂亮身材好,又是主持界出了名的才女。

难怪两人站在一起会这么养眼!

反观她,一个家庭主妇,渐渐老去。

“妈咪,这个阿姨是谁?”

诺诺的问题将她拉回神来,她一愣。

刚才自己在想什么!

他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,你管他跟谁出双入对?!

“妈咪也不认识吔!”

她一笑,“下次诺诺见到爹地,自己问好不好?”

诺诺现在还太小,她还不打算跟他解释妈咪和爹地的婚姻问题!

“宝贝,”她合上儿子手中的杂志,“现在天气转暖了,妈咪带你去玩儿好不好?”

“去哪儿?”

小人儿对旅游非常感兴趣。

慕采馨想了想:“我们去...泡温泉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月影灯*****************

他怎么也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她。

上次的彻夜等待之后,他以为三四年内,他们肯定不会见面。

但现在,她就在他的视线里,还是以...

这样的方式!

丝般长发湿漉漉的搭在她白皙的肩头,虽然裹着长长的浴巾,却依旧遮盖不住她姣好的曲线。

而脖颈下那浴巾打结处,柔软的丰盈似呼之欲出,让人...

不,让他的体内,顿时似有电流穿过。

他是太久没有碰过女人吗?

还是她对他的吸引力,从来没有减弱?

他的脑海里,竟然不住的翻滚着那么多年的那一个晚上。

唯一的一个晚上,她的柔软与滑腻,她的热情与羞涩,都铭刻在了他的心里。

“哇哦!”

忽地,一声调皮的口哨在耳边响过。

他转头,看着正往他这边走的那个男人,目光也顿在了她身上。

他揪起眉头,沉声道:“约翰,你可以收回目光了!”

被称作约翰的这个男人是他的大学挚友,这次两人一起合作生意成功,他才被约翰拉到这儿来放松的。

“为什么?”

约翰怪叫了一声,夸张的耸肩:“观赏美女,人人有责,难道你不明白?”

听着他怪叫,牧何欢心中不免紧张。

他身处的休闲长廊距她所在的温泉不过十来米,瞧,她的目光果然被吸引过来了!

是他!

她的心狠狠一震。

不明白世界为什么这么小,她明明已离开伦敦,却还可以碰到他!

她低头,想带着诺诺快点离开这里,装作没有看到他。

但,诺诺同样被约翰的怪叫吸引,扭过头来。

“爹地!”小脸儿顿时绽放成一朵花。

这下牧何欢可以完全肯定,约翰是故意的了!

他暗中瞪了约翰一眼,赶紧起身走上前:“宝贝!”

诺诺扑入他的怀抱,小脸儿泛着兴奋的红色:“爹地,你也来泡温泉吗?”

牧何欢点头,走到她面前。

该说些什么呢?他的心像小伙子与恋人初次约会般紧张。

其实她也好不到哪儿去,裸在空气中的皮肤渐渐泛起粉红色,那是羞怯加紧张的反应。

片刻,他总算挤出一句话:“你,也来了。”

慕采馨觉得听着这话怎么这么别扭,无意识的话立即就冲口而出:“我不知道你在这儿!”

言下之意,如果知道他也在这里的话,她肯定不会来。

牧何欢的眉头不禁高高拧起,想说的话正要出口,约翰凑上来大叫一声:“原来是嫂子,刚才倒没看清!”

慕采馨抬头冲他一笑,不知是否错觉,她竟捕捉到他脸上的一丝坏笑!

“嫂子,你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?”

约翰笑着,“等会我们一起吃晚餐吧!”

这个提议倒是不错,可为什么牧何欢总是觉得,这小子没这么好心!

果然,他的话音刚落,一个清脆的女声立即从他们身后传来:“何欢,遇到谁了这么高兴?”

慕采馨一愣,只见一个高挑美女走到他的身边,细看之下,竟然是那本杂志上的女主持人!

诺诺也认出她来,口中嘟囔道:“杂志阿姨...”

慕采馨赶紧伸手把诺诺抱回来,一边对约翰道:“晚餐我就不去了,我答应诺诺带他出去逛街的!谢谢你,约翰,再见!”

说完,再也没看牧何欢一眼,便抱着诺诺离开了。

“嫂子...”

约翰还在身后大叫,完全不顾牧何欢沉下来的脸色。

“嫂子?”

女主持疑惑的看看他们。

牧何欢没出声,转头便走。

剩下约翰故作无奈的一叹:“美女,你知不知道,你的出现打断了人家一家团圆哦!”

“我...你...”女主持语塞。

刚才不是约翰发短信让她过来的吗?

关她什么事?

还有,一家团圆...

“喂,约翰,你给我说清楚...”她赶紧追着约翰往前跑去。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互相信任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