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> 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 [目录] > 第228章:互相信任(求荷包哟哟)

《天降宝宝:迷糊妈咪酷爹地》

第228章互相信任(求荷包哟哟)

月影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:纤细

“妈咪,我们为什么不跟爹地一起吃晚餐?”

诺诺不明白。

他一年没见爹地了吔,现在见了爹地,却只能和妈咪在房间里吃牛扒。

慕采馨笑着,“宝贝,你刚才没见爹地已经有伴儿了吗?我们不能去打扰他哦!”

有伴儿...

诺诺想起那个杂志阿姨,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吃过晚餐,母子俩在酒店周围逛了一圈,诺诺非常好哄,有得玩就行。

玩累了,回到酒店倒头就睡,也不吵着要见爹地了。

“真是妈咪的乖宝贝!”

慕采馨欣慰的亲亲他的小脸。

换做别的小孩,喜欢追根究底,她还真不知道要如何解释--不和爹地一起吃晚餐--这个问题。

难道说,爹地需要陪女朋友,我们不能做电灯泡之类的吗?

她始终觉得诺诺还太小,还不到对他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。

怔忪间,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以为是客房服务送干洗好的衣服来,打开门一看,却是他站在门口。

她有些微微的愣住,还在犹豫要不要他进来,他已经伸手推开门。

高大的身躯对她而言是一种压迫,她不自觉的往后退,却被他伸手钳住了双肩。

“你...”

她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,“你放开我!”

他没有放开,而是逼上前一步,先将门给关了。

“诺诺呢?”他问。“睡了。”

闻言,他先放开了她。

既然诺诺已经睡了,他便可以好好跟她谈谈了。

“诺诺已经睡了,你可以明天再来看他。”

见他非但不离开,反而往里走去,她赶紧说道。

这感觉太奇怪了,像是自己守卫了多年的区域,被他一举攻破,她除了慌乱,还是慌乱。

所以,她有些不顾一切的跟着上前,几乎想将他抓起来,赶出去最好!

不料,一直往前走的他陡然回身。

她的脚步一时刹不住,一头撞在了他宽阔坚硬的胸膛。

鼻子疼得发红,眼泪立即在眼眶里打转。

“你...”

她恼怒的嘟起嘴儿,却不知她这嘟嘴的模样儿,有多么的可爱。牧何欢失声一笑,不禁抬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。

这样的动作或许太过亲昵,两人都不由怔了一怔。

“你...”

半晌,才由她先出声:“如果没事,你走吧,我要睡觉了。”

还是这样抗拒他吗?

他心中微微一叹,“诺诺都这么大了,你还在生我的气吗?”

闻言,她才知今晚他来,是有心想跟她谈谈。

也好,这么几年了,事情也不能一直这么拖着。

“我没有生气。”

她在沙发坐下,缓缓道:“我只是觉得,我们的婚姻或许是个错误。”

是个错误?

他反复咀嚼着她的话,目光定定的望住她: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
她淡淡一笑,“错误的开始我们无法改变,但可以让它正确的结束。”

顿了顿,她似终于下定决心,也抬眼看着他:“我们,离婚吧!”

说完,她在心底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这个想法在心中已有好久,如今可以说出来,心底应该轻松了吧。

可,为什么,那一抹浮在心头的失落,是如此的明晰?!

“离婚?”

他重复着这两个字,眼神闪烁不定,直至脸上浮现一丝冷笑:“你想了这么几年,就想出这样的一个结果?”

她点头,“这样的结果对你对我都好!”

“那诺诺呢?”

他蓦地冲到她面前,伸手钳住她娇小的下颚,“诺诺怎么办?”诺诺?她也想好了。

“诺诺一直跟着我,就让他继续跟着我吧!”

“你想得倒是挺好!”

为什么,为什么事情会如此?

他给了她这么几年的时间,放纵她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,但到头来,她不但要离他而去,还要带走他们的孩子?

“你听好了,”他低声怒吼着:“诺诺不可能跟着你,不可能!”

说完,他便转身朝外走去。

慕采馨一愣,赶紧追上前去。“诺诺是我的,你不能抢走他!”

她着急的拉住他的胳膊,“你不能!你不能这么残忍!”

“残忍?”

他转过身,眸子里的痛苦一闪而过,换之以阴狠:“我和你,到底谁比较残忍?”

“这么几年,你带着诺诺固执的留在伦敦,让我见不到他,也不能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,到底是谁残忍?”

慕采馨纷乱的摇头,不是这样的,不是!

“我们生活在一起,才是对诺诺最大的伤害!”

“你凭什么这样说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往事浮现心头,依旧是她心中一根一根的刺,扎得她泪流满面:“你不相信我,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,我们还怎么生活在一起?你是要让诺诺在父母的冷漠下成长吗?”

“相信?”

牧何欢紧紧抓住她的双肩,痛苦的笑出声:“我没有相信过你,那你呢?你有没有问过自己,你何曾相信过我?”

慕采馨一怔。

却见他转身,匆匆离去。

是她看错了吗?

没有,她没有看错,那深邃双眸里的泪光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--如果你相信我,所有的事情都未曾对我隐瞒,我们的今天会不会是另一个样子?--

--如果你相信我,从来不用那样冷漠的目光看过我,我怎么会对你死心?--

--馨儿,以前的事情,我们可不可以不再追究谁对谁错?你可以放下一切吗?--

她可以吗?

她不知道!

关掉电子邮件,她缓缓走到窗前。

距离上次在酒店见面,又过去了半年。

看着窗外飘散的雪花,忽然想起,圣诞节就要来到。

这时,门被打开,只见生活助理正领着一个工人送来了一颗圣诞树。

“慕小姐,后天就是圣诞节了,明天可不可以给我放假?”

生活助理一边说着,一边指挥工人将圣诞树放在了客厅的一角。

“当然可以,”她微笑着走到电视柜前,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。

“虽然这里不兴这一套,但还是希望给你讨个吉利。”

她将红包递给生活助理。

生活助理也是东方人,笑吟吟的接了:“那就谢谢慕小姐了。”

她将红包放入口袋,上前清理着圣诞树,一边道:“慕小姐,圣诞节诺诺的爹地会不会来?诺诺私底下都跟我说了好多次了,他是真希望能跟爹地一起过圣诞。”

慕采馨微微一愣,“这个...”

她心中沉沉一叹。

晚上,母子俩的主要任务就是装扮这颗小小的圣诞树。

自从诺诺二岁起,这就成为母子俩每年的固定节目,做起来自然驾轻就熟。

只是今天,诺诺一改往年的习惯,把很多巧克力往树上挂。

“诺诺,为什么放这么多巧克力呀?”她不由好奇。

诺诺想了想,才道:“因为爹地喜欢吃巧克力!诺诺想给爹地送圣诞礼物。”

可是爹地不一定会来啊!

慕采馨在心里说着。

圣诞节对东方人来说,代表浪漫与温情,杂志上那些媒体都说,他会跟那个女主持人一起过呢!

而对于他们将在哪儿过圣诞节这个问题,杂志上也是非常热烈的在讨论!

慕采馨放下手中的礼盒,不由地出了神:他们会去哪里过圣诞节呢?

“妈咪,妈咪...”

诺诺忽然将小脑袋凑过来,嘻嘻笑道:“妈咪在想爹地吗?”

四岁的他,已经懂得很多了哦!

慕采馨脸上一红,不自觉的便道:“诺诺,圣诞节我们又去泡温泉,好不好?”

……本章完结,下一章“相遇另一半(求荷包哟哟)”↓↓↓更精彩哦!